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养包——给爱来一场接力

原标题:营养包——给爱来一场接力

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今天的公益访谈,我是佳莹。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常务理事、天添爱(青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永升先生。

从事儿童保健事业20年:早期营养起决定性作用

主持人:汪总您好,首先我代表搜狐公益,感谢您今天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专访。不久前召开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有针对性地实施贫困地区的学生营养餐或营养包行动,保障儿童生长发育,其实很具体的提出了营养包和营养餐,您对于这样的一句话,或这一行业有什么看法?

汪永升:习主席在全国卫生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我们非常关注,大家都非常振奋。党中央把人民的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上,尤其是优先发展儿童和妇女健康。全体员工对于我们能够承担这样一个国家非常关注的营养包产品,感到责任非常重大。

主持人:这是一件好事,习主席把孩子们的健康提到日程上来,也说明这个营养餐和营养包在逐渐受重视。请问您从事这个行业有多久了?

汪永升:我们从事这个行业是从2008年开始,当年开始立项,2009年针对当时国家的一个标准,我们开始在标准大范围内进行矿物质和微营养素的合理配方组合,包括产品工艺的设定。

对于产品最终的研发,我们开了四次论证会,这四次论证会得到了营养包首位提议者陈春明教授、CDC(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所企划办专家团队和从事儿童保健事业的专家的关心和支持,这个时间大约历经了两年。

到了2010年,产品初期定型,包括食物机制的选择和规格,最终我们在青岛设立了小试、中试车间,最后产业化,这个过程国家专家组和陈春明教授的专家团队到企业进行了考察和验证,这里也非常感谢当时的领导和专家对企业的支持。

主持人:据我们了解,您最初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国内很少有企业做这个产品,请问您当时是怎样的一个契机和想法去开始付诸行动?

汪永升:我从1997年开始进入中国儿童保健事业,当时中华预防医学会儿童保健分会给了我们一个荣誉,就是多年来关心和支持儿童保健事业。因为儿童健康对祖国的未来是非常重要的,未来国家与国家竞争,关键要看我们国家5岁以下儿童的营养状况。所以儿童的早期营养当时我就非常关注,儿童的早期营养状况对他的一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甚至说是终生不可逆的。

国际上和国内的专家都提出了1000天行动计划,即从妈妈开始怀孕到小孩0-6个月母乳喂养,再到6-24个月的辅食添加,这段时间是人生的窗口时期,这时的营养状况对人一生的免疫力、智力和生长发育情况起着决定性作用,我觉得这个事情意义十分重大。

营养包已有国家标准 营养成分是人体不可缺乏的

主持人:您那么早进入到健康行业里来,当时儿童的营养状况是怎样的情况呢?

汪永升:这个问题官方有很多数据,第一,当时我们国家5岁以下的儿童出生和死亡率都比较高;第二,生长发育比较迟缓;第三,贫血现象比较严重。

通过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直到今天,政府已经在项目实施当中覆盖了341个县,我们公司总共覆盖到了230多个县,受益人群达到200万以上。目前效果非常好,贫血率下降,儿童身高体重增加,生长发育呈良好状态。老百姓都说小孩吃了营养包,脸红润了,生病少了,在广大农村地区传播了一个“营养包营养好,聪明健壮生病少”的说法。

主持人:我发现现在多数营养包生产厂家都是做6-24个月这个年龄段的儿童营养包,为什么只研制这个年龄段的产品?

我们国家把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营养包的干预和发放定为6至24个月,实际上营养包这个标准,定的是6个月到60个月,也就是说6个月到学龄前这个年龄段都可以食用。所以企业在参与卫计委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的供应时,首先是要按照项目要求来研发生产6-24个月儿童的营养包。

主持人:那么这个营养包里的营养成分是有统一标准的吗?

汪永升:是,国家统一标准。这里面包括维生素、矿物质。目前我们企业所定的标准,在某些方面是高于国家标准的。

主持人:营养包营养成分的制定是针对孩子自身可能会缺乏的营养素所制定的吗?

汪永升:营养包的主要成分是矿物质、钙铁硒等微量元素和维生素,比如叶酸、B12、维A和维D,这些成分人体是不可缺乏的,尤其是这个年龄段的小孩更不能缺乏,如果缺乏的话给人体带来的伤害是终生不可逆的。

营养成分的制定,第一是针对中国人群的膳食结构;第二,从孕妇怀孕到0-6个月的母乳喂养、6-24个月的辅食添加,是针对中国人的特点,研制的一个最基础的、最便利的营养包。我们看了许多科研数据,和其他几个国家对比,0-6个月母乳喂养阶段,我们国家的小孩各方面的指数和别的国家比没问题,但是从6月辅食添加开始,我们的指数开始下降,说明我们的辅食添加出现了问题。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了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儿童受益于这个营养包,而且您已经在18个省份进行了投放,这个面积已经很广了。在这个过程中,您如何保证食品质量和安全?

汪永升:一定要严格建立食品质量保证体系,包括食品安全体系,从原材料的质量控制和生产过程的质量控制、产品出厂必须百分百合格,多方面严把质量关。等于说,从原材料采购、原材料厂家选择、原材料百分百合格才能入库,而整体生产过程也严格按照食品质量保证体系的要求进行。

卫生部原部长力推 营养包每个环节“必须确保安全”

主持人:营养包能解决儿童的营养状况缺乏问题,这是一个好事儿,那地方政府对于你们的营养包有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或者说地方政府是不是有给营养包生产企业一些支持或合作?

汪永升:小小营养包,牵动无数人的心。营养包是卫计委、全国妇联、财政部,到各个省,各省卫计委、财政厅,再到县,各级领导和项目组织者、实施者都非常重视,组织的非常严密。从开始产品招标到项目组织实施、包括前期的基线调查、产品(营养包)供应过程、发放过程和督导过程、回访过程,每一步都有严格的制度。组织如此严密,跟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分不开。

我们不仅提供高质量的合格产品,同时也要提供优质的服务,比如说整体物流,到了项目县指定地点,这整个过程必须安全,严格按照食品安全局所规定的食品安全法去做。产品(营养包)到了项目发放点,它的储存、发放,包括宣教和培训,企业都在积极参与,通过方方面面提供优质的服务。

主持人:其实现在也有很多孩子受益于这个营养包,在送营养包这个过程中,您有没有一些让您觉得值得骄傲的成绩,比如说,提供了多少个营养包,多少儿童受益等。

汪永升:首先,到了今天我感到非常高兴的事情是,政府、全社会还有专家团队、企业、养护人和养育人,共同参与到营养包发送的事情中。还是那句话,小小营养包,牵动无数人的心。所以到了今天,不管是我们营养包的覆盖面,还是受益人群,最终的结果都是非常好的。

我们2008年立项,然后2009年产品研发并最终产业化,这个过程非常漫长。2009年时,我们在全国12个省率先启动了免费试点,为他们免费资助营养包,这个试点项目效果非常好。目前,卫计委的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我们作为供应商,到目前为止为214个项目县供应了营养包;还有一个全国妇联消除婴儿贫血行动,这个项目供应了55个县。另外,甘肃省自筹资金覆盖71个县。全部加起来,通过我们企业的营养包供应受益儿童已经达到了230多万,在这期间,我们始终牢记做一个有责任的社会企业,体现它的公益性。

我们还支持了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开展的“山村幼儿园计划”,我们在新疆的吉木乃县、贵州的松桃县都有资助项目。包括国家卫计委、中医药管理局向吕梁地区开展妇幼健康活动,另外,中国妇联、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在全国开展的“美丽中国爱心行”,我们也给予了很大支持。同时,向我们开展项目的贫困省份,比如新疆,去年和今年在喀什地区的塔县、皮山县每个县我们都有项目支持,而且支持力度很大。

为了项目的可持续性发展,我们在中国妇幼保健协会的主办下,在苏州召开了首届营养包座谈会,妇幼保健协会会长、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部长来亲自主持,召集全国儿童营养改善项目实施的省卫计委负责人,包括国家儿童营养包专家团队和营养包的标准制定者都集中在苏州,参与了研讨会。目的就是在前期营养包在整体实施当中有哪些问题,好的方面和不足的方面进行很好的交流,由专家给各省卫计委进行讲解,这一点对营养包的可持续性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在贵州省,由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主办、贵州省卫计委承办,开展了贫困地区儿童营养改善项目营养包座谈会,把所有项目点、项目县、项目村的村医都召集过来,跟国家级专家、政府官员进行营养包实施的经验交流,这一点对我启发非常大,我们也作为支持单位参与了。

带着翻译 骑着毛驴为民族地区儿童发放营养包

主持人:您从事这个行业的过程中您有没有印象很深刻的事情,或很感动的故事与我们分享?

汪永升:这么多年以来我的重点都在项目县上,基本上我的办公室就在农村。到目前为止我走了几十个项目县,我们要到项目县的乡镇、到村里、到老百姓那里,和他们接触越多感受越多。

比如我到新疆,新疆这个地方很特殊,几个地方的语言都不一样,并且跨度很大,在这里项目的组织和实施困难相当大,培训和教材都是多种语言。

新疆卫计委领导和妇联领导对项目高度重视,项目启动会都在项目县的乡镇进行。比如和田地区启动会,在皮山县的一个乡镇,有维吾尔族的老百姓带着孩子一起来参与。当时我参加了,现场都有翻译,资料发放都是多种语言的。

新疆的项目做到今天,我感觉整体难度非常大:跨度大、语言不通,但是现在新疆整体营养包的发放情况非常好。新疆能做的这么好,我认为其他项目省没有理由做不好。

皮山县的塔吉克乡是我们的一个项目点,从和田开车四个小时到皮山,还要再开两三个小时的车才能到达项目点儿。这还不算完,工作人员领到营养包,再发到老百姓手中还要经过4个小时,而且是骑着毛驴发放。听了他们的经历以后我很受感动,当时去的很多国家级专家也很受感动。

另外我去了云南怒江独龙江乡,这个地方也很偏僻,交通很不发达,在工作经费紧张的情况下,我们的村医自己想尽一切办法把营养包发放到老百姓手中。有的在山上,有的相距一百多公里,有一个村医在营养包发放过程中被狗咬了,他没有顾自己打预防针,而是把营养包发放到老百姓手中。他们到老百姓家中,教他们怎么服用,怎么保存,特别是有的家庭,父母在外面打工,由爷爷奶奶来照顾孩子,这些特殊人群村医会经常光顾,非常耐心非常细致,这些事迹都非常感人。

还有我去到贵州的几个项目县,我看到贵州省卫计委的张副主任和妇幼处处长在项目县亲自检查工作。有一次我碰上一个项目村在进行营养包的调查和培训活动,包括给小孩测量身高体重等。正好赶上贵州省妇幼保健所的所长亲临项目村做现场示范和指导,手把手教。看到这些场面,我就感到小小的营养包牵动无数人的爱心,应该管营养包叫爱心营养包。

营养包生产企业应考虑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公益性

主持人:我们提到一个项目不免会聊到整个行业的发展状况,现在有很多厂商参与到营养包和营养餐的制作中,可能也会出现一些恶性竞争的现象,请问您有怎样的看法?我们如何制定一些政策来杜绝这些现象发生?

汪永升:我个人认为,竞争是在所难免,但是一定要在良性基础上,比如高质量和高优质的服务。而不是把价格压得很低,不顾产品质量,没有服务,这是不对的。

造成现在这种现状我个人认为是因为参与营养包的生产企业出发点不一样,有的企业没考虑到企业的社会责任和公益性,如果企业都把参与营养包这个事情看成公益性,真正为老百姓和孩子服务那么就不会存在为利益而恶性竞争。

为了改变这种现状,第一要把营养包的这个行业建立一个准入制度,用高标准生产产品以及提供高质量的服务。第二要规范行业标准,因为这个产品不是一般的产品,这是孩子吃的东西,所以这个产品的政府采购应该更加合理,应该把优质的产品和服务作为主要的选择标准,而把价格作为一种参考。

主持人:您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汪永升:我们的国家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上,我们的妇女儿童更为重要,儿童的健康关乎祖国的未来。如何把人口大国转变为人力资源大国,就要从现在的孩子抓起,所以营养包是最基础的、最便利的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

我愿为营养包这个项目可持续发展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主持人:希望汪总能把营养包这项公益事业做得越来越好,今天我们的访谈就是以上这些内容,也非常感谢您对于我们的支持。

汪永升:我想再多说一句,用我最后一句话来结束今天的访谈,“我们无法改变历史,但我们可以创造历史;我们无法回到童年,但是我们可以为现在的孩子创造良好的营养条件,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