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不弄丢点儿尊严好意思说你去过越南?

原标题:不弄丢点儿尊严好意思说你去过越南?

《不弄丢点儿尊严好意思说你去过越南?》,

Vietnam,喻添旧 原创图文,偷风景的人旅书社,鹿溪传播?版权所有。

港针,不弄丢点儿尊严,都不好意思说你去过越南。这是个普遍问题。

两年前我进行了一次一个人的长途旅行,环绕了中南半岛三国,涉及到的越南城市最多——因为相比柬埔寨和老挝来说,越南的道路以及交通体系确实好得不是一点半点。我从广西陆路入境,经过河内、顺化、会安、大叻、西贡、湄公河三角洲的若干小镇,然后折返西贡并陆路进入柬埔寨。整个走下来之后的想法只有一个字:再也不想来越南这个倒霉国家了——除了西贡范五老街的红灯区。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想我应该举几个亲身经历的栗子。为了防止极小部分别有用心的境外媛助交际势力说我一味抹黑灶会主义兄弟(灶会主义确实没有兄弟不信你给我举个栗子),我也会写一些城市游览经验,这也符合我一贯的作文风格,毕竟您正在阅读的不是环球吋报的官方公号对伐。

从入境开始,我就感受到了越南这个国家自上而下透露出来的对于游客的贪婪的、傲慢的恶意。边检官并没有在我的护照上写脏话,却对我的kindle很感兴趣,他示意我可以将kindle放心地交到他手里,并反复确认是否能打电话。在了解到这东西只能看书之后,他撇撇嘴(好像很看不起我的样子)还给了我。这种再常见不过的诡异态度不只针对中国人,对日本人韩国人也一样。获得不同对待的是欧美人,在混乱拥堵的西贡街头,穿绿色制服的公务人员(可能是协警)跟在白色脸孔的游客前后调配交通,拦住尾气污浊的摩托和晃晃荡荡的公交车,直到把这些洋大爷护送到马路对过。他们从来没有护送过我。

总的来说,由于长久以来意识形态的差别,西贡还是相对自由以及欢迎游客的。我住的酒店老板不止一次地暗示,如果我需要一个小姐姐的话,他或许可以帮忙安排,尽管有些事情在越南是不合法的,但灶会主义的优点是容易变通,你看看范五老街的灯红酒绿就知道了嘛。只要有钱就好办?我对他说我恰恰像越南人一样缺钱,得知这个噩耗之后他便不再理我了。

从距离还剑湖7公里的嘉林火车站到河内市中心,出租车永远都没有“通常价格”一说。我和另外两个偶遇的中国人,砍掉报价的三分之二之后,以大约每人12块人民币的价格打了一辆出租车。车子在晨霭浓重得看不见湖心岛的还剑湖畔停下,借着朦胧的路灯,司机试图将车费翻倍收取。在收获三个胖子以死相搏的拒绝之后,车子消失在了属于还剑湖的陌生世界里。作为首都人民,河内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lifestyle,他们比其他小而知名的旅游城市例如岘港、会安、芽庄的人生活条件要好很多,他们关心的除了每天夜幕下的广场舞,还有吃和远方。

对于旅行者来说,最不能错过的越南旅行方式就是Open Tour Bus,这种巴士基本上只有游客乘坐,一张套票买到底,从越北河内到越南(部)西贡,之间停靠大约6、7个城市,随时下车随时继续向前。相邻两个停靠城市之间通常都行驶一夜,既节省成本又节省时间。拜旅行攻略所赐,一个运营最好的开放巴士公司是新咖啡,树大招风,如果不仔细辨别,就会像我一样因为买到假票(假新咖啡票而不是假车票)而被卖到骆驼公司什么的。当然其他公司也不是无法接受,只是不如新咖啡的旅行体验那么好——你问我没买到新咖啡的票怎么能比较新咖啡和其他公司呢——整个行程中越南人几经转手把我卖来卖去,最后一段从大叻到西贡竟然卖回到了新咖啡,你说招笑不招笑……

好了,后来就到了古都顺化。今天的顺化与皇家无关,酒吧、餐厅、酒店都挤在曾经繁华小巧如今被称作老城区的地方。许多年来从未变过的,当地人曾经在统治的夹缝里生存,如今通过与旅行者的交集养家糊口,包括一些不光彩的生意。什么生意呢?就是坑蒙拐骗呗。在距离顺化皇城正门1公里的入口处碰到一个三轮车夫的搭讪,先问先生您哪位从哪来到哪去(哲学!太哲学了!),又讲你是中国人那我就跟你讲你看城门楼子都被日本人打成蜂窝煤了,最后循序渐进地抛出大招:此时此刻皇城不开门,你坐我车我带你玩儿好玩儿的去呗……开玩笑,哥别一支签字笔揣一颗平常心走南闯北什么阵仗没见过——你先说玩儿什么and有多好玩儿……?

然而皇城分明就开着门。顺化皇城不大,北京哪个王爷府都不比它差。而启定皇陵还是非常值得去看的,三朝古都的辉煌随着陵墓的建成而成过去,没法不说巨型工程所耗物资人力与历史变迁存在关联。启定之墓在其去世6年后的1931年完工。又过14年其子保大退位,越南进入了通往今天的令人难过的新时代。

顺化之后停留的是会安,这是一座由中华先民开创的商埠古城。不过这里现在除了旅行团,已经听不到说华语的声音了,那些刻在墙上的汉字,也在风吹日晒中渐渐陌生。我对会安没有过多期待。事实证明这座中式古城也确实乏善可陈。值得一提的是美食。将著名的炸云吞(酥脆面皮上托虾肉番茄用手抓着吃)、白玫瑰(虾肉蒸饺上撒烤蒜末和青红椒)、靠姥CaoLau、春卷(还是炸的更好吃)和西贡绿啤一网打尽。便宜。

如秋盆河河水一样涌入的游客令当地人变得不耐烦也更加不友善,我几次举起相机都被喝令禁止,而对方吐出的单词惊人的一致:不是“别拍”而是“给钱”。离开会安去坐巴士,到了早先下车的地方才发现到达和出发不是同一个站,这时距离预定的开车时间只有10分钟了。摩托司机漫天要价,10美金是最低标准,在横竖走路不过20分钟的会安,你要带我上天?遭到我的拒绝之后,这位摩托司机不但对我恶语相向,还把我当成猎物一路尾随,威胁每一位企图载我的出租汽车或摩托,直到我走进一间政府大楼里。最后我用1美金搭了另外的摩托,司机转了一个“匚”形将我送到车站,我才知道,到达这里只要步行不用5分钟而已。会安是一座被钱浸染透了的虚伪的让人扫兴城市

如果问越南就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值得我留恋的吗?当然有,那就是大叻了。从从北到南的漫长穿行,自大叻开始,才是我期待中的越南,斑驳感、旧时光,与料想的并无二致。只是似乎开始的太晚,又要匆匆结束了。对于大叻,另找时间单独来写,写它好到不像越南的好。(湄公河三角洲也是特别好的,有机会另写。)

在西贡的最后一天,我站在范五老街的路口,等待去柬埔寨的联程大巴,一个家伙像变戏法一样扭动脖子和身体,头顶重物却一动不动。拍照后收到的理所当然是购买邀约,那天我很开心——终于要离开越南这倒霉国家了——于是决定用1美金1块的毫不合理的要价买块这不明所以的点心尝尝(也算是庆祝一下,就差吹蜡烛了)。就在我低头掏钱的时候,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敲下三块递给了我……这……你……啊……有点儿硌牙。

去柬埔寨的大巴来了。

总结一下:

1.我从没像讨厌越南人这样讨厌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普通老百姓。

2.越南北方人比南方人“坏坏的”指数高很多。

3.我遇到的年轻人(30岁以下)普遍都还不错,热情善良,谦逊礼貌,喜欢微笑。感觉这个国家的未来还是有希望的……

4.越南人对游客的“骚扰”大多是下作的坑蒙拐骗,飞车抢手机有,但诉诸武力的几乎没有,基本还都是很怂的。

5.如果一定要去越南旅行的话,危险不太会有,但尊严,总会丢点儿的……

图文作者 喻添旧:文化作家 旅行顾问

微博:@喻添旧

偷风景的人旅书社 鹿溪传播 版权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