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瑞典国资委第一任主任:很多官员要么蠢,要么无能

原标题:瑞典国资委第一任主任:很多官员要么蠢,要么无能

摘要:国家公共财富是一个金矿,在我们脚下,但是大部分像冰山一样,隐藏起来,我们只看到冰山一角。国企包括钢铁企业、铁路公司、邮政公司,多数价值其实是在地方政府层面上。但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登记、估值,如果能做一个彻底的清单,公共财富是GDP的很多倍。

2016年8月20日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和上海远东出版社联合举办的以“国家公共财富与中国经济实践”为主题的SAIF金融E沙龙在北京成功举行。

《新国富论》第一作者 邓达德(Dag Detter),曾任瑞典工业部部长,瑞典国有企业Stattum董事长,领导瑞典国有商业资产迈出转型第一步。

以下为邓达德发言主要观点:

1、提醒中国政府,公共财富可以成为生财利器,给民族、国家实现中国梦,帮助中国实现目前正在实施的经济计划。

2、国家公共财富是一个金矿,在我们脚下,但是大部分像冰山一样,隐藏起来,我们只看到冰山一角。国企包括钢铁企业、铁路公司、邮政公司,多数价值其实是在地方政府层面上。但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登记、估值,如果能做一个彻底的清单,公共财富是GDP的很多倍。

3、如果能增加国家公共财富的收益和产出的话,即使增加1%,比如有75万亿的话,基本等于沙特阿拉伯一年的GDP。如果增加到3%,就能够让我们支付所有任何国家的基础设施的建设费用。

4、很遗憾的是,很多政府人员没有形成这样的一种思维:如果一个政府没有资产负债表的话,说明他们没有管控风险能力。大家都坐在金矿上,没有挖掘任何收益,没有让每个人受益。

5、公共资产指各种层级政府资产,同时每个层级政府又有商业性资产,包括央企,属于地方政府资产,地方政府商业性资产。国资委管理之外的不动产,也是很大一部分。

6、有些人拿着公共支出,是拿着大家的钱去冒险。比如政府,他们一定要小心,不要浪费大家的钱。

7、政府要让大家相信它可以保证客观性和公正性,要有透明度。这是公共财富,因此更加强调透明度。让大家知道运营没有问题,是防止腐败的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因为很多腐败发生是来自公共财富。

下面为邓达德演讲部分内容:

国家公共财富管理是世界很多地方的热门话题,政府觉得现在金融遇到了一些问题,增长不够强劲,债务比较沉重,但是我们忘记了我们坐在一座金矿上。

在中国,有一点非常清楚,首先,经济正在减缓,同时又有债务上升,人们要考虑经济模式、计划架构有什么问题;另外一方面,如果把中国看作一个公司,把任何政府看成公司,不仅要看债务规划怎么样,还要注意资产负债表的资产部分。这方面有一些教授做这样的研究。多数国家不能由这样的视点看问题,如果关注资产部分,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至少国有企业在中国,大家谈的很多,但是现在好像只是占的国有资产非常小的部分,还有国有银行,还有其他资产。但是国有企业相比私有部门来说,贷款率比较低。麦肯锡研究指出,国有企业贷款利用效率不像私有企业那么高。其他资产大家没有注意,往往被称为冰山一角,同时又是一个金矿,就在我们脚下,但是大部分像冰山一样,隐藏起来。

提醒一下中国政府,公共财富可以成为生财利器,帮助民族、国家实现中国梦,帮助中国实现目前正在实施的经济计划。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要了解这些资产的价值,这方面也有一些研究。其中任何一项研究都没有接近最真实价值,这里面有很多房地产的资产。还有很多国家并没有对房地产做一个市场估值。不管怎么说,这些研究还是推出了一些数字,令人叹为观止,是GDP的好多倍。虽然它们不能反映中国真正的公共资产到底有多少。

麦肯锡最近又出版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报告,用一种非常技术的方式进行一个衡量,就是把国有企业的效率增加的话,我们将额外产生五万亿给公共部门,以及给家庭收入,增加那么多的钱。这个数字还不够大。如果看全球的话,公共财富在全球范围来说显然是财富最大一部分,这方面我们做了研究,发现按非常保守估计,也有75万亿美元,这远远超过了全球的公共债务,后者差不多是52万亿美元。因此,任何一种财富,都比不上这种公共资产,这是账面价值,这一点要记住,不是市场价值。另外,仅仅指的国有政府所代表的资产。就市场价值来说,可能是这个数字的几倍。

为什么称为冰山?因为主要财富还是在地方政府的层面上。我们看到关于国有企业,包括钢铁企业、铁路公司、邮政公司的争论,多数价值其实是在地方政府层面上。在地方政府层面,房地产价值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登记、估值。如果我们能够做一个彻底的清单,包括地方政府,还有国家政府,公共财富是GDP的很多倍。关键中国不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如果做资产负债表的分析的话,能看出债务仅仅是边际性的,相比资产来说,相比GDP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如果从银行借钱,不会考虑把我的按揭的钱跟去年收入进行比较,这就是债务跟GDP比较的概念,就是这个意思。因为我们看到债务是一个金融概念,而GDP是统计概念。如果我们做比较的话,我们发现净值非常高。这非常重要,对于任何公司来说都是这样,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是这样。因此,关键问题是作为政府要问,我们中国的公共资产的净值是多少,这是我们要谈的话题。如果仔细考虑的话,借贷要还利息的。如果借钱就要付2%的利率,之所以借债,因为要进行投资,然后获得收益,获得收益,要超过债务,这就是为什么你去借钱。但是政府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资产的价值,我们也不知道它的产出,如果我们能够增加它的收益和产出的话,即使增加1%——因为多数政府的公共资产都是负收益,不管中国还是其他国家,很多国家都不知道如何利用他们的资产获得收益——如果我们说有75万亿的话,增加1%的收益,全球范围来说,基本上等于沙特阿拉伯一年的GDP。如果增加到3%,这并不是很高的数字,这就能够让我们支付所有任何国家的基础设施的建设费用。中国可能会对社保更兴趣,而只要有百分之几的回报率的话,就会为社保提供资金支持。管理好这些公共财富,增加效率,应该能够帮助中国实现中国梦。

很遗憾的是,很多政府人员没有形成这样的一种思维:如果一个政府没有资产负债表的话,说明官员们没有管控风险能力。

给大家列出了两点,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官僚政府并没有显示出好的管理商业资产的能力,这里面两个非常关键的概念:公共资产和商业性资产。这两种资产不一样,这两个概念不一样,所以它们的管理方法应该不一样。当你管理商业性资产的时候,应该像一个企业一样去管理商业兴资产,而我们的政府,往往在角色转型成企业管理的时候,他们觉得很困难。恕我直言,很多政府官员要不然很愚蠢,要不然没有这样能力。所以对于政府习惯于政府官僚这种制度,他们没有能力去做这样的商业资产管理,说明他们没有对企业运营风险的管控能力。

……

如果踢足球,裁判不公正的话,没有人愿意比赛。比如北京队对上海队,然后北京其中一个队员是裁判,上海队肯定不愿意,因为上海队对来自于北京队的队员做裁判这件事情肯定不买账,不愿意相信。肯定会质疑,为什么对方的队友做裁判?做的裁决公正吗?政府在商业性资产管理当中,显然肯定不停地要射门得分,政府可以随便让谁出局,这样的话他就是最大的赢家。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比赛踢到一半,上海队就说,算了吧,我们不踢了,因为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比赛。我们到别的地方去,我们的资源、资金带到别的地方去。政府要让大家相信他有这样的能力,以及公正公平能力,有这样能力才有一些推进,保证客观性和公正性。要有透明度,不管私营部门还是公共部门。这是公共财富,因此要更加强调透明度。不管是政府、竞争对手、人民,大家都要知道运营没有问题,反对任何腐败。很多腐败发生在公共财富领域,这是任何国家都有的现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