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淬火-原空军高炮二师援外参战常州兵的故事(图)

原标题:淬火-原空军高炮二师援外参战常州兵的故事(图)

淬火

——原空军高炮二师援外参战常州兵的故事

边境线上的誓师大会

2016年7月4日,原空军高炮二师司令部科长顾其良和原空政文工团政委陈金法,应约向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呈送了《淬火——常州有特殊贡献的空军高炮兵影像纪念册》。这部纪念册,以原空军高炮二师1961年入伍的常州兵参加援越抗美、援老抗美、保卫核基地、唐山抗震救灾经历等资料为主要内容,由原炮二师政委姜玉祥、副师长张宛度牵头,由顾其良、钱荣听等十余位战友以及军嫂毛勤华共同筹备完成。这也是继《寮国亮剑啸长空——原空军高炮十一师援老抗美回忆录》被军博馆收藏并颁发证书后,顾其良呈送的第二本援外参战纪念册。

1961年的常州兵,是我军第一批文化兵。当年,苦读寒窗十余载的学子,正在为进大学冲刺,当祖国一声召唤,省常中百余热血青年放下个人的憧憬,毅然投笔从戎。闻名全国教育界的老校长史绍熙说:“国家需要,我的儿子不去谁去?”班团支部书记姜玉祥和班长史君健(后任炮二师作战科长)率先报名;常州师范27名学生放弃了国家包分配工作的待遇选择从军;二中、四中等学校,都掀起了应征入伍的高潮。在援越、援老战场上,无论在机关还是在连队都是骨干,甚至有的连队的领导班子全都是常州兵。常州兵为援外轮战、保卫核基地、唐山抗震救灾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其中,有许多立功受奖者,有三位一等功臣;特别是有两位曾登上天安门观礼台,受到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改编前的高炮二师领导班子中,有三位就是常州兵,这也是罕见的。《淬火——常州有特殊贡献的空军高炮兵影像纪念册》,以珍贵的照片,精练的笔墨,为人们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常州兵在援外参战战场上惊天地、泣鬼神的英勇故事。

人是要有点精神的

1967年初,空军高炮二师奉命入越参战出发前,每个团预带了二十口棺材,每个人都做好了牺牲准备。写血书、写遗书、物件打好包,写好家庭地址、接收人姓名。有的战士还在包裹里悄悄塞进几元节省下来的零用钱。

空中交锋的对手,是作为头号世界军事强国的美国。部队一顿饭时间内往往遇上好几次警报,一天十几次、几十次跑向炮位是经常的事。有的战士累得手抓馒头咬在嘴里就睡着了;有的战士干脆坐在炮位上等着。每次轰炸过后的瞬间,阵地上硝烟弥漫,一片死寂。指导员高举毛主席像,高喊:“毛主席和我们在一起,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战士们一跃而起,犹如醒狮一般,扑向自己的战斗岗位。

子母弹的钢珠穿透了我身边的战友金正邦的钢盔,他头部受伤,血流满面,我立即喊卫生员:“快把他抬下去!”金正邦却说:“毛主席万岁,轻伤不下火线。”

听党指挥,祖国需要,军魂所在。直到现在,战友们在接受采访时仍会脱口而出:好男儿不去为祖国和人民守大门、守安宁,叫谁去守?!

省常中高一(6)班团支部书记姜玉祥(前右)、班长史君健(后右二)带头报名

“我是共产党员,我去!”

炮眼打好后,将雷管连接上导火索,绑上炸药,点燃后迅速撤离到选好的隐蔽点趴在那里,屏住呼吸等待着:一炮、二炮……八炮,还有两炮怎么没响?大家的心立刻揪了起来。不知谁说了声“哑炮”!怎么办?

风险实在太大了。排长决定自己先去看看,去试试。对大家说:“都趴着别动,我去排哑炮”。话音未落,一下子就像炸开了锅:“我是共产党员,我去!”“我是共青团员,我去!”“我是老兵,我去!”一个个自告奋勇,情绪激动,电影中黄继光、董存瑞式的英雄出现了!那热烈动人的情景,铁人也会落泪!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排长看看哪个都舍不得,对战友们说:“大家都别争,我是负责人,我去。”“你是指挥员,你不能去!”“我去!”“我去!!”“我去!!!”第二波请战的浪声滚滚又起。有个老兵凑到了排长的身边,十分恳切地说:“排长,我在老家修路时看过两次爆破,就让我去吧!”望着这位十分能干而沉稳的副班长,排长饱含热泪,紧紧握住他的手说:“那你就去吧,可千万要小心,不行再回来想办法。”副班长松开手毫不犹豫地直奔而去。

时刻准备着流血牺牲

指挥仪班长已经阵亡,连长张宛度(一等功臣)脸上腿上都是血,他拿着指挥旗跳出指挥所,被卫生员一把抱住,医助要帮他包扎。他一面说:“你去救其他伤员去,我不要紧。”一面挣扎着一瘸一拐地穿越80多米的生死地带,冲向高炮阵地实施直接指挥。全连官兵除伤重无法行动者外,全都紧随连长冲上了火炮阵地。

一等功臣刘朝坤,亲眼看到左边的战友右腿给炸飞了,另一位战友伤在头部,倒下牺牲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也站立不住,发现左腿断了,觉得有一股热的液体从身体里流出来。想坚持着轻伤不下火线,但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倒下了。后来才知道,共有72块弹片打入体内,脾脏炸破被切除,肠多处穿孔,左腿炸断。因流血过多,手术做完后心跳和呼吸停了,医生只好把他送进太平间,但没有把输血管拔掉。当天团部统计伤亡人数,很自然地就把他统计在牺牲名单内。第二天,连队就为牺牲的同志开了追悼会。哪知三天后,他竟慢慢苏醒,值班守护的卫生员发现他动了,惊喜万分,马上报告并转到病房。

叶学义的胸口鲜血直流,他断断续续说:“我生为中国人民生,死为世界革命死,是光荣的……”

人体压路机

在原始森林里筑阵地,劳动强度非常大,背着冲锋枪干活,每天都是天亮忙到天黑,有时还打手电加夜班。手磨出了血,血泡变成了茧。每个人都是旧疤不去新疤添。中午赶不回去就靠吃口干粮充饥。原始森林长满了一种有三四米长的藤蔓,互相缠绕在—起,人钻进去后就被埋没了,测量仪器根本无法测量阵地方位。而要将藤蔓砍掉,至少也要两天时间,时间不允许。

用身体压!正是夏末,天气十分炎热。官兵每人多加两层衣服,扣紧袖口扎紧裤脚再罩上雨衣,为了增加重量,抱着冲锋枪带上全部子弹夹,20多人硬是躺在草丛上,压下去再滚,压下去再滚,像压路机一样来回碾压。经“人体压路机”来来回回的碾压,蔓草终被碾压得服服帖帖地趴伏在地上。战士们虽然浑身湿透、手脚碰伤刺破,汗水和血水淌在一起,筋疲力尽,但测量仪器终于测得了方位,确定了火炮阵地的位置。

只有蝴蝶不咬人

战士们在对付空中敌人的同时,还要对付自然界的威胁。瘴气弥漫,瘟疫威胁,中国军人因为长期服用防疫药物而面黄肌瘦。旱蚂蝗,钻进裤管内吸血,稍不注意伤口就感染。蚂蚁不但个体大,毒性也很大。衣服只要有一只角搭到地下,一夜过来不见了,只看到一堆蚂蚁。还有蜈蚣,都有筷子那么长,两个毒钳通红。蜥蜴不怕人,到处乱窜。至于老鼠、蚊子、牛蝇、黄蜂等就更不用提了。我们就像生活在野生动物园中。在那里,只有蝴蝶不咬人。

除了干菜外,新鲜蔬菜根本无法运输。由于长时间吃不上青菜,干部战士染上皮肤瘙痒症、腰腿痛、浮肿,长顽固湿疹,水疱破了流血水,流到哪里烂到哪里,还有的得了夜盲症,倍受煎熬。战士们的情绪产生了波动,各种担心恐惧也与日俱增,可以说已到了生存极限边缘。有时连续暴雨,唯一的通路塌方,所有的往来都中断,粮食、蔬菜等生活用品断供,全靠挖野菜竹笋,以解决燃眉之急。

英烈千秋

空袭过后,我们飞奔到距离200米左右的2连阵地,拼命扒开泥土和石块,只发现排长——常州变压器厂入伍的颜玉祥同志的部分遗体。3连连长姜果善在敌机俯冲时将射击装置按在掩体木板上连发不松手,直到牺牲。

一次战斗中,我部队击落敌机也遭到了敌机的报复袭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炮手欧阳征生在遭袭击后肠子流出来了,仍然用受伤的右手托住肠子,左手握住高低转轮跟踪敌机,直到战斗结束,壮烈牺牲在炮盘上,年仅18岁。那次战斗负伤70人,牺牲27人。

怎能忘啊,担架队和战士每6人一组护卫、抬着战友的灵柩缓缓放置到大卡车上,一辆汽车放置一口灵柩,载着27位烈士遗体的车队一字排开望不到头,缓缓向我边境一方的烈士陵园驶去。当下葬后,竖上用油漆写着每个战士姓名的水泥碑的时候,我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们所在的部队在援处参战中,创造了击落敌机165架,击伤敌机137架的辉煌战绩,同时也付出了相当大的牺牲,约有120位官兵长眠在异国他乡,有5位常州战友牺牲。有的战友家属甚至坚信,她的丈夫还在国外执行任务。有的因为想知道丈夫牺牲时的状况,至今还在网上寻找丈夫当年的战友……

部队锤炼了常州兵,常州兵也把最宝贵的年华献给了部队。他们在全国人民享受和平安宁的时候,奔赴战火,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在我军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姜玉祥 顾其良 陈金法 提供资料 毛勤华 整理 作者供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