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组织“奖励制度”,骗取3万元以上集体旅游

原标题:诈骗组织“奖励制度”,骗取3万元以上集体旅游

央视财经(《经济与法》)2016年的4月15日,深圳市公安局龙华公安分局大浪派出所,接到一位男子的报案。男子声称自己在网上被人以婚恋交友的方式诈骗了将近万元人民币,他后来联系不上了这个所谓的网友,才到派出所来报案的。

这位来报案的小伙子名叫小李,今年25岁,从湖南老家来到深圳打工。看着身边的工友一个个出双入对,他也动了找个女友的心思。可是言语木讷的他却总是不讨女人欢心,但这天却来了桃花运。

通过微信摇一摇,一名女子添加了小李,并主动跟他开始聊天。于是,小李通过手机里的这个摇一摇功能,和这位自称湖南老乡名叫小乔的做起了微信好友。这个网友非常热情,也声称自己在网上找单身的男性网友是为了谈婚论嫁,小李就怦然心动了。抱着先处一处的想法,小李和小乔开始在手机上你来我往地频繁聊天。

这种问候式的聊天一直持续了近两个月,小李向小乔提出了见面的请求。而小乔则称自己的母亲生病了,不能前往见面,并向小李借钱给母亲看病,同时表示,等母亲病情一好转,就来跟小李见面。

见网友有难,小李毫不犹豫地就转了500元钱过去。而自从转了钱过去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开始突飞猛进,聊天的频率大幅度提升,内容也越来越暧昧。小乔表示要去深圳找小李,但没有足够的路费。听说小乔要来见自己,小李的心顿时是心花怒放,马上给小乔转过去500元的路费钱。在收到钱之后,小乔也深情款款地发短信给小李:“钱已收到,即日启程,来深圳和你见面。”小李满心欢喜地期待着见面那一刻的到来。

两天之后,他接到了小乔的电话。小乔说自己已经在车上了,明天就到了,到的话就跟小李联系。然后到了晚上,小乔又打电话来称自己在车上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检查,但自己只有路费,没有检查费。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犹如给小李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但是满怀希望的他还是很快给小乔转过去2000元让她安心看病。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也因此而泡汤,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李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小李说,平均隔一个星期左右,小乔就会向他要钱,每次都要几百、上千。而更蹊跷的是当小李每次向小乔提出要求见面的时候,要不就是说没时间,要不就是在来的路上,出现了什么问题,结果来不了了,这让小李突然有了一种被骗的感觉。

后来,小李觉得这个网友生病了,他想去看一看,就提出说要去看望这个网友,结果没想到,他一提出来这个问题,对方立马就拒绝了。小乔声称不要见面,现在感情不好了,不要来骚扰她了,将小李拒之门外。再往后就联系不上这个网友了。

在接到小李的报案后,深圳市龙华公安分局大浪派出所办案民警马上就断定,小李是被人骗了。因为这种以女性身份利用QQ等网络聊天的方式物色男性被害人,并假意与被害人建立恋爱关系骗取信任,然后以要前往被害人处向被害人索要路费的案件,2015年就在广东地区发生多起,小李只是其中的又一个受害者。立案后,深圳市龙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也介入案件侦查,很快就发现了嫌疑人藏匿的位置,并非是嫌疑人声称的湖南,实际上这个嫌疑人就藏匿在10公里远的东莞市长安镇。

6月27号,民警将涉案嫌疑人抓获,而且也找到了嫌疑人作案用的QQ号码和手机号码。

利用网络交友的方式进行诈骗,这样的案件并不新鲜,办案民警原本以为这个案件也只是一起简单的交友诈骗案。可是,当民警抓获了诈骗小李的犯罪嫌疑人后,感觉案情却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在场的犯罪嫌疑人并非一个人,而是有六个人。这是一伙三男三女搭配而成的一个犯罪团伙,他们都是居住在同一个出租屋,男女混住,其中有一名犯罪成员是他们所谓的家长,他们自称为家长,管理他们日常的生活,为他们分配确定作案目标。

让办案民警感到蹊跷的是,在查看他们聊天记录的时候,这个所谓的“家长“经常会收到外面的一些讯息,同时也会以水果的名称来做暗语,通报每天的收获。类似于像苹果、香蕉来代表他们每次骗到的金额,一个苹果就是100块钱,一斤苹果就是1000块钱。

如果就是这六个人,为什么要设计这种水果暗语呢?这些暗语究竟是发给谁的呢?而家长收到的这些讯息又是从何而来呢?这一个又一个的疑问缠绕在办案民警心里,他们敏感地意识到这个团伙跟普通的交友诈骗团伙有所不同。这个团伙有专人管理,而且还有上级,上级和下级之间每天都会沟通,汇报诈骗所得,传授诈骗的心得、方法等。民警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团伙。

办案民警在调查这个家庭的经济往来的时候,发现家庭成员通过网络交友诈骗来的钱款并没有进入他们自己的腰包,而是一层一层地转给了其他人。

费尽心机用交友的方式骗来的钱,最后却没落入自己的腰包,而是进入了别人的口袋,哪这钱到底到哪里去了呢?究竟又是何方神圣,让他们这些所谓的家庭成员会心甘情愿把这钱交给他呢?办案民警在审讯其中主要犯罪嫌疑人,也就是这个家庭的家长张某时,从她断断续续的口供中拼凑出了一个大概的框架。

张某原本在工厂上班,后经朋友介绍进了一家名叫“凯翔集团”的公司,而她的工作职责就是管理三男三女,平常也就是购买些生活用品。而这六个人一般都不私自行动,要出去都是两个人陪着出去,不能一个人出去。平时他们在一起就是聊天、传授如何拉人,交流诈骗心得。

张某说,他们骗来的钱并没有打到自己的卡里,而是打到张某的一个朋友----宝哥的卡里。而张某只是会留一些用于日常生活,或者没钱的时候直接跟宝哥讨要。其实他们的生活很艰苦,骗到的钱都交给上级“宝哥”了,他们五、六个人每天用于吃饭的钱也就不到二十块钱。

从张某提供的信息里面,龙华警方大概勾勒出了这个名叫“凯翔集团”的公司构架图。最上面的是总经理,是团伙的头目。下面是经理,也就是团伙的核心成员,主要负责日常管理、团伙培训以及业绩分成。经理下面是骨干员——店长,主要负责发展下线、管理“家庭”和计算业绩。最下面就是“家长”和“家庭”,5至6人组成一伙,以“家庭”的方式同住,主要负责具体诈骗行为的实施。由此不难看出,这是一个组织严密的犯罪团伙,而不是一起仅仅利用网络交友实施诈骗的案件这么简单。

深圳市公安局迅速组成专案组,开始进行侦破。经过三个月的缜密侦查,6月21日,专案组出动500多名警力前往东莞市虎门、厚街等地开展收网行动,在东莞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共捣毁网络交友诈骗窝点20个。对以黎某、张某、陈某为首的82名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刑事拘留,缴获作案手机186部、SIM卡310张、作案银行卡325张,初步核实被骗受害者103人。就在办案民警在对更高一级的店长陈某进行审讯时,发现了一个新问题。

民警发现陈某主要的成员都有传销的前科,凯翔集团公司本身就是虚构的,查不到任何工商注册资料。再加上这个公司人员的主要工作就是通过认识的人,工友、同学、朋友邀约他人。

通过种种迹象,警方发现它可能是一个传销团伙演化成的传销加交友诈骗的团伙。

众所周知,传销是一种通过人拉人加入,收取每人加入者会费来获得金钱而不创造任何社会价值的组织。简单的说就是拉人头是唯一的盈利手段,产品或服务只是幌子,后面进来的人交的钱,被前面进来的人抽成,最后钱大部分被金字塔顶的几个人获得的一种非法活动。但是这个名叫“凯翔集团”的公司实际就是传销组织的团伙,为什么走的路线却和别人不一样呢?

原来,由于近年来对传销打击力度的加大,这家名叫“凯翔集团”的传销公司,发展下线越来越困难。因此他们也在寻找生路,只不过他们没有把眼睛盯在正路上,而是找到了另外一条发财之路,用传销模式实施网络交友诈骗。

据深圳龙华警方介绍,该团伙以传销的方式管理每个层级的人员,组织严密,并且不断发展下线并给其下线培训洗脑,传授诈骗方法,前面说到的水果暗语就是其中的管理方式之一。

每个店长、每个经理他们底下可以同时控制几个家庭,每个家庭就会设立一名家长,管理家庭成员日常生活、日常开支及分配任务,交友诈骗就是他们日常培训的一个主要内容。

同时,这个团伙还有一个明确的分成方式,级别越高他们拿到的分成会越多。普通的家庭称成员叫学员,家长叫做初级业务员,店长叫中级业务员,经理就是高级业务员了,头目就是老板。学员自己参与的诈骗如果骗到100块钱,只能提成5%的,家长可以提成10%,其它的都被中高层头目拿走了。这样,中高层头目基本上不用亲自实施交友诈骗就可以获得不菲的收入,这些非法所得都被他们吃喝玩乐、买豪车挥霍掉了。

为了鼓励团伙多骗快骗,他们还专门设立“奖励制度”,对个人诈骗金额累计达到3万元的还统一组织旅游予以奖励。

一个传销组织几乎没费什么周折,就直接演化成了一个诈骗犯罪网络,骗取成千上万人的钱财,其危害已经不仅仅破坏市场秩序这么简单了。目前,公安机关正在收集取证,以便将这个诈骗团伙成员逐一移送检察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

我国《刑法修正案七》增设了组织、领导传销组织罪这一罪名。本罪主体追究的主要是传销的组织策划者。就是那些多次介绍、诱骗、胁迫他人加入传销组织的积极参与者。对一般误入组织的参加者,一般则不予追究刑事责任。但是,本案当中的团伙,已经不是一个传销团伙,而是利用传销组织模式进行扩张和管理的诈骗组织,性质完成不同。每一个团伙成员,包括那些组织中所谓的一个一个家庭的最底层成员,只要公安机关确定其参与诈骗活动,那么他们都将面临刑事责任的追究。因此,我们有必要提醒观众朋友,千万睁大眼睛,莫入传销组织,因为这类组织很有可能一夜之间蜕变成一个违法犯罪团伙。到那时,可能就无力自拔了。

(本文编辑:实习 魏园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