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七七”勿忘国耻,记发生在房山地区的侵华惨案!

原标题:“七七”勿忘国耻,记发生在房山地区的侵华惨案!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为中华民族带来了沉重的灾难,给亿万炎黄子孙留下了挥之不去的伤痛。历经8年的抗日战争,英雄的中国人民终于战胜了侵略者,但也为之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无数的同胞葬身侵略者的屠刀之下,无数同胞受尽侵略者的凌辱,无数同胞遭遇侵略者烧杀抢掠而失去家园,那一段民族屈辱史时时激励着中华儿女自强不息,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平来之不易,我们要珍惜现在,但也不能遗忘过去,在这里小编给大家讲述一些发生在龙乡古地的侵华惨案,这些血淋淋的往事都发生在你熟悉的地方。

石楼二站村惨案

(图片与本文无关,如有不适请谅解)

1937年8月20日,侵华日军调集大批部队疯狂向京郊侵袭,为了阻止日本侵略军继续南侵,石楼镇的二站村、石楼村、坨头村等村的民众团结一心,积极支援国民党29军坚决抵御日军的侵略。然而,中日军队双方在武器和兵力上的悬殊差别,迫使国民军不得不且战且退,很快撤至良乡、房山地区。

1937年9月13日,国民党29军被迫撤离了二站村,二站村随即被日军强行占领。慌乱中,二站村以及邻村的百姓四处躲藏,许多村民选择去二站村北的天主教堂避难。当时二站村有1000多村民,其中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村民是天主教信徒,二站村天主教堂也是当时附近几个村落中唯一的天主教堂。

国难当头、铁蹄入侵、百姓危急,二站村天主教堂打开大门,接纳所有前来避难的百姓,无论什么信仰,无论有无信仰。神父张庆桐还煮了几锅饭供村民食用。据可靠资料显示,二站村天主教堂当时共收容男女老少370多人,其中一部分是从邻村石楼村、坨头村骑着毛驴赶来避难的。

9月17日(有资料说是15日)下午,日军让村公所的人到教堂通知所有的男劳力都出来。100多名青壮年男人被赶到二站村西大沟里,四周有日军骑兵队围着,高坎上支着机关枪。日军头目让这些男劳力脱下衣服检查身体。发现头上有戴草帽印的说是军帽印,肩上有担子印的说是扛枪扛的,脚腕上有腿带子印的说是绑裹腿绑的。总之说他们是八路军或是宋哲元二十九军。检查完毕,就开始杀人。每两个端刺刀的日兵赶着三名百姓到西边的谷地里,走出不远,日兵就用足了劲儿,用刺刀扎进他们的后心。好端端的汉子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有的胸口或脊背上咕嘟咕嘟地冒鲜血,有的痛苦地惨叫。

与此同时,另一伙日军开始在教堂内公然调戏和侮辱妇女。面对日本人的暴行,早已按耐不住的张庆桐神父忍无可忍,上前阻拦并大声斥责道:“你们真没羞,毫无人道!”丧心病狂的日军对着张庆桐神父连开四枪,然后将浑身是血的神父钉在教堂的十字架上。 天黑后,还有10来个人没被杀。他们一起被赶上地坎儿。当两个日兵从前边动手时,一个18岁叫张润生的小伙子就势躺在死人堆里装死。日军杀完了查看是否有活的,发现张润生身上没有血,便向他刺了三刀。因他穿着10多斤重的棉袄,才没扎到要害处。这次惨案日军共杀害中国村民110人。

坨里惨案

(图片与本文无关,如有不适请谅解)

1937年8月20日,侵华日军调集大批部队疯狂向京郊侵袭,驻守在卢沟桥以南的中国军队无力抵抗日军凶猛的攻势,且战且退,很快撤至良乡、房山地区。日军穷追不舍,一直进犯到坨里村。坨里村地处房山城东北部,为北平城郊交通要冲。当中国军队撤至口子山时,日军已占领了制高点,并杀进村东。

随后日军立刻展开了屠杀,年近50岁的村民王昆从坨里高线下班回来,不知道村中发生了什么事,在街上正碰上入侵的日军。日本兵不问青红皂白马上把他押到陈家院中,王昆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刺刀挑死。一同被挑死的还有口子村的穆墨艳。

村民宋国山的妻子听到枪声慌忙朝大街逃跑,日本兵紧迫不放,然后从背后开了一枪,宋妻当场死亡。刘景义的妻子在慌乱中跑出家门,闩本兵见了追上去将她杀死。刘景义见了急得不顾一切冲上去。几个日本兵端着刺刀马上将他围住,使他动弹不得。刘急得直叫老总,紧紧攥住一个日本兵的刺刀不放。这个日本兵使劲一拧,刘景义的一个手指就断了。

(图片与本文无关,如有不适请谅解)

村民王振生的父亲王田被日本兵捉住后,被逼着烧火做饭。王田不甘作亡国奴,趁机逃跑被日军抓回。日军把他押到大庙里牢牢捆上,轮番毒打,又照着他的臂膀砍了两刀,卸下一只胳膊,用这只胳膊狠狠打他。王田被打得死去活来,加上失去一只胳膊,再也支撑不住。日本兵见状又打了一枪,王田当场死去。

据惨案目击者王振生回忆,8月20日早上没吃饭,他和母亲、妹妹、两个弟弟一块儿逃走,父亲没来得及走而被抓住。他们先来到南罐沟,又跑到英水一带。几个月的小弟弟有病没法医治,不久就夭折了。直到一个月以后他们回来寻到父亲下落时,只见到他生前穿过的衣服、一双圆口鞋和一堆白骨。

在这次惨案中,秦二掌柜一家10几口人死于日军屠刀下。另一些逃难的百姓躲到房山城北的羊头岗村,其中秦连州一家八口人及一部分逃荒者躲在村东头一口白薯井里。由于井下藏了几十口人,声音嘈杂,被追赶的日军发现,日军投下一颗毒气弹,井下几十口人全部丧生。在日军进犯的日子里,短短几天坨里村就有128人惨遭杀害;村里从此人烟稀少,一片凄凉。

定府辛庄惨案

(图片与本文无关,如有不适请谅解)

定府辛庄位于京郊西南部房山县城东南,距县城两华里。1937年9月,已侵占了良乡县城的日军,用坦克开道向西南的房山县城入侵,遭到宋哲元二十九军的阻击。9月15日,二十九军一个连撤到定府辛庄,阻挡日军南侵。该连队进驻后,军民携手在村北挖了约一里长的战壕,英勇抗击日寇。最后日军用飞机狂轰滥炸,轰平战壕,该连全部殉国。

9月16日,红了眼的日军进犯该庄,开始了残酷的屠杀。他们从东西北三面进村,挨门挨户搜查,没有逃走的百姓一律遭枪杀。一伙日军进到张三炮的院子里,便满院追鸡,张妻从柴垛里出来制止,被一枪打倒。见妻子被打死,三炮急得钻出来,刚一露面也被一枪打死。王德生和3岁的妹妹随母亲逃荒到姥姥家避难,鬼子进村后,他们藏到白薯井里,妹妹总是哭叫。母亲怕连累别人,又连夜跑出村,因妹妹又饿又害怕,哭叫不止。为了母子和乡亲的安全,母亲狠心把妹妹扔进河里。

9月24日,日军一小队又进村,大部分百姓跑了,剩下的有一个呆傻的男人。一个日军使足了劲一刀砍在他的脖子上,把头颅砍掉。村中刘永家院子较深,村里七八个没躲出去的男人都藏在这里,全部被日军用刺刀扎死,整个小院被鲜血染红。还有一位住在村边的农妇,男人躲在外地,她被一日军小队长奸污。

日本军人杀人手段恶劣,他们把逮着的成年男人每两个捆在一块儿,随意砍死一个,留下一个活的,再踢一脚或打一拳,让他拉着死的跑,以此取乐。有一小队日军把逮来的老百姓集中到一个院子里,男女分别排成两行,对面跪下。两个日军手拿鼓锤狠劲儿敲男人的头,让女人看着。每人被敲得头破血流,有的当场死去,其余的也流尽血悲惨死去。

日军先后三次进庄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院内外、街内外尸横遍地,惨不忍睹。三次屠杀共约杀死70余人,炸毁房屋200余间。

坟庄惨案

(图片与本文无关,如有不适请谅解)

1937年9月16日,日本侵略军在山田指挥下侵袭房山以南大部村庄。中国军队大部南撤,小股部队退至坟庄村,边撤边喊:“老乡们,快跑吧,日本来了!”村中百姓闻讯后顾不得家中什物,纷纷向西部山区躲避。

17日上午,中日双方展开激战,日军有所伤亡。受阻后的侵略军以凶猛强大的火力优势疯狂反扑,中国守军伤亡惨重,日军侵占坟庄地区。日军进村后挨家搜查,见物就抢,见人就杀。村民刘凤等人正宰牲口,听到枪声,丢掉器械逃走。宰得的牲口肉全被日军抢走。日军抓住冯卫春,一刺刀从他的肚子扎过去。冯疼得倒在地上抽搐不止。日军见他没死,继续用刺刀扎,并提来开水往他身上浇,冯卫春被活活烫死。

一位妇女抱着未满周岁的孩子往村北跑。日兵发现后,在她身后连发数枪,她中弹死在血泊中,孩子哇哇乱哭,爬到母亲身上找奶吃,其景惨不忍睹。

日军大屠杀后,又在村里驻扎下来。砸门窗劈劈柴,杀猪逮鸡宰牲口,整个村庄烟尘弥漫,怪味熏天。日军作恶三天才撤离。在这次惨案中,有70余人被残酷杀害,村内房屋的门窗被砸毁烧掉,喂养的猪鸡等被洗劫一空。

太和庄惨案

(图片与本文无关,如有不适请谅解)

1937年9月,日军占领了房良地区。房山人民奋起反抗,地方武装纷纷组织起来。当时,一路(当时称华北抗日同盟军,老乡们称之为“老便”)司令周文龙率领3000余人活动在乡沟、窦店一带。其部下朱龙带领全队人员驻扎在太和庄天主教堂里。他们袭击日军,捉拿日本探子,并把探子捆在教堂进行审讯。日军气急败坏,对当地人民进行了一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

12月23日拂晓,天上的繁星还未退尽,日军全副武装突然从太和庄村东北的砖窑沟侵袭过来。大约四五点钟,村东北突然响起枪声,村中几百名百姓从熟睡中惊醒。日军冲进村,见人就杀,见草垛、房子就放火。孙秀一家14口没来得及逃跑,全被堵在家中,只得扒墙往外跳。结果,跳过一个被日军挑死一个,共被挑死七人。

孙士元的奶奶、父亲、叔叔等一家人也往外跑。日军看见孙奎,端着刺刀就冲了上去。老太太看见日兵要杀自己的儿子,使尽力气把刺刀紧紧攥住。日兵往后一拽,老太太的手指立刻就断了。这个日兵又追上去,对准孙奎的后心就是两刺刀,孙奎扑倒在地,惨死在血泊中。日军来到于福家,于福年迈的母亲说:“我们都是好人,别打死我们。”日军见老太太跑不动,就示意她出去,老太太背着孙女往外走。没走多远,日兵就朝她开了枪,孩子当场死去。王以寿见敌人杀人放火,吓的钻进草垛里藏起来,结果被活活烧死。

一时间,太和庄浓烟滚滚,枪声四起。村民扶老携幼,顺着大道往西奔逃。日军对追上的用刺刀挑死,追不上的就开枪射击。有些跑得快的刚刚来到村边,就被早已架好的机枪击中。大人被打死,有的婴儿还活着。刚刚出生几个月的姜家女婴哇哇哭着,在死人堆里爬,其景惨不忍睹。从拂晓至正午,日军整整行凶半天。在这次惨案中,全村有78人被杀,数十间房屋和许多柴垛、草垛被烧光。

龙宝峪惨案

(图片与本文无关,如有不适请谅解)

龙宝峪村位于房山城西8公里的群山之中。“七·七”事变以后,日本侵略军占领房山县大部村镇,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做。当时,反抗侵略的地方武装纷纷建立。号称三路司令的胡振海下属有个炮兵大队,有几门小炮,五六十人。炮兵大队驻在龙宝峪村,每天都要冲着盘踞在房山山顶庙的日军打几炮,不让他们安宁。日子久了,侵略军断定“老便”(指地方武装)的主力部队就住在龙宝峪一带。

1938年2月18日8时,盘踞在县城内的侵略军在乔本指挥下,突然从村东老牛沟北山进犯龙宝峪村。炮兵大队抵挡不住,弃山南撤至隔着一道山梁的黄山店村。当地百姓十分害怕,年轻的钻进煤窑里躲藏,年老年幼的及舍不得弃家的只好呆在家里。日本侵略军包围村子后挨家搜查,发现只是不多的老人和孩子。

为了把村中百姓斩.尽杀绝,日军施用了欺骗手段,命令汉奸装出和气的样子,让老人们把逃走的人找回来,并威胁如不照办,就把全村的房子烧掉。同时,汉奸还到5里远的黄院村通知百姓到龙宝峪开会。龙宝峪村的李文启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在日军和汉奸的诱骗下,钻进煤窑,劝说躲在里面的几十个人出去。李文启的侄子李增出来后,其它人也陆续钻出来。结果,日军见一个抓一个,然后把他们押到一处叫下新房的外院里。日军端着枪逼着他们靠墙排成一圈站好。

晚上,百姓双臂被缚,蹲在墙根整整熬了一夜。第二天早晨8点,三个全副武装的日兵出现在大门口,在距人们七八米远的地方立定等候命令。一会儿,就听一个日本军官哇啦哇啦地下了一道命令,让被缚的百姓靠墙排队站好,三个日兵马上开枪射击。他们专门打人的太阳穴。枪声一响,中弹人立刻脑浆进裂,一头栽下去丧生。不大功夫就枪杀了30多人,只剩下李文启叔侄二人。

没等枪响,李增一头扎进李文启的腋窝里,只露出一个后脑勺。就听叭叭两枪,李文启惨死在血泊之中,李增也随之倒下。过了一段时间,枪声不响了,满院子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片。墙上溅了不少血迹,地上流满了一汪汪的血浆。这时,尸体堆里有人苏醒过来,吓得变了声音喊起来。三个日兵冲着地上的死尸又是一阵乱枪,看再也没有动静了,才转身离去。李增侥幸活命,但受了伤。

8月13日早晨,日军又挨家搜捕,把村中没跑的李兴伍等10几人捉住后,押到杀人现场,全部枪杀。日军在龙宝峪惨案中共杀死无辜村民40余人,烧毁房屋124间,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公众号:房山v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