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星球坐标|贵州 群山云雾的召唤和灿烂的苗绣文化

原标题:星球坐标|贵州 群山云雾的召唤和灿烂的苗绣文化

  “唯尔贵州,远在要荒”

  南方西部有一个省份,它东毗湖南,西邻滇藏,南连广西,北接川渝。这里便是贵州,而贵州这两个字第一次出现在史书上便显现出这个地方与中原王朝的疏远与不同:“唯尔贵州,远在要荒”。贵州虽“天无三分晴”,却湿润宜人;虽“地无三分平”,与世隔绝的天地之乐却可忘乎尘世烦忧;虽“人无三分银”,却有灿烂的苗绣文化及传承这文化的“无字天书”。也许只有在经历过之后,才会明白:贵州的美,不是惊喜,而是必然。

  走向那荒野与河流

  >> 如果想要真正了解贵州这片土地,你要去的绝不是贵阳这样的大城市,因为“爽爽贵阳”虽然很适合夏天避暑,但城市的生存形态已经和东部的大都会别无二致。那些多姿多彩的人与生活往往都隐蔽在群山峻岭之中。黔东北并不那么为人所知的石阡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它不像临近的古城镇远那样会在夏天吸引如织游人,也不像黄果树瀑布那样声震四海,但它却在不经意间保存了千百年来沉淀在这片土地上最温暖柔软也最色彩斑斓的生活。

  >> 生活在石阡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来源不一,有从远古便从中原强族赶到此地的苗家侗家,有早年顺着河流来此定居的 水族,有明王朝在此屯兵筑堡留下的中原遗民,有建国后为祖国特殊时期的三线建设而来的下江人,还有属于石阡本身的独特民族仡佬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克服了地理上与气候上的种种困难,演绎着或悲或喜的人生百态,远景则是石阡这座城市的轮廓,在历史的长河中流淌着对于生活本身的欲望与礼赞。

  >> 而如果想明白为何时间和生活在石阡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意义,那么连名字都经常被读错的古老民族仡佬族的独特文化和生活方式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独特风景。距离石阡县城37公里的尧上仡佬文化村,居住着约50户仡佬族人家,有“仡佬第一村”的称号。关于仡佬族的起源众说纷纭,但是在中国乃至世界的民族族谱中,像仡佬族这样认识人与自然关系的族群并不多见。“拜树为父、敬雀为神”的仡佬族对待自然有着特别的敬畏之心,他们把鸟类当做自己的祖先与父辈去崇拜与敬仰。

  >> 而对于普通的仡佬村民来说,敬神仪式之后的舞毛龙和逛大集才是重点。全市乃至全省的舞龙队伍汇聚在尧上,整个村寨会变成锣鼓与色彩的海洋,在热闹的舞龙大赛之后,到路边品尝一下当地特产的神仙豆腐和黄水粑。就算是在湿冷入骨的冬天,当地老乡的待客热情也会让你体验到比炭火更有效的御寒之道。把自己当做整个自然无限循环过程中无奇而普通的一 环,用平等且敬畏的心态去对待并且享受自然的赠予,这也许是仡佬文化所赋予石阡的最大智慧。

  为了此刻的幸福而回味

  >> 当你离开尧上回到石阡城区,或许会有些因为暂时离开仡佬文化而产生的怅然若失。但别担心,石阡会用另一种方式抚慰你。去龙川和河边的夜郎风情街转转,在那里你会有到了另一座凤凰的感觉,只是龙川河水远比沱沱江要清澈,也没有凤凰那样不分昼夜的汹涌人潮。顺着河水闲逛,就能进入当地的老街,除了文庙、禹王宫等当地名胜,老 街的市井风情才是最让人陶醉的重点。

  >> 也许你会惊奇地发现你一直习以为常的驴打滚在贵州叫做“马打滚”,也许你会被当地特产的酱豆腐呛得恨不得一口喝下整瓶饮料(长满菌子的豆腐配上辣椒和花椒,有着丝毫不逊于蓝纹奶酪的刺激口感)。可是在这些之外,有两样东西你一定要在石阡尝试——绿豆粉和苔茶。把绿豆和大米一起磨成浆,再放进大锅里蒸熟。虽然制作工艺和煎饼有些相似,但绿豆粉除了像煎饼一样可以裹着各种酱料吃之外,在放凉之后切成条状,就变成了石阡人民早餐的最爱。

  >> 而苔茶则是石阡最好的伴手礼,不可错过的是当地一款叫做“纤纤美人”的红茶,香气和口感都可比肩印度大吉岭红茶,更为奇妙的是这款红茶原本是绿茶,只是因为夏天的温度高让花青素的含量上升而变成红茶,造就了这一“不是红茶的红茶”。所有旅途中一闪而过的风景和难以表述的感动,便是留给生命最好的礼物。没有人在游历过贵州的崇山峻岭之后,会不留下属于贵州的印记,因为这片土地有种难以言表的魔力,你会感觉到贵州群山和云雾对你的召唤。美景、好人,这才是最美的贵州。

  更多资讯:

  *石阡当地的烧烤很有特色,连蔬菜都可以用作烧烤原料,所有食材都要先用油炸过再进行烤制,又麻又辣的口感让人欲罢不能。

  *石阡当地的住宿选择较多,当地人一般推荐温泉度假酒店,在酒店中就能享受温泉之乐。

  文|陈旭

  摄影|Lily、中山狼、gettyimage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