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女人越来越“危险”,男人你们准备好了吗?| 原创

原标题:女人越来越“危险”,男人你们准备好了吗?| 原创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心之助(威*信:luyuexinli)

女性心理健康与成长专业平台

陪伴你心灵成长 获得幸福生活

预约情感咨询 成长咨询 学习心理课程

文 | 心之助签约作者April 卢悦 赵悦辰

小编 | 心之助Susie、April

“女性的力量”这个话题,让我想起了两句古诗词:一句是《孔雀东南飞》里的“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还有一句是《木兰辞》里那句:“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不知道为什么,中学的时候上了那么多语文课,但我唯独这两句记得深刻。

或许冥冥之中,我注定对于“女性”这个话题念念不忘,这两句诗给了我对于女性形象最原始的概念——女人虽柔软,但却坚韧,女人也能上战场浴血厮杀,但她永远是美的化身。

如今的时代,已号称进入“她时代”,就连“她力量”都已经成为一枚百科词条。然而让我忍不住在展开此文前吐槽的是,当下中国女性所处的文化环境中,那些主流的影视剧中,我朝女性不是为孩子的教育操碎了心,为征服婆婆操碎了心,就是为打小三操碎了心,为把自己嫁出去操碎了心,总之是各种操碎了心……

而在英美剧中,哪怕就是在日韩剧中,都有不少亮闪闪帅气逼人的女性角色,比如《傲骨贤妻》里60岁了仍然风华正茂、走路都带风的律所合伙人戴安,以及各怀绝技的调查员及女性律师们;《纸牌屋》里气场爆棚、与丈夫一样野心勃勃的总统夫人克莱尔;《实习医生格蕾》里那些永远全力以赴,为了目标不惜把别人一把推开的外科医生们……

这些人物是如此地有魅力,她们的身份远远超过了妻子、母亲、女儿这些传统设定,她们身上所体现的力量感当真比十碗鸡汤还励志。

那么,这种女性的力量究竟体现在哪里?如何获得?

关键词1:自我实现

一百年前,Coco Chanel 设计出女性穿的裤子,告诉所有的少女:“你可以穿不起香奈尔,你也可以没有多少衣服供选择,但永远别忘记一件最重要的衣服,这件衣服叫自我。”

这让我想起看到过的一个超赞的荷兰童话:两只蘑菇在欢快地聊天,一个小朋友走过来,大声说,你们是毒蘑菇!!蘑菇们很生气,你好不礼貌哦,我存在又不是为了让谁吃掉!今天的女人们,就该这样把傲娇甩别人一脸:我存在,又不是为了嫁人、生娃!

女人,和男人一样,只要是人,都有权利去追寻自己人生的使命,实现自己的梦想,发挥自己的价值。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说:“One's Life must matter.”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重要的,宝贵的,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拥有自己独特的使命和价值,这才是一个人生命的中心和原动力。

三观正的女人不会把自己囿于马斯洛需求层次的中下层,为了生存,为了安全,为了归属感而牺牲、妥协,用自我隐忍和压抑委曲求全地换取活着的权利。在三妻四妾童养媳的年代,这或许是女人的不得已而为之,但在今天,确立了自己框架的女人才能有力量、有勇气拒绝牺牲自己。

这个框架的核心就是:

我想要什么?我的梦想和追求是什么?

什么对我最重要?什么对我最有意义?

什么对我来说是不能失去的?

对于这些问题,内心有明确答案的女人是有底气的,她们有着明确的自我意识和个人权利意识,她们也因此有边界,有底线,有诉求,有欲望。

“我不满意,我不想等待,我也不再推诿,我要站出来做点什么;我要做的事,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就在此地,就在此生”——瘦小的柴静衣着朴素、不施粉黛地一个人站在舞台上,用一部《穹顶之下》撼动了十几亿麻木的心灵,一击命中国家最高权力中心,令雾霾这个话题一夜之间燃遍全国。

著名的穆斯林人权女律师Hauwa Ibrahim在被问道“您做为女性争取权利的工作这么久,会觉得沮丧失望想要放弃吗?”这个问题时,缓缓地说:“不会的。如果你有信仰,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希拉里,历史上第一个离白宫宝座如此之近的女性,对全世界说出:“I'm running for President.” 《女权即人权》,是她在第四届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上做的演讲主题,被称为美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演讲之一。她的成就也成为继德国总理默克尔之后有一个女性力量崛起的标志。

这些女人,你可以说她们是有野心的——这曾经不是一个形容女性的褒义词,但在今天,“野心”正是女性成功必不可少的品质之一。

《向前一步》的作者,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就曾很直白地建议:“男性总是会把能力高估,女性总是会把能力低估,这是我们思想上的问题,不过这是可以改变的。女性应该努力争取自己应得的权益。”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传统社会里,数千年来留下的女性集体潜意识深入而沉重,女性被物化为一种商品,依附心理根深蒂固。“女为悦己者容”,形象地反应出女性在社会中的取悦性色彩。在对这种集体无意识的认同下,女人下意识地以受到男性青睐的程度、以婚姻的好坏来判断自己和他人的价值,过度乖顺,不敢谈判,卑微到尘埃里。

这样的女人就好像是藤,只能缠树而生,否则就要倒伏在地,永无天日,而具有自身力量的女人则能够超越这种传统的情感婚姻的格局视野,跳出依附心理,摆脱集体潜意识的控制。

其实她们本身就是一棵独自屹立在大地上的树,可以独立去面对风雨。这种独立性并不只是经济独立那么简单,而是从内在真正地尊重和认可了自己的力量,有独立的人生追求,有明确、坚定而强烈的自我实现的需要,从不怯于拥有更多的影响力与权力。

关键词2:自信力

今年是联合国秘书长的人选更迭之年,呼声很高的候选人海伦•克拉克是新西兰前总理,曾多年连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她坦言:“我觉得最关键还是要看这个候选人的能力,有没有领导者的素质和能力。我觉得我本人是有这个能力的,而且我恰好又是一位妇女,所以我是最适合当联合国首位女性秘书长的人选。”如此坦然,如此直接,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光芒。

美国女演员,因《饥饿游戏》而爆红的“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在走红之后依然特立独行,从不介意别人对她身材的指指点点。“在好莱坞,我算是个胖子。吃起东西来像个原始人,我会是唯一一个没有厌食症传闻的女演员。我永远都不会饿着自己。我是无敌的。因为我不希望看到小女孩说‘哦,我想看起来跟凯尼斯(詹妮弗饰演的角色)一样,所以我不吃晚饭了。’”——无论他人怎么评价,我就是相信,我是最美的,我的选择是对的。

这几天大红大紫的傅园慧,也因为这种自信而美得耀眼,她就是可以气势如虹地脱口而出:“像我这种清新脱俗的美少女,一看就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20岁生日,她颇为认真地写道:“人,都应该为自己而活。活出自己的风格与热度。不要再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了。去做个咆哮的小园园吧。虽然看着狰狞了点。可是毕竟开心哪。”

如果说她用逗逼的表情包和段子征服了本届人民,那么真正让大家心向往之的,正是她这种丝毫不在意他人眼光,冲破桎梏,活出自己的自信力。

在重男轻女思想的重重包围下,女性容易不自觉地认同女人低男人一等、是赔钱货的狭隘认知,不自觉地自我设限,而充分地“觉察”正是战胜这种自我压制的一大武器。

傅园慧们的出现正是在提醒我们,你喜欢的,你羡慕的,恰恰是你身上有却没能发挥出来的潜质。如今早已不再是女性依附男性而是男女交融的时代了——过去女性通过男性赢得世界,今天,只要你相信自己的洪荒之力,大可以直接站在舞台的前方去争取这个世界了!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关键词3:自愈力

这个词让我想起了一个名字:刘晓庆。

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红到发紫,是全国人民的偶像。如今我们这一代人都奔着中年去了,她却依然妖娆地活跃在大家的视线里。她一直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物,前两天还看到媒体上登出一张照片,一面被她的脸不小心蹭到的镜子,一层厚厚的粉,围观者纷纷举起手机拍照。

然而,她的经历却让这些对于年龄和整容的传闻更像一个笑话:任凭世界风云变幻,我就是有能力把日子过好,并且好给你看。

2002年,刘晓庆48岁时,在秦城监狱里度过了422天。每一天,她都坚持6点起床,散步8000步,洗冷水澡,背英文单词,看小说。“只要不判我死刑,就很高兴。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出去开个面馆。就算搓玉米、打谷子,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我也能过得很好。”

她曾对记者说:“像阮玲玉那样,谈个恋爱就要自杀,简直可笑,就算让我演我都不要演。”她也曾在讨论角色时对别人讲过:“一个女人要吸引年轻的男人,单单演她的媚是不够的,她一定要有刚的一面,才有持久的吸引力。”

“你总是给予别人,谁来给予你呢?”

“我自己给予自己。”

“这样不辛苦吗?”

“我的人生告诉我,只有自己双手挣来的,才是真正可靠的。”

“有孤独感吗?”

“孤独?什么是孤独?坐牢算不算孤独?我坐牢的时候,同室有一个妓女,一个杀人犯,一个私刻公章团伙。可我不孤独,我反而觉得好奇。如果我早知道是422天,我一定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场演出,好好享受。”

这段对话印证了女导演田沁鑫对刘晓庆的评价:

“这种女孩子是很带劲儿的。你要跟她分手了,她不会哭天抢地粘着你,她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男孩子会很喜欢这种性感。这种性感不是肉身上的,而是一种劲儿,一种不粘稠的性感。她有不让自己灰暗的能力。不管是经历上,还是情感上,她总能走出灰暗,走向光明。

她是一种存在,代表着中国传统女性坚韧不拔的自愈能力,持久,耐劳,坚持自己,遇到困难打而不倒,永远昂扬地面对生活。”

这种自愈力,我们在很多有力量的女性身上都见到过,历经政治风波、险些丧命的朴槿惠,经受丧夫之痛后继续辉煌事业的桑德伯格,在文革中饱受迫害、依然优雅一生的郑念,6岁患小儿麻痹症、18岁经历严重车祸却活得肆意多彩的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

在她们的身上,一种无休止向上的生命力让她们无论遭遇什么,都能够重新光彩照人。这是对传统上将女性无力化、无能化、贬低化的最佳反击。

她们在内心深处早已说服了自己:我不是弱者,这个世界也没有那么可怕,我一定可以找到办法和这个世界实现共存与合作。

幸存的过程本身也化为了她们人生中的一笔财富,与伤痛抗争并存活下来的过程,反而让她们看到了自己远比自己想的坚强有力,并为她们带来反思、新的认知与人生策略的调整——她们比创伤事件之前更为强大了。

图注:有时候,变化来得太快太猛,我们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接下来能做什么。我们可以选择恐惧、站在那儿发抖而无法前进、想象最坏的结果,或者,我们也可以进入未知,让它成为无与伦比的。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关键词4:合作力

在男女平等的大旗下,这个时代出现了一批披着“女人外壳”的“男人”——有些所谓的“女强人”并不是真正地对女性力量采取尊重和认可的态度,并不接纳自己的性别,而是在潜意识深处认为只有和男人一样,自己才能得到尊重和认可,或者才能安全。

这来自于女性长期扮演的低下和屈辱的角色而形成的创伤性集体潜意识。这样的女性,不仅自身拧巴,对男性也很拧巴——我想成为你,但我又恨你——于是便难以实现两性间真正良性的融合与合作。

因此,每一次女性力量的觉醒,其实都始于这样一种意识的深入人心:

“我是一个女人,我可以温柔,我非常认可自己的女性身份,我为此而骄傲”。

当女人内心与自己达成了和解,她便在内在与外在都能够与男性力量达成和解。

有女性力量的人,是善于运用自身女性特质的人,同时也是善于学习男性力量的人。她就像水,柔软而包容一切,既不否定女性的力量,也不排斥男性的力量,而是可以把竞争与合作、自我与团队、理性与感性整合在一起。

一个温柔的女子未必比一个强硬的女子脆弱,柔与力量本身并不矛盾。真正开启的女性力量恰恰既有滋养万物的细致,亦有摧枯拉朽的强大,有力量而不坚硬,有温柔而不软弱,刚柔并济,阴阳共融。

这样的女性代表的未来的方向,而拒绝沟通、贬低女性的男性也势必渐渐被这个时代所淘汰。

【心之助】

最值得女性信赖的心理平台

预约专业咨询请联系威*信

18811322846

进入爱的学院 获得爱的能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