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老照片】北洋机器局,李鸿章治下的“洋军火总汇”

原标题:【老照片】北洋机器局,李鸿章治下的“洋军火总汇”

北洋机器局照片

1900年,在八国联军的猛烈攻击下,天津陷落。联军一路烧杀抢掠,如入无人之境,昔日繁华的估衣街、竹竿巷一带的商铺被洗劫一空,不时有火光冲天而起,诉说着一幢幢建筑的损毁命运。

在这场令天津众多建筑沦为废墟的战争中,作为国内重要的军工厂——北洋机器局也未能幸免。天津市档案馆中保存的一张北洋机器局遗址的照片中,那堵带着战争创伤的外墙,令人唏嘘不已。

单凭这残破的痕迹,谁又能想到,这里曾经是没落的清廷试图自强的有力见证?

1866年,崇厚和恭亲王分别向清帝提出要设立天津机械局,制造军火,“他们的理由主要有三点:一是天津临近海口,购料、取材、制造都十分方便;二是防止江南制造总局生产的火药满足不了需求;三是拱卫京畿,以固根本”

北洋机器局,又称“天津机器制造局”“总理天津机器局”,简称“天津机器局”。北洋机器局是在李鸿章任上鼎盛的,然而据文史研究者张诚说,其创办要从一个叫崇厚的人说起。

崇厚是早期洋务派的杰出代表人物,深得恭亲王的赏识。他曾经参加过抵抗英法联军进攻大沽口的战斗,亲眼看到了联军的“坚船利炮”。他觉得,中国要想自强就必须先练兵,主张购置西方新式船炮加以仿制,实现中国的军事近代化。

1861年,崇厚被任命为三口通商大臣,主管天津、牛庄、登州三处口岸的通商与外交事务,以及天津海防。崇厚在天津组建了洋枪队,采用西式方法操练部队,并在英国人的支持下试铸炸炮。“他还制造出炮车6辆,可以说这是天津机械局创立的前奏。”张诚说。

崇厚在天津训练新式部队,人数最多时达到4700人,所需的装备绝大部分靠外国进口。1866年,崇厚和恭亲王分别向清帝提出要设立天津机械局,制造军火。“他们的理由主要有三点:一是天津临近海口,购料、取材、制造都十分方便;二是防止江南制造总局生产的火药满足不了需求;三是拱卫京畿,以固根本。”张诚说。

清廷考虑到购买外国军火开支巨大,而且因为路途遥远不能立刻送到,因此同意了二人的奏请,并派崇厚“悉心筹划,妥立章程”。

崇厚选定的地址,为海光寺,1867年,崇厚在海光寺创设天津机械局,即人们所称的“西局”。在此之前,他已经拨银8万两,请一个名叫密妥士的英国人去购买机器设备。“西局”的创设,共花费白银9万5千两。“根据资料记载,‘左院为制造机械总局,烟筒高迥,一如外邦铁厂,黑烟直吐,颇有上海之风。门外横额,一曰‘善其事’,一曰‘利其器’。”张诚说。

第二年,崇厚又在贾家沽设立火药局,史称“东局”。据张诚介绍,“东局”占地两千多亩,厂房、宿舍的图纸均由外国技师提供,共有机器房290余间,大烟囱10座。东局花费的银子,竟然达到了38万两之多。

随后,北洋机器局大规模扩张,1887年,东局内兴建了一座制造栗色火药的工厂,这是当时世界上较先进的火药厂;1892年,机器局从英国购买了成套的炼钢设备,建成了中国北方第一座近代化规模较大的炼钢厂

1870年,崇厚奉命出使法国,临行前推荐李鸿章主持两局事务。“直隶总督李鸿章向能筹维大局,于制机之道,历经考据精详。奴才崇厚现在出差,以后应如何斟酌添置开展之处,请饬下李鸿章妥筹酌办,以期一劳永逸。”上奏皇太后和同治皇帝时,崇厚如是说。

崇厚的话是有根据的,在主持“两局”事务之前,李鸿章曾经在上海创办“炸弹三局”,成效显著。李鸿章到任后,很快实地考察了机器局,觉得还需要加修房屋,添置机器。在给清廷的奏章中,李鸿章说:“制器与练兵相为表里,练兵而不得其器,则兵为无用;制器而不得其人,则器必无成。西洋军火日新月异,不惜工费,而精利独绝,故能横行于数万里之外。中国若不认真取法,终无由以自强。”张诚说,在引进外国机器方面,李鸿章一直是“不惜工费”。《清史稿》形容李鸿章“独究讨外国政学、法制、兵备、财用、工商、艺业,闻欧美出一新器,必百方营购以备不虞”。

李鸿章到任后的一大举措,是辞退了很多外国工匠。崇厚主持机器局时,不仅采购之事大多拜托外国人,而且生产中大量雇佣外国工匠,东局中仅外国工匠住房就有160余间。李鸿章觉得制作武器的部门是一个国家的要害部门,被外国人把持“存在尾大不掉的危机”“非廉正熟悉而有调理之员,不足以谋”。

“他罢黜了丹麦领事、不懂机器的外国总管密妥士,推荐并任用沈宝靖担任总办。不仅如此,他还从南方调来了大批熟悉生产制造军火的技术工人。”张诚说。此后北洋机器局的历任总办,都由中国人担任。

李鸿章到任后,将西局并入东局,同时,他将淮军在天津的修械厂迁往海光寺西局原址。这一修械厂全名为“北洋行营制造局”。与地方的机器局不同,它隶属于淮军,专门制造各种新型炮弹枪弹

东西两局合并后,北洋机器局初具雏形。1873年,李鸿章开始了对北洋机器局的扩充。据张诚说,仅在1873年,李鸿章就购置了4架洋药碾、添置了各式机器十余台,将原来设在西局的铸铁厂迁往东局,又购置了59亩地,建成3座洋式药库。1875年,将机器房的一部分分出来设为洋枪厂,并购置了制造林明敦枪及中针子弹的机器,制造枪弹。

随后,北洋机器局大规模扩张,1887年,东局内兴建了一座制造栗色火药的工厂,这是当时世界上较先进的火药厂;1892年,机器局从英国购买了成套的炼钢设备,建成了中国北方第一座近代化规模较大的炼钢厂。“经过李鸿章5次较大规模的扩充建设,逐步形成了一个集机械制造、基本化学、金属冶炼、铸造、热加工、船舶修造等多种生产能力于一身的军火企业。”张诚说。

鼎盛时期,北洋机器局雇佣的工人超过2700人,产品除了火药、枪弹、炮弹等,还有水雷、挖泥船、小火轮、水底机船以及行军桥船等其他军用物资,李鸿章称其为“洋军火总汇”

生产军火的企业,具有严格的安全操作规程,违规操作的后果相当严重。1886年的《申报》曾记载了北洋机器局的一次事故,那次事故发生在东局铜模装药房。

所谓“铜模”,其实是毛瑟枪的子弹。发生事故的地方共有5个房间、40名工人和若干学徒。平日里午后上工,必须仔细数清楚上半天制成的子弹数量。本来平常子弹的日产量为1万3千颗,但那段时间因为醇亲王要来天津检阅,所需要的枪子数量增加,每日要赶造2万6千颗。发生事故那天,一名学徒操作失误,引起了子弹爆炸,声音如石破天惊。当时屋里共有9人,大火烧起来时,有两人从窗户逃走,其余7人在火中乱窜。外面的人破门而入时,有一人已经死于火中,其余6人当天也都去世了。

这场事故后的颓垣败瓦和零落的尸骨残骸,令见者唏嘘。然而,庚子事变后那堵残破的外墙,更让国人心痛。袁世凯继任直隶总督后,见东、西两局无法恢复,于是在山东德州择址另建,北洋机器局的辉煌终成历史。

本报记者 李宁 专家支持 张诚

图片由天津市档案馆提供

毁于1900年八国联军之役的北洋机器局遗址照片

阅读

阅读

精选留言

    加载中

    以上留言由公众号筛选后显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