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杭州杭州,你是忧愁

原标题:杭州杭州,你是忧愁

《杭州杭州,你是忧愁》,杭州,喻添旧 原创图文,偷风景的人旅书社,鹿溪传播®版权所有。

最好的杭州游记只存在于朦胧如水的梦境中,而隐入这座飘渺如雾的城市中常住,是最好的杭州旅行。

灵隐 仙居

芥川龙之介在他的《中国游记》中写到灵隐寺:“朝拜灵隐寺。途中有一石桥。桥下流水,如鸣佩环。两岸皆幽竹,翠色带雨,几似媚人”。他在致香取秀真的书信中,描写灵隐寺中的佛像:“因连日下雨,部分石窟进了水,我便不必进洞观看了。今天也时而下雨。高入云天的杉树,扁柏,长满青苔的石桥……啊,灵隐寺的总的印象,或为中国的高野山”。

杭州的雨总是断断续续地下不完,正如芥川所说“时而”。雨中漫步灵隐寺,时而撑伞,时而淋着。雨丝轻落时,烟朦朦腾起白色的薄雾,借以香火青蓝,时而虚时而实,时而近时而远,时而浓时而淡,时而如木鱼时而如拂尘,如梦如幻,似神似真。灵隐寺香火颇盛,善男信女手捧柱柱佛香,环躬而拜,我虽不懂佛礼,却也看出虔诚。

绕过灵隐寺的院落,拾级而上飞来峰,石板铺就的山道为节省脚力提供了便捷,却也似乎少了几分风雅和野趣,几块尚称奇绝的巨石几乎就是顶峰的全部了,倒是不如花更多的时间来慢慢欣赏山体上的摩崖石窟佛像更好。面对灵隐寺的飞来峰山坡上,雕刻着五代以来多达三四百座精美石像,其中最著名的要属南宋雕刻的布袋和尚了,而五代时期的西方三圣像、北宋的卢舍那佛会浮雕元代的金刚手菩萨、多闻天王、男相观音等等如今也保持完好。

白堤 故地

西湖不只是一个代表杭州的景点,它是文化人的创作居所,旅行者的精神高地,可以作为中国江南柔美风情象征的地标,而被全世界津津乐道。

沿着白堤走向西方,可以遥遥看到黝黑尖耸的保俶塔,湖岸的荷花已残,蒲扇一样的碧绿荷叶也日渐枯黄,映着古朴悠远的保俶塔和层林尽染的宝石山,显出无限苍凉。白堤长约1公里,这短短的1公里却几乎承载了西湖最美的风景,对此白居易不吝赞美:“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如今的白堤,亦是后世百姓以纪念白居易而命名。白堤的两侧山峰上,一侧是保俶塔,一侧是雷峰塔,两塔对立如同文武双秀,波澜锦绣的湖水轻轻拍打堤坝,从锦带桥下穿过,又回荡在“平湖秋月”的凉亭之下——那里是白堤的西端。

对于游览来说,西湖泛舟永远是一个绕不过的印记。微风轻抚之下,湖中船篷点点,幡旗招摇,时光像西湖的水一样缥缈悠长。不过西湖泛舟的小船按时计费价格不低,若是雇一位船工驱动,价格更是需要纠结可否。也可以乘坐游客摆渡船到达“西湖的灵魂”所在——小瀛洲岛。这座西湖中最大的岛屿,却因为水域的广大和水量的充沛,看起来像一座庞大的鱼池。两条交叉成十字的堤坝道路联结了众多的桥梁和碑亭,而三潭印月的石塔就在眼前了。

西溪 野趣

徒步西溪湿地,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情。

西溪湿地与西湖、西泠(印社)并称为“杭州三西”。沿着曲径通幽的狭窄小路漫步向前,有时好像钻入了永远没有尽头的密林深处。张牙舞爪的古树在苍茫朦胧的湿地雾气中从头顶压迫下来,两旁的草丛中窸窸窣窣地响着令人担心的动静——它们大多是野猫或小鸟,神秘感笼罩在四野无人的绿色中。

不过只要沿着石板铺就的道路行进而不越界,就没有任何危险可言,步道倚势水塘的形状而蜿蜒,漫漫长长地,最终总会通到一座豁然开朗之后的宅邸。那是梅林山庄,亦或是泊菴,旧日文人雅士望族大家都喜欢在这陶冶情操之地修筑屋舍草堂,座座旧石斑驳却坚固无比的拱桥联通了茫茫湿地,道路错杂但却永远走得通,就像一份活地图,也联通了邻居和外面的世界。

登上并不高耸入云的河渚塔——西溪曾古称“河渚”,可以环绕欣赏湿地的全景。篷船静静地停泊在小巧的漕运码头,水流缓缓地从桥石之下流过,低矮的灰檐房屋从繁茂的树丛中露出一角,火红的灯笼打破了如同永世宁静的安然气氛,令西溪的生活灵动鲜活起来,也令它不像画作那样冷冰冰和不真实。深浅不一的石板铺就的塔下广场偶尔有行客走过,他们驻足停留或消失在树影里,人们来来往往,只有湿地留下了,正如你能在河渚塔上看到的墙壁大字所述的那样:西溪且留下。

图文版权 @喻添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