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正文

和初恋聊育儿经是怎样一种体验

原标题:和初恋聊育儿经是怎样一种体验

对某事的回忆,最终也会成为回忆。

看到大学好友发了这样一条微博:“与老友亦算初恋吃饭,聊红烧肉的做法聊养儿育女聊人生,散了之后散步回家突然想抽烟。我从不知道,香烟的味道竟也能贯穿人生,三四年前的,五六年前的,七八年前的人生片段,历历在目,虽然没有情绪却依然让人想哭。”

我知道她说的那人是谁。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大一那年在自习室,她写着写着日记忽然大哭起来,之后就情绪失控般地哐哐哐收拾起书包,在一自习室震惊地眼神中甩头离去。也记得大二那年她花了一个月的零用钱挑选了一件苹果牌的毛衣还有一个笔袋,无比小心地包装起来送给他做生日礼物。当然更忘不了大三那年,我以网友的身份与他在电影院见面,然后假装和我这好友偶遇,排演的那一出好戏。也忘不了大四时他交了新女友,我陪着她从网吧哭着回到宿舍所经历的那一场暴雨腥风。

时间长了,恍惚间甚至会觉得,好友用青春所谈的那一场恋爱,其实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不知究竟是什么,让往事在时隔多年后竟能感同身受。

然而如今,他们还是他们,却坐在北京胡同无人问津的小酒馆里,聊着红烧肉和育儿经。

我的大学好友爱着他的时候,我也爱着一个男生。后来,他爱上了别的女生。事到如今,我甚至已经想不起那个女生的相貌甚至是姓名,但是却清楚地记得,分手多年后的一天,我下班之后坐在328路公交车的最后一排,窗外一片深秋景色,我双手微凉,眼睛看向远方,心里默默地想着:“如果有一天他结婚了可怎么办呢?我什么都能接受,能接受失去他,能接受他爱别人,但是我真的不能接受他结婚。不能接受他与另一个女子共度余生,坐在温暖的布置一新的房间里,而我却从此只能永远地在外徘徊。

正是这个叫我不知如何是好的人,在前段时间打来电话问候刚刚生产完的我。他问我母乳如何,刀口还疼不疼,嘱咐我要多喝鱼汤少碰凉水。当我说起宝宝起湿疹的时候,他给我推荐了一堆治疗婴儿湿疹的药膏,并且建议我去查查孩子是不是乳糖不耐受。他以一个两岁孩子爸爸的身份跟我大谈育儿经,说得头头是道,我们竟对此相谈甚欢。

在他问我现在孩子一夜要醒来吃几次奶的时候,我忽然又想起了328路公共汽车,想起了那一年的深秋,想起了我头脑中设想的那一场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他的婚礼我的葬礼。

如果只看故事的开头和结局,谁能料想其中发生过什么。

当初那些摇头晃脑读着英语课文涂着唇膏骑着单车的孩子们已经长大了。伟大的志向生长出庸常的生活,浪漫的情怀分娩出六斤半的孩子。深刻地爱过,然后深刻地恨过,在一次次分了吵了闹了累了倦了不联系了之后,终于在这么多年以后,谈起了奶粉与尿不湿。

多余的话不讲,但是彼此心中必然各自感慨。

这就是生活与成长的赠予吧。各自。感慨。

那些深爱过的人又重新走向人海茫茫,在众生之中重新择一人结婚生子,而他们,隔岸相望,从背着书包的孩子,到买一个书包给孩子,他们说了太多太多。而那些孤坐的时光,那些年的深秋,那些想都不敢想的未来,被一一抛向过往,变成一个个轻描淡写却意味深长的“后来”。

应该谢谢那些人,那些爱过又还在我们身边的人。感谢他们成为我们人生一个重要的参照物,让我们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成长与变化,让我们在同一个人的引领下,参悟人生的谜题。感谢他们馈赠的这一场徒增的感慨,让我们可以谈一谈人生。无以谈人生,人生何有?

年复一年,从孩子到成年,从年轻人到中年人。不是没有惧怕过衰老。好在,我们不是独自老去,还有那些爱过恨过的人陪在身边一同老去。好在,无论时光如何飞逝,无论我们怎么衰老,那些人,也依然是同龄人。很多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其实,无论以何种形式取哪种身份,一起老去已是最深情的陪伴。

工作邮箱:

作者微博账号:张薇薇

作者微信公众号:张薇薇/berry_vv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