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子东时间】读经少年:复读机导师的残酷实验

原标题:【子东时间】读经少年:复读机导师的残酷实验

关键词:读经

导语:传统经典传承千年,在每个时代都经历了磨练和锻造,以适应当时的社会文化和意识形态需要。21世纪的今天,传统经典仍然成功找到了与当下主流文化互补的空间,完成自身反叛式的立足。反叛是叛逆当下,返回传统,而这样的“传统”随着历史长河一路修修补补跌撞至今,与最初的初心还能有几分重合?这样的复古与当今的价值追求是否也只是向着同一个方向远望去的两幅面孔?在这场以复读机为导师的残酷试验中,好好读经已经很难转化为个人天天向上的物质财富,读经少年这些淡水鱼们,如何能够在物欲横流的汪洋咸水中好好生存呢?

许子东:中秋节放假,现在子东时间又回来了,今天我想讲讲国学热当中的读经学堂,现在很多人对常规的应试教育不满,所以在国学热的影响下,不少家长就下决心,送孩子去接受另一种教育。最近《新京报》有篇文章,题目叫《反体制教育的残酷实验,讲述读经少年的辛苦与美梦》。

首先,读经学堂是非常辛苦的,四点半起床读经,在山里,整个月吃南瓜,没澡堂,连春节都不能回家等等。但是生活艰苦据说还不是最重要的,有个济南少年郑惟生,我想这个大概是化名吧,小学四年级离开了常规体制的教育,以后九年当中走了八个省,转了十个读经学堂,常年居住深山,无电无网,每天背诵经书十小时,听到这个故事我马上联想到古人所说的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我青少年时下乡,也曾经以孟子的话自己哄骗自己,那个时候也的确无电无网,还的确让我学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不过当时不是读经,而是劳动,其实也读经,也不知道读什么经。那郑同学退学是2008年,正是读经运动在中国刚刚兴起的时候,这种新的教育模式,据说可以帮孩子们找到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与孔孟心灵相通,心灵相通我有点保留了,因为我们知道其实孔子一生是颇有政治追求的,北大的李零教授写书,说孔子像丧家犬般的在各国之间跑来跑去,终身不得志。孟子倒还有机会,我们知道他向梁惠王献计献策,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参与顶层设计。

新京报的文章说,较早读经的一批青少年现已成人,到了20岁才意识到读经在社会,当今社会竞争中的是没有用的,找不到工作,买不了房。比方说有一个江苏姑娘叫李淑敏,到了很晚才到大学旁听,感到非常震撼。郑惟生的书架上放的是,我都没读过,《沙弥律仪要略增注》,《大佛顶首楞严经》等等,他现在是在备战英文自考,当然了,这个就比较难了,已经养成了,咸水鱼突然到了淡水当中,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回想当年怎么开始读经呢,据说是成绩有点不好,他母亲又看了一张台湾学者王财贵的演讲光盘,他在1994年发起了儿童诵读经典运动,二十年来,台湾大陆都有大量的追随者。让郑惟生母亲下决心的,是读经班老师的一句话,他说,你儿子是大才啊,还说千万不要浪费在普通的学校里。这个是非常震撼的一个称赞。

这就是说,进读经学堂的人,不是只想心灵清静,最后还是想,叫将相宁有种啊,还是希望吃得苦中苦,才出人头地啊。这里面是有功利目的的,有功利目的也不奇怪,体制教育也主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以前说过,这句我们从小背诵的话有三个理解方式。一是好好学,好好的读书就意味着人的精神境界在天天向上进步,这是第一种,最正确的读法。第二种理解就是说,你今天好好读书,之后呢你的社会地位,你的生活就会天天向上。我们知道,中国科举是世界文明宝贵遗产,我从小以为科举是很坏的东西,后来多读了一些外国人编的世界历史,才知道中国的科举制度的确是一个宝贵的政治和文化的财富。它除了维系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保持一定程度的廉洁和创新以外,它也是一般人,百姓,进入上层的所谓上升阶梯,用今天的话来说,它就是维护社会相对平等,防止阶层阶级彻底固化的重要手段。这个多么的先进的观念。

所以呢,今天如果你相信好好学习就能天天向上,你相信你做好事情就应该可能得到好的回报,这样的人其实是对社会有信心的,其实是充满正能量的。反过来,要是对这个信念动摇的呢,那不是颓废的就是超越的。当然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句话还有第三种读法。我就暂时不说了,大家自己去理解。但问题是读经在今天的社会上,他很难转化成天天向上的物质财富,读经学堂不能说它办的不认真,有人说最好的导师是复读机,我觉得这是有点贬义的。据说有些学堂,《史记》这些书都是禁书,禁止读书是为了培养清静心,倒有点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意思。

读经出色的可以继续升学的,最高学府据说是温州的一个叫文礼书院,相当于读经界的清华北大,这书院就是王财贵创办的,2012年成立,现在有33个学生,精英教育,据说要背《论语》,《孟子》,还有《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背了30万字,一字不漏才能入校。在我看来至少这些学生记性好,全国至少有50家读经学堂,他们的办学宗旨就是为了衔接送学生进文礼书院,就像有很多人要读哈罗公学,目的就是为了要进耶鲁,进哈佛。

前面讲的郑惟生同学,也见过王财贵,问到前途何在?王财贵说,如果你还考虑前途问题,那你就不要读书了,这句话真是妙,仔细想想,西学我们不讲,中国教育的目的历来就是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们一段一段来看,格物致知就算了,你不学数理化,现在世界上读经当然读不过科学,所以将来你要做什么工程师、技术员、医生之类,早早放弃吧。远大的治国平天下,据说文礼书院有老师,说我们这里就是培养思想家、企业家、政治家的,书院教的是道,天不变,地不变,道不变,你把道掌握了,做什么都没问题了。听上去像是中央党校的这个任务。

我个人也有认识很成功的生意人,他们的身家财富是靠邓小平政策赚来的,他们的思想感情语言都是毛泽东教的,可是他现在两个都不相信,所以就把孩子弄去学国学,目的还是希望他将来能接班。既然格物致知这个小头没用,治国平天下也不知道,那中间靠谱的还是当中一段吧,修身齐家。我觉得王财贵讲的,不要考虑前途,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听上去就是一个修身之学,有点宗教意味。当然了,修身要是修到一半后悔了,就是没修好,那再去自考那就苦了。修身之后就是齐家,我本来以为中式教育培养齐家是最有效果的,有次到广州参加一个国学活动,有人说通过学国学、读经,家里十几岁的女孩变孝顺了,回家会给她母亲倒茶了,母亲谢谢女儿,女儿也很开心。不像以前了,回家什么事情都不做。当他讲出这个故事的时候,没想到旁边一个国学大师,马上打断,说你母亲不应该谢谢她,为什么?你母亲回家给你婆婆倒茶,婆婆会谢谢你吗?可见,你母亲和你女儿国学都没有学好。看来呀,这个读经之后,怎么齐家,也是乱了分寸。

修齐治平谈何容易,在我看来少数人不走常规教育之路也没关系,关键是这些读经学堂不要表面要人做圣贤,实际上考虑经济利益,就像那个校长的名字叫什么来着,王财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