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滴滴、饿了么、映客背后的男人,竟然是他

原标题:滴滴、饿了么、映客背后的男人,竟然是他

整个创投圈都在等看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的下一步落子,因为他几乎抓到了每一波互联网风口行业的猪。

八月的第一天,站在阿尔卑斯少女峰,朱啸虎在手机上敲下发送键。

“终于宣布了,去年(滴滴快的合并)情人节,今年是七夕前一周。”朱啸虎所说的今年,就是滴滴、优步中国合并,“投资人的友谊小船可以再次起航,众多的兄弟姐妹们从此见面不再尴尬。”

这一天,他等了四年。

早在2012年7月,朱啸虎和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曾到访Uber总部,当时滴滴正在融C轮,“想看看Uber有没有兴趣投5%。就像当年谷歌投资百度,意思一下。”但是,双方对占股的期望值差距太大,谈判流产。

在此后的四年间,朱啸虎和Uber团队、投资人之间的交流并未停止。从他的微博和朋友圈都不难看出,他是为滴滴摇旗呐喊最多的投资人,没有之一。但有趣的是,这位被多家媒体视作“滴滴背后的男人”,曾被程维误认为是“骗子”。

相识的故事曾被多次提起。在媒体上看到滴滴的报道后,朱啸虎通过微博私信联系程维并约好在滴滴公司聊一聊。那次见面,朱啸虎至今难忘,“他先让我在板凳上等了半小时,因为在开会。我和他只谈了半小时,中午就敲定了(投资)。”

“什么特质打动了你?”我问他。

他答,“团队执行力非常强,对产品的感觉很好。”

当时朱啸虎或许不清楚,程维正处在无助的境地。天使轮投资花完了,他拜访了20多家风投机构,无一人愿意投资。微博上不请自来的“投资人”找上门,只聊了半个小时就承诺给钱,程维断定朱是个骗子。没想到,钱真的打到账户上,先后共计750万美元。

熟悉朱啸虎的人都知道,他的投资习惯是“扶上马,送一程”。可以说,滴滴是他最费心力的项目之一,“送一程是很重要的。因为公司的早期方向如果偏一点点就完了,所以投资以后,一两个礼拜互相碰一次,一两个月会看看方向对不对。

朱啸虎一直秉承“帮忙不添乱”的原则。在他的印象里,“拿腾讯的钱”是他和程维最大的一次争论。“程维是从阿里出来的,心理上会有一些顾虑。但腾讯给出的条件,好到让人无法拒绝。”朱啸虎说。最终结果是,滴滴不仅收获了腾讯、阿里的融资,还在合并优步中国之后,间接集齐BAT三张王牌。

可以说,滴滴这个Case让朱啸虎“一战封神”,同时带来的投资回报也远超百倍。如果说程维是一匹千里马,朱啸虎就是伯乐,这位伯乐的另一匹千里马是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朱啸虎曾用一个词评价这两位80后创业者,就是“敢拼”。当然,两人的性格是千差万别,“程维是阿里系,张旭豪是从校园走出来的。”

逻辑清晰,是张旭豪最打动朱啸虎的一点。

2010年的一个下午,一位即将毕业的上海交大研究生带着自己的创业项目外卖O2O平台,参加上海市创业基金路演。整个下午,坐在评委席的朱啸虎看了十几个项目,但只把名片递给了这位上海大学生。他就是张旭豪。

给完名片后,他告诉张:“半年之后来找我。”之后的半年,张旭豪开始忙毕业论文,朱啸虎自己也把这事忘了。

直到有一天,一位美国同行把这个外卖平台的案子转给朱啸虎,“Mark(张旭豪)找到这位美国投资人,但对方已经投资了美国的外卖网站,而且不做中国投资,就把案子转给我们。”再次见面,朱啸虎一眼认出张就是当年的上海大学生。

“他有天赋,祖传的商业嗅觉非常好。”朱啸虎看准了张旭豪天生的商业嗅觉。张几乎不读书,朱说,“中国以前的商人,读书的确实很少,做商业的感觉可能并不需要从书上学习。”张旭豪出生在一个商业世家,祖父和父亲都是生意人。

而在张旭豪眼里,朱啸虎最大的特点就是“大气、能一刀切中问题核心”。两个人一起讨论问题的时候,朱啸虎总能“第一时间把无关的细枝末节清理出去,提出一到两个核心问题,让创业者解决掉,并且给创业者最大的空间”。

在外界看来“桀骜不驯”的张旭豪,在朱啸虎面前“很听话”。“感觉上Mark是一个不好把控的人,但实际上你说的话他都听进去了。”以前,张的口头禅是,“你说的我都知道,别说了。”朱经常提醒他,要把口头禅改成“你说的是对的”。如今张旭豪收敛了许多,尤其是在投资人面前。

正是朱啸虎在O2O领域的这两次出手(滴滴和饿了么),媒体给了他两个绰号——“小李飞刀”和“点金之手”。

外卖和出行,也就是“衣食住行”中的食和行,是两个最高频的领域,也是最烧钱的市场。而这恰好符合朱啸虎的投资逻辑,“投资的业务形态必须贴近人的需求”。他举了一个反面例子,健身和非应试教育培训就是逆人性的,不是刚需。

对于烧钱,没有一个投资人会喜欢,朱啸虎也不例外,“投资人肯定不喜欢拿我的钱去补贴用户,这是没道理的。我们投资滴滴和饿了么的时候,他们都没有烧钱补贴,只是在后面和对手擦枪走火了。”

2015年疯狂的烧钱大战,曾给一些创业者造成错觉。去年,一家校园洗衣O2O公司创始人主动找上门,朱啸虎说,“公司的发展速度很快,两三个月的时间,订单就到了两千单。但是每单补贴20块钱,几乎是免费洗衣。”在他看来,不烧钱做起来的才是真需求,烧钱做起来的都是伪需求。

几乎每天,朱啸虎都要见上五六拨人,这样的频率让他练就了一双慧眼,“五到十分钟我就可以对一家公司做出判断。”用“快准狠”来形容他的投资动作,似乎并不为过。

这些年,朱啸虎在媒体笔下是一个“语速快、有点狂、自带PR属性”的投资人,这样的性格或许同他的成长和创业经历不无关系。

1974年,朱啸虎出生在上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大学教授。朱的学霸经历令人羡慕,他以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的名次绕过高考,免试进入上海交通大学通信工程专业,又在本科毕业后保送复旦大学攻读国际经济硕士学位。

他的工作履历也并不复杂,毕业后加入麦肯锡做咨询顾问,2000年深受第一波互联网浪潮感染,他和麦肯锡的同事在财富效应的刺激下,创立易保网络在网上卖保险。半年后迫于生计,公司转型做软件。

“只有创过业才知道这条路有多少坑和坎。”对于朱啸虎来说,这段创业经历,不仅是磨砺,更是后续人生的奠基石。2007年朱啸虎受邀加入金沙江创投,成了最年轻的合伙人。创过业,正是这个机构的敲门砖。

十年创投经历,朱啸虎一路开挂,缔造了多个“点石成金”的案例,去哪儿、大智慧、兰亭集势、滴滴出行、饿了么、小红书、映客等等,其中不乏超级独角兽的身影。

朱啸虎评价自己的投资风格是“理性,用数字说话”。他的投资理念中,最著名的就是“3S理论”。第一是Significant,就是市场容量足够大,最好能上千亿级规模;第二是Scalable,就是低成本可扩张性,能发挥互联网企业指数式增长优势;第三是Sustainable,可防御性。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极端残酷,赢家通吃,如果没有形成足够高的进入壁垒,很容易被巨头打死。

即便如此,朱啸虎也曾失手过。他总结自己最大的教训是拉手网,“开始的时候做得很好,后面可惜了。后期很多建议吴波没有采纳,没有聚拢更多厉害的人到团队中来,结果阿里铁军出身的干嘉伟被王兴请了去,成就了美团。”

如今在“资本寒冬”下,朱啸虎的发条似乎拧得更紧。“回归商业的本质。我们在投的时候,都要进行一些调查,包括商业模式是否健康、合理。但是,不管在市场低谷期还是高峰期,投资都要把握好节奏。”

“市场上钱非常多,过去一年有很多新的基金成立,很多老基金都募集了新一期基金。”朱啸虎说,大家是因为市场方向不明朗而不敢出手。所有人都有压力,因为投资期一般是两到三年,投资人要在这个时间里确保把钱投出去。“我只能说,移动直播肯定是今年的风口,已经很明确了。”

2015年11月,朱啸虎成为映客的天使投资人。虽然“投资映客的时候,没有人看好。甚至我们投了之后去问好多合作伙伴,要不要跟投一点,对方都说不要”。但这并未降低朱啸虎的兴奋感,映客的商业模式有很强的造血功能,现金流充裕。“投了十年的互联网公司,终于投了一家有收入的。”

2015年10月1日,台湾视频直播APP“17”一夜蹿红,估值高达1亿美元。朱啸虎回忆,“那天晚上我在网上玩游戏,玩到凌晨两点多钟,发现一个女孩在网上闲聊,有七八千人在看。我觉得这个东西一定是有爆发力的,而且是有机会的。”随后,他花两个月时间把所有视频直播团队见了一遍,最后挑中映客。

“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在朱啸虎看来,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现在处在周期转换的过程中,很不明朗。”

虽然朱啸虎以“独角兽捕手”著称,但是出手的时间节点至关重要。对于VR、AR、人工智能这些“当红炸子鸡”,他依然保持耐心,“让子弹飞一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