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胡世宗:抒写长征精神是崇高使命

原标题:胡世宗:抒写长征精神是崇高使命

1986年,胡世宗第二次重走长征路,路过彝族居住区向老乡讨水喝。

1986年3月,胡世宗第二次重走长征路,在泸定铁索桥上留影。

□沈阳日报、沈阳网记者 盖云飞

一首长诗,一段苦难而辉煌的历程;一首长诗,一种无畏而坚定的信仰;一首长诗,一条伟大而光明的前路……一首长诗,也是诗人情怀的“栖息地”。他带着重走长征路的跋涉之苦,体味着敢为天下先的家国情怀,回望着日新月异的苍茫大地,内心涌动着热切而奔放的洪流,瞬间化作笔下激情而澎湃的旋律,长诗《延伸,我们的路》便成了。2016年8月31日,长诗《延伸,我们的路》在《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上发表,这是沈阳籍著名军旅作家、诗人胡世宗对长征发自肺腑的礼赞,更是一位长征后人向长征胜利80周年的一份献礼。

胡世宗曾著有诗集《北国兵歌》、《鸟儿们的歌》、《雕像》、《战争与和平的咏叹调》、《沉马》、《永存的雪雕》等。第10部诗集《我把太阳迎进祖国》被列入“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黑土地军事文学丛书——诗歌卷”。谈起创作这首长诗的初衷,胡世宗心情依旧是激动的。“因为我走过两次长征路,解放军出版社曾出版过我一本诗集《沉马》,收入长征诗17首,后来又陆续发表一些长征诗,加到一起有55首,今年为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白山出版社社长焦凡洪和编辑部主任韩光邀我出版一本长征的新诗集,于是就有了《雪葬》。为了与时代和现实贴得更紧密些,焦社长说,你的诗集前面有一首《打捞》,开头开得好,结尾也应有一首能概括长征精神,体现时代风貌的诗作收尾,于是就有了这首《延伸,我们的路》。”

抒写长征精神是崇高使命

熟悉胡世宗的人都知道,数十年的军旅生涯,让他走遍了祖国的边防哨所,也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尤其是那首《我把太阳迎进祖国》,每一次听都会有一种心潮澎湃、身临其境的感觉,那种幸福与自豪的感觉是无以言表的。而作为一名军旅作家,他也一直把纪写长征史事迹、抒写长征精神作为军旅作家的崇高使命。他曾于1975年和1986年两次重走长征路,创作出版了六本长征的书,他给大、中、小学及部队、企业、机关、街道和社区开了许多场长征的讲座,在与听众的交流中,他知道人们对红军长征都有哪些印象,有哪些了解,他应该如何与他们分享他的体会和感受,而这些是他写这首长诗厚实的底蕴。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胡世宗陆续推出了他的诗集《雪葬》和《重走红军长征路(1975、1986日记摘抄)》(本报曾连载),他以两部厚重之作,以丰富翔实的史料、真切深情的记忆和质朴优美的文字向伟大的长征精神致敬。

长诗创作漫长而艰难

长诗《延伸,我们的路》的创作是漫长而艰难的。说漫长,是因为这首诗虽然从年初到2月底完成只用了两个月,但在外出的飞机上、火车上,在家里,在海南度假,甚至在新加坡旅游,胡世宗都全身心地酝酿着这首诗,早已超越时空的界限。说艰难,是因为胡世宗的写作视野涵盖了当今世界,内容涉及我们党和军队的历史和现今整个的时代,那么多感人的人物和事件一齐涌到他心头,素材不是不够用,而是用不完,要精选着用。像长征路上那个那只伸出雪层攥着交党费的银元的手臂,那个保障战友温饱自己却冻饿而死的军需处长,关于信仰,关于廉洁,关于敬业,今天重温他们的故事该是多么的需要啊!

不过,在整个的创作中,胡世宗的状态是深沉的、从容的,也是一直被感动的,他想到了从红军长征到今天我们党、我们军队和我们国家走过的道路,他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延伸,我们的路’,我找到了一个思想凝聚和艺术呈现的喷发口。诗中一些名词有当代鲜明的烙印,如‘新常态’、‘顶层设计’,一些细微之处,如‘火箭军的臂章’就是簇新的,我力求把我们延伸路上的重大事件和著名英模浓缩地展现出来。”

92岁贺敬之致电称赞

长诗《延伸,我们的路》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一周了,胡世宗却一直被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微信、短信感动着,这些信息让他感到幸福。以《国家的儿子》获鲁迅文学奖的著名作家黄传会连夜发来短信:“世宗兄:刚刚拜读《延伸,我们的路》,心潮澎湃,今晚无法入眠……”著名作家董恒波发来祝贺,说这首诗大气磅礴,是纪念长征胜利的一篇优秀力作。诗人孙旭辉在微信留言中称“这是一首信仰之作、警策之作、引领之作”。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原社长兼总编辑朱亚南说:“意味深长,情怀深邃,给人以道路自信和不忘初心,继往开来的使命鞭策。”著名学者、书法家李仲元在祝贺中说:“读了《延伸,我们的路》,感动,激动,震动。这才是时代的强音,人民的呼唤,万众前行的动力。”

而最让胡世宗没有想到的是,92岁的著名诗人贺敬之先生竟然亲自打来电话来表示祝贺。贺敬之在电话中说:“我在《人民日报》上读到了你这首长诗,很是高兴,已经有多年没读到这样长的好诗了。你的诗会帮助读者理解长征精神,红军长征,可歌可泣啊!”胡世宗回答说:“我读过、背诵过您的《雷锋之歌》等很多诗作,它们营养了我呀!”两个人在电话两端哈哈大笑起来。

胡世宗坦言,面对这么多前辈、文友们的赞赏与鼓励,让他心情难以平复。不过,平静之后,他还将背起行囊继续前行,一个人的“文学长征路”还将继续。“我记着鲁迅先生的一句话:‘从血管里流出的都是血。’只要我骨子里是党和人民军队培养教导的那些深厚的营养,我写作上就不会偏离正确的方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