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时代一去不返:震惊中外的紫石英号事件!

原标题:殖民时代一去不返:震惊中外的紫石英号事件!

若论世界近现代史上最牛国家,自然非英国莫属,在完成工业革命后的两个多世纪里,将国旗插满七大洲,荣获“日不落帝国”称号。俗话说:爬得越高,摔得越惨;泡沫越大,碎得越稀。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消耗,曾经的超级帝国已经空留一副骨架,轻轻一碰就会散落在地。然而,不可一世的英国人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送出这致命一击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其强行打开大门,并指手画脚长达一百多年的——中国!

1949年4月20日,由于国民党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渡江战役随即打响,在邓小平、刘伯承等人指挥下,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瓦解了南京政府的统治。期间,曾发生一个不大不小的插曲,而恰恰是这个插曲,让英国现出原形。

就在战役马上打响的前一刻,一艘悬挂着英国国旗的军舰(紫石英号F116)若无其事地向我军阵地驶来,在接到鸣炮示警后,不仅没有停止前进,反而悍然开炮,我军随即还击,使其中弹搁浅。几个小时后,英国数艘军舰相继来增援,皆被击退,我军亦伤亡近300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紫石英号事件!

紫石英号F116

这一事件是英国“炮舰外交”的延续吗?中国如何应对?最终结局如何?

不是意外的意外

紫石英号事件并非英国政府有意为之,它的发生其实是一次意外。英国人最讲究实际,他们对于自己实力和境况有着无比清醒的认识,所以在国共内战期间基本作壁上观。当发现国民党失败已成定局后,英国政府仍将驻华大使及使馆人员留在南京,就已经意味着站在了中共一边。

在这种背景下,为何还会发生紫石英号事件呢?

答案是,英国政府事先根本不知情,在得知消息后极为震惊,当天就致电驻华大使馆,询问事发原因。电文意思翻译过来大致如下:解放军渡江的时间和地点早就告诉你们了,为何还要选择辣么敏感的时间出现在辣么危险的区域?搞事情啊!

远东舰队的解释是:之前和国民党沟通过,咱们在南京停泊一艘军舰,以便将来战乱发生时接应使馆和侨民在第一时间撤退,这艘军舰每月轮换一次。在得到国共谈判破裂、解放军要渡江的消息后,我们已经把轮换时间推迟了。后来,天杀的指挥官不知道哪根筋打错了,非要抢在战争打响前完成军舰轮换,结果惹出了大乱子。

说白了,远东舰队指挥官低估了解放军的实力和胆量,总觉得自己高中国人一等,根本没把解放军放在眼里。正是晚清以来形成的优越感,让一场误会升级为外交冲突。既然是一场意外,在紫石英号被打得搁浅以后,远东舰队就应主动与解放军取得联系,说明情况。可惜,指挥官直接派出军舰增援,实乃错上加错。直到连吃败仗后,方才明白一个残酷的现实:解放军既不是昔日的清军,更不是当年的国军!

如此说来,事件的发生又算不得意外,一如当年清人怀抱天朝思维引来战争,实属历史演进之必然。

无解的错位谈判

由于紫石英号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过于敏感,中共方面需要时间综合各方面因素做出判断。总的来说,上层基本将其看做一起偶然事件,没有陷入英国与国民党勾结的阴谋陷阱中。只有4月22日,毛主席得知前线发生新的炮战,且我军伤亡不小后,曾亲自起草一份社论,谴责英帝国主义与国民党勾结,并发出“如敢再犯,则打击之”的最高指示。但一周后,毛主席的态度重新回归理性,原因是吃了亏的英国人竟然连声抗议都没有,说明这很可能是一起偶发事件,遂约束部队,下达没有中央命令不得开炮的新指示。其实,英国人不是不想抗议,实在是不想把事情激化,毕竟综合国力已经今非昔比,真心不愿意卷入国共内战漩涡,为此还遭到国内舆论谴责。

既然双方都将这一事件认定为意外,且都采取较为理性的态度,那么事情本该很好解决。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双方谈判却陷入了长期的僵局,几乎呈现为无解状态。

问题出在哪?

政权更迭!

随着渡江战役的迅速推进,中共将在全国建立起新的政权,并在外交方面坚持一个原则:不承认旧有外交机构和外交人员。中共主张谈判应在军队指挥官之间进行,并委任三野炮三团政委康矛召(最先下令开炮还击者)为谈判代表;英国则主张将谈判升格为两国外交层面,实际要讨论谁来承担事件责任。也就是说,在英国承认中共政权之前,双方根本不可能展开实质性外交谈判。

双方僵持一个月后,英国人急了,毕竟自己的军舰还在解放军控制下,只是没有被缴械罢了,眼瞅着天气越来越炎热,舰上船员的日子越来越难熬。这时,远东舰队总司令布朗特想出了一个办法,自己登上紫石英号,升起他的舰旗,由他参加谈判,目的还是将谈判升格,但此举并未得到英国政府的支持,因为实在太过轻率,一旦失败,反而容易激化矛盾。

事实上,中共方面也不想再拖延,毕竟还有好多建国大事需要处理。所以,6月10日,中央军委提出妥协方针,只要英国承认军舰闯入我军防线是一种错误,至少是一种冒失行为,那么就可以考虑先释放军舰,随后再进一步讨论国家责任问题。这已经往后退了一大步,表达出了最大诚意。对于中方提出的“擅自闯入”一词,英国方面讨论的结果是,争取使用“不幸进入”一词,如果不能成功,那就接受中方意见。应该说,这是双方解决问题的最佳机会!

可惜,英方谈判代表突然病倒,加上中方谈判代表(袁仲贤)离开镇江去南京参加庆祝活动,谈判被耽搁数天,而双方都认为对方在故意拖延,误会再一次加深。7月5日,当中方代表回到镇江时,底线已经变为“擅自侵入”。“闯”与“侵”虽是一字之差,却决定着整个事件的性质。换句话说:这次事件不是误会,英国必须认错!

这,是英国政府无法接受的。因为在他们看来,军舰驶入长江是得到南京国民政府许可的。只是,他们忘记了一点:国民党的执政合法性已经丧失殆尽!

谈判,再次陷入僵局!

夹着尾巴逃跑了

在多方交涉无果的情况下,英国政府曾讨论要不要将此问题提交联合国,最后出于种种考虑决定放弃这一手段。为了打开僵局,当初布朗特的提议再度被提起,并得到英国海军部的支持。海军部致电布朗特:“在形势已经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海军部现在同意你前往‘紫石英’号,亲自会见袁将军(指袁仲贤)。如果这一举措仍不能获得‘紫石英’号的放行,你应该坚持前往会见毛,无论他在何地。”

在这一背景下,布朗特于7月27日致电紫石英号,提出一个新的文稿,承认英方错误,事情似乎又出现了曙光。然而,这只是一颗烟雾弹。7月30日晚上10点,紫石英号趁着“江陵解放”号客轮经过该舰下驶上海时,借助强台风,成功尾随、挟持潜逃,并与解放军多次发生炮战,造成无辜平民的伤亡。

事实上,早在6月份,布朗特就通过暗语与紫石英号讨论过逃跑的可能性(英国人叫突围),但直到7月29日,他才向外交部汇报相关事宜。外交部认为:“无论其成功与否,突围的企图将会对英国在共产党中国的利益,甚至可能会对英国人的生命,带来严重的影响。我们与中共达成某种协议和保留我们的经济利益的努力,将遭到严重的也可以说是致命的挫折。”没想到,紫石英号还是任性地选择了私自逃跑。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方面早已预判到紫石英号有逃跑的可能,曾下达“沿江部队可不予拦截,而在事后发表声明予以谴责”的密令,实际也想以谈判之外的途径解决问题。7月10日,解放军曾允许“紫石英”号从南京英国海军的油料仓库获得54吨燃油补充。后来,由于英国驱逐舰在长江口活动频繁,有伺机劫走或配合“紫石英”号逃走的企图,中共政策再度趋于强硬,最高指挥部向沿江部队发布新的命令,如果英国舰队溯江接应“紫石英”号,或“紫石英”号擅自逃走,应予坚决打击,但不能击沉。就当时解放军的战力而言,这一命令的执行显然有难度。康矛召就说:“从我的作战经验判断,要在射击技术上重伤而避免击沉一艘军舰是难以保证的。”但不管怎样,这些都说明中共方面也不想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件意外事件上。

紫石英号逃回英国后,普通民众给予了他们“英雄般”的待遇,但政府当局十分低调,他们担心中共会采取报复性行为。没想到,中方只是在舆论上给予了谴责。

其实,英国政府真的想多了。当英国舰队保护着伤痕累累的紫石英号逃离长江的那一刻,胜利就已经属于中国!因为,“夹着尾巴逃跑”的场景,无疑向世界宣告了一个事实:靠着炮舰殖民中国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通俗点说就是:见鬼去吧!

至于紫石英号的命运,则更具戏剧性。1957年,英国导演Michael Anderson拍摄电影《扬子江事件》时,英国皇家海军把紫石英号提供给剧组。没想到,在拍摄爆炸场面时军舰受到严重损伤,被迫解体回炉。

祥说:在外交谈判过程中,任何一个微小细节,哪怕是一个词汇的变化,都有可能影响整个事件走向,而藏在背后的指挥棒,永远是:实力与智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