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红二十八军----西征计划受挫 杀回大别山打游击

原标题:红二十八军----西征计划受挫 杀回大别山打游击

桃岭伏击敌受挫,准备西征始成行

坚持鄂豫皖边区游击战争的红二十八军,继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先后长征之后,于一九三五年五月初,也开始实行新的战略转移----西征陕南寻找红二十五军。这主要是从当时的。处境考虑的。一是红二十八军长期同上级领导和友邻部队失去联系,孤军奋战在大别山;二是敌军多于我军数十倍乃至百倍;三是无根据地、无后方,过去鄂豫皖有二十多个县的大片苏区,自遭第四、第五次围剿后,完全丧失了。红军部队被迫拉到敌占区打游击,物资供应、兵员来源、伤病员医治等许多问题难以解决。如能找到红二十五军,我军就能得到壮大和发展。但是,有许多问题难以解决,如:到陕南有多远路程?红二十五军是否还在陕南?与他们既无电报联系也无书信联系,对他们情况的了解,红二十八军只能从国民党的报纸上分析。

当看到敌人同徐海东部在陕南地区作战的报道时,红二十八军就分析红二十五军应该还在陕南。不管他们是否还在陕南,红二十八军决定循踪追迹找到他们。

一九三五年四月二十日,长期跟踪追击我军的敌人王牌二十五路军三十二师一九○团,在皖西岳西县桃岭遭我军伏击,一举歼灭了该团两个营。敌团长被击毙,俘敌400多人,缴获迫击炮两门,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十余挺,步枪400余支,给敌人以沉重打击,迫使敌人停下来整顿。其他各路清剿的敌人也都忙于调整部署,准备更疯狂地对我军进行清剿。此时红二十八军政委高敬亭,审时度势,抓住这个可贵的机会同在霍山县黄尾河相会的中共皖西特委会书记徐成基率领的特委会机关和随同行动的246团的干部及红八十二师、手枪团的干部一起开会,研究讨论红二十八军实行战略转移去陕南寻找红二十五军以及特委会和246团留在皖西坚持斗争的一系列问题。

五月九日拂晓,红二十八军告别曾生死与共的皖西人民,从霍山县黄尾河镇悄然出发,踏上艰苦跋涉的西征路。与乡亲们依依难舍的指战员们迈着坚定的步伐向西北挺进。经六安、霍邱、固始等县继续向西进发。在固始县的五尖山,遭敌一○六师堵截,尾后的敌人一九五旅也跟着追击上来,敌九十六旅一九二团从右面围攻过来,敌人企图在五尖山会歼我军。红二十八军乘夜色突围,急行军进到河南商城南面的赤城县游击区,同中共赤城县委会和商北游击大队会合。五月十五日,红二十八军进到商城北面三里坪,与堵截的敌人、河南省保安一团激战,全歼敌一个营,缴重机枪两挺,轻机枪三挺,步枪二百余支,子弹二万余发。随后部队进到罗山县杨万店,与阻击的敌人、东北军一一二师六三六团激战,歼灭敌人第三营两个连,缴获轻机枪六挺、步枪二百余支、子弹万余发。5月中旬,在罗山县长岗乡白石山与中共鄂东北道委会及鄂东北独立团会合。军政委高敬亭向道委会领导同志传达了皖西黄尾河会议的决定,将鄂东北独立团和特务营部队,补充到红二十八军。这时红二十八军已达到二千五百余人,实力得到补充和增强。

深夜越过平汉路,打破敌人清剿梦

平汉铁路是敌人的一道天然而重要的封锁线,敌人虽然精心修筑了很多碉堡据点,但线路长,供红二十八军选择的突破口很多。红二十八军于五月二十三日夜晚,选择了从湖北礼山县杨平口附近敌人的一个薄弱点,惊险越过平汉铁路,从而打乱了敌人的清剿部署。敌人在慌乱中加紧调兵遣将,敌二十五路军独立五旅编为两个追剿支队,跟踪追击我军,同时骑六师和一○五师骑兵团沿河南沁阳、唐河方向对我军进行探踪迎截,敌一二○师五六团又往随县境内待机阻击我军。我军为进一步打乱敌人的清剿部署,越过铁路后,先向西面应山县前进,迷惑敌人,后又转向北面,向唐河、随县、桐柏、泌阳等县疾进,将尾追的敌人甩掉。五月二十八日晚,红二十八军顺利到达沁阳县并在县东南五道岭西北的一个大庙及周围村庄宿营。当晚即进行动员和战斗准备,次日拂晓出发通过沁阳至陕南地区的一道300多里的大平原进入陕南。前卫部队、手枪团的便衣班及尖兵排,走出山口就撞上正面而来的敌人,刚一接火,双方都向后撤退了一段距离。此时,红二十八军发现敌人后面的大路上尘土飞扬,当即向从那方向过来的老百姓询问:“从那面过来的是什么军队?”老百姓回答是“奉军”,由于河南口音“奉、红”发音不清,我军把“奉”误听为“红”,以为是红军,立即向师政委方永乐汇报,方政委说根本不可能是红军。随即要手枪团便衣侦察班,迅速深入敌人后方,将情况侦察清楚,并命令部队撤退到后面山上去待命。敌人虽未向我军攻击,但不停地向我山上打炮,还有一架飞机,在我军上空盘旋。中午手枪团便衣侦察班回来汇报,称他们在敌人后方抓到一个俘虏兵,查明了敌人是奉军即东北军,有五个师,是从西安开过来的,专门来堵截我军的。

下午,军、师、团首长开会研究,确定部队行动的方针。认为前有敌人五个师堵截,后有敌人二十五路军独立旅跟踪追击,还按原来的路线西进已不可能,如果不改西进的方针,就要选择新的路线,但选新的路线,困难也很多。首先是我们没有熟悉这方面地理情况的人,也没有河南、陕西省的地图。这新路线怎么选得出来呢?于是将参谋处的作战、侦察、通讯参谋都找来,让他们在选择新路线上提意见,经过思索,他们都表示提不出好的意见,讨论研究持续了一个下午,没有结果。最后,军政委高敬亭作出决定,说:“如果选不出适当的新路线,我们也不能瞎闯,使部队遭受损失。我看现在暂时就不过去了,打回大别山,打我们的游击去!”军政委的话刚一落音,大家都一致表示同意。

杀回大别山打游击

傍晚部队集合,军政委高敬亭讲话指出,西进陕南找红二十五军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敌人有五个师在前面阻截,不让我们过去,若强行通过,牺牲将很大,所以我们要改变计划,不去了,还是打回大别山,打我们的游击去!当晚,部队急行军,绕开尾追的敌人独立五旅,进到随县固镇宿营做饭吃,接着到桐柏县以东二十多公里的淮河店,碰巧遇到了东北军,他们从信阳开过来的一支运送物资的骡马车辆大队。红二十八军毫不客气缴获了骡马五十多匹及全部车辆物资,装备了自己。随后,部队继续东返,经桐柏山脚、新玉皇顶,到桐柏山东麓的桃花山分水岭。这里山高坡陡,很有利于打伏击战,于是红二十八军决定在这里痛击尾追的敌独立五旅,打一场伏击战。红二十八军进入设伏阵地后,果然不出所料,敌人就乖乖地进入了我军的伏击圈。我军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猛烈的炮火狠狠地射向敌人,敌人几次集中兵力妄图反扑,都被我军打退。敌人伤亡惨重,被击毙200余人,击伤300余人,我军缴获轻机枪三挺,步枪二百余支,敌人为我军打回大别山送上一份厚礼,士气得到极大鼓舞。 接着,红二十八军迅速通过桐柏、唐河、枣阳、信阳等县,于六月九日从信阳广水镇以北武胜关南面越过平汉铁路,进抵大别山的罗山县彭新店地区。在这里同分别一个多月的中共鄂东北道委会会合。部队在此短暂休息,军政委高敬亭召集道委干部开会,听取他们汇报和布置工作。并应道委会的要求,留下数名军政干部,重建鄂东北独立团。至此,部队即向皖西进发。六月十三日,到达光山县南面王园宿营。此时,驻光山县、潢川县东北军的三个团向我军围攻上来,其中一○九师六二七团(仅一个营)在前面,直向王园我军驻地攻来。我军占据有利地形,与来犯敌人展开战斗,敌抵挡不住,惊慌撤退,我军即趁势猛烈冲锋,手枪团则迂回到敌人后面,向溃退的敌人迎头痛击,顿时敌阵大乱,我军即大喊口号:“东北军的士兵兄弟们,快放下武器,不要为蒋介石卖命了,我们红军是穷人的军队,缴枪不杀,你们放下武器就受优待,给你们发路费回家……”正面的敌人听到喊话,果然停止了抵抗,缴枪投降。共俘敌800余人,缴获迫击炮两门,重机枪三挺,轻机枪十八挺,步枪五百余支,毙敌50余人,敌六二七团团部及两个营被全部歼灭。红二十八军伤亡30余人,我二四四团团政委张生先同志英勇牺牲。当晚打扫完战场,处理好缴获的武器,将炮和重机枪以及多余的步枪全部炸毁后埋掉。然后处理俘虏兵,给他们吃好饭后,集中训话,宣传我党我军政策,然后给每人发一元“袁大头”作路费,当晚就释放了他们。不少俘虏兵感动得流泪,说“今后再也不打红军”了。这一仗打得好,消灭了东北军两个营,大杀了东北军的士气,提高了我军的军威 ,扩大了红军的影响,为我军回师鄂豫皖边区,开展游击战争奠定了胜利基础。部队次日拂晓出发,经过经扶县(今新县)进入到大别山腹地,经湖北麻城、罗田、英山、皖西、霍山、潜山等县抵达太湖县店前河地区,即与中共皖西特委书记徐成基率领的特委会及二四六团会合。此时,不期而至的豫东南赤城县委书记石裕田率领的赤城县委会和二路游击师也“游击”到了太湖店前河,三个部门欣然会合,欣喜异常,军、师领导听取了他们的汇报,尤其是注意听取他们怎样打破敌人清剿计划的主要经验。随后,军、师领导肯定了他们的成绩和经验; 同时讲了红二十八军西征陕南寻找红二十五军受挫的情况,以及重要经验。军、师领导说:我们没能实现到达陕南、找到红二十五军的目的,当然感到遗憾,但是也取得了不少成绩和经验。首先是在此次西征往返途中是一路“过关斩将”,粉碎了敌军数十个团的围追堵截,还歼敌六个营计3000余人;二是部队受到很大的锻炼,实践证明,我们部队是一支能拉得出去、打得赢、拖不垮、打不烂的军队。尤其是在过平汉铁路后,每天都要行军打仗,有时还要夜行军,连续走150至160里路,很苦,很累,但没有人叫苦叫累;三是作战都很英勇顽强,在桐柏县桃花山分水岭的伏击战和光山县王园的反击战,都是打得很猛烈顽强,指战员都表现得英勇机智,奋不顾身,以极小的伤亡,换来较大的胜利;四是我军群众纪律严明,发扬了红军的光荣传统。我军所到之处,一路上都非常重视宣传、发动群众,尤其到平汉路西、红军未曾到过的地区,宣传发动群众的效果很好,用红军的性质、任务、纪律等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的造谣诬蔑,用行动粉碎了国民党说共产党、红军是“红头发、绿眼睛”、“面貌狰狞可怕”、“共产共妻”等无耻之言。加上我军的每个战士,都不打骂群众、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调戏妇女,买卖公平,还把进驻的室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行动前为百姓挑满水缸,老乡逃走后,我们用了他的东西或吃了他们的小菜,把钱放在碗柜或灶台上,等等,严明的纪律教育、启发、感动了老百姓。老百姓异口同声地称赞,“红军真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军队,从来未看到过这样好的军队。”此次西进,虽未达到预期目标,但部队在往返途中除战斗外都做了大量周密细致的群众工作,增强了党和红军在群众中的影响,提高了党和红军在群众中的威望。军领导就这次西进作战、联系过去作战情况,高度概括了三条经验:一是“四打四不打”,即“敌情不明不打、地形不利不打,伤亡太大不打,缴获不多不打”的作战指导原则。二是根据各部敌人的战斗力、装备好坏等特点,采取不同的战术策略,即“拖垮二十五路军,相机打十一路军和东北军,向保安团要补给(武器装备)”。三是在作战形式上,以游击战为主。

回师鄂豫皖,克敌致胜

红二十八军回师鄂豫皖边区后,斗争形势更加严峻。一是敌人又新增加了兵力,从云南、贵州调来一○二师和一○三师,总兵力一度达到56个团,外加鄂、豫、皖三个省的20多个保安团和数十县的保安队及地方民团,加大了“清剿”力量;二是重新调整了“清剿”部署,以二十五路军三十二师担任全程跟踪追剿任务,二十一路军及一○二师、一○三师以及其他各部敌军,除负责分区划片驻剿、包围、堵截的任务,还配合协助各县保安队、地方民团在封锁区域之间建立封锁线,修碉堡,木栅栏等;三是在我便衣工作队及红军经常行动出没的地区,实行并村,把小村庄合并成大村庄,并修筑围墙、炮楼,驻扎敌人,控制老百姓与便衣工作队和红军接触;四是加强保长、甲长制管治,实行户籍连坐法,如有一户通共,九户受株连。针对敌人的清剿措施,红二十八军立即采取了针锋相对的对策。首先是我军主力部队,采取相对的集中与大分散的方针,看准机会集中优势兵力,摧毁薄弱的敌人力量。在高度分散时,以营或连为单位,大胆插进敌占区开展活动,使敌人摸不着我们的踪影;二是积极发展便衣工作队,秘密教育争取群众,还把工作做到保长、地主、富农和民团、炮楼里面去,使他们成为两面的政权人物,把红军伤病员安置到他们家治疗休养,还要他们帮助红军筹集一部分急需物资等。采取这些有力的措施,使得红二十八军在极其艰苦的困境中得以生存、战斗和发展,使得革命红旗在鄂豫皖边区、在大别山上高高飘扬,一直坚持到1937年秋同国民党谈判、实行国共合作、改编为新四军四支队挺进皖东抗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