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从来没有嫌弃过我

原标题:诗歌从来没有嫌弃过我

郭金牛 湖北浠水人,生于1966年。现居深圳龙华。诗作曾参加第44届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捷克国际书展、德国奥古斯堡市和平节、上海国际书展等,并被翻译成德语、英语、荷兰、捷克等多种语言。诗集《纸上还乡》由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我就是那个写诗的农民工郭金牛。我漂在深圳。”这是郭金牛接受深晚记者采访的开场白。

在深圳,郭金牛漂泊了将近二十余年,从事过建筑工、搬运工、工厂普工、仓管等工作,反复经历着以下这些地址:深圳市、宝安区、石岩镇、罗租村……一直以来,他对深圳的印象停留在“他乡”“工业”“乡愁”与“疾病隐喻”这些词语之上。而这些并不是他想要的。

郭金牛想要是温暖。他告诉深晚记者,深圳给予了他温暖,也给了他悲伤。“记我初来深圳时,结交到了一个作家朋友郭海鸿。当时,郭海鸿在石岩镇文化站打工,负责群众文化这块儿,在站长谢伟强的支持下,石岩文化站的墙壁上开壁了一个文化墙报《打工屯》,每月一期,刊载着打工妹打工仔写的诗歌散文等作品,并有稿费发放。这是多么优雅的一件事呀,后来,两位外国记者采访我时,我曾谈到这个‘文化事件’,他们非常惊讶,当然,它值得世界惊讶一下。”

2012年年未,郭金牛偶然介入了网络上的一个诗歌大赛: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奖。在网上,郭金牛认识了中国朦胧诗派的十大代表诗人之一杨炼先生,由此,郭金牛打开诗歌魔匣,开始在网络上写诗发诗帖,开始赢得无数荣誉。郭金牛说,诗者无疆。“在这个世界上,诗歌从来没有嫌弃过我,我也从来没嫌弃过她。”

工地上,想起一段旧木

郭金牛

我不在工地上,就在工棚里。

下雨。

稍息。

一名木工,男,30岁。正抚摩一段旧木,不像柳永

落寞时

就抚摸

红楼或青楼的阑干

第三层楼的妞最漂亮。许多年前

我最想娶她。

曾执手。曾泪眼。曾一副欲语未语的样子。

《雨霖铃》中。

我追她到宋代

打电话给柳七

七哥,七哥,

每逢梅雨至,

木工的手,便摸到宋词的某个部位,旧情很难制止。

青梅。竹马。这样的一段旧木,身怀暗香

无论花多少年

她,从不生枝,散叶,

开花。

许·宝安区

前进一路

绿袖招兮,绿袖飘兮

画上走下来的女子

农历上,没有溅起一小点灰尘

立春多么干净。

当街,一支姓许的藕

莲步轻移。比春风稍胖

修长的小腿

被清水养育得多么白净

恰似一段春光,乍泄。

时间:二0一一年

地点:宝安区

事件:姓郭的人,混在玉兰街

跨前一步

搂住一支藕:一位水中长大的

莲花

藕断了,我吃了一惊

站立不稳

河水乘机倒流了十七年

锦书摇了摇,

山盟摇了摇,

宝安区也摇了摇。

我虚构过的莲花,

荷叶,

藕,

她们,都姓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