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独家|牛津学者:不要把中国变成第二个西方

原标题:独家|牛津学者:不要把中国变成第二个西方

导语:英国学者彼得-弗兰科潘的新书《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The Silk Roads: A New History of the World)即将出版,与大量研究丝绸之路的著作不同,这本书主要是从西方、中亚的视角看待丝绸之路千年来的发展。

随着这些年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其国际地位越来越受到世界的关注。作为西方人应该如何看待中国的发展?西方人是否真如我们所知道的,对于中国的崛起怀有敌意?虽然彼得-弗兰科潘盛赞“一带一路”布局的重要意义,并认为未来世界的重心将是丝绸之路所代表的中亚地区,但他也不否认中国发展所面临的危机,比如发展太快所导致的失衡,中国人应该更加宽容、开放、保持谦逊等等。

彼得-弗兰科潘认为,欧洲在近代的崛起完全是一个例外。现在的影视剧、小说太关注历史上的战争,而忽略学习历史不同信仰、文化的人是如何和谐共处的,或许这才会给予当下世界的发展,带来更积极的正面意义。

采访、编译:宋晨希

作者简介:彼得-弗兰科潘(Peter Frankopan),英国著名历史学家。牛津大学伍斯特学院高级研究员,牛津大学拜占庭研究中心主任。曾多次在哈佛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纽约大学等世界优秀学府公开演讲。

丝绸之路的重要性就像动脉和静脉

搜狐文化:您这次出版了《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引起了中国国内史学界的关注。与中国人关注的丝绸之路焦点不同,您这次是从世界史的角度去看丝绸之路的历史演变。作为一名英国历史学者,为何会关注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历史?在英国,一般大众是否知道丝绸之路?大众的看法又是什么?

彼得-弗兰科潘对于我们中小学的孩子、在校大学生以及商业大咖、政界领袖来说,他们更关注与自己相关的历史,了解我们英国的法律,尤其是英国如何在欧洲乃至世界创造了帝国的辉煌历史。

我其实更关注下面两个问题,尤其是第二个问题:第一个,为什么欧洲人会在历史上变得如此强悍?第二个,历史上其他辉煌的帝国在哪里?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喜欢阅读历史书籍。加上我又成长于冷战年代,在那个特殊的环境下,就特别渴望了解与苏联有关的文学、历史,当然,还有俄国1917年的革命过程,苏联是如何与美国进行竞争与对抗的。由此,我就将目光从欧洲转向了东方。

1980年,我住在伊朗大使馆附近,大使馆里发生了绑架案。特种部队冲进去解救人质,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我们家的房屋也因此受到了冲击。那个时候,我就想要搞清楚,伊朗发生了什么危机,导致发生了这样的事件?后来,渐渐地,我又了解到了中国的历史。要知道,对于那个年代的欧洲人来说,中国是非常神秘的。我们感觉,那个时代的中国仿佛切断了与世界的任何联系。

等我上了大学之后,我上了一些相关的课程,因为想知道世界各地的人是如何在文化、思想、语言和信仰完全不同的情况之下彼此进行交流的。正是我所上的这些课程,将我带进了丝绸之路的研究,丝绸之路其实是一个道路网,穿过亚洲的脊柱部分,从中国东边的太平洋海岸一直连接到地中海。

大部分在欧洲人认为丝绸之路非常具有异国情调,但我觉得,丝绸之路并不处在世界的边缘,恰恰相反,它是世界的中心。丝绸之路促使人们开始思考人类冒险的重要性和优势。

欧洲人不仅需要去了解丝绸之路上自己关心的内容,也要去了解中西之间整个丝绸之路区域的发展。整个丝绸之路的历史,对于理解我们自己的过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沿着丝绸之路前行,我们会发现很多重要的信息,比如佛教就是由此路从印度传到了中国,再比如,在一千多年前,它也并不是一个由中国到西防单向的传播,而是中西方相互的,比如,防火布就是从叙利亚传入到了中国。

丝绸之路的重要性就像一个人的动脉和静脉,它负责将血液提供给全身。我的这本新书《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想传达的不仅仅是丝绸之路的重要性,还有它如何影响了当下的世界。

丝绸之路对文明的和谐相处具有启示

搜狐文化:丝绸之路从汉代张骞出使西域开始,时断时续。因为中亚草原民族时常阻断丝绸之路。不论是早期的波斯,还是后来的拜占庭帝国,或者奥斯曼帝国都曾经阻断了丝绸之路,丝绸之路在历史上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彼得-弗兰科潘张骞是第一位打开世界窗口的中国人,他将自己亲眼目睹和经历的事情包括与异族人贸易的情况写成详细记录,让中国人开始了解中国之外的情形。当然,张骞也意识到这些异族人或许有一天会成为中国的威胁。

很多人会觉得丝绸之路在历史上经常中断,但这或许不是真实的情况。200多年来,各族人民之间彼此贸易,丝绸之路沿线的人们已经学会了容忍和尊重彼此的差异,并找到一种和谐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彼此之间为了权力、利益相互对抗。历史上当然有对抗的时刻,比如当一个新帝国崛之后,就会出现战乱,人们四处征战杀伐,但并不是很多。

丝绸之路贸易路线图

我觉得,丝绸之路带给我们最重要的启示就是不同地区的人,不管他是来自西方还是中亚地区,彼此都能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和谐相处,这能对当下和未来的世界,产生借鉴意义。

电影导演、制片人和说书人会更关注历史上游牧部落入侵农耕地区的故事。历史上的游牧部落和农民就像一个城市里面住在不同地区的人,他们彼此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事实上,“公民”(citizen)一词在英语里尤其指住在城市里的人。许多人,尤其是上流阶层或者城市里的人,往往看不起农村人。事实上,在蒙古和中亚农村生活的人们,对城市生活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城市是人们贸易的地方,学者们互相交谈的场所,那里建造有教堂,清真寺,寺庙和公共建筑。但是市民们也需要吃、喝,牛、羊、小麦和谷物都是由农民、牧民来种植和饲养的。所以,乡下人保证了亚洲城市、国家的繁荣。

我认为,我们现在太关注历史上民族之间的隔阂,太注意历史上战争和军事英雄们并专注于他们的成功或者失败。但是,我更感兴趣的是了解历史上的人们是如何合作,又如何抗争的。

搜狐文化:在历史上,中亚地区民族繁多,战争也特别多。十字军东征,奥斯曼帝国攻打伊斯坦布尔,再到蒙古帝国西征等等都发生在这里。行走在丝绸之路上的商人们如何对待不同的的信仰,不同的文化是否产生了阻碍?

彼得-弗兰科潘不错,从古至今,中东和中亚地区都非常动荡。我们都知道,十字军东征结束于800年以前,伊斯坦布尔差不多在6个世纪之前陷落。但这是我们从一个长时段历史里面所得出的结论!

在我看来,我们今天存在的许多问题,似乎都是欧洲帝国崩溃之后遗留下来的。一个世纪以前,人们绘制中东地图会考虑西方列强,主要是英国和法国的利益。英国人占领南亚,后来他们虽然从那里撤军了,但是他们把印度联邦和巴基斯坦联邦分离开来,导致数百万人的死亡。英国人也促使旁遮普等克什米尔地区的局势越来越紧张。

英国从中亚撤兵是场灾难,造成了数百万人的死亡,这是因为印度和巴基斯坦关系断裂,但中亚局势仍在升温。这是由前苏联和美国在冷战时期引起的问题,之后又有除掉萨达姆并处理阿富汗塔利班的系列行动。这个地区的问题是有历史原因的,而它们的共同点则是外界严重错误的干扰。因此,看看现在的中东和中亚,这会告诉你后西方(post-western)世界是什么样子。

这种动荡在丝绸之路的历史上是特别不一般的,统治者通常会清楚地看到战争的结果:不仅会导致经济的崩溃,也会加剧多民族地区的紧张关系。这种紧张关系在战争之后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得到重建。阿拉伯在7世纪征战中亚,13世纪蒙古入侵中亚,以及大军阀帖木儿崛起,这是2000年周期中三个重要的时期。即使在这三个征战时期,统治者对不同的宗教和少数民族都保持友好的尊重。早期的穆斯林并没有强迫所有人皈依伊斯兰教,而是希望通过榜样的力量,并在经济上给予信仰伊斯兰教者好处的方式(即减税政策)。另一方面,蒙古人的宗教政策非常宽容,他们支持基督教、佛教和穆斯林信仰,甚至还会对犹太人这样的少数群体给予尊重和关怀。

部分原因是,真正对上帝怀有信念和信仰的人往往并不愿意杀害与己相悖的人。通常,有宗教信仰的人更想要解释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他们应该分享和跟随这种信念。那些以神的名义杀人的人,通常只是用信仰作为掩护,获得权力和金钱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通常来说,我们应该客观的而不是偏见的去对待其他人。从这个方面来看,之前生活在丝绸之路上的古人要比我们今人的情况复杂,因为他们比我们更有能力去理解不同信仰者之间的观点。

搜狐文化:虽然您认为丝绸之路应该复兴,但从经济层面上来说,国家的贸易、运输,可能还是以沿海地区为中心,那么,从经济上,应该如何对丝绸之路进行重新建设?

彼得-弗兰科潘我认为丝绸之路不是简简单单一条陆路线路而已。在古代,丝绸之路、海路联通是极其重要的。两千年前的海路连接地中海、波斯湾、印度洋和中国南海,受人称道。而未来所面临的挑战正是从中国西部始发直到土耳其的丝绸之路上的所有国家的稳定发展,以及资源的获取,这其中当然包括他们原本就拥有的油、气,金、银及其他矿物质,还包括小麦甚至水源等商品。很多沿岸的人们渴望通过海路连接附近海域或者遥远陆地,而我认为这实在目光短浅。失去本土,中国将无法存在,而不与世界联结,本土亦将无法存在。这种联结,应海路兼行。

现代人不懂得谦卑往往负面印象多于正面印象

搜狐文化:您认为,现在西方正在衰落,民主、市场都在全面倒退,这非常像尼尔·弗格森在《西方的衰落》一书所持的观点。您的观点和他有什么不同?您认为中亚丝绸之路沿线的国家正在崛起,您可否详细说说您的观点?

彼得-弗兰科潘我觉得尼尔·弗格森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学者。从他所处的立场来看,他是以西方作为基础的。他关注西方所发生的事情,并由此延伸下去。我的视角与他是截然不同的。我认为西方的崛起是一个例外。欧洲在1500年前并不重要,我感兴趣的是寻找欧洲究竟如何变得如此强大的秘密。

我发现,可以用亚洲和丝绸之路的变化来解释欧洲的兴衰。我是把所研究的问题放到世界历史这样的广阔视野中,因此会有一些不寻常和不同的地方。许多学者往往会把视角集中在过去的几十年这样一个短暂的时间里。我更喜欢从长时段的趋势里(long term trends)发现不同的问题。因此,我与弗格森的研究有很大的不同。

尼尔-弗格森

诚然,我书中所提到的丝绸之路诸国最近都在崛起。亚洲现在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机遇,当然,也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比如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些国家的战争危机。我猜想,我们可以把丝绸之路看成一个拼图,它是由很多块拼接而成并且互相相连的,当有一块移动时,其他地方都会受到影响。

我们还要看到,世界正处在转型和变革时期。不论是在亚洲和全世界,都要面对中国崛起这样一种情况。但是,其他地区也在迅速增长,比如东南亚的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伊朗和中国一样也在逐渐变好,许多国家也有大量人口,良好的基础设施和良好的教育体系。因此,这些国家的未来有巨大潜力。

搜狐文化:现在中国正在进行一带一路战略布局,您对此非常支持。一带一路,打通欧亚大陆,同样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欧亚大陆上有着众多不同文化、信仰的国家,比如佛教、伊斯兰教等等,中国应该如何与这些不同信仰和历史的国家打交道?

彼得-弗兰科潘中国的很多人肯定中国文化在历史上的重要性。但是,我们还要认识到,现在必须超越过去的历史荣耀。中亚的撒马尔罕和布哈拉,中东的巴格达和大马士革,欧洲的伊斯坦布尔和雅典等城市也都曾经是相当卓越的中心。非洲的廷巴克图或墨西哥的特诺奇提特兰也是如此。处理不同地区文化,不仅仅要学习他们的语言,还要欣赏和热爱他们的文化。这就是汉代张骞通西域如此重要的原因:他是开放的,他没有偏见和预设的概念。他真的想寻找塔克拉玛干沙漠之外的世界,未知的山脉,看看那些他所遇见和谈话的人。这在现代世界是不寻常的:我们现在会预先存有许多想法,我们对其他人的态度和印象,往往负面多于正面,而对我们自己的态度则特别积极。儒家的谦卑美德是最难学的美德;但也是最宝贵的美德。

将当代问题归咎于人的堕落是不公平的

搜狐文化:您如何看待现在中国在经济和文化上面的崛起?西方学者又是怎么评价的?您认为,中国的崛起在哪些方面还需要改善?

彼得-弗兰科潘现在是中国的新时代。历史上,中国处理与其他地区的方式有两种,即隔绝和主动参与。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可能并没有与邻国断绝友好关系,但是中国会将这种友好关系降低到最低限度,虽然它仍然有巨大的影响力。这让我想起400多年前的中国,当时中国的主要精力是集中在内部发展,摆脱了很多外交性的事务。

近些年,中国有了变化,它正在变得更外向,更具有国际性,外交也变得更运用自如。从城市上来说,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沟通方式也彻底改变了。这些变化为中国提供了许多机会,但是也存在着挑战。如何平衡经济,确保国家所有人利益,即使现在不能让所有人受益,中国也不能因此分成太多阶层,起码也要让中国人感到平等。中国现在正在进行一场旅行,这个旅程不会结束于2016、2017、2018年,因为它是连续不断的在往前发展。中国现在的问题是改革是否可以持续,我们知道,现在中国的发展扩张太快,太迅速,这将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这不仅涉及经济,也包含政治、文化和社会方面。

中国不断增长的力量和雄心会让一些人感到害怕。一些人认为,中国的崛起为世界上其他国家地区增加了额外的挑战。我也知道,中国虽然声称它的崛起,可以为世界提供更多的东西,但一些人还是会为此而感到忧虑,并如同以前一样,与中国保持着距离。2500年前,赵武灵王曾警告,要适应这个世界不断变化,明天的世界和昨天并不一样。中国需要记住的是,中国应该与外界进行沟通交流,防止出现误解,以此确保未来国际关系的合作和互利。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改革

搜狐文化:虽然中国发展很快,但正如很多学者所说的,中国还只是处在发展中阶段。中国现在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环境问题,人们内在素质道德问题等等,非常像几十年前的英国或者美国,中国可能还是无法不走西方国家发展的老路,只不过时间上要比西方国家缩短很多。您认为,中国是否可以超越西方的发展道路?

彼得-弗兰科潘我并不想用是否可以这种方式来叙述。其实,我们全都是同一物种的所有成员。像所有动物那样,我们的本能是使用我们能找到,并适合我们的东西。但因为我们具有更高的智慧,我们可以谨慎地使用这些资源,并且要为未来考虑,节约使用这些资源,不能无节制的花费。

我认为将问题归因于人类堕落是无用的甚至是不公平的。我觉得困难的是如何计划未来,因为很多条件都在不断的改变:科技、人口、经济和环境。

我坚信,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投资就是儿童的教育。对我来说,教育是任何一个国家的重中之重。在学校,我们可以了解我们周遭的世界,了解到做错事的成本,明白纪律和责任的重要性。这些价值观当然会在家里也会得到增强,但在学校,我们会成为社会的一小部分,这可以让我们懂得如何与对食物、衣服、信仰都持不同观点的人如何相处。在世界上许多地方,人们似乎忘记了这是教育里面很重要的一点。现在,教育似乎变成了让学生了解更多的信息,以便可以在考试中获得成功,打败其他同学取得更好的成绩,尽管这有助于强调个人的重要性。

如果中国能够找到一种方法,增强我们彼此间的互相照顾,那么这将使未来的年轻人成为好的领导者。

国人出境旅游没有素质是因为教育的缺失

搜狐文化:英国BBC的纪录片,曾经有一期介绍了中国投资非洲,造成非洲人民普遍失业的纪录片。应该说,一百多年前的黄祸观点,现在又有些沉渣泛起。西方民众是否会对中国有敌意?您认为,西方是否现在对中国对外投资,以及走出去的战略产生了敌意?

彼得-弗兰科潘我认为对于中国,现在欧洲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正在向世界展示自己的肌肉,非常扎眼。第二种反应则是西方人为自己感到遗憾:西方人应当自己“走出去”。但我们现在的海外投资能力大大降低了。当然,我们大部分进入非洲的投资并不是由政府主导,而是个人的行为,他们很难与国家主导的投资,在利益和钱财方面进行竞争。

搜狐文化:有很多中国人在海外旅游,公然无视当地的法律法规,或者做一些没有素质,违背道德的事。比如在卢浮宫门口的水池洗脚,在飞机上大声喧哗等等。有人将其归结为中国人没有信仰,您怎么看?该如何改变?

彼得-弗兰科潘归根到底还是教育。对中国人来说,别人来到家里拜访时的行为举止很重要。他们会认为别人粗鲁无礼是对自己的冒犯。中国游客外出旅游应该明白,去别的国家旅游正如别人来自己家里拜访,不适当的行为会引起欧洲人极大厌恶。我去中国人的家里拜访或者来到中国,我都会很注意自己的行为,而前往国外的中国游客也必须意识到这点。

在学校里我们就被教导,出校访学或者参加运动,每个人都是学校的代表,而我们在国外,代表的就是自己的国家。糟糕的过去会让人们形成负面印象。有时候,那些有可能给自己机构抹黑的人是不能与同事一同出行的。礼节不费毫厘,礼节可以习得。尊重其他国家的风俗习惯很重要,特别是中国人民如果也希望别人能够尊重中国习俗的话。

卢浮宫门前洗脚的中国游客

中国和西方的发展并不是竞赛

搜狐文化:现在很多人重提“中国模式”,认为中国特殊的政治体制,能够让中国发展迅速,有人称其为威权主义。西方人如何看待现在中国的这种政治发展?西方的政治体制、国家体制出现了问题,比如北欧高福利让经济崩溃,法国的罢工让国家建设缓慢,但大多数中国人还是羡慕西方优良的待遇和保障,认为这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目标(甚至有人笑称,欧洲某些国家已经进入了共产主义),您怎么看?

彼得-弗兰科潘我认为始终平衡看待其他社会,这点很重要。西方社会体制里有其不当之处,但很多方面自有其正当之处,包括法制、公正的司法体制,对少数群体的尊重,以及对人们不尊重不宽容差异可能给彼此带来伤害这一点的认识。习得这么多经验,这过程并不易,但我们非常珍惜这些经验。中国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行驶在一条特别的轨道上。这并不是竞赛,我们也不能像比较“两个苹果”一般对中西作简单比较:我们有着不同的起点,发展速度也不同。

历史可以而且也应该教会我们的就是,我们应该学习艰辛的过去、吸取教训、保持谦逊,谨记我们还有太多东西要学,而不是骄傲自大地以为我们应该把别人变成和我们一样。有一点所有人都应明白,怀有谦逊之心享受成功,亦不忘好运随时可能变化。对我来说,相互尊重、宽容彼此、怜悯他人是一个文明应当具备的最重要特质。我见过很多人,他们试图改变世界,却觉得这些并不重要也不必要,这让我感到悲哀。

(感谢张冰梅老师、关凤霞同学、翟珮玥同学在英文翻译上所做的贡献,特此致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