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他87岁学画,只为画老婆!

原标题:他87岁学画,只为画老婆!

这是一个普通老人的一生。

87岁的饶平如在妻子美棠去世之后,无以遣怀,于是用3年时间,手绘18本画册,一笔一画还原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在这个擅于遗忘的人世间,他选择永不忘记。但愿你能静心,慢慢看完这个故事。

年轻时的毛美棠和饶平如

“我相信与你终将旷日持久,

于是才敢说一句来日方长。”

他出身书香门第,8岁开蒙,18岁考入黄埔军校,21岁第一次上抗日战场,经历过枪林弹雨,九死一生。她小他3岁,家中殷实,和所有少女一样天真爱美、爱唱歌也爱跳舞,第三次见到他时,便订下了终身之盟。

小时拿出新买的玩具给美棠玩

少年时,因为父辈至交的缘故,他们便有过两面之缘,一次是她10岁,扎着羊角辫,看平如给自己摆弄自己新买的玩具,这记忆美棠到老都还记得。

另一次是她13岁,当时只道是寻常的生活片段,他怎会想到,眼前这个身量未足的女孩,将成为他一生的伴侣。

美棠在窗前借天光揽镜自照

再见面时,饶平如26岁,刚从黄埔军校毕业,在湘西战役中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家人给他介绍过两个女孩,他都没有留意,直到在伯父家中遇到美棠。

“年约二十面容姣好的女子在揽镜自照,拿只口红在专心涂抹”,这就是长大后的平如初见美棠的第一印象。石榴花底下少女鲜明的脸,卷发尖脸细弯眉,平如再也没能忘掉。

父母之命,媒妁之约,

1948年,饶平如和毛美棠结为夫妻

“在遇到她以前我不怕死,不惧远行

也不曾忧虑悠长岁月,

现在却从未如此真切过地思虑起将来。”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岁月静好或者烽火佳人的故事,大环境下的时局动荡,为求生计,平如不得不带着美棠四处辗转。

他开过面店上过夜校,卖过辣椒却搞不清秤砣——这居然是他们的婚姻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或许只是因为美棠在身边的缘故。

看得到月光的房间

他们住在亭子改造的房子里,一起听风声雨声雷声,声声惊动,却被平如形容成“山间的诗意”。中国人总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哪还有什么诗意?

平如说,“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域,什么人生,有些诗意的人,他看什么都是有诗意的。”

婚后的甜蜜不过数年,1958年,饶平如毫无预兆地被送到安徽劳教,人事科找美棠谈话:“这个人你要划清界限。”

美棠说:“他要是搞什么婚外情,我就马上跟她离婚,但是我现在看他第一不是汉奸卖国贼,第二不是贪污腐败,第三不是偷拿卡要,我知道这个人是怎么一个人,我怎么能跟她离婚。

平如在安徽一个工厂劳动改造

美棠为了补贴家用到附近的工地搬水泥,

一袋水泥起码50斤重,也从此落下腰伤。

饶平如一走就是22年,每年只能回来一趟,直到1979年。生活急转直下。

家中的重担全落在美棠身上,旗袍卷发变成了蓝布衣齐耳发,跳舞看电影变成了怎么想尽办法补贴家用、怎样照顾五个孩子,那个风华正茂天真爱玩的明艳女子再不复见,22年,一个人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就这样消散在艰难生计的碎屑中。

平如生病水肿,收到美棠寄来的“乳白鱼肝油”

他不知道,这是美棠拼了命用背水泥一袋袋换来的。

美棠从孩子口中省下半包糖块就寄给平如,他都拿手绢包着放枕头下,能够吃整整半月。

及至后来他回到上海,每次经过上海自然博物馆,都停一停,因为他知道脚下的台阶里不知哪一块就是美棠背过的水泥。

这22年间,他们从未间断写信,他留着美棠的每一封信。

杨过和小龙女也只是分开了十六年,平如和美棠一别就是二十多年。有人问饶平如,这二十多年里,一直在两地,没有怕感情上出问题吗?平如回答地干脆:“想都没想过。”

美棠病里渐渐糊涂,

却仍不忘叮嘱平如“你不要乱吃东西啊!

1979年平如回来,生活明明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美棠却被查出很严重的糖尿病和肾病。

1992年,美棠肾病加重,平如辞掉了所有工作,全身心照顾妻子。

每天5点起床,给她梳头、洗脸、烧饭、消毒、接管、接倒腹水,还要每天4次做腹部透析,打胰岛素、做记录。他不放心别人帮。

所有人都当美棠说胡话的时候,

只有平如拿她的话当真

“我总是不能习惯,她嘱咐我的事我竟不能依她”

有一次,美棠突然说想吃杏花楼的点心,平如就冒着严寒骑了40分钟自行车给她买来,买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忘了,也不想吃了。

最绝望的时候,八十多岁的饶平如,跌在地上,嚎啕大哭。孙辈们都在劝爷爷不要再当真,为什么还要再做那些看起来徒劳无功、徒增伤心的事情?饶平如只是拷问自己:人生当中,你可以做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

2008年,平如送美棠最后一程,

看着她流尽最后一滴泪

我们一生坎坷,到了暮年才有了一个安定的居所,但是老病相催,我们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美棠走后,他将美棠的骨灰放在卧室里,要等自己离世后和美棠安葬在一起。少年夫妻,结发携手,永不离弃,既然无法再相守,87岁的饶平如选择永不忘记。

他用画笔兑现自己对妻子的承诺,他还记得年少时向美棠许过的结婚誓言,记得那个石榴花下明艳夺人的娇俏女郎,记得和美棠唯一一次吵架摔碎了一只暖瓶,记得美棠最爱听《罗斯玛丽》,歌词里还有一句“I love you”。

他90岁才学弹钢琴,就为弹这支曲子,虽然她已经听不见了。

只有在画里,才能与她同去那年少时光

一个经历过炮火的男人,可以对爱人这么深情,到底是一种天真,还是一种勇敢?他记得曾经的花前月下,也记得文革中、病榻前的惨淡时光;记得那些欢欣,也记得那些苦难。他全部画了出来。

“生命中许多微细小事,

并没有什么特别缘故地就在心深处留下印记,

天长日久便成为弥足珍贵的回忆。”

他们一起走过60年,亲眼看着身边太多家庭妻离子散、亲人反目、家破人亡,但幸两人从来没有过一丝要放弃的念头。有人问平如为什么,平如回答:“人应该不改初衷。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这是最宝贵、人生当中一个最真切的关系。”

老年的饶平如站在结婚照前

饶平如年少时读白居易写“相思始觉海非深”,到了耄耋之年才懂得,“海并不深,怀念一个人比海还深。”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在这个薄情的世界上,还有人如此深情地活着。

这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相守了一辈子的故事,也许这个人就是你的祖辈、你的父辈,或许,就是你身边的人,也或许,就是你。原来荡气回肠是为了最美的平凡。

微信订阅号:沉木花香(微信号:cmhxtop),涵盖诗词歌赋、国学经典、风俗礼仪、文化知识、历史故事等,欢迎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