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跑过全球最迷人的百公里——2016蒙古追日超马赛记

原标题:跑过全球最迷人的百公里——2016蒙古追日超马赛记

如果你是一位老司机的话,关于每一场马拉松,你肯定有关于它纵深层面的解读,关于组委会是否给力,赛事规则是否规范,补给是否丰盛,保障是不是到位……

但是,肯定也有一些比赛,可以超脱于这些普遍的评判规则!因为,它总是可以给你独特的体会。今天要分享的这个跑马记,看完,你可能会认识一个新比赛,或者重温某种感觉和体会,又或者强化一下自己对跑马的某些感知。不废话了,新鲜,纯纯的跑友跑马记,端上来了!

2016年3月,在首尔我完成了我的首马—“首尔马拉松”。当跑过终点线,拖着酸痛的两条腿去领奖牌时,心里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完成下一场比赛,边走边琢磨着,下一场去哪跑?于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基本处在各种找比赛和挑比赛的状态。

3月最后一天,无意在知行合逸公共账号中翻到了蒙古追日马拉松(点击查看详情),点进去“认真”读了一半内容,脑子一热,立即决定报名。当初脑子一热是单纯是因为看到了两张照片和两句话,没有想太多。

蒙古追日超级马拉松(Mongolia Sunrise to Sunset ,简称MS2S)创立于1999年,于蒙古库苏古尔国家公园举办。它由非盈利组织创立,其所有盈利将由基金会管理用于当地环境保护。蒙古追日超级马拉松的赛道风光极其优美,它被美国《跑者世界》杂志誉为“全球景致最为迷人的100公里跑比赛”。

与其它绝大多数跑步比赛不同,蒙古追日超级马拉松的比赛地点极其偏僻,人迹罕至,无论是补给与交通都非常不方便,主办方甚至强制要求参赛选手必须熟练掌握英文以方便交流,用曾经一位参赛选手的话来说:“这里即便不是世界的尽头,你也能在这里看到世界的尽头!”比赛全程100公里,累计海拔上升3365米,完赛可获得UTMB四个积分。另有海拔总上升2255米的全程马拉松可供选择,比赛关门时间18小时。

报完名之后,和组委会方面陆续进行了电话面试,航班信息确认和纪念T恤尺码相关的邮件联络。转眼四个月过去,7月29号下午从日本出差回到韩国,回到家扔下出差行李,背上早前准备好的旅行背包,急忙又奔向机场,非常兴奋!因为四个小时后,就要飞往盼了大半年的蒙古,去参加追日马拉松。

当地时间7月30号凌晨3点半,抵达乌兰巴托成吉思汗机场,成吉思汗机场非常小,大概花了二十分钟逛完一圈之后,找了个角落的椅子睡了一觉。上午11点,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选手陆续聚集在组委会事前邮件通知的集合地点。在集合点跟组委会领完参赛日程表和机票后,匆匆登上了飞往Murun的蒙古国内匈奴航空。

Murun在乌兰巴托以西800公里左右,是一座离我们最终目的地Toilogt Camp最近的城市。大概90分钟后到达Murun,接着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汽车颠簸,终于在当地时间20点到达本次比赛的营地库苏古尔湖Toilogt Camp。库苏古尔湖是蒙古最大的淡水湖也是亚洲第二大淡水湖。长136公里,宽37公里,水域总面积为2760平方公里,素有“东方的蓝色珍珠”之美誉。这里地广人稀,风景秀丽,蓝天、白云、湖面、绿草浑然一体。

营地里的房间分为三种,分别是ger,house和tipie。我们住的是tipie,tipie是一种圆锥体状的帐篷,过去由桦树皮或兽皮制成,流行于北美大平原上的美国原住民中。

7月31日上午11点,所有比赛参与者包括参赛选手,家属以及志愿者全部聚集在餐厅门口,开了赛前说明会。比赛发起人依次作了自我介绍之后,详细介绍了接下来一周在营地内的日程安排以及比赛相关内容。

Nicolas,瑞士人,赛事组织者之一。1996年第一次来到库苏古尔湖,1999年第一次发起了MS2S马拉松,同时他本人每年也都参赛,今年是第18次参赛。

Zvonimir,德国人,赛事组织者之一。2001年第一次参加MS2S马拉松。去年带儿子过来一起跑100k,儿子比他跑得快,他追到60km后,无法坚持下去,放弃回到了营地。今年再来挑战100k。

Bernhard,奥地利人,赛事组织者之一。目前在奥地利和上海生活,将近2m高个子,喜欢骑山地自行车,前不久受了伤,腰上青了一大片,这次打算尽量完成100k。

Julia,韩裔美国人,今年第三次来,准备跑100k。同时也是瑜伽老师,每天下午在营地带大家练瑜伽。

Joana,瑞士人,作为intern今年第一次来蒙古,这次不参赛,只是参与组织工作。目前在准备不久后的一项重要的铁三比赛。

比赛发起人的介绍结束之后,参赛者按国家依次作了自我介绍,今年共有60多人参赛,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其中有5个中国人参赛,同样也各自来自不同的地方。澳大利亚zou姐,上海Margaret,北京lily,无锡小斌哥和首尔我。接下来两天,我跟着比赛发起人Nicolas,小斌哥和Margaret一起适应了下赛道。

第一天,穿过营地后面的小山后,绕营地前的湖跑回了营地。第二天穿过小山后,继续向营地的反方向多跑了一会儿,回到营地后进湖里游了会儿泳,湖水不算太凉。这两天跑得不多,每天大概6、7公里。两天下来,没有高原反应,身体感觉也还可以。比赛前一天没有训练,尽量充分休息。考虑到晚上可能睡不上几个小时,白天在房间里多睡了一会儿。下午找joana领了号码簿,找队医测了血压,结果正常,可以参赛。晚上准备好比赛装备后,很早就回到房间躺了下来。

比赛日

凌晨2点半,起床。吃过早饭后,回到帐篷最后确认了一下装备。接着去餐厅找Joana检查装备,组委会要对每个参赛选手的装备检查确认,强制装备如地图、指南针、哨子、雨衣、头灯一个都不能少。Joana检查地很仔细并在本子上做了记录,检查完离开时,还不忘调侃一句,你确定你会看指南针的哈。这时外面下起了小雨,大家检查完装备后,聚集在餐厅门口躲了会雨。3点50分,大家一起走到起点准备出发,拍照留念。

还没怎么来得及热身,就开始了倒计时,10!9!8!7!6!当数到5时,站在起跑线最前面的蒙古朋友们很不地道地突然抢跑,同时冲了出去,跟在后面的选手们楞了一下,组委会示意开跑,出发!

开始2.5公里是山路,要穿过一个林子,天还没有亮,选手们晃动的头灯在林子里变得稀疏。刚跑进林子就看到了Nicolas,马上跟了上去。前面提到过,Nicolas今年已经是第18次参赛,对于比赛路线和路况,应该没有人会比他更熟悉,心想只要跟着他,至少不会迷路。另外,只要他在前面带路,就不必抬头找树干上的路标,也就可以低头把全部精力集中在脚下路况上。林子里漆黑一片,加上赛道上到处躺着横七竖八的树枝,早上又迷迷糊糊没怎么睡醒,这段不求快,只要不受伤安全穿出林子,基本上算是完成任务。

没用多长时间,安全地穿出林子,跑上石子路。各种大小不一石子和坑坑洼洼的路面,刚开始跑着很不适应,担心崴脚,跑了一段慢慢适应了起来。这时一拨人从后面追了上来,于是我被逐一碾压地惨剧也开始上演了。最先追上来的是德国大胡子Holger Ewald。记得第一天从Moron来营地的大巴上我们坐在一起,他手里拿着一本《Born to run》看得非常认真。他说要跑100k,这次是第一次,想试试。一起跑了大概1公里后,他开始提速把我甩在了后面。接着挪威人TOM和法国人MARC追了上来。(赛事组织者后来给他们起了个大家都很熟悉的名字,TOM & JERRY)这对基友大部分时间都黏在一起,跑步时也不例外,肩并肩边跑遍聊,听说在后半程因为只顾着聊天,跑错了路线。

大概7,8公里处,遇到了小斌哥,试着在小斌哥后面跟了一段,很快发现跟不上,于是继续保持原来的节奏跑。5点26分,到达12.5km第一个补给站,用时86分。时间还算满意,比预期快了一些,吃了几粒西红柿和几片黄瓜后,上路。这时后面又有人追了上来,美国人Annapurna,第一次跑42k,五月末来到蒙古,在蒙古待了两个多月,跑完比赛打算去日本再呆两个月。这些老外出来玩都是按月单位计的,好羡慕。接下来是一路之字型盘山路上坡,开始跑了一段,后来基本上是走走停停,和Annapurna一起爬了三个弯后,她说她想多休一会儿,示意我先走。

6点,天开始蒙蒙亮。一个人继续往上爬,爬了几个弯,大腿肌肉开始酸痛,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可能是因为高海拔,呼吸有点不舒服。停下来稍作调整,喝了两口水,抬头发现不远处就是山顶。这时法国人stephane从后面追了上来,也停下来作了下调整,顺便拍了几张照片。他说这次跑100k,前面跑的有点慢,要抓紧时间,打完招呼匆匆就出发了。后来得知因为不适应高海拔,他在后面出现了呕吐现象,最终在42k回到营地后停了下来,没有继续。

6点半,终于爬到Chichee山顶。俯瞰低地,一侧是山林美景,另一侧是宁静的库苏古尔湖面。置身海拔2255米山顶,倾听风吹草动,与大自然零距离接触,真是一种美好的体验。拍了几张照片后,继续上路。之前一直在爬坡,山顶上终于有段起伏不大的石子路,于是痛痛快快地跑了起来。下山坡度不算大,中间走了几段,大部分时间在跑,感觉比上坡快了不少。

7点50分,到达25.5km第二个补给站。吃了几片苹果,灌满了水。这时瑜伽老师Julia追了上来,没怎么休息,一起出发。刚跑没多远,Julia就觉得呼吸不太舒服,让我先走,她要走一段。打完招呼后,我继续跑起来,这段赛道大部分是草地,非常软,跑着很舒服。中间又穿过了几条小溪,水很凉,脚踏进去很凉快儿。赛道周边是一片一片的野花,非常漂亮。过了第二个补给站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个人在跑,尽管没有路跑赛道边加油助威的热情观众,但一路跑过来一点也没觉得枯燥。跑在各种不同的路面上,欣赏眼前各种不同的风景,边跑边期待接下来会出现的风景,很好玩儿。

8点40分,来到了第二座山—Kirvesteg山脚下,开始爬山。Kirvesteg爬升比第一座低一些,不过坡度更大,加上刚下过雨,赛道上有很多积水,比较滑,山上散落的树枝也更多,整体难度比第一座大。一路直上上坡,爬得膝盖发烫,爬爬停停,不停地大喘气,很痛苦。脑子基本是放空状态,只希望赶快爬到山顶,尽快结束上坡的痛苦。爬山这段耽误了不少时间,登到山顶时,看到后面Annapurna和Julia拄着拐杖跟了上来。在山顶上吃了两粒盐丸,靠着大树休息了一会儿,下坡。刚开始试着跑了一段,不过因为赛道大部分是草地,很滑,脚一滑差点摔倒。这时膝盖又开始痛了起来,浑身筋疲力尽,肚子也很饿,只好慢慢往下走。

9点40分,到达山腰上的32km补给站,也是42k组最后一个补给站。吃了半块苹果,几片黄瓜,水袋里灌了些水,最后拿了一个土豆,边吃边下山(一路上,吃的略多。)我的天!土豆竟然可以这么甜,是我吃过的最甜的土豆,没有之一。立即调头,回去再拿一个。这时Annapurna和Julia也刚到补给站,刚想“邀请”他们尝尝蒙古土豆,Annapurna竟然停都没停,直接冲了下去,Julia也匆匆喝了口水,就追了下去。留下我手拿两个土豆,目送他们远去。解决掉一个土豆,擦了擦嘴,和蒙古志愿者打了声招呼后,继续上路。

最后10km基本都是平缓的草地和公路,只要不迷路,本来预期的8小时完赛基本问题不大,可以拼拼7小时。不过由于爬第二张山耗了太多体力,这段速度明显慢了很多。

11点整,跑到营地湖边,最后绕湖边跑一圈就是终点。7小时已经没戏了,不过远远看到了营地,听到了远处营地组委会和志愿者们的欢呼声,突然又兴奋了起来,加速前进。沿着湖边跑,不时有当地居民和来度假的蒙古人打招呼,离终点大概一百米时,旁边突然冒出个蒙古小孩给我带路陪跑,最终11点11分跑过终点线,用时7小时11分完赛。

傍晚,在餐厅门口举行了颁奖典礼。首先是给参与本次比赛的志愿者颁发了纪念T恤,接下来依次按各个组别颁发了完赛证书和奖牌,所有参赛选手一一上台接受掌声和欢呼。证书是书写的,奖牌是手工刻制的球,球上标有完赛公里数。

男子100k组共13名完赛,第一名巴西人CICERO以12小时59分完赛,小斌哥以15小时41分完赛,获得第三名。男子42k组共有30名完赛,前八名由蒙古本土选手包揽,第一名4小时34分完赛。女子100k组共2名完赛,第一名英国人Ruth以16小时19分完赛,第二名瑜伽老师Julia以16小时55分完赛。女子42k组共有15名完赛,第一名瑞士人PIA MARGRIT 以5小时58分完赛。第三名zou姐以9小时02分完赛,margaret和lily分别位列第四五名。

颁奖典礼结束后,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举办了庆功宴,观赏了蒙古传统表演。仅仅庆功宴还不够尽兴,庆功宴结束后,在湖边又热热闹闹地开了篝火排队。最后一天,离开营地,原路返回乌兰巴托,在乌兰巴托进行了告别晚宴,结束了这次比赛的所有行程。

文图,李国平

编辑,向右看

感谢阅读,请勿转载

这里还有两个精品赛事等你来挑战!

七天,七大洲,七个马拉松(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2016/10/30 渣打内罗毕马拉松 (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看懂下图

跑步报名服务更便捷

知行合逸公众号菜单说明

点击阅读原文直达知行合逸全球赛事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