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张醉素痴一冰

原标题:颠张醉素痴一冰

颠 张 醉 素 痴 一 冰

《人民禁毒》杂志社副总编辑 陈贝帝

据新华社《半月谈》地方风采栏目主编康永周北京讯:与著名大狂草书法家一冰先生结缘,得益于杂志社总编辑郭毅的引见。在见识了他在由本刊发起“艺术走进警营”慰问武警北京总队十八支队活动之后,记者写了一篇《与北京武警官兵一起,共享一冰大师的“大狂草盛宴”》,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之后,郭总编安排记者:“你的评论很见功力,请为一冰大师的大狂草写一个书法赏析,越快越好。”

为慎重起见,记者拔通了一冰的电话,约他深谈一次,这就有了对他的一次奇特的采访。

一冰居住于北京西长安街的最尽头,紧靠“定都山”,山峰上有个“定都阁”。不远处还有潭柘寺和戒台寺左右相持。四周群山如浪,峻岭如嶂。“不到定都峰,枉到北京城”,确实不负盛名。

访谈从一冰大狂草书体的起源开始。中国书法有篆隶楷行草五体,一冰先生所创的大狂草书体归属于五体书法中的草书。是继中国草书章、今、狂三体之后的第四种草书体。章草创始人是西汉史游;今草创始人是汉末“第一个圣草”张芝,东晋书圣王羲之完善今草;狂草创始人是唐代张旭和怀素,并称“狂草双圣”,亦被称之为张颠醉素。一冰先生大狂草书体的代表作是《论中国草书的溯源与发展》和《论大狂草》。大狂草源于狂草,又不同于狂草,是狂草的升华。

我们的访谈是在一边交谈一边书写中进行的。一冰书写大狂草时,不是传统的“一维平面”,只限于书案,而是多维立体的“非欧空间”。他可以纸置头顶,手握笔杆顶端母食两指夹笔对空书写;可以纸置墙壁,三指夹笔杆顶端悬空书写;也可以纸置地面,采用五指执笔法临空书写;甚至可以纸置树木、岩石、堤坝,在大自然中随心所欲地书写和发挥。他有四个绝招体现阳刚之气:横如庙宇大梁,竖如昆仑立柱,撇如子龙长枪,捺如华山论剑。他当场给我写了几幅字,其中布袋和尚的《插秧歌》“手捏青苗种福田, 低头便见水中天, 六根清净方成稻, 后退原来是向前”,尤其美妙绝伦。

当访谈进行到高潮时,书房已关不住彼此激荡的心灵、澎湃的思绪和创作的欲望。于是,驱车来到了定都山间,抢到了天边最后一抹黄昏,写下了那幅也许可以流传青史的佛教《心经》大狂草长卷和道教白玉蟾《道情》条幅。读者也许很难想象这个书写工程是怎样完成的:把宣纸的一头压在小车的后备箱上,记者拉住宣纸的另一头,一冰大师背对定都阁书写起来。

这时,野地来了两个年轻的溜狗人,成了这《心经》和《道情》大狂草的两个野外观众。

这是一个美妙绝伦的画面:在北京的定都峰下,在定都阁的黄昏之下,一张雪白的宣纸,由一个作家拉着和一辆汽车咬着,一个大狂草书法家在那里书写着《心经》、《道情》。

在那里,那片草地上,还有一只大黄狗蹲着、欣赏着和不停地点赞着。天、地、人、狗,四情合一,妙趣盎然。最后,为感谢两个溜狗人的捧场,一冰大师分别为他们写了王和禅字,因他们一个姓“王”,一个姓“禅”,要求书写各自之姓。这个场景组合在一起时,成了“定都峰下书王禅”。我心里暗自一惊:这是天意,也是人意,更是书法自然的“禅定”之意啊!

在书法最高境界上的狂草,历史上唐代有“颠张醉素”之说,时隔1200多年的今天,再有一人,毫无疑问,就是“颠张醉素痴一冰”了。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牵强附会,而是一冰五十年如一日的书法功底、如痴如狂的书法创新、心静如水的书法境界、笔吐狂龙的书法激情造就了他,集合了他,升华了他。

在佛教中,贪、嗔、痴称之为“三毒”。贪于外物为欲界,嗔于内心为色界,痴于混沌为无色界。在这“三毒”中,痴为“最重之毒”。但这种“痴”,对于书法家来说,尤其对狂草书法家来说,显得特别重要。因为只有痴迷于它,颠狂于它,沉醉于它,不可自拔,才能成就其绝家境界。

“日日临池把墨研,何曾粉黛去争妍”,说的就是这种书法境界。历史上,张芝的“临池学书,池水尽墨”,王献之的“蘸尽三缸水”,张旭的“ 以头韫水墨中而书之”, 怀素的“临尽芭蕉,废笔成冢”,都是因为这种痴迷,这种执着,这种全神贯注,这种目无他物,才能使他们集古成家,称绝于世。

“痴一冰”,作为“大狂草”创始人的“痴”,可以从这三个层面去探寻:

一是痴于“只此一物”。在一冰的人生中,是一个一根筋走到头的人。他七岁学书,五十年如一日,别无他欲,只此一物。为了此物,他从唐入晋,先楷后行,闻鸡起舞,临尽天下名帖,厚积薄发;也是为了此物,他由晋返唐,矢志草书,埋名斗室,苦修草体;还是为了此物,他破釜沉舟,辞职下海,背水一战。辗转南京、北京,在定都峰下让他的“大狂草”于2015年十月横空出世!

二是痴于“空无此物”。在人生价值观上,一冰是一个泾渭分明的人。不是浊者愈浊,而是清者愈清。对于书法,不是奴于物质之下,而是耸于物质之上。尽管早在2012年前就有“三万一平”的鉴定评估,但一冰认为艺术无价,从不拿来展示和炫耀。在他一生中,自己只在96年间的福建墨缘斋卖过一幅3平尺的《精气神》三字800元,还是一个日本人主动求上门的。但其书法,于儒释道三界,于社会公益,于同道友情,却是广结良缘,造化于精神,造化于心灵。正因为空无此物,所以他高于此物,超越于此物,声名也因此鹊声而起。

三是痴于“神化此物”。这是大狂草的孤独求变,问鼎求化。对于他的书法来说,经历了一个“亦步亦趋、技道兼修”的过程,但对于他的大狂草来说,则是经历了一个“以道御技、化蛮为蝶”的过程。

这里不细说他的“书法自然”,源于自然,高于自然,回归自然。就像怀素种了一万棵芭蕉在芭蕉叶上写字一样,他把定都山当成大书房,当成大世界,当成灵魂可以自由呼吸的地方。他甚至以天地为案,以万物为纸,无所约束。为此,在各种场景下,随时随地,都可以书写他的大狂草,将大狂草与大自然合而为一。

这里也不细说他的“书法气韵”。大狂草不仅有外在的《书道健体强身运笔步法》,如弓步虚步莲花步歇步,还有伸缩开合、闪展俯仰有致的身法,也有点横竖撇捺转而有韵的笔法,极具引人入胜的观赏性,更可贵的是有内在的调息法,运用呼吸调息、气沉丹田,打通任督两脉和小周天,从而赋予大狂草的气韵之美和养生健体之双重意义。

这里只说他的“字入阴阳,草入五行”。这是大狂草的精髓,也是大狂草的灵魂。是他从河图洛书和先天八卦中悟出来的。一阴一阳谓之道,五行之象皆入字,并且使之气贯隔行,韵率全章,就是他最大的开悟。自从领悟这个真谛之后,犹如一个得道之人,书法日日更新,月月进步,年年升华。

“字入阴阳”,是大狂草的“大道之悟”。也就是说,大狂草的字入阴阳,体现在字就是有大有小,有粗有细,有曲有直、有长有短,有刚有柔,有顿有挫,有俯有仰,有正有斜,有浓有淡等。在书写上要疾速和迟重兼施。正如张旭,善于“担夫让道”,长于“公孙大娘舞剑”,使书法如“孤蓬自振、惊沙坐飞”。也如怀素,在内心上有一片辽阔的芭蕉林,无论在春天鲜嫩的芭蕉叶上,还是秋天枯萎的芭蕉叶,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让书法如“ 夏云奇峰,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坼壁之路”。具有生命的灵性。

“草入五行”,这是大狂草的“形势之魂”。在书法上,予术于形,予形于势,予势于魂,这是大乘之法。“草入五行”,就是于形于势于魂三合为一体的书写秘籍。所谓“草入五行”,就是将所有的字,分类为“木、火、土、金、水”,按长方的、三角的、正方的、圆的和孤形的字体去谋篇布局,塑造形势,使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知黑守白,以实守虚,混为一体,最后形成一个活生生的犹如大自然景观的生命之体,让人感受到它的灵魂之美。

这是记者眼中的“颠张醉素痴一冰”,也是记者所认识的“定都峰下痴一冰”!

责任编辑:康永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