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首发丨再不怕丢门禁卡 他让3家科技园区通行只需刷手机 获投100万

原标题:首发丨再不怕丢门禁卡 他让3家科技园区通行只需刷手机 获投100万

飞凡士科技创始人周鹏飞

文| 铅笔道 记者 石晗旭

导语

“你什么时候才能到我身边来?”远在新加坡的妻子问道。

周鹏飞无法回答,他在等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创业成绩。

2015年4月起,周鹏飞经历了想法夭折、公司亏损。如今,他一手打造的飞凡士终于有了起色。

飞凡士是一个一卡通系统服务平台,以手机为载体,通过NFC技术,完成城市、校园、园区三大一卡通系统的各项服务,主要有卡卡充App、卡卡充SDK、NFC手机壳(针对iPhone用户)三款产品。

今年5月,飞凡士完成1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启迪基金、泰有基金。

目前,飞凡士已有1万多注册用户,支持100多个城市(上海、广州等)公交卡的余额、消费记录查询,服务科技园区3家,营收超过40万元。

注:周鹏飞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博士毕业决定创业

2014年年底,周鹏飞在南洋理工大学读博,为课题奋战,研究NFC(近距离无线通讯技术)安全性能相关技术。转眼毕业在即,他本应充满喜悦,这喜悦却被前路未知的茫然冲淡了。

摆在周鹏飞面前的有两条路:去大学教书,或运用自己所学的NFC相关技术创业。前者意味着稳定的生活,后者则充满着未知与吸引力。

周鹏飞与导师探讨该何去何从,导师对他创业的想法甚为支持,并给他介绍了一些相关商业人士。内心挣扎了整整一周,最终,他决意创业。

去年4月,周鹏飞从新加坡回国,与自己清华大学读博的好友及南洋理工大学的学弟组建团队。三个对市场并不熟悉的伙伴聚在一起,摸索创业方向。

飞凡士科技的核心团队,由左至右依次是:姜世琦、周鹏飞、党凡、周良松、董奥博。

起初,他们试图以手机为平台,运用NFC技术实现离线支付,做出不同于支付宝、微信等在线支付的产品。“这样一来,只要有手机,没带卡、没有网也可以轻松完成支付。”

但很快他们便发现,离线支付的实现需要很大的平台去运营,小团队根本没有实力与银行、手机厂商等达成合作。

探索市场时,周鹏飞发现银行内部的风险评估部门对技术变革很谨慎。他先后接触了中信、民生等银行,对方虽然对项目有兴趣,但更希望打造自己的离线支付产品。

经过四个月的摸爬滚打,周鹏飞仍不知创业路究竟在何方。他决定先做一个能够落地的项目。

去年10月,团队研发出一个可以直接用手机刷POS机支付的产品原型,类似如今的Apple Pay,以25万元的价格卖给新加坡的一家公司,获得创业以来第一笔收入。

这次尝试,给了周鹏飞灵感。“现在每个人都要带很多卡,门禁卡、银行卡、交通卡等等,很麻烦”,他计划做一个以手机为载体的一卡通服务平台,包括城市一卡通、园区一卡通、校园一卡通三大系统,“如果各种卡都能放在手机里,就方便多了”。

切入一卡通空中充值

周鹏飞打算从城市一卡通切入,做一款用手机可以完成交通卡余额查询、消费记录查询及空中充值的App。

去年11月注册成立飞凡士科技后,经人引荐,周鹏飞与北京、河北等地的城市一卡通系统交流,尝试打开市场。

“但城市一卡通在不同地区触及着多方利益,如公交公司、地铁公司等”,因此只有北京城市一卡通系统与周鹏飞达成合作。

期间,团队做好了技术准备。如要实现支付,必须解决安全性问题,周鹏飞研究了一系列诸如数字签名、安全证书等技术来规避支付风险。

此外,不同安卓手机的NFC芯片参数不同。为了解决兼容性问题,周鹏飞购买30多款市面上具有NFC功能的安卓手机,“每款都试用一下,逐个击破兼容难题”。

2016年3月,卡卡充App正式上线。北京城市一卡通用户随时随地可用手机直接刷交通卡,查询余额及历史交易记录,并完成充值。

卡卡充空中充值操作示例

然而城市一卡通充值不仅没有给周鹏飞带来收入,反而因为得到的佣金不足以支付交易的手续费,几乎一直在赔钱。“所以我们现在不推广城市一卡通充值,主推查询功能,并与更多城市洽谈查询服务的合作。”

周鹏飞还回到自己的母校­清华大学,谈起自己做手机校园一卡通平台的设想。与支付宝等的校园卡充值功能不同,他的产品省去了在圈存机刷卡到账的环节,实现空中充值即时到账。

目前,针对清华大学校园一卡通的产品已完成开发,但由于学校系统内部的一些原因暂未正式上线。“因为涉及到直接对接学校财务系统,校园一卡通推广很难。”

完善一卡通服务平台

城市、校园一卡通平台进展不顺利,但二者并不是周鹏飞最看重的业务,只是产品落地的手段。他的业务重心始终放在科技园区一卡通系统服务上。今年1月,团队为园区推出Demo版卡卡充App,包括门禁、消费及服务三大系统,功能如下:

周鹏飞带着Demo向多家园区说明方案,最终与北京未来科技城达成合作。根据北京未来科技城的实际需求,团队在技术方面进行升级。

此外,为了实现刷手机通行,周鹏飞给园区已有门禁安装了NFC芯片。

今年3月,园区版App在北京未来科技城正式上线,公司收入10万元服务费。

随着项目逐渐走上正轨,周鹏飞将融资提上了议程。“我接触了几家投资公司,投资公司各种忽悠,但做了尽调就再无音讯。”

一筹莫展之际,启迪基金和泰有基金向周鹏飞抛出了橄榄枝。今年5月,飞凡士完成1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拿到资金后,“考虑到SDK可以增加用户”,团队投入SDK的开发工作。8月,卡卡充SDK在北京未来科技城正式推出,“未来科技城将SDK应用在自己的平台上,完成园区一卡通管理,但实际上服务还是我们提供的”。

其后,为了使产品系统完备,有成员提出研发一款手机壳,让iPhone的NFC功能不再受限。

“当时团队内分歧很大,有人认为这款手机壳没有商业价值,但我觉得还是先研发出来再说。”8月,NFC手机壳已完成研发,但周鹏飞选择观望,暂未推广。

截至目前,飞凡士已有注册用户10000多人,可支持100多个城市(上海、广州等)公交卡的余额、消费记录查询,可读取大部分银行芯片卡(为卡片虚拟化做准备),服务科技园区3家,营收超过40万元。

近期,周鹏飞正忙于为住房与建设部编写智慧社区一卡通导则,他希望借此推广飞凡士。

谈起未来,周鹏飞依旧坚定于将所有卡片在线化、虚拟化到手机里。他想,只带着一部手机出门该是多么便捷的一件事。

The End/

编辑 邵 希 校对 代 伟

求报道

请加pencil-news为好友

阅读

阅读

精选留言

    加载中

    以上留言由公众号筛选后显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