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三会出现大规模离职潮,官员们为何放弃“铁饭碗”?

原标题:一行三会出现大规模离职潮,官员们为何放弃“铁饭碗”?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杨志锦 谷枫等

一位离职后加入研究机构的央行官员表示,央行官员加入市场机构很正常。双向流动有助于央行官员理解市场,也有助于市场人士理解政策。

8月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即将出任大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一行三会”官员“离职下海”现象再次引发市场关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统计,2013年以来已有36位“一行三会”官员“离职下海”,涵盖处长到副部级等各级别的官员,不过以司级和处级干部居多。因为有官员离职未见诸报道,因此一行三会离职下海的官员数量应比样本数量大。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了解到,“一行三会”大多为专业技术性官员,离职后大多转向银行、保险、基金、证券甚至互联网金融等机构。

从36个样本的去向来看,共有10人离职后加入银行,占比27%,是最集中的去向。其次为保险公司、基金公司,分别有6人、5人离职后加入。

至于“离职下海”的原因,提高收入是一个重要因素。另外,市场机构历练、体制内晋升困难也是他们“下海”的原因。

央行及银监系统:双向流动

人民银行系统方面,共有9位官员辞职“下海”,级别涵盖处级干部到副部级。除副行长胡晓炼、刘士余及行长助理金琦的任职是组织安排外,其余几位多为自主选择。目前刘士余已出任证监会主席。

一位离职后加入研究机构的央行官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离职)原因很简单,收入太低了,缺少激励约束机制。”

“加入市场机构后收入会提高,但也不全是为了收入,可以从市场机构的角度理解政策,开拓视野。” 前述离职后加入研究机构的央行官员表示。

从去向看,主要是银行和市场机构研究员。除胡晓炼、刘士余、金琦外,其余6人离职后到银行、市场机构任研究员的数量均为3人。

前述离职后加入市场机构的央行官员表示,因为在央行和市场机构都是做研究,因此能够“无缝对接”。只是加入市场机构后,工作强度变大,工作节奏也加快。

前述离职后加入研究机构的央行官员表示,西方国家人员在监管机构和市场机构之间的流动很常见,因此央行官员加入市场机构很正常。双向流动有助于央行官员理解市场,也有助于市场人士理解政策。

此前,已有市场机构人员赴央行任职的先例。2014年,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出任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

银监系统方面,从2013年至今,已有多位不同级别的银监会官员辞职“下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超过12位银监会官员到商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或者其他互联网金融机构任职。从银监会离职的官员来看,级别从副主席到处长不等,还有大量的基层监管官员离职,但尚未有公开的报道。

除了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到农行任董事长,黄毅到建行任副行长,以及吴跃和沈晓明分别到东方资产和长城资产任党委书记,这样为数不多的几位到国有大型金融机构是组织安排和自愿选择结合外,到其他民营机构的大多是自主选择决定。

证监系统:部分人士晋升遭遇瓶颈

6月初,证监会又批准五名干部离职,分别是上市部副主任陆泽峰、行政处罚委副主任张子学两名副司局级干部,上市部二处处长王长河、发行部二处处长蒋彦和四处处长杨郊红三名处级干部。

此次人员调整引起了证券行业的广泛关注,市场一致认为证监会将迎来第四波离职风潮。而上一波离职潮发生在2010年至2015年,其中仅2014年,就有约30名处级以上干部离职,2015年前5个月,也有6名司局级干部离职。大多数干部离职后投身市场机构,尤其是基金行业。

据中申网监测数据显示,从1998年开始,超60位前官员入职公募基金,其中高管人数超过40人,担任过基金公司总经理一职的接近20位。去年七月份,博时基金就宣布聘任原证监会办公室、党办副主任的江向阳为公司总经理。此外,原证监会国际部副主任汤晓东早在2014年就离职加入了华夏基金。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日前离职的陆泽峰表示可能会去大学任教,更远期则会从事并购基金相关的业务,杨郊红也很可能在私募基金任职。

显然,基金行业丰厚的薪酬和个人价值的增值空间吸引了大量的离职官员。“证监系统的处级以上官员离职之后,往往会进入基金公司、券商、私募等机构担任高管,年收入可以达到几百万,远远高于在证监会系统的收入。”业内人士称。

且早在2015年年初,前证监会主席肖钢在内部会议上也解释了证监会频现离职风潮的原因,“从2014年主动离职的中青年干部情况分析看,最重要的因素在于对他们的职业生涯发展关注不够。”证监会内部管理职位有限,官员晋升比较困难,于是纷纷下海,谋求更开阔的职业机会。

保监系统:离职相对较少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以来,保监会至少已有6人离职,分别为原保监会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阎波、原保监会财产险监管部处长张宗韬、原保监会精算处处长丁昶、原保监会消保局消费者检查处副处长赵小鸣、原保监会政策研究室主任熊志国、原保监会财产险部产品处处长曹海菁。

从上述人员现任职保险公司及担任职务来看,丁昶担任华泰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泰人寿”)财务负责人;阎波、张宗韬、赵小鸣、曹海菁分别担任长安责任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华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华海财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易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易安保险”)总经理。

其中,虽然外界盛传熊志国已经赴任中法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法人寿”)董事长一职,但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并未在保监会官网查询到相关任职信息。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目前,熊志国是中法人寿股东鸿商产业控股集团的副董事长。

同时,关于曹海菁任职易安保险总经理的批复也未在保监会官网披露。不过,此前不久,曹海菁亦已以这一新身份出席了“2016年中国互联网保险大会” 。据悉,易安保险于今年2月正式获批开业,为第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

从离职时间来看,2013年-2014年离职人员包括闫波、张宗韬、丁昶;2015年,似乎并无变动;2015年之后,赵小鸣、熊志国、曹海菁3人离职。

纵观保险行业,“弃官从商”现象并不罕见,如阳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维功、百年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勇生等均有保监会任职背景。

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十年将迎来保险行业的朝阳时代,一些保监会官员愿意下海施展抱负,既能获得高薪酬,又能获得高职位,这在市场化经济时代完全可以理解。

延伸阅读:

逃离银行:银行员工离职实录

来源:山东商报

记者:刘晓君 实习生:高玲

6月16日,百度官方披露前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张旭阳正式加盟百度,任副总裁,分管百度金融体系下理财和资产管理业务,这也是继2015年、2016年上半年传统银行业离职潮之后,银行业掀起的另一股高管离职潮。

本报记者采访中发现,在薪酬较之过往明显降低的情况下,目前我省亦有不少银行从业人员离职,有受访者在从银行业离职后直接做起了微商,以“躲避”银行业普遍繁重的工作压力。

有银行员工薪资大幅下降

银行业员工工资包括固定薪酬(基本工资)、绩效奖金、员工福利,而工资收入主要是靠浮薪,浮动的绩效奖金(包括每月奖金和年终奖)在收入中所占比重最大。如今经济增速放缓,薪酬受影响较大的要数客户经理。

近日大连银行公布最新数据,业界一片哗然。大连银行2015年净利润仅为1.29亿,增速暴跌73%。不仅如此,大连银行的总资产也开始下降。“银行客户经理只是表面上风光、体面。”毕业于海外知名大学、现就职于青岛某股份制银行的小徐告诉记者,对大多数银行来说,公司业务是经营收入的主要来源,对公客户经理承担着营销存贷款、客户关系维护、贷前贷后管理等工作,工作强度高、压力大。

小徐自从做了客户经理后,几乎没有在家吃过晚饭。“加班、出差,以及节假日培训,都是家常便饭。哪个客户经理没点职业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银行的。”小徐20多岁,就有了啤酒肚,“没办法,工作节奏太快了。”

以前虽然累,但收入高,小徐认为也是值得的,但如今银行的薪资状况,让小徐打起了退堂鼓。“以前一个月绩效一万多甚至两三万都没问题,如今工资减半的都是好的。”小徐告诉记者,他们分行今年已经有十多个人离职了,而跟他一样的客户经理也正在寻找机会跳槽,他如今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跳槽岗位,就等着办手续了。

追不回不良贷款就不能辞职

陈辰曾在青岛某大型银行任对公客户经理,他工作踏实努力,一度被评为“最佳客户经理”。在“德正系”骗贷案发后,陈辰所在团队中的大多数客户经理已主动或被动离职,而陈辰则被通知调往该行设在海外的分支机构。

“这就是传说中的充军发配,”新婚不久的陈辰苦笑道,“没办法,还要养家糊口,只能服从安排,出去锻炼几年再回来”。陈辰告诉记者,像他一样海外充军发配的还算好的,行里有大批客户经理因不良资产的影响而背上处分离职。

同样做客户经理的小于告诉记者:“现在很多银行的客户经理专职追讨不良,银行不允许他们做其他的工作,每个月只发基本工资,而有些银行规定不良贷款追不回来就不让辞职。”

由于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持续升高,风险经理同样承受着巨大压力。

“现在出了那么多不良,有太多事情要处理,信贷审查的更严了,有几个同事承受不了压力就离职了,人手不够,活儿都压我这了。”在一家银行做风险经理的崔钰刚休完产假,“以前还有时间看看孩子,现在二胎根本就顾不上了。”

离开光鲜的银行业做微商

银行业的基层员工离职后,去向也有所不同,有的跳槽到了互联网金融做起了小高管,但也有的承受不住如今金融业的压力,直接脱离了金融行业。

小金从一家国有银行辞职后,做起了微商。起初小金通过微信卖进口水果,然而做了几个月后,生意不尽如人意,就又转做了代购。而他代理的产品种类繁多,有化妆品、服装、鞋包等。现在,酷暑即将来临,小金瞅准商机,做起了进口雪糕代理。随着温度的升高,小金的雪糕销售量也不断增加。

“自己干比在银行自在,没钱了就上上心,多接几单生意;温饱解决了,想休息一下就偷偷懒。”小金说,“最主要的是自己说了算,不用再看别人脸色。”

周杰从事银行业已有6年的时间,在一家外资银行做到了高管的职务。然而几天前,他刚刚辞掉了工作,应聘了一家传媒公司。“现在银行业压力越来越大,高管的工资也降了很多,还不如趁自己年轻的时候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多数高管跳槽到证券公司或互金

2015年,北京银行公布的行长薪酬让人颤抖,仅为46.8万,从2014年的313.76万直接砍掉266.96万,降幅高达85%!其他不少银行的行长、董事长的降薪幅度都超过了200万。这也促使银行高管加快了离职的步伐,记者从行业内了解到,大部分银行高管离职后的去向是证券公司或者互金(即互联网金融)领域。

王康(化名)是济南一家银行分行的行长,今年他辞去了工作,进了一家证券公司做了高层领导。“现在银行业真的很难,银行的任务很重。”即使是行长,王康每天的工作也是处理各方关系,“每天都得应酬,除了早饭外,午饭和晚饭都是应酬,即使这样,都觉得不够,有时候一晚上要去好几个场。”

王康今年四十岁左右,但是因为长期饮酒,王康已经有了“三高”,虽然医生建议不要喝酒,保证作息,但是王康从未做到过。“只能吃药压制,不应酬就拉不到存款。”

在高收入的时候,王康心里还是平衡的,但后期,王康的收入只有以前工资的零头。“工资这么低,但是压力不仅没有减轻,还更重了。”今年王康毅然选择了离职,去一家证券公司做了高管。“经验也有,客户资源也有。在证券公司每天朝九晚五,不用加班、每天应酬。”不仅工作轻松了,王康在证券公司的工资也比原先在银行的最高工资还要高。

跳到互金领域的高管,其工资要比去证券公司高很多,但是去了互金公司后,也有自己的担忧。“工资高了,也轻松了,但是每天也是担惊受怕的。”去年年底跳到一家互金公司的王青(化名)说,“每一笔资金的流向我们是不知道的,就怕会出问题。”

延伸阅读

浦发银行因换届离职人数最多

据同花顺IFinD的不完全统计,2016年16家A股上市银行共有37名“董监高”出现变动或离职,大部分涉及董事、独董、监事等。其中,浦发银行今年共有15名独董或董事离职,是统计的离职人数最多的银行,其原因是由于浦发银行的董事会进行了换届。事实上,除银行公告披露的“董监高”离职或变动以外,离职更多的还有银行部门经理一级的人物。

国有行中,农行原董事长刘士余出任证监会主席; 中国银行副行长张金良接任光大银行行长赵欢,赵欢则赴农业银行担任行长。

今年以来,先后有光大资管部总经理张旭阳拟出任百度副总裁;中国建设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黄浩出任蚂蚁金服集团总裁助理;交通银行资管中心总经理马续田出任中信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工商银行电子银行部经理侯本旗将筹备民营银行“中关村银行”等。

爆料邮箱:P2Pinsider@sina.com

防止失联请加爆料君微信:P2PCOO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关注P2P内幕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