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历史上最孝顺的皇帝,让丞相之位只属一人

原标题:历史上最孝顺的皇帝,让丞相之位只属一人

蜀汉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诸葛亮去世于五丈原时,蜀汉皇帝刘禅特意换上白色丧服,哀悼三日。有个不得志的官员李邈,却上书称:「诸葛亮倚仗强军,狼顾虎视,是对国家社稷的重大威胁。如果幸好他死了,边疆战事可以停止,皇室宗族可以保全,全国上下都为此感到欢庆。」刘禅接到此奏,勃然大怒,当即将李邈下狱处死。

奇怪吗?一点也不。《三国志》裴注中引孙盛点评白帝城托孤之事,是:

评刘禅“暗弱”未必十分公道,但称赞他“无猜险之性”,完全没有两汉众帝那种雄猜本能,因此才能让蜀汉举国一心,不生异同和间隙,确实恰如其分的称道。

蜀汉皇帝刘禅

刘禅个人才能虽不甚高,然亦有一长,便是他的气量,秉承了先主刘备的恢弘大气,极可称道。在诸葛亮生前身后,可说是孝顺如子,事若亲父,始终如一。

确不负刘备和诸葛亮对他“气量甚大增修、过于所望”、“天资仁敏,爱德下士”的好评。

前者出于刘备遗书,转述射援评价;后者出于孔明之言。观其一世,这两个优点都恰如其分,并非过誉之辞。

刘禅即位后曰:「政由葛氏、祭则寡人」,坚定不移地秉承父训,支持诸葛亮。身为天子,能一直克制自己欲念,压制任何帝皇心中都不可免的“皇权至上、君权至尊”这头猛兽,在孔明之世满足做个礼仪天子,在身后诸葛亮更能遵其遗训,帝相情谊全始全终,岂止是非同小可的殊难可贵?

试想若换了后世那些既无自知之明、又不知天高地厚的主,定要掀桌子夺权,让帝国局势动荡、群臣惊疑忧惧,即使诸葛亮履行刘备遗言,更立刘永、刘理,终亦伤先主情谊、身后令名。

其实看皇帝对一个大臣的感情,看在大臣身后如何对待他的子孙家人便一目了然。

诸葛亮逝时,诸葛瞻不过8岁,其后被刘禅视若子侄,嫁以爱女,并无过人功绩才干仍一路擢升,34岁为卫将军录尚书事,执掌朝政大权,还不足以说明刘禅对其相父的深挚感情?

蜀汉卫将军诸葛瞻

不妨对比一下那个被霍光从平民扶上天子之位的汉宣帝刘病已,是怎么玩弄“郑伯克段”故技,族灭霍氏满门的?

再对比一下那个口口声声“只看顾先生子孙便了”的万历帝朱翊钧,短短一年后又是怎么对他的张先生家人的?

无怪《三国志集解》中对比「唐魏元成仆碑之祸,明张太岳籍没之惨」,赞叹刘禅果断速杀李邈、禁止任何人诽谤非议诸葛亮一事,是“后主之贤,于是乎不可及”。

确实,自古君臣相处,“谗慝生心,乘间构衅”,原系寻常;幼主和摄政、辅政大臣相处,见疏生怒,立正刑诛,“不待死肉寒而君心早变”,亦是寻常之事。

后世多少英豪人杰,要么终身忧谗畏讥伺候雄猜之主,要么被不自量力的凉薄之君毁去半生事业身后英名,何曾有幸能遇到一个刘阿斗?

即以有明三百年为例,从于廷益到王守仁到张太岳,这些千古英杰若换了刘禅来做他们的皇帝,又何愁不得生前身后令名得保、全始全终?

(ps:于谦张居正身后境遇自不必言,众所皆知;而阳明先生故后,嘉靖帝朱厚熜追论他所谓“擅离职守”罪,大臣亡故应有的恤典都被削夺,之前获得的爵位也被停止世袭,王学被朝廷当做“伪学邪说”封杀了几十年,直到朱厚熜死后才得以平反。)

而所谓“刘禅怀恨在心,禁止给诸葛亮立庙”说,同样也是夸张讹传。而所谓“刘禅怀恨在心,禁止给诸葛亮立庙”说,同样也是不懂历史者夸张讹传。

【及秦非笑圣人荡灭典礼,务尊君卑臣,于是天子之外无敢营宗庙者。】

秦汉礼制唯天子可立庙,本无臣子单独立庙之礼。有功大臣只能配享帝王的太庙,这是国家制度,从无例外。无论开国之萧何、张良;开疆之卫青、霍去病;中兴之邓禹、吴汉,都不可能被单独立庙。

诸葛亮故后,因为他实际为君主十一年,各地臣民纷纷上书,要求在国都成都给诸葛亮立庙一事,被朝堂以此违背礼制拒绝,原是正理。执掌中枢的蒋琬费祎等人皆是诸葛亮故吏,亦秉承诸葛亮公而无私的执政思想,就算刘禅本有此心,也必被群臣谏阻。

而此后数十年,蜀中百姓自发私祀诸葛亮不断,所谓“百姓巷祭,戎夷野祀”,朝廷亦从不加任何禁止。直到习隆和向充提出了一个的变通办法,即改立庙于距离诸葛亮墓地不远的沔阳,尽顺民心,存德念功,又崇正礼。刘禅从其议。

其实此举依旧违背礼制,刘禅肯为诸葛亮开此先例,亦算难得不易。帝王破例给臣子立庙,千年来就出了刘禅对诸葛亮这么一回。北宋时还专门有人批判刘禅这样是为私情破坏礼制,大大不对。可笑到了现代,居然有人反过来,竟以为这是刘禅怀恨诸葛亮的表现,这都是不懂两汉制度的人才闹出的笑话。

汉中武侯庙

再看刘禅其后任用为“录尚书事”的几人,蒋琬费祎是孔明临终推荐的继承者、姜维是诸葛亮传授兵法的学生,诸葛瞻是诸葛亮的幼子。诸葛丞相虽逝去三十年,在蜀汉朝堂的余荫和影响力却一如始终。

刘备托孤刘禅于诸葛亮,但诸葛亮不曾托孤刘禅于其他任何人。相反,刘禅才是诸葛亮认可的自己和刘备事业的第一继承人:

而蒋琬费祎也好,姜维诸葛瞻也罢,他们皆是诸葛亮托付给刘禅的臣子。

诸葛亮逝后,刘禅便废蜀汉丞相一职,同样亦是因为对相父的无上敬意。

丞相本非东汉制度,仅是因刘备对诸葛亮的信重而特别设置。孔明故去,刘禅废之,目的就是让诸葛亮成为蜀汉政权至始至终的的唯一丞相。此后其他任何人皆不配与孔明相提并论。可以类比现在许多球队为本队功勋而退役球衣号码。

【惟君体资文武,明叡笃诚,受遗讬孤,匡辅朕躬,继绝兴微,志存靖乱;爰整六师,无岁不征,神武赫然,威镇八荒,将建殊功於季汉,参伊、周之巨勋。如何不吊,事临垂克,遘疾陨丧!朕用伤悼,肝心若裂。夫崇德序功,纪行命谥,所以光昭将来,刊载不朽。今使使持节左中郎将杜琼,赠君丞相武乡侯印绶,谥君为忠武侯。魂而有灵,嘉兹宠荣。呜呼哀哉!呜呼哀哉!】——刘禅《悼诸葛亮诏》

注意「赠君丞相武乡侯印绶」这句,诸葛亮生前即丞相,何必死后再封?就是为让丞相一职与诸葛亮皆归尘土。而绝非诸如”分权牵制蒋、费”之类过度解读。

蒋琬费祎,本非建国元从,亦无军权势力,在诸葛亮生前虽掌机要,职位亦不甚高;其后荣辱升贬皆系于刘禅一念,何须特意牵制?

而姜维本为降臣,全无根基,北伐无功,后期招致满朝众怒,却能始终牢牢握住半数以上的蜀汉军权,正是刘禅为国惜才。或许也有姜维是诸葛亮兵法传人,同门师兄弟的香火情谊吧。

蜀汉四英:诸葛亮、蒋琬、费祎、董允

刘备遗言的“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服于人”,诸葛亮遗言的“约己爱民,存仁心于寰宇,提拔隐逸,以进贤良”,刘禅确实明白其中道理,而且在绝大部分时期也努力去做了的。

唯一可惜的,就是在位时间太长,没有早几年逝去,避开亡国之辱了。

几百上千年后,君权专制之势既已大成,诸葛亮成了后世君主提倡忠君的政治符号,塑造成他们需要的臣仆典型,以这种大众形象深入民心。

是以《三国演义》小说中,将诸葛亮丑化成会放弃光复中原大好时机,听刘禅乱命而退兵的愚忠之人,而为了解释诸葛亮既是忠臣却为何把持朝政不放权,又不得不将正史中智力表现正常的刘禅,在民间形象中丑化成一个司马衷式的痴儿。

所以不读史者才会有诸如「诸葛亮是否愚忠?」「诸葛亮为何不废弱智而自立?」之类的疑问。

而后主“政由葛氏、祭则寡人”的恢弘大气,汉官礼制的丞相威仪,秦汉士人虚君实相的政治理想,信奉君主臣奴天条的后世君臣又如何能懂呢?

如果您喜欢本文,诚挚邀请您关注狐狸的微信公众号:狐言论史(huyanls1012)。但求同好,泛舟史海,纵论古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