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聚众突袭夜店:菲律宾长滩岛最“疯狂”的旅行项目

原标题:聚众突袭夜店:菲律宾长滩岛最“疯狂”的旅行项目

【导语】这可能是全中国最有“故事”的旅行公众号。欢迎关注80后旅行作家刘小顺(“Liu小顺”公众号:lxslvxing),“跟着小顺去旅行”将持续提供最独特的环球旅行故事!

-“过去时”第三季-

【16、聚众突袭夜店:菲律宾长滩岛最“疯狂”的旅行项目!】

(本文写于2012年,其中描述的菲律宾状况与当下无关,谢谢)

在长滩岛的酒店安顿完毕,我提议出去吃点东西(本来确实想抓紧时间躺到床上酝酿睡意,无奈一整天都没正经吃饭,肚子饿得受不了,加上在长滩岛约好的“沙发主”厄尔也想约我见个面),本来还嚷嚷着要逛街的露露和小海军突然变得意兴阑珊——你们懂的,他俩一到有Wi-Fi的地方就走不动路,而大饭饭也没什么意见。

露露和小海军死盯着手机屏幕,总说让我等一下等一下,我实在等得不耐烦,一个人动身走了。

我慢慢明白,跟另外三个同伴讲不通时,对付他们的方法就是“走为上”,反正他们肯定会跟上来。

果不其然,我一回头,那三个家伙都已经在我身后了。唉,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们在D'Mall里找到了著名的Smoke餐厅,因为国内大量的网络攻略里面都提到它,所以小小的店面几乎被中国人占领了。

我们在门外靠左手边的位置坐下,正翻看菜单时,厄尔来了,他是一个黑黑瘦瘦的菲律宾男生,典型的东南亚长相。

我邀请他跟我们坐一起,他说他已经吃过晚饭,不用管他,不过我们还是给他点了一杯芒果冰沙。

在厄尔的推荐下,我们点了许多有特色的当地食物——Sinigang,一种用海鲜和多种蔬菜做出来的汤,味道很酸;Kaopad,烤肉和芒果搭配在一起,酸酸甜甜,这道菜后来颇受大家欢迎;BicolExpress,一种用鸡肉做成的菜,辣辣的,还有点椰子的味道;Picadillo,将肉酱汤淋在米饭上,并配上香蕉片……只可惜他们最有名的牛骨汤已经售罄,这一次并未吃到。

我一边吃饭一边与厄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让他帮忙推荐一下长滩岛有哪些好玩的地方。他告诉我说,长滩岛最有名的就是夜生活,各种夜店、酒吧、派对丰富多彩,都是让游客们趋之若鹜的狂欢项目。

“晚上我去参加‘夜店爬行’(Pub Crawl),你们有兴趣吗?”厄尔问我。

“夜店爬行?什么意思?”我们都是好孩子,平时很少混夜店,再说,一般东方人也不热衷于玩派对。

“就是‘跳吧游’啊!”厄尔给了我一个形象的解释,既然菲律宾的“跳岛游”是指一次出海玩很多个海岛,每个海岛待一下,像在很多海岛间跳来跳去一样。

顾名思义,“跳吧游”就是一次玩很多个酒吧,在很多个酒吧间窜来窜去的活动。

“啊?什么时候开始?”我看时间,已经不早了。

“8点,不过无所谓,随便什么时候去都行。”

厄尔跟我介绍说,他们一个晚上“跳”5个酒吧,有领队带着,时间一到就吹口哨集合,再一同前往下一个酒吧,每个酒吧都会提供一杯免费鸡尾酒喝,并赠送统一的T恤,另外再购买啤酒也有优惠。

等今晚活动结束后,只要穿着他们的定制T恤到长滩岛指定的其他店里消费都能享受折扣。听起来很有趣,我开始有些心动。

我将这个活动翻译给另外三个人听,这回他们总算有主见了,都想要去尝试玩玩看,可今天赶了一天的路,大家都挺累,我问厄尔能不能明天再去?厄尔说明天没有,后天才有,但后天晚上我们得早睡赶飞机,肯定是没时间的。

“去吧!去吧!”正当我又要陷入纠结时,竟是露露跳出来做了最后决定,“好不容易来了,就去玩玩呗!”

我转念一想,对啊!今晚不是还要跟露露睡一张床吗?肯定睡不好了,何不干脆玩个痛快?可能玩累了就能睡着。如果旅行的时候不发点疯,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对了,你不会是那个领队吧?”我在答应之前,又多嘴问了厄尔一句,因为他腼腆善良的外表让我很有好感,但如果他是用这种方式来向我们推销旅游项目的话,我对他的印象会大打折扣。

“不是。”厄尔摇头,“我也是去玩的,还会带另外两个沙发客去。”

那就好。

等我们加入“夜店爬行”活动时,大队伍已经跳到了第二个酒吧,我没看清酒吧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就挨着白沙滩,喧闹的音乐早已经盖过了海浪声,你根本无法察觉你在长滩岛,因为全世界的夜店似乎都长得一样。

我们一眼就认出哪些人是跟我们一样参加“夜店爬行”的同伴,因为他们穿着十分醒目的明黄色T恤,在夜店的灯光下摇曳着诡异的光芒,如同某种奇怪的外来生物一样充斥着各个角落。如我所料,没看见几张亚洲脸孔。

厄尔钻进人群,将领队介绍给我们,他是一个金黄鬈发的白人帅哥,让我们叫他“船长”。

船长叽里呱啦地介绍一通之后(跟厄尔说的大同小异),我们支付了活动费用,男生750比索,女生690比索(比我们的住宿费还贵,可是管他呢!)然后他给我们分发了T恤,并在每件T恤上用马克笔写上我们的名字,另外还给了我们一小叠各种颜色的纸片,是用来喝免费鸡尾酒的兑换券,以及一个用小玻璃酒杯做成的项链——免费鸡尾酒就用这个小玻璃杯装。

至此,我们才算是完成入队仪式。

厄尔帮我们在这家酒吧兑换了免费鸡尾酒,我一口喝完,完全没感觉嘛!这哪里是酒?根本就是果汁!

看着眼前随着音乐节奏七弯八扭的男男女女们,我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好,另外三个人估计也差不多,大家都略显拘谨地杵在舞池中。

厄尔将他的两个沙发客拉过来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个菲律宾男孩,一个英国女孩,相互打了招呼,又陷入奇怪的尴尬。

唉,干点什么好呢?这么吵也不能聊天,跳舞实在是放不开,大家只能僵在那儿,偶尔视线交会才勉强笑一笑!太清醒的状态下,在夜店里根本HIGH不起来,况且我们都是菜鸟!

好在十分钟后,船长吹响了集合口哨,身穿黄色T恤的队员们蜂拥而出,原本热闹喧哗的酒吧瞬间冷清下来,这种感觉很有趣。

船长叽里呱啦地说了些什么,带领大家往下一个酒吧进发。我看着船长的脸,竟越看越眼熟。

“菲利普!”路上,我冲到船长面前叫道。

“啊?”船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叫菲利普对不对?”我追问。

“对啊,你怎么知道?”菲利普奇怪。

“我前几天在沙发冲浪的网站上给你发过信息,你没回,但我认得你的样子。”

“哦,是你啊!”菲利普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中国人吗?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几天太忙了,没来得及回复你。”

“没关系,哈哈,想不到我们竟然这样碰面了!”我拍拍菲利普的背,一下子感觉距离拉近了很多。

这果真是一个小到已经让人害怕的地球了,原本毫无瓜葛、天南海北、从没见过面的两个异国人,却可以在菲律宾像好友重逢一般地对话。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

下一个酒吧仍大同小异,我们尽量尝试加入群魔乱舞的人群,可总是跟不上节奏,不时有喝醉酒的洋鬼子在耳边怪叫。

鸡尾酒太不给力,我另点了瓶啤酒拎在手上喝,露露叫工作人员去一旁帮她把T恤剪成背心,大饭饭和小海军则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有人拿出相机拍集体照的时候,我们才算有点事情做,挤进人群扮个鬼脸,仿佛我们都投入得很。

这个“夜店爬行”最让我喜欢的部分是,当大队人马走在路上,隐约传来的海浪声告诉我们这是在长滩岛,现实世界宛若被隔离在千里之外,没有无聊俗事的干扰,即便无法投入,也同样无法思考。

第四个酒吧比较安静,终于可以聊聊天。我们找到座位坐下,此时免费鸡尾酒的规矩已经被破坏,不再需要兑换券,只要伸出小玻璃杯就能得到,可要命的还是酒精度数太低,这样喝到天亮都不会醉。

露露东张西望,她突然跟我说:“你相不相信?厄尔是同性恋?”

“我觉得不像。”我看看厄尔,摇摇头。

“要不你去问小海军?”露露不肯罢休,拉来小海军问了同样的问题。

“管他是不是!”小海军嗤之以鼻,“反正我不感兴趣。”

“你不感兴趣?”我纳闷,“你不就喜欢丑的吗?”

“我又不是什么丑的都喜欢!”小海军无奈地翻个白眼,“我喜欢的丑你们不懂!”

唉,我确实不懂。至少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对大饭饭没兴趣呢?各项标准不是都符合吗?如果他能把大饭饭搞定,我也不用委曲求全地跟露露同床共枕而彻夜失眠啊!

固执的露露依然不肯罢休,她说要跟我打赌——我看她是实在不知道在酒吧里玩什么,闲得发慌了!后来露露拉来厄尔直接问,结果我输了。

“我就说他是吧!”露露特别得意,“我火眼金睛,一看一个准!”

“好吧,好吧。”我很无奈,“那我输了要怎样惩罚?”

“不知道。”露露一仰头,“等我以后想到了再说!先存着!”

最后一个酒吧,不在海滩边,本身就很冷清,这时候已经凌晨,我们队伍里的人也越来越少,大家都有些意兴阑珊。

船长宣布活动结束,如果想回去的话可以回去,还想玩就待在这个酒吧里。

厄尔明天要上班,和他的朋友们先离开,他抱歉地说现在是淡季,人太少,如果旺季会更好玩。我说我们玩得很开心,让他放心。

我们又互相随便拍了些照片,大家似乎都有了回去的意思,但我仍不甘心,花了那么多钱似乎没玩到什么东西嘛!

我拉着露露去舞池跳舞,反正现在人少,我就豁出去了,权当值回票价。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扭得多难看,反正露露一直看着我笑,她在舞池里碰到另一个上海姑娘,两人开始用上海话攀谈,而我继续扭,两个上海姑娘就一起看着我笑,笑得我一点儿信心都没了,只好拉着露露懊恼地离开舞池。

回到旅馆已凌晨2点,因为卫生间的淋浴没有热水,所以露露洗了多长时间就尖叫了多长时间。

我没事上网查了一下“夜店爬行”,竟是很多知名旅行网站都推荐的长滩岛必游项目之一,加上有厄尔这个“地陪”做伴,我们在长滩岛的第一个夜晚至少没有虚度。

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兴奋劲没过,加上洗了冷水澡,完全没睡意。

露露躺在距离我十厘米远的地方,身体散发着微微的热量,均匀地呼吸着,一起一伏,一起一伏。我害怕打扰她,不敢随便动身,可真是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头脑清醒得可怕,又痛得要死。

如果再睡不着,我觉得自己真的就要死了。还剩下那么多天呢!可怎么办?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真要人命啊!

“睡了吗?”我无可奈何地轻声问了一句,试探。

“没。”露露呢喃着回答,声音是背向我的。

突然,我很自然地伸过手去,露露也很自然地一翻身,几乎是同时,我们抱在了一起。

这个不知道是从哪根莫名其妙的神经里发出指令的动作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接着我又不敢动了,露露也不敢动,除了呼吸之外,我们就如同两个死人一样僵硬地抱在一起。

幸运的是,我终于睡着了,而且睡得还挺好。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旅行故事】

关注"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长按复制)并回复关键词【目录】即可获取全部文章目录。

Liu小顺(微信公众号:lxslvxing)

人生不需要太顺,小顺就好。

本文为搜狐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旅行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