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亿炸雷声声,辽宁政府游说中央!

原标题:47.7亿炸雷声声,辽宁政府游说中央!

共和国长子,东北大国企,发债数十亿,到期说没钱,不还了。给你点股份(非上市)行吗?啊,你居然不要。那随你吧!同意咱就债转股,不同意,我继续违约。

这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东北特钢

这个素有“特钢航母”之称,产品多应用于军工航空的中国北方最大国有特钢企业,最近整出了个大新闻:不到4个月,竟然连续7只、共计47.7亿元债券连环违约。

3月28日,辽宁国企东北特钢发行的“15东特钢CP001”8亿元债务宣告违约,开启了地方国企债券违约的序幕,自此东北特钢后续到期的债券成了连环违约。

7月18日,东北特钢再发公告,本应付息的2015年度第二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5东特钢PPN002,因未能筹措足额偿债资金,本期利息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自3月28日起到7月18日,东北特钢先后共有7只债券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所涉发行规模共计47.7亿元。

怎么办?东北特钢两手一摊,对投资人说我们没钱了,那咱们就债转股吧,到时候将东北特钢整体上市,你们可以通过股市退出嘛。

知情人士消息称,辽宁省政府正抱着这种想法在游说中央政府,希望对东北特钢的金融债务按照70%的比例转为股权,剩下30%金融债务将保留,债转股完成之后,原债权人可以通过东北特钢整体上市或者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抚顺特钢后,在资本市场退出。

一家发生7次实质性债务违约的企业居然还要谋求上市?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笑话恐怕只有在中国才有。

对东北特钢提出的“债转股”,投资人更表示无法接受。

“这个事说到底就是,隔壁老王借你二十万,说投资生意。说给你利息。你研究了下,掏了钱。老王花十八万买辆车,送给小舅子了。花两万租了个地方,开了废品收购站,雇俩老太太捡了一堆破烂,堆的满满的。然后跟你说,债转股了,生意是你的了。”

“开了这个头,后面就会有山一样的地方债务跳出来圈钱。核动力印票机都抗不住”。

“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抵制这个方案,在这之前的一个多月,东北特钢还公告称,承诺不进行债转股”,一位投资者表示,“我们的诉求就是,要求东北特钢申请破产。但是破产能兑付多少,我们心里也没底。”

“还有,辽宁省国资委方面作为最大的控股人,居然到现在还没有表态。交易商协会的领导,负责承销的国开行大连分行的负责人都说已把我们的诉求反映上去了,但他们也没有见到关键性人物。”

另据知情人士称,辽宁省省委常委扩大会议7月2日已经讨论通过了上述东北特钢重组脱困工作方案。辽宁省法院将按照集中管辖、暂缓审理和暂缓执行的原则处理涉及东北特钢的诉讼案件。所谓投资人的诉求在地方政府看来或许可等同于视而不见。

至于投资人上述提到的“辽宁省国资委作为最大的控股人”,可以查一下东北特钢的股东构成:东北特钢注册资本36.44亿元,辽宁省国资委、黑龙江省国资委、辽宁省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持股46.12%、14.52%、22.68%和16.67%,其中辽宁省国资委直接和间接持股68.81%,为东北特钢实际控制人。

还不止于此,东北特钢事件还颇有玄疑剧的色彩,东北特钢此前公告称,大连市公安局于3月24日接到报警,该公司上任不足一年的时任董事长、党委书记杨华在其居所自缢身亡。

杨华其实刚刚上任一年,之前在鞍钢工作了25年,有媒体报道,去年7月,中央巡视组对鞍钢做了两个月的巡视,巡视意见中称鞍钢“盲目投资、监管失控,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内外勾结、利益输送问题严重,近年来腐败案件频发”。

就在杨华自尽当日下午,时任鞍山市市长王阳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

对于东北特钢,也不免有投资者质疑,会不会有人故意把国企给“搞亏”,亏空的钱装进权力者腰包,然后债转股让股民买单呢?

同时,也有媒体报道,国企发债一向重审批、轻监管,甚至有借发债之名行转移资金用途之实。且国有企业债券发行多头管理,采用的规则、标准与制度不统一,有些地方监管空白。

再说到债转股,目前,东北特钢正在积极游说的这一方案尚未得到中央政府认可,或存在变数。而如果方案得以通过,是不是今后国企搞一堆烂账都可以来个“债转股”,再以整体上市的名目将烂货转嫁给股市的韭菜?

而债转股的先例一旦开头,那些产能过剩、僵尸企业会不会照样学样,借发债筹资“借尸还魂”,不断消耗和浪费社会金融资源苟延残喘?

据统计,今年以来,国内债券市场违约金额已达到240亿元。其中,钢铁、煤炭等行业的违约案例不断增多,成为债券违约的重灾区。其中不乏央企,东北特钢仅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

另据国资委近期对央企各类债券摸底排查,截至3月底,共有82家中央企业发行债券余额4.05万亿,4家央企违约金额达84亿元

央企发债已露不祥之兆,而更可追问的是,“东北”只是个开始么?会不会蔓延开来?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也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央企、地方国企的高负债、高杠杆率隐患,迟早会发生资金链断裂风险。尤其高负债、高杠杆率,一旦碰到宏观经济下行,很容易爆发出风险的核裂变”,再加上当前财政收入下滑的地方政府兜底意愿不再,地方国企刚兑或将摇摇欲坠。

另有业内人士称,其实债市面临的深水炸弹远不止东北特钢,还包括渤海钢铁、广西有色等。

“对那些确实无法救的企业,该关闭的就坚决关闭,该破产的要依法破产”,正如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刊文中所明确表示,“不要动辄搞‘债转股’,不要搞‘拉郎配’式重组,那样成本太高,自欺欺人,早晚是个大包袱。”

而无论东北特钢最后会不会真的债转股,以前那种国企央企不会违约的日不落神话已经落幕。

投资者,别再傻傻以为国企央企地方政府就代表着刚兑,还是自己长点心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