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香港万国手表维修中心【香港】名表维修中心

原标题:香港万国手表维修中心【香港】名表维修中心

香港万国手表维修中心【香港】名表维修中心【厦门旗舰店】贵宾专线:0592-5802692. IWC万国表创立于1868年,制表已有130年历史。立业地方叫夏佛豪塞,当地有钟表的历史可远溯至15世纪初,足足比IWC早了459年。但得到IWC 建厂制表后,时间的精确度,才开始被人们牢牢掌握在手中。

IWC的创办人是美国波士顿工程师佛罗伦汀·琼斯(Florentine A. Jones),他在莱茵河畔的厂房中创立了瑞士最早期的机械制表工厂,实现了他的新颖构想━以机械取代部份人工制造出更精确的零件,而後由一流的表师装配成品质超凡的表。

1868IWC推出第一只怀表,从那时起,IWC就在瑞士钟表业界取得许多方面的特殊地位,同时也在世界钟表制造业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IWC万国表在世界各地代理商的努力下,近三年来业绩成长达百分之五百,成果相当惊人,使得总厂更加卯足全力,全力拓展亚太区的市场。19984月份巴塞尔发表的新表款更先一步在3月份即在亚洲地区首先亮相,以电传视讯方式发表,可见IWC对亚太地区的重视。

IWC公司的创始人是一名美国钟表业者,名叫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1868年,琼斯为利用瑞士的制表技术和当地廉价的劳动力及水电资源来生产、出口钟表以应对美国众多新兴钟表公司的竞争,由美国本土迁居瑞士东北部的斯恰夫豪森建立IWC(国际制表公司)

此后,IWC公司出品的怀表风靡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钟表市场:1868年开发的“琼斯”牌怀表机芯,很大改进了怀表的走时准确度和温度恒定水平,从而为IWC打出了牌子;1890年推出的“GRANDE COMPLICATION”怀表,不但赢得国际钟表协会的嘉评和质量优异证书,更迅即成为收藏家争购之物,甚至连当时的教皇、保加利亚皇帝以及后来的英国首相邱吉尔都拥有IWC的资型表款。

20世纪初,IWC的生产经营重点转移至手表上。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它为军队提供了大批带夜光表面的实用手表。二战中,它成功地推出了专为飞行员研制的防磁手表。到了70年代,IWC则在防磁表的基础上,开发出把计时功能和定向罗盘相结合罗盘表,进一步方便了专业用户。此后面世的MARK更是闻名天下。

20世纪60年代,IWC面对日本石英电子表向瑞士表发起的冲击,顺应潮流,采用了全新的技术和战略迎接挑战。它相继推出的钛合金手表,供潜水员使用的“OCEAN”系列,“VTRA SPORTIVO”超薄型手表和“PORTOFINO”系列等,使IWC跻身瑞士一流钟表商行列。而新近推出的世界上第一只附带机械深度计潜水表,更进一步展示了IWC惊天动地匪夷所思的创意和想像力。

1868年起,IWC所生产的每一只表都登录在手表出厂登录簿中,百馀年来,这些登录簿已集成数大册,这种登录簿是世界仅有的记录簿。旧本以花体字记录合约编号、表壳後的编号、所使用的材质、该表的重量、制表师傅的姓名、完成日期、以及钟表商或购表人的姓名等资料。俄国沙皇斐迪南一世、教宗皮耶斯九世、英国首相邱吉尔....等都曾拥有过一只以上的IWC怀表。

同时自1868年以来,IWC厂所生产的重要备用零件都存放在高高的厨柜里,所以IWC的制表师甚至能够彻底大修最古老的表芯以确保往後许多年该老表仍能精准计时。就因为如此,IWC的表足堪做为未来数代的传家宝。

今天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总部所在地,曾经是沙夫豪森诸圣修道院的果园。这座建于18741875年间的建筑由建筑师G. Meyer所设计,坐落于莱茵河畔旁边的苗圃中。当时,这座新工厂属于美国制表师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Florentine Ariosto Jones)。他凭借其开拓精神,在瑞士东北部地区创办了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制表公司。在大楼亮丽的外墙背后,140年来IWC万国表不断制作出卓越的腕表作品,在全世界均被奉为经典。现在,公司更让公众一睹沙夫豪森工程师们的精心杰作。于1993年,值品牌诞生125周年之际,IWC万国表在现已列入历史建筑的总部顶楼设立专用博物馆,而品牌亦成为瑞士首家设有此类设施的制表厂。

2007年,其主楼首层经过改装成为全新设计的腕表博物馆,IWC万国表藉此展现其过往的辉煌成就。在这个曾经用于制造表壳和腕表零件的地方,光线充足的展厅和展柜让展品完美呈现。生产操作迁往隔壁更宽敞的厂房内,从而容纳更多的展品,并以多媒体形式展现公司的悠久历史。

西翼

探索IWC万国表创新历史的旅程从这里开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来自公司创办时期的传奇琼斯机芯,有着不同特色的琼斯机芯首次于此清晰呈现。此外,后琼斯时期的作品亦在这里展示,如著名的52型机芯。为预留更多空间展示机芯的发展历程,博物馆便略为减少配备数字显示功能的怀表数量。因此,展示猎人表和正装表的展示柜亦相对减少,其重点亦将转移到展现IWC万国表机芯的质量上。腕表展品中的焦点为阿尔伯特比勒顿周年纪念腕表,及所谓的“俱乐部腕表”,以及保时捷设计(Porsche Design)系列的新表款。这些表款的推出目的为吸引更年轻、更广泛的客群,同时强调IWC万国表在腕表技术和设计方面的过人实力。而当中的小展柜与主展柜更展出新产品目录及广告作品,为展示的腕表作补充说明。

东翼

在东翼展区,葡萄牙系列和柏涛菲诺系列等各腕表系列的橱窗均陈列额外的展品。事实上,博物馆亦可搜罗特定表款与公司现有的腕表系列作整合,从而不断扩大其藏品系列。于此东翼展区,博物馆的访客更可进一步了解IWC万国表各个腕表系列的发展历程。

IWC万国表亦于博物馆举办各类专题展览。来自IWC万国表档案库的文檔烘托出怀旧的气氛:1900年的钟表目录、具历史意义的机械加工工具、备用零件、技术制图、合同及记录。

同时展出的还有两份来自全94份记录中的数据,这些记录册完整地提供了1885年起表厂制作的每一枚IWC万国表腕表的详细资料:机芯型号、表壳材质、出厂日期及收货方名称等。即使在今天,这些信息依然是必不可缺的研究资料。在每个展区里,访客可以透过使用互动屏幕来深入了解各项展品,并提供八种语言选择,以便访客浏览使用。各项展品均附有详细的技术说明,并辅以额外的背景信息。

在高级钟表业中,腕表机芯的不同组件,如桥板、夹板和齿轮等,均经手工精心装饰,或采用特殊表面处理,流露奢华气息。虽然装饰性的抛光仅为提升美感,但镀金却可提升作品的寿命与功能。

IWC万国表不仅是显示时间的精密仪器,更是令腕间生辉的完美珠宝。表盘无疑成为所有奢华机械腕表的焦点。然而,真正的鉴赏家却可以留意到隐藏之中的臻至之美。IWC万国表机芯项目经理Christian Satzke解释道:“机芯中的不同组件,如夹板、桥板和机板等,均经精心装饰或处理。这些装饰搭配万年历或陀飞轮等复杂功能,令其成为高级制表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在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众多时计作品中,部分装饰元素可透过水晶表底仔细欣赏。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秉持悠久的装饰传统

法语“finissage”一词代表广泛的装饰技术,其中一些技术已有数百年历史。例如,不同类型的打磨、抛光和雕刻,以及镂刻或机械雕花等传统雕刻技术。另外,电镀技术的广泛使用亦非常普遍。Satzke补充道:“虽然装饰性的抛光仅为提升美感,但我们使用镀金以提升作品的寿命与相关部件的功能。”

IWC万国表的机芯装饰历史源远流长,可追溯至早期的琼斯机芯。即使该机芯深藏于成品怀表中,但品牌依然精心打磨、抛光和雕刻。当石英表的冲击到达顶峰时,装饰艺术开始复苏。当时,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将目光投向高级钟表领域。从此,随着创新技术的不断发展,高品质机芯的视觉美学也日益重要。

抛光与雕刻装饰,呈献非凡视觉效果

最常见的装饰就是不同类型的打磨。Satzke解释道:“我们运用打磨或抛光技术,为桥板、机板或夹板镌刻饰纹。”最为常见的饰纹就是日内瓦条纹(Côtes de Genève),其展现一系列的平行线条。其他流行的设计还包括“圆形粒纹”,由密集圆圈或是由中央散射圆形线条的阳光放射状饰纹组成。通常,同一个腕表机芯会同时结合使用多种形式的打磨技术。以葡萄牙系列万年历腕表52610型机芯为例,其日历平台及机芯夹板均镌刻圆形粒纹,而发条盒桥板则采用圆形日内瓦条纹。

艺术雕刻是另一个重要的装饰元素。除“International Watch Co.”商标字样之外,品牌自制机芯也镌刻了机芯编号、宝石数量及最高动力储备等其他细节。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精美手工雕刻技艺与1990年代IWC万国表的首席雕刻师——Wolfgang Siegwart密不可分。他凭藉雕刻刀与雕刻技巧,在每一枚超卓复杂型腕表上留下个人印记,确保每件作品独树一帜。限量20枚的达文西陀飞轮四季腕表同样令人难忘,Siegwart在表盘上镌刻了四个精美人像。

纤薄镀层更添实用

尽管装饰性抛光及雕刻主要用于展现美感,但电镀也为相关组件提升了实用品质。将精钢或黄铜制成的组件置于电镀槽中,即可覆上极为纤薄的贵金属镀层。Satzke表示:“例如,为齿轮镀金可减少摩擦,进而提升装置的整体效率。”与此同时,这类润饰工艺还提供有效保护,防止磨损和氧化。镀金及镀镍均为IWC万国表自制机芯的常见特色。部分零件也采用镀铑处理方式。镀铑(铂族金属的一员)不仅使零件坚硬、耐腐蚀,且更能赋予迷人光彩。

其他润饰技术也能凸显美学和实用功效。以倒角打磨为例,可将桥板和夹板的粗糙边缘打磨光滑。谈及此工序的优点,Satzke解释道:“零件经倒角打磨后,更具上佳品质。同时,此工序还能去除极其细小的金属薄片,这些薄片断裂后会与润滑油凝结成块。”这同样适用于抛光:经过压力抛光的枢轴不仅更为美观,还能降低枢轴与轴承之间的摩擦。

随着全新葡萄牙腕表系列的推出,IWC万国表再次推出“蓝钢”工艺,为润饰技术锦上添花。此技术将精钢螺钉加热到290摄氏度,一段时间后待其冷却。此退火工序不仅使精钢更坚固耐用,且使螺钉呈现华丽、深邃的浅蓝光芒。例如,52610型机芯就使用蓝钢螺钉以固定桥板与纯金摆陀。

镂空工艺尽显腕表核心之美

最后,就是极为罕见的装饰艺术——“镂空”。这项工艺会切除夹板、桥板及机板上不必要的材质,缔造瞩目迷人效果。机芯不同组件之间的完美互动得以清晰呈现。然而,制造一枚镂空腕表的工艺过程极其复杂。因此,很多制表学徒在最终考试中选择此工艺作为实践项目,打造属于自己的“精美杰作”。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甚少推出镂空腕表:仅IWC万国表葡萄牙系列三问镂空腕表(型号5241)及葡萄牙系列陀飞轮神秘镂空腕表(型号5043)推出镂空表款。

在所采用的不同装饰与润饰类型中,部分极为复杂精妙,将本已高水平的高级制表标准推至全新高度。即使腕表佩戴者无法看到的组件,如52型机芯的万年历平台,IWC万国表均细心装饰,毫不懈怠。Satzke总结道:“对我而言,这些技术完美展现IWC万国表在高品质制表艺术领域中所追求的卓越高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