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清华毕业生郝景芳凭《北京折叠》获雨果奖,"梦想成为最优秀的学者和最出色的作家"

原标题:清华毕业生郝景芳凭《北京折叠》获雨果奖,"梦想成为最优秀的学者和最出色的作家"

“高楼弯折之后重新组合,蜷缩成致密的巨大魔方,密密匝匝地聚合到一起,陷入沉睡。然后地面翻转,小块小块土地围绕其轴,一百八十度翻转到另一面,将另一面的建筑楼宇露出地表。楼宇由折叠中站立起身,在灰蓝色的天空中像苏醒的兽类。城市孤岛在橘黄色晨光中落位,展开,站定,腾起弥漫的灰色苍云。”

这是郝景芳的北京,折叠成三层空间的北京。

北京时间8月21日上午9时,第74届雨果奖颁奖典礼在美国堪萨斯城举行。继4月份入围后,清华毕业生、80后女作家郝景芳最终凭借《北京折叠》获得中短篇小说奖。这是继2015年刘慈欣《三体》获奖之后,中国作家再次获得雨果奖。

郝景芳,清华大学物理系本科毕业,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博士学位,2013年开始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工作。2006年开始写作,作品有《北京折叠》、《流浪玛厄斯》、《星旅人》等。

获奖作品《北京折叠》写于2012年12月,最初发布于水木社区科幻版,2014年于《文艺风赏》正式发表。《北京折叠》的内核并非先进、宏大的科技展示,而是立足于社会发展的一种极端想象。在这篇小说中,郝景芳建立了一个制度,把“不平等”推向极致,展示了自己独特的思考。

在《北京折叠》中,北京发展迅速,日渐拥挤,人们根据不同阶级被划至三个空间,共同分摊四十八个小时,轮流苏醒,交替生活。“第三空间”的人们只能日复一日在绝望中度过一生,五十多岁的老头老刀为了孩子学费去干类似走私的行当。对比“第一空间”的人们,这些处在最底层的人几近丧失作为人的价值和意义。作为一篇科幻小说,它承担了足够多的责任和反思。

郝景芳在获奖感言中表示,“在《北京折叠》这部小说中,我提出了未来的一种可能性,面对着自动化、技术进步、失业、经济停滞等各方面的问题。同时,我也提出了一种解决方案,有一些黑暗,显然并非最好的结果,但也并非最坏的:人们没有活活饿死,年轻人没有被大批送上战场,就像现实中经常发生的那样。我个人不希望我的小说成真,我真诚地希望未来会更加光明。”

以下为今年6月份清华大学清新时报招生特刊中关于郝景芳的内容。

美少女战士失去了黄金圣衣

“我9岁时看了《十万个为什么》,之后就开始梦想做一个宇航员或天文学家。”郝景芳回忆,“所以当初我高考后的第一志愿填报的就是 清华大学的物理系。”

怀着科学梦来到清华的郝景芳,却伴着内心渐渐产生的“学渣感”度过了大学时光。大一成绩并不理想,郝景芳便“后来持续追赶、奋发向上、努力自习,追到了大二考数学物理方法,考完就哭了。”

19岁之前,郝景芳总觉得到了关键的时候,会有美少女战士的黄金圣衣让她“砰”一下变身超人,在考试中取得优异的成绩。可到了大学,这个梦仿佛醒了过来。陷入低落,身体 欠佳,让她越发沮丧到底,“连身体都似乎在指责我。”郝景芳说,“可当时的我也没有别的办法,面对失落,我只能努力,努力,再努力。

后来郝景芳在文章里回忆产生“学渣感”的缘由:“一个原因是牛人太多,一个原因是考上清华的从小到大都是学习还不错的,一般没遇到过这种待遇。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很多人心里还是有着一些理想的。”

重拾梦想并让 它沉淀,不再放任自己对命运和自身的思考,郝景芳开始一步一步地改变自己,做“一小步一小步让自己可以动起来的事”

我的“科幻”没有定义

2006年,郝景芳开始提笔写作。她相信这是一件“让自己可以动起来的事”,只是从前没有意识到。这一年,她也做出了另一个重要的选择——进入经管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带着理科和社会科学双重的学术背景,郝景芳进行着属于自己的科幻创作。而在她最初提笔时,并未料到写作会给人生带来何等回馈。

“最初是抱着浅显而虚荣的目的开始写作的——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想获得认可,可是这些目的在面对写作的时候却轻易就溃不成军。” 郝景芳在对自身、对作品的反思中,终于发现,“只有最坦率的内心才是通往写作的唯一一条小路。”

《北京折叠》正是来自于这颗坦率内心的一些旁观目睹,郝景芳在北京的所见所思都被收入书中。有书评认为,郝景芳的《北京折叠》用科幻的方式“隐喻了当前社会不同阶层,描绘的也是未来人类社会发展的组织架构”。

面对读者和专业人士的赞赏,郝景芳并不觉得自己有着独特的优势。“我没办法定义什么是真正的科幻,主流科幻往往觉得我写的是很边缘的内容。”我只是写自己喜欢的东西,她坦言。

梦想当然要大胆

郝景芳已出版有科幻小说《流浪玛厄斯》、《星旅人》、《回到卡戎》,散文集《时光里的欧洲》等作品。

她说:“我喜欢旅游,喜欢写作,也喜欢现在的生活。我的生活很忙碌,但忙不就是生活快乐的重要因素吗?”如今她不再是想当宇航员的小女孩,也不再是考试时期望黄金圣衣附体的美少女战士,但她的梦想依旧鲜活地存在。

“我的梦想是成为最优秀的学者和最出色的作家。”郝景芳说,“当然这些梦想只实现了十分之一,我还在路上。”清华的生活没有让她成为规整的“流水线产品”,而是让她在自己的路上,走得更加踏实。“清华对我最大的改变是‘行胜于言’。一件事情做成之前,绝不对外张扬。”她说。

郝景芳相信梦想是否大胆不是用它自身来衡量的,而梦想是否实现则要看你的实力和能力 。她说:“实力足够,再大的梦想也会有实现的那一天。”

在清华园的学堂路上

在她折叠的北京里

想必都有这样一位姑娘

她恬静温和

却有着最坚定的信念

最犀利的笔锋

向往着最美好的远方

文章来源:综合清华大学清新时报、凤凰新闻等。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

清华招办官方微信号:tsingerhua

人生若只如初见,扫码之后天天见!

随时随地,清小华将一如既往为大家提供最新鲜的招生资讯。我在清华等你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