>新闻>>正文

深圳“憨牛”停下了耕耘脚步

原标题:深圳“憨牛”停下了耕耘脚步

牛憨笨院士在指导中青年教师。 本版图片均由深大提供

深圳晚报讯 (记者 陈简文) 7月5日,记者从深圳大学获悉,中国杰出的光电子学和超快诊断技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深圳大学光电子学研究所原所长,光电工程学院名誉院长牛憨笨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7月4日15时30分在深圳逝世,享年76岁。深大已成立了治丧领导小组,牛憨笨院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定于7月8日上午10点,在深圳沙湾殡仪馆大礼堂举行。

59岁来深 成深圳首位引进院士

1999年9月,根据深圳市有关方面与中科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签订的协议,以中国工程院院士牛憨笨为首的西安光机所光电子学科16名科研人员调入深圳大学,牛憨笨也成了深圳引进的首位院士。

在西安呆了30多年,已经59岁的牛憨笨为何要南下深圳?牛憨笨曾表示,过去他的课题组主要为军工服务,面相对较窄,因此他一直想换个环境,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之所以来深圳,是因为搞科研所需的三个基本条件:信息灵,资金足,设备精,深圳在这几方面都有优势。

牛憨笨这一决定在2001年人民日报的大地副刊刊载的《牛憨笨:我为什么选择深大》一文中也有提及:“我为什么离开西安,选择深大?这首先在于经济方面的考虑。当然,我在西安,年收入十几万元,家庭经济非常宽裕,个人不足为虑。但是,我考虑的科研与产业相结合所需要的巨额经济来源,在西安无法满足。而深圳有这个条件。”

扎根科研 设立牛憨笨奖学金

作为著名的光电子学家,牛憨笨和他的课题组曾为中国国防建设贡献了多项世界领先水平的技术。但牛憨笨始终认为“不管以前我们做了什么,从对深圳的贡献来看,还只是零,一切我们都将重新开始。”

深圳大学光电工程学院院长屈军乐说,牛院士1999年来深后,组建了深圳大学光电子学研究所和光电工程学院, 在他的带领下,光电工程学院建立了光学工程博士点、光学工程博士后流动站以及3个硕士点,形成了从本科到博士后完整的人才培养链,光学工程更被评为广东省攀峰学科。

2004年,牛憨笨主持的光电子器件与系统重点实验室被国家教育部正式确定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这也是深圳建市以来建立的唯一一个省、部级重点实验室。2010年牛憨笨被评为深圳改革开放“30年30位杰出人物”之一。

牛憨笨从事科研工作50年,把毕生精力献给了他所钟爱的光电子学事业,他同时是一位仁慈宽厚的长者,在他的培养带动下,一大批年轻科研人才脱颖而出,据介绍,牛憨笨进入深大以来培养了近80位博士硕士。

2005年起,牛憨笨用自己的工资在深大设立了“牛憨笨奖学金”,志在奖励那些有志为国家的科学事业作出贡献的青年学子,并表示会坚持至其有生之年。奖学金专门奖励从事光电子学和光子学研究的深大优秀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奖金总额每年不超过15000元,奖给优秀硕士研究生6000元,优秀博士研究生9000元。奖学金每年暑假前颁发,直接由牛憨笨院士账户转给获奖者。记者同时也从深大获悉,第十二届“牛憨笨”奖学金颁奖典礼日前刚刚圆满举行。

低调谦和 希望与学生“泡在一起”

在光电学院流传着一个小故事,牛憨笨在办公室一直都是最晚走的,只要有任何问题,都能在办公室或者实验室找到他。作为牛憨笨的弟子,深圳大学博士生刘双龙说,他是2011年在深大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师从牛院士。刘双龙说,牛院士治学严谨,工作上,对待科研非常严肃认真,生活中,又充满人格魅力。

“要把一生奉献给国家的科研事业。”刘双龙说,当时牛院士跟他讲这一句话的时候,自己完全没有概念,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和与牛院士的相处他有了深切的感受。刘双龙说,牛院士就是这样的一个科学家。他告诉记者,就在牛院士已经因为身体情况不适住院治疗时,还一直坚持解答他在课题研究上的问题。

除了刘双龙,牛院士的另外一名弟子、已是博士后的黄建衡说:“我从没见过他休假、陪家人,过年时也能在办公室和实验室看到他。”刘双龙补充说,一般七天长假,牛院士只会休一天,过年也只休三天。

深大光电学院的老师回忆,牛憨笨平时生活很简单,他吃不惯山珍海味,也不爱吃大餐,就喜欢吃面食,每顿饭能吃上面条他就很满足了。在牛院士身边工作多年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牛院士想做的事情很多,就在逝世前还在惦记着自己要出三本书,还有两个重要的课题,还在不停地指导团队。此前,接受采访时谈及退休问题,牛憨笨曾表示:“干到80岁,我希望在实验室,和学生们泡在一起。”

牛憨笨语录

●选择科研项目时,要特别慎重。一旦开了题就要搞个水落石出,绝不能半途而废。一个人的生命太有限了,如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老去捕捉新的“热点”,到头来只会两手空空。

●名字虽然是个符号,但使我终生受益匪浅。它告诫我不学习就会变“憨”、不勤奋就会变“笨”。我应当像“憨牛”一样为祖国的科研事业耕耘不止。

●深圳是我国目前科技成果产业化条件最好的地方之一,市领导重贤爱才,所以我就把“家”安在这里了。

牛憨笨儿子撰文纪念父亲:

他独自忍受了沉默孤独的最后7天

牛憨笨病逝的消息迅速传遍网络,不少曾与其共事的教师和学生都致以沉痛的哀悼。7月5日,牛憨笨儿子牛钢在深大光电学院微信公众号撰文《我的爸爸》纪念父亲。

文中提到,从牛憨笨被诊断为壶腹癌的那天至今已过去3年零5个月。这期间,牛憨笨经历了两次腹部大手术、两次细胞治疗、一次抗肿瘤免疫药物、又更换了两种化疗药物和一种靶向药物;也经历了各种药物引发的副作用,导致情绪变化、脑功能异常以及各种胃肠不适和躯体疼痛。“他忍受了各种病痛的折磨,他忍受了无法用自己引以为豪的大脑工作的痛苦,他也忍受了最后一个人在ICU病房沉默孤独的七天。”

牛钢提到,牛憨笨在病床上时常与他分享工作和儿时的记忆:父亲热爱工作,除了工作,他一无所长。“但他并非是一个只是知道工作的怪人。他会偷偷唱歌,是的,我很清楚地记得我上中学的一天,下午回到家里,他很罕见地在家,他没有听到我开门关门的声音,而我听到了有人在一个一个键地弹琴,然后唱‘洪湖水,浪打浪’。”牛憨笨也喜欢保龄球、打桥牌,喜欢美术与写作,尤其喜欢诗。

“我的爸爸非常善良,他给了我们3年时间去体会人生,又给了我们7天时间做分别的准备,然后他才离开。”牛钢说。

新闻人物

牛憨笨,男,1940年2月出生,山西壶关人,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博士生导师,深圳大学光电子学研究所所长,深圳大学光电工程学院院长。

公开资料显示,牛憨笨是中国电子光学理论和变像管诊断技术研究领域的杰出代表之一,在变像管超快诊断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就,为中国地下核试验、激光核聚变、光化学、光生物学、凝聚态物理、激光技术等研究领域提供了多种超快图像信息获取手段。

牛憨笨设计并负责研制成功了中国第一个获得重大应用的静电聚焦、静电偏转通用变像管,创建了动态电子光学理论,负责研制成功的九种变像管和七种变像管相机,打破了西方对中国的禁运,并使我国超快诊断技术跻身世界前列,为国防建设及核聚变新能源研究做出了重要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