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刘永行:一个“另类”的中国首富

原标题:刘永行:一个“另类”的中国首富

作者:严睿

来源: 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

无论中国的富豪榜上如何“城头变幻大王旗”,始终都会有刘永行的一席之地。比他拥有的财富更应令人赞叹的是,他是能够代表中国企业家精神的一个符号化人物,他的企业也同样是这个国家的骨头。

先拉杂几句题外话。

我的上一篇《他比任正非更伟大,他是红海之王》文章,出我预料的引起了蛮大的争论。有为数不少的读者怒斥我竟然把张士平拿来与任正非比,还胆敢将前者放在后者之上!抱歉,恕我坦白从宽,如果我不在标题上如此作梗,有多少人会看那篇文章?

能多几个人知道中国还有魏桥这么一家在产业逆境中赚钱的民营企业,就是我的写作初衷。谁比谁更伟大,能量化吗?重要吗?有意义吗?我们推崇马云、马化腾他们,敬仰任正非、王健林,难道我们就可以不必去看到、去知道,在中国还有张士平、刘永行这样低调潜行、为大国崛起而贡献力量的企业领袖吗?

快餐式的、碎片化的、断章取义的阅读,让我们有时候变得更加肤浅和愚蠢。我特别遗憾的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源,将每一家卓越的企业、每一位鲜活的企业家,通过文字,充分、完整的还原给读者。好在砺石商评一直在朝着内容深度的方向努力,而我们的读者也在不断督促我们的成长,包容我们的鄙陋。

今天,我落笔的是刘永行和他的东方希望。实际上,从饲料起家,到进军铝电煤化工等重化工业,刘永行的东方希望与张士平的魏桥创业经历相仿,涉足同样的产业,面临同样的问题,也同样的会赚钱,能赚钱。

本来,这样的文章选题不应该连续排期,但写张士平的那篇文章所引起的一些讨论,以及很多读者表达出对传统制造业企业的关注,我认为有必要对于中国民营制造,尤其是在重化工领域企业、企业家做更多的描述,以让更多生活在城市里,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去了解和认知这个领域。

毕竟,对于今天的中国,“工业制造”仍然是这个国家赖以持续发展的重器,而刘永行、张士平这样的企业家亦是中国不可或缺的商业领袖代表人物,他们身后的企业同样是这个制造业大国的铮铮傲骨。

三年前,我曾造访过东方希望集团在包头的电解铝厂、化工厂、饲料厂和水泥厂,跟随刘永行两天时间。在此之前,对于刘永行,我只知道“中国首富”、“饲料大王”、“刘氏兄弟”等几个关键词,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特别的点。

然而,仅仅两天对刘永行的跟访,让我对他的商业思维充满敬意,对他治下的企业为之震撼,难怪当年胡润做中国百富榜时一再感叹最尊重的中国企业家就是刘永行。

2001年和2008年,刘永行出现在胡润的中国富豪榜榜首,成为当年的首富。但这么多年来,实际上刘永行一直在这张榜单的前列,无论如何时过境迁,他都四平八稳的占据一席。论及自己的商业哲思,刘永行爱用“顺势、明道、习术”六个字来概括。

在我看来,“顺势”就是刘永行从国家发展的脉络中把握东方希望的战略机会;“明道”则体现在任何民营企业都面临且难于拿捏的政商关系上;“习术”则是刘永行在企业发展的专注和专业上。

顺大势而拘小节

或许是因为出生、成长在新中国经济建设的初期,68岁的刘永行与70岁的张士平一样,将国家发展与个人命脉关联的非常紧密,也都有长期在《新闻联播》中捕捉机会的习惯。

自上世纪80年代中叶,与兄弟一起养鸡、养鹌鹑到做饲料发家成名,刘永行很早就开始寻找更大的发展机会。小平南巡的第二年,也就是1993年,刘永行就与弟弟刘永好去美国考察过一番,看到了倒闭钢厂。这些工厂从美国转移到日本,再从日本转移到韩国,刘永行觉得这样的产业转移,下一站必然会是中国。

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刘永行认为这是定势,因此一个朴素的想法就是中国建设需要大量的原材料,这就是他等待的机会。不过,刘永行并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又等了近十年。这十年间,他考察过汽车、钢铁、造纸、轮胎、石油、电解铝等几乎所有的大型工业项目。

虽然靠卖饲料积累下了20亿元的资本,但这点本钱对于要投入重化工业项目简直就是杯水车薪。资本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对这些产业的认知和理解,因为“确实不懂”,所以刘永行花了十年时间去学习和了解重化工业。

最终选择进入电解铝行业,是因为刘永行发现生产饲料需要生产赖氨酸,需要大量蒸汽,还需要大量的电力,所以要建发电厂。如果自己建发电厂,那么发出来的一部分电和发电产生的蒸汽用来制造赖氨酸,另一部分电则可以生产电解铝。

2001年底,刘永行终于开始了他后来称为的“一条笨路”——由电解铝开始涉足重化工业的发展路径。在只依靠饲料主业的资本补给、又经历了非典等建设困顿之后,在山东、内蒙等地,刘永行的工厂开始陆续建成投产。至今,东方希望集团除了饲料外,涉及电力、电解铝、氧化铝、水泥、石油化工、煤化工、生物化工、氯碱化工等产业。经过14年发展,东方希望在重化工的“笨路”上已经沉淀下了其90%的资产。

刘永行对于数字极其敏感。三年前,我跟访他的那短暂的两天时间里,他在检查工厂工作的时候,随时随地都会脱口而出各种生产的数据、行业的标值,也能毫秒间运算出所要追问的结果是否正确、合理。他要求他的工厂要充分利用一切资源,尽可能的创造价值。很多生产过程中的细节问题,在建工厂时,他就反复推算过。

在这条“笨路”上经营,刘永行深知如果不能在任何细枝末节上做到精细管理,那就根本没资格在这一行里生存下去。

电解铝市场需求旺盛的那些年份里,不少民营资本也进入到了这一领域。就在东方希望包头铝厂的附近,曾有一位在地产市场上大赚了银两的老板,也要投建铝厂。然而,这位土豪很快就发现,这个行当处处充满暗礁,任何一个细节没考虑到,都可能带来更大的问题。在掺和了不少银行贷款砸下了几十个亿之后,还不到一年,这座还未投的铝厂就成了一堆废墟。

明正道而不旁门

做民营企业,一个绕不开的问题就是如何拿捏政商关系。

刘永行生活非常规律,除了出差之外平时都会在家中吃饭,很少出去应酬。与张士平一样,刘永行不喜欢拿他看书学习、陪家人的时间,消耗在各种名利场和某些利益圈中。结交权贵的那一套方法,对他而言绝非正道、用之羞耻。

但搞重化工业非常依赖资源,除了行业里的各大国有企业外,地方企业和其他资本都四处跑马圈地,占领资源。很多项目,层层报批审核,要盖章子的地方很多,有时候还容易陷入“无头官司”的死循环里,不善公关的企业似乎会吃亏。

也曾有因投资项目审批卡壳,下属心急的跑来跟刘永行请示,不行就花点钱公关。结果,刘永行想都没想就给否了。抠门的连一包茶叶钱都不会掏出来用做公关的刘永行说:“那是犯罪的事。我宁可慢一点,甚至不干了,也不想害人害己”。

虽然不愿意走旁门去公关,但刘永行心里却有他的一套政商关系论:只要谋求发展,无论在哪里,政府也都需要干干净净的优秀企业来做经济发展的标杆、做社会责任的样板、政府政绩的保障。虽然在政商关系上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刘永行认为企业也应该在业绩、税收、环保上满足政府的需求。

在张士平的那篇文章中,很多读者也说到过这种重化工企业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但这是整个行业产业都需要改进的问题。对于东方希望和魏桥创业这种规模量级的企业,实际上,政府在环保问题上对他们的监管也是非常严厉的。

东方希望的很多项目,连相关监管部门检查过之后都赞叹是不是环保投资太大了点。但刘永行说:“我们是民营企业,有一点点问题就可能被放大。重化工企业的一个常见风险就是环保问题,所以我干脆一切都按照最严格的标准去做。”

习精术而拒诱惑

当年,刘永行和弟弟刘永好考察了那么多项目,但当刘永行真正涉足重化工业时,其他的刘氏兄弟并不赞同。不过,哥几个在那之前就分了家,也就各自为政、不甚相干了。

比起重化工业这个劳心劳力又劳命的产业,弟弟刘永好涉足的金融业则要高大上许多,赚钱也似乎较刘永行来得“多快好省”。不过,刘永行说他不羡慕弟弟做金融,而是感到自豪。自己20年前选择做实业,那就得坚持下去。

“一切上层建筑,金融、服务业等等,基础都是实业。不管是在互联网时代,还是在工业时代,实业就是基础,没有这个基础一切无从谈起。”刘永行说他就把自己定位在做实业上,即便是在中国经济很困难的时期,是在重化工业产品价格跌幅巨大的阶段,也不能见异思迁。

东方希望也曾经一度做过一两个房地产的项目,也赚了不少钱,但还是被刘永行叫停了,因为赚房地产的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心里没做重化工业来的踏实。

在刘永行眼中,市场经济就是过剩经济。市场一向是按照满足高峰期需求来配置产能的,所以经济一下滑,肯定过剩。但只有夕阳的企业,没有夕阳的产业,再亏损的行业也有能做到盈利的企业,这才是企业的竞争力。

为了做到这一点,刘永行在任何技术环节上都要将东方希望与世界上最先进的同业做对标,都要憋着劲超过最强的那个对手。 对于很多新兴产业领域的企业来说,无论商业模式创新或是技术创新,都可能领先同业一大步,但对于重化工企业而言,每一个或大或小的技术创新都只是前进中的一小步,只有常年累月的创新和严苛到残酷的管理,才能终成大器。

在厂区任何地方发现有烟头都是大事、只要上车就必须系上安全带,诸如此类的细节在东方希望每个人身上都需要严格贯彻,谁都绝无例外。无论是创新行为还是管理行为,其实这都是做企业的一种高度精专,这些行为只有变成最稀松平常的习惯时,企业才有可能基业长青。

到现在,东方希望投了那么多重化工产业,却鲜少主动去和银行贷款,也一直没有上市IPO。这并非是刘永行过度保守或者排斥资本运作,其实是刘永行觉得用自有资金才能始终让企业有生存危机的压迫感。在当下,这个资本过剩的环境中,这是多么弥足珍贵的一种做企业的坚守。

- END -

长江商业评论联系方式:

投稿及内容合作|editor@ckreview.cn

广告及商务合作|bd@ckreview.cn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