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奥运中国第一军团 女曲要做怒放的雪莲

原标题:独家对话奥运中国第一军团 女曲要做怒放的雪莲

独家对话第十七期-搜狐专访女曲赵明俊&崔秋霞

赵明俊走出奥体中心运动员公寓的大门,踌躇满志地抬头望了望天空。在霏霏淫雨中,中国女曲的姑娘们踏上里约奥运会的征程,而此时她们的韩国籍主帅正在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雪莲怒放,率先挺进里约奥运

“不畏困难的生存精神、持之以恒的坚持精神、全队如一的团队精神、永不言败的拼搏精神,”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雷军曾经如此诠释中国女曲的“冰山雪莲”精神,也正是在这一精神的指引下,姑娘们在去年六月凭借世界女子曲棍球联赛第三阶段西班牙赛区亚军的成绩斩获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参赛资格,成为中国集体球类项目中首支入围奥运会的队伍。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我们重新组建了一支比较年轻的队伍,其间一直在练基本功,也遇到了很多困难,”面对搜狐体育的摄像机,韩国人赵明俊侃侃而谈,“提早拿到奥运会参赛资格,让球队能够在今年前半年有充足的时间锻炼体能,这对参加大赛帮助很大。”之前一直执教男队、从未想过能够带领中国女曲闯入奥运会的赵明俊拥有心理学博士学位,在训练中他也通过自己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来辅导运动员,努力多靠近她们,“我认为还是比较有效果,”韩国人对搜狐体育说。

与老师的看法相同,中国女曲的姑娘们也认为赵明俊给球队带来了很多积极的变化。“体能和执行力是赵老师带给我们最大的改变,”中国女曲队长崔秋霞对搜狐体育说,“假如老师布置一个东西,我们可能会执行得很好,但这还不够,因为球队需要一个氛围,如果没有氛围是不行的。赵老师会一直集中注意力,这样我们就不能不集中自己的注意力了。”

尽管在2014仁川亚运会决赛中0-1不敌东道主韩国队,遗憾无缘亚运四连冠的同时也失去了提前锁定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的机会,但中国女曲随后就在2015年6月的女子曲棍球世界联赛第三阶段比赛中成功闯入决赛,获得里约“门票”,成为中国代表团中第一支获得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的集体球类项目队伍。而这其中,崔秋霞的故事更是让人为之动容,“去年奥运资格赛与爱尔兰一战我的印象特别深,因为我是带着骨折的手打的比赛,最后赢下那场比赛进入了前四。”这位广东姑娘坦言当时只有赢球才有机会拿到奥运会入场券,如果输了希望就不大了,“那时候内心挺挣扎的,赢了之后就释放了。”

“我不想因为自己的骨折让整个队伍的士气下来。虽然受伤了,但我还是希望先把队伍的士气提上来。让大家看到崔秋霞还在打比赛,没事的。我们一起加油,这样士气就会上来,”中国女曲队长表示当时自己手指已经歪掉了,甚至到现在都不是直的,“当时我是绑了固定上场的,比赛之前就知道骨折,但是一直在坚持。”由于崔秋霞自身恢复能力比较差,所以这次带伤作战还是冒了一定的风险,“队友也怕这次打完,以后伤势再严重的话对打奥运会会有影响。因为我本身的恢复能力比较差,人家骨折一两个月就好了,我可能得恢复半年。不过当时我就怕因为手指的问题发挥不好,倒是没想到手指坏掉会怎么样。”

生存不易,冰山雪莲逆境绽放

在赵明俊主教练看来,同韩国的情况相仿,中国的曲棍球项目也不是非常有人气,“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韩国,曲棍球都是一个团体项目,而很难有亚洲球队能在团体项目上取得好成绩,”赵教练对搜狐体育说。他强调,虽然在没有很多人关注的团体项目上取得好成绩肯定能引起全国的关注,但“关注度有,却还是很少有人练这个曲棍球项目。”

在这个很少有人问津的项目中,崔秋霞是非常显眼的一个:爱笑的她在接受搜狐体育采访时开朗风趣,没有一点忸怩作态之感。身为中国女曲队长的她出生于1990年9月11日,与不少队友一样,崔秋霞也是半路改行涉足曲棍球项目的。“一开始我接触的是田径,后来因为曲棍球在国内发展得比较好,有教练过来挑选队员,正好也把我和姐姐挑选上了,从那以后就接触上了曲棍球,”刚开始练习这个项目,崔秋霞的感觉是好奇,“要拿根棍子,打球还得弯腰,刚开始练的时候天天弯腰很累,但是也没有说害怕球打到身上,当时并没有感觉到危险性。”和姐姐一起效力于当地市队的崔秋霞参加过广东省省运会,当时成绩在前三名之内。这个时候正赶上有原来上海队的教练、当时的国家青年队教练前来交流,就把包括她们姐妹花在内的几个好苗子带到上海集训,集训后也就留在了上海。“我是2011年进的国家队,那年国家队的教练观摩全国比赛时看我表现不错,就让我去国家队试试,结果我通过努力留在了国家队,”崔秋霞对记者说。

由于是半路出家,所以包括崔秋霞在内的一批球员在球感和对于这项运动的理解方面要比国外选手差一些,但是与韩国队相似,中国女曲的跑动能力要超过欧美球员。这一点与赵明俊对于中国女曲的定位不谋而合,“我是从男队转到女队的,觉得两者间无论个性还是其他方面都差别很大,”赵明俊表示现在的女子曲棍球运动在向男子化的方向发展,所以自己也是选择男队员在体能、技术训练方面帮助女队,“在中国这样的长期训练是有效果的。”

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雷军则坦言,在中国曲棍球项目的文化融合度和项目基础都比较薄弱,板凳不是很长、也不是很宽,“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女曲一直在苦苦探讨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样的打法最适合自己。放眼世界上荷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打法都很先进,但是与我们中国队目前的运动员个人技战术素养和比赛意识不相匹配,”雷军表示中国女曲一直采取防守反击的打法,而作为之前的韩国男曲主教练,赵明俊对这种打法的认知度和执行力比较强,“他强化队伍管理的做法让现在整支队伍的团队凝聚力比较强,而能够体现这种团队文化的是两句话——让队友变得更好、让团队变得更强。”

展望里约,晋级前六不是终点

早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崔秋霞就期待着有一天能够为国效力。之后她通过电视观看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比赛,这也是崔秋霞第一次对奥运会这三个字有所感悟,“当时对奥运会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就是觉得那些运动员很厉害,能够在电视里面参加比赛,”崔秋霞笑着回忆说。而就在八年之后,她也成为伦敦奥运会中国军团的一员,“那种感觉很棒,一方面能跟国际上最强的对手去交流,另外也认识了一些朋友,虽然语言上沟通起来比较困难,但感觉还是很有趣的。”崔秋霞表示奥运会是全世界最大的体育竞技舞台,自己可以通过这个舞台接触到其他项目的选手,“和单项赛事比较,奥运会这种综合大赛给运动员带来的感觉更好。”

在伦敦奥运会上中国女曲获得了第六名的成绩,这个名次也是“冰山雪莲”本次参赛的最低目标。“随着项目的发展,曲棍球在规程、规则上不断变化。最主要的就是由过去上下半场共70分钟变成现在四节共60分钟。这样对球队节奏、攻防转换速度以及对运动员的相对技术、体能和力量的要求比以前明显大幅度提升,”雷军对搜狐体育说,“奥运会比赛由小组单循环决出前两名参加半决赛改为决出前四名进行交叉淘汰赛,给比赛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位手曲棒垒中心主任认为目前世界女曲前15名的球队间实力接近,谁赢谁都有可能。“面对即将到来的里约奥运会,教练员、运动员的士气和信心都比较饱满,球队的首要目标是打进前六名,之后在努力争取更好的成绩,”雷军表示作为竞技体育工作者,谁都想登上领奖台,但从年龄结构和长期规划来看,现在这批女曲队员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时将会全面成熟,“我们现在还在路上,在成长的过程之中。但从队伍自身来讲,毫无疑问是要努力争取最好成绩的。”

与之相比,赵明俊主教练的目标要更为有挑战性一些,“这次奥运会的规则有所改变,现在多了个淘汰赛,这样就有可能面对另外一个小组的英国、澳大利亚、美国或者阿根廷队。如果能够在淘汰赛赢下一场的话,就有希望拿到奖牌。我们有信心进如前四,如果进了前四也有信心赢得奖牌。”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中国女曲被分在了强手如林的A组。同组对手包括了德国、西班牙、荷兰、韩国以及新西兰。

参加本届奥运会的中国女曲阵容为:

德娇娇(天津)、李佳琦(辽宁)、李红侠(辽宁)、梁美玉(广东)、李冬晓(吉林)、张箫雪(辽宁)、孙晓(江苏)、彭杨(四川)、王娜(辽宁)、宋清龄(辽宁)、于倩(辽宁)、王梦雨(江苏)、吴琼(甘肃)、张金荣(吉林)、赵玉雕(辽宁)、崔秋霞(上海,队长);P卡:国佳佳(辽宁)、欧紫霞(四川)

(搜狐体育 郭健/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