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美国大选:建制派和“爱国者”之争

原标题:美国大选:建制派和“爱国者”之争

美国大选让一个名词走红

这次美国大选,有一个词频频出现在各路媒介上,那就是“建制派”——共和党建制派,民主党建制派,等等。与此对应的一派,有人说是保守派,有人说是激进派,也有人说是传统南方红脖子——当然,也有人把他们共称为“爱国者”。

建制派是什么

何谓建制派?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因为这涉及到美国政治的深处,而咱金融圈报毕竟谈经济的,为了不被说骗字数,只能简单的说下了。

简而言之,建制派原意是指比较传统的、温和的保守派,他们长期在美国两党中掌握着较大的权力。出于政治上的考量,愿意做出较多的妥协和让步(和交易)来保持地位。或者说就是那种政治老油条,永远说着不过不失的话,但基本干不成啥大事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的一员。

那么美国现在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是谁呢?华尔街、好莱坞和硅谷不知道算不算。

“所谓爱国者”

和建制派对应的就比较好理解了,他们明显属于现在的“失落者”,不对,或许叫“失败者”,随着美国国力的衰弱,当初成长于美国国力最强盛时期的一代人,明显对于社会充满了失望——对经济的失望,对社会的失望、对政治的失望,等等。因此,这些人希望变革,而2008年的奥巴马,就是通过change和yes,We can这俩口号上台的,虽然他上台了也没干成啥事。

对于反建制派的组成,中产阶级大概占据了极大数量——现在美国制造业衰退到几乎忽略不计,High tech的主力(实际工作岗位被中国人印度人占领)。现在,美国之前的脊梁,那一部分从事非体力劳动的中产阶级数量已经锐减。现在的很多选民,因为受教育水平不高,从事不了脑力劳动,而体力劳动的活儿又被亚洲,中北美的国家抢走了,于是没活可干。有限的活,又被他们自己搞起来的工会啊,最低工资啊,给搞得半死不活。每天除了喝酒就是抱怨为什么美国衰败啦墨西哥人抢走工作啦怎么怎么样。因此,他们就是天生的反建制派基本盘。

哪派的力量更强?

这个问题不好直接说明,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从资本上来说,建制派及其背后的华尔街等名面上很强,但是特朗普背后的红脖子们,暗处的实力可是一点不差。

希拉里的支持者都有谁?华尔街、好莱坞、硅谷、大学生、非法移民,等等。你看出什么了么?他们有钱(华尔街、硅谷),他们有人(大学生、非法移民),但是,他们代表的并不是美国的中坚力量,换句话说,他们声音很大,他们战斗力不强。

学生大部分支持希拉里,估计很多人都没想到。这不奇怪,很多人知道美国大学比较左,萨缪尔森、弗里德曼、曼昆等经济学家都受过各种抵制。弗里德曼被抵制也就罢了,可笑的是连萨缪尔森、曼昆这样偏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家也被抵制,可以说美国的大学对经济学存在着一种不分意识形态的黑。

给大家说个数据,你就知道哈佛大学学生抵制曼昆的可笑了:华尔街、金融业在反资本主义人眼中基本就是资本家、吸血鬼的代名词,可1970年只有22%的哈佛大学男生从事金融或者管理,1990比例是38%,到2007年已经有58%的学生准备进入金融或者咨询业了。无论哈佛大学当年那些抵制曼昆的学生主观上怎么想,由于抵制曼昆客观上损害了经济学的名誉,提高了其他人了解经济学的成本,因此增加了这些未来可能去华尔街哈佛精英的收益。

特朗普的支持者,有美国的红脖子(那是一言不合就敢提起枪凯干的主)、有大量的中产阶级(制造业工人),更有站在暗处观望的军火商(这可是不亚于华尔街资本的力量,但是因为和华尔街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不方便直接站台)、军队、警察、全美步枪协会等等。他们虽然没有舆论的控制权,但是这些人的实力,说的直白点,如果真到了兵刃相见的时候,建制派不够塞牙缝的。

有人说,这次选举,代表了美国国内阶级的决裂,仔细一想,很有道理。现在是建制派在明,“爱国者”在暗,建制派的嗓门很大,所以给了全世界“我优势很大”的错觉,但是真投票起来,或许也会让世界大吃一惊——英国脱欧的惊喜才过去没多久呢。

为何会对抗到这种程度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经济!

在美国建国之初,投票权是规定只给与成年白人有产者的,因为只有他们才交税。按照这个规定,妇女、有色人种以及没有资产的白人都没有投票权(引用自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博客)。

美国有投票权的资本家当年之所以愿意给予无产劳动者政治权利,也是因为美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使得劳动力稀缺,于是劳工凭借其利用价值从资本家那里换来了参与利益分配的政治权利。

当经济发展停滞甚至衰退,失业人口上升,美国上层社会便会开始着手剥夺或架空稀释劳工阶层的政治权利。这点从美国最高法院McCutcheon v. FEC 2014年4月的判决中就可以看到,取消竞选政治献金上限的行为可以说是美国政治向财产限制投票权的变相回归。

而本次选举特朗普的崛起主要原因就来自非法移民和工作机会议题。其对手民主党放任非法移民的行为,以企业经营为例那就是大量招募临时工或劳务派遣员工,来挤压合同工的生存空间以及其同高层进行讨价还价的资本。

华尔街的金融继续发展下去,没有实体经济的支持,对改善经济没有办法,中产阶级和贫民除了坐吃山空,是不会有更好的办法的。更别说当非法移民还胡乱繁殖,劣币驱逐良币,搞乱治安及社会环境。

这几年愈演愈烈的黑人频频被枪杀事件,其实就是种族和阶级对抗加深的体现。希拉里的政策是安抚上下,压榨中层,但是中层也不是傻子,而特朗普,就是他们推选出来对抗的武器。

但是反过来,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是损失这些华尔街和互联网公司的利益的。比如facebook,他的利润增长点就在海外,而美国的用户已经饱和。所以,你看奥巴马开会,小扎坚持不穿西装。而海外领导人去,他就变了。

如果特朗普上台出现贸易战,互联网公司有可能受到报复。并且,外包也让互联网公司得以控制成本。床破也有可能损害这部分利益。

好莱坞也一样。中国市场是好莱坞的第二大利润来源,哪里经得起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特朗普反对的WTO协议,其实就是用美国普通劳工的利益换取了华尔街、互联网和好莱坞等的利益,比如,中国可以向美国廉价出口服装,而美国可以到中国来做投行的生意,中国增加对好莱坞电影的进口。

蛋糕不够分

所谓建制,所谓白左,尤其是在华尔街的,从来不傻不呆。哪里是为了什么价值观,什么头脑简单。

现在的蛋糕就这么大,你多吃我就少吃。美国的国力决定了现在他不能如当年一样用武力去薅世界的羊毛,美联储的QE用的太多快不奏效了,那就只能对内压榨了。

所以,建制派和“爱国者”的斗争,或许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金融圈报原创 转载请著名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