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以为的我爱你,不过是疼自己

原标题:以为的我爱你,不过是疼自己

若干年前,我爱过一个男生。很爱很爱。爱到我以他的事件为法则来划分日月;爱到我凭借他的喜好选衣服、买食物、收集各种他可能喜欢的事物;爱到我日日看他喜欢的节目,写关于他的日记,听他钟爱的歌曲。即使他远隔千里,我仍旧有办法让他时刻“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只要他需要,我便会在第一时间以任何身份出现在他面前,帮他打发空虚无谓的时光,听他倾诉残碎心痛的时刻,帮他背负对别人难以自拔的爱慕。我以一种卑微的、柔情的、不愿打扰也不愿离开的姿态矗立在他的生活之中。我如孙悟空一般,不惜视时机化身为苍蝇、八戒、卫生纸随便什么东西钻入他的生活占有一席之地。

直到有一天,一个朋友对我说:“你确定你付出这么多是因为爱他吗?我看你不过是太心疼自己。”我当时感到愤怒难平。

时隔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起这段感情,回想起这句话。

对他的爱当然是真的,那些心动或心痛的时刻,那些扎根于脑海中的回忆,即使如今想来仍旧牵动我的神经。但朋友所说的,也正是我多年试图遮掩的道理。爱一个人爱到最后,放不下逃不掉走不了,多多少少是因为疼惜自己,是因为“爱他”已经成为魔咒成为执念,是因为一切已经成为一场习以为常无法退场的表演。

《革命之路》中有这样一段话:“哭泣就是为了在哭泣还没有变成陈腔滥调前发泄出来;悲伤就是为了在悲伤还是真诚的时候释放出去。在这些时候,痛苦还是痛苦本身,没有夹杂任何东西,还有意义存在。”

这后面完全可以再加上这样一句:爱情就是为了爱情还很纯粹的时候付出出去。

爱一个人爱得久了,感情之中就难免会掺入一些其它的东西,令其变得复杂,变得失去本色,以至于爱的成分和能量日益萎缩,萎缩到有朝一日当你回头来看时,不知自己苦苦坚持的究竟是爱还是什么。

这当中有对自己的疼惜。你不愿长久以来的付出随着自己默默无闻的退出付之一炬。就如同我们为了购买心爱的东西排着长队,明明已经很累了,明明看到前面还有那么多的人,明明知道得到无望,但是向后看看,唔,原来身后也已经排了那么多人,便怎样也无法说服自己从队伍之中抽身而出。身后的那些付出成为一种牵绊,我们不忍自己过去那些积累成河的泪水、为获得一点关注而做的千番努力、因为想念而彻夜无眠的数个夜晚都在瞬间失去意义。于是,最后只能难堪地爱着,没有一个台阶足以终结所有的付出,一切转变为一种骑虎难下的尴尬。

爱到最后,就成了一场比赛,一场与所爱之人带着仇恨与勾心斗角的比赛。都说爱情是无私的,甚至可以高风亮节地说成是一场与对方无关的付出。然而当你在时光里熬了太久,当所谓心甘情愿的付出已经逐渐将你耗干,爱情,就难免会掺杂进一点点功利心,一点点报复心,一点点不甘心。想要得到他,已不仅关乎爱情,还关乎自信,关乎回报,关乎今后如何面对自己至关重要的那一点点尊严。

人们常说夫妻在一起久了就难说爱或不爱的,一切不过是习惯而已。岂止于夫妻,爱一个总是爱不到的人也是如此。爱得久了,一天一天就这样顺着爱下来了,只记得自己是爱这个人的,爱的,爱的,爱的。逐渐,这爱就变成了一种执念,早想不起为何会爱,早说不清因何痴迷,只是觉得爱他已经成为了生活之中常规的一部分。那些时间,如果不用来想念他,不用来到处搜索他的消息,又要用来干嘛呢?此时,这份爱情已经被赋予了神话的色彩,爱他,变成了一种自虐的快感,一种被假想中的高尚爱情包围的欢乐,一种人为的传销式的升华。爱他,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个自怜自艾的人的自导自演的戏码。

很多时候,当爱成为长久的单方面的执念,它就不会是那么单纯清澈的了。它成为一个借口,成为一个劝导自己无需改变的借口;它成为一个谎言,一个骗别人也骗自己的谎言;它成为一个幻影,一个早已与对方脱节的幻影。最终所谓的我爱你,已没有了多少爱,甚至已经全然没了你。

工作邮箱:shuxinpang@126.com

作者微博账号:张薇薇

作者微信公众号:张薇薇/berry_vv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