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恐怕永远成不了奥运项目了 | 冰川观察

原标题:武术恐怕永远成不了奥运项目了 | 冰川观察

法治观念的深入人心,使人们逐渐认识到,拳头并不是解决现实问题的根本途径,武功再高,决定正义与否的,仍然是法律,而不是拳头是否足够硬。而广场舞这种健身形式,不仅远比气功、太极拳之类的门槛要低,且更有娱乐性,更能让中老年人在青春旧梦中徜徉一番,这是练武所不能达到的。武术和气功,因此迅速失去它的群众基础,越来越属于极少部分人的爱好。在这种情况下,又有多少人去关心它是否能成为奥运项目?

巴西里约奥运会马上就要开幕了。

作为对举办国的奖赏,有时候国际奥组委会把一些国家或地区特征比较明显的项目——比如日本的柔道,列为奥运比赛项目。武术作为中国的“国术”,也曾经有过很高的呼声。但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上,武术并没有获此殊荣,今后更加不可能了。

这一判断,主要基于两点考虑,一是曾经覆盖在武术上的光环,已经散失殆尽。其二,今天的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没有多少再痴迷于此。

武术的传说真相大白

在中国古代文献记载中,武术是近乎半人半神的侠客才具备的绝技。 上世纪80年代的武侠电影和照片,经过动作设计和画面的精心处理,说实话,很难看出破绽,很多人相信那就是真实的武术。

当时中国国内的体育竞赛设置了武术项目,但多属精心准备的表演,一招一式都类似于舞蹈,一般人难于窥见它在实战中到底是什么样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武术表演。

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有电视台搞武术格斗的擂台赛,绝大多数人才第一次看到,比赛场上两个人的恶斗,既没有之前的那种姿势优美的观赏价值,与街头上斗殴的拳脚来往相比,除了狠一些、快一些,实在看不出有超过西洋拳击的地方,更不曾见过小说中吹嘘的这个功、那个功,以及神奇的点穴绝技。

为了增加吸引力,组办方煞费苦心,为每个参赛选手起了吓死人的花名,但还是吸引不了观众,最终关门了事。毫不夸张地说,正是电视直播,使武术的真面目真相大白。

此外,武林大会本是新派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和《笑傲江湖》等著作里的桥段,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这些小说在中国大陆风行,影响了几代年轻的中国人,很多人在情感上真以为那个“武林大会”是有的。

有商家再次运用“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思路,先后举办“华山论剑”、“天山论剑”,事前广撒英雄帖,搞得轰轰烈烈,事中不伦不类,让人啼笑皆非,哪有什么这个大侠那个大侠的,众人大失所望,草草收场。

武术、气功与爱国

同时,在国门打开但困厄不堪的上世纪80年代初,扑面而来的西方文化,让普通中国人措手不及,感觉自己实在拿不出什么东西来树立自尊,武术便被征用,以掩盖民族自卑感,这是因为——

再往前看,近代以来,知识分子眼见国家积贫积弱,痛心疾首之余,妄图“毕其功于一役”,让国家重返天朝上国地位,如何快速“击败”洋人,成了当时中国人精神生活的头等大事。

20世纪80年代,中国曾掀起一股气功热潮。

如何在精神和肉体上先行树立起来,如同集体无意识般的题中应有之义便是:体育赛事必定和“爱国主义”牢牢铆定——那就是战胜打败日本队、美国队等世界强手;影视剧与“爱国主义”牢牢铆定——以中国武功打败西洋人的拳击,屡屡出现在包括香港影视剧中……

甚至在基础科学研究上,浓浓的爱国主义也剑走偏锋,其著名例证便是本土自创的“人体科学”(以气功和特异功能为主)声称具有超越自然科学,在21世纪引领全球科学研究的企图。在独门奇技打败洋人的热潮之下,气功热、武术热、特异功能热波及全国,青少年人人习武,个个练功,武功秘笈人手一本。这场运动说低了,是强身健体;往高处说,是报效国家。

“人体科学”研究一开始便得到很多高级人士的嘉许,气功大师王林的那些合影照就是例证。当然也有更多的人质疑这种违背基本科学研究原则的“学问”。而骗子们则躲在“人体科学”这面大旗下,上下勾结,骗吃骗喝。于力(司马南)当年就靠揭露这些骗子,暴得大名。

五四以来,“科学”成了一种新式意识形态。一样事物,一经权威宣布为“科学”即合法存在。“人体科学”就是这样,它经过权威科学家的大力推广,从高层到基层,层层示范,一直到江湖青年。这就是整个八九十年代,气功与“爱国主义”相互需要,最终泛滥成灾的本质原因。

江湖骗子借此机会,混迹于官场,商圈,娱乐界,其中善于纵横捭阖如王林者,结交权贵,游走政商,多界穿梭,看看就要“修成正果”,不过是媒体的几篇报道,就原形毕露,丑态百出。

王林与马云、赵薇的合影。

国际地位的丧失、政治生活的动荡、长生不老的期盼,让武术和气功成为一种内在化的生活方式,又进一步升华到“爱国主义”,其中还裹着没落的天朝心态,原始的政治斗争,不肯放手的权力,等等。

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加入WTO,经济飞速发展,腰包越来越鼓,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武术、气功这种用来打败洋人的东西,让位于更为实际的经济收入和GDP数据。这种亚文化,迅速被抛诸脑后。

武术气功的土壤不复存在

武术、气功,一定离不开各种传奇“大师”的推进,方可流行于社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何以也是一个“大师”辈出的年代?

以我个人的经历来看。小时候邻家有一曾祖辈的老人患了一场病,孝子贤孙请了各式医生都没有治好,最后请来一位据说很“神”的“端公”施展法术,念念有词做了一晚上法事。连围观的人群都精疲力尽了,何况病人呢?

后来听我姑妈讲,这个端公就住在他们那里,他哪有什么法术,不过是个生活穷困潦倒,骗吃骗喝的乡下农民而已。

这应验了那句话,但凡这种声称有特异功能的人,都是“照远不照近”:这些骗子可以对远方的人杜撰自己离奇的出身和经历,从而铺垫自己不凡的本事;而近处的人可谓知根知底,屁股上长什么胎记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谁会上当受骗?

我的故乡四川自古以来佛寺道观众多,地理上高山深谷不少,加之清初以来,一直是个移民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早进入“陌生人社会”。这是一个可以产生“神仙”,并且有着大量“神仙”需求的社会。“神仙”因此辈出。

远的不说,上世纪80年代的海灯法师,以及90年代的那几个声名卓著的气功师,均来自四川,乃至于江西的王林,也得声称自己的师父是来自四川的游方道士。好在,他们也就小骗骗收手了,不像个别大师,野心越来越大。

海灯法师的”二指禅“。

但今天,产生这种神奇文化的土壤已经消失殆尽。从民族国家层面上讲,中国人已经从它的腰包里获得了站在世界舞台的初步自信,玄虚的武术、气功终究是不靠谱的,被彻底边缘化了,惟其如此,今天的影视节目中,除了个别不识趣的抗日神剧,中国人用拳头打翻东西洋人的桥段已经绝了迹。

而交通和信息的现代化,为深山老林彻底“解蔽”,神仙无处藏身,传说中的高人逸士无处遁形。

从个体层面上讲,法治观念的深入人心,使人们逐渐认识到,拳头并不是解决现实问题的根本途径,武功再高,决定正义与否的,仍然是法律,武术、气功的练习,仅止于强身健体而已。而广场舞这种健身形式,不仅远比气功、武术之类的门槛要低,且更有娱乐性,更能让中老年人在青春旧梦中徜徉一番,这是练武所不能达到的。

武术和气功,因此迅速失去它的群众基础,越来越属于极少部分人的爱好。在这种情况下,谁还会去关心它能不能进入奥运项目?

长按二维码,向作者打赏

任大刚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冰川思想库作者所有,任何转载行为均需获得授权,并严格遵守转载条件,否则本公号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冰川思想库所使用的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版权诉求,请联系后台。

公众号ID:bingchuansxk

冰川思想库是一群传统媒体人打理的新媒体,每天带给你关于新闻、世界和思想的精选内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