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在中国任教的外国人:在山区缺的其实不是入学机会

原标题:在中国任教的外国人:在山区缺的其实不是入学机会

编者按:11月5日,以“创新促进公平”为主题的“WISE-LIFE中国教育论坛”在北京举行。这是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首次登陆中国,与21世纪教育研究院携手举办的论坛。桥梁国际学院(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ies)联合创始人、首席战略执行官Shannon May进行了主题演讲。

搜狐教育整理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创办于肯尼亚的桥梁国际学院,通过前沿的课程设计、学校管理和本地教师培训,将世界级的教育带入了贫困社区。它被比喻为麦当劳或星巴克,因为教案由总部“调制”好后统一“配送”,将世界级教育带入最贫困的社区。并且利用技术和数据,保证每一所学院都能提供同等优质的教育。2015年,桥梁国际学院获得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教育项目奖。

而桥梁国际学院联合创始人Shannon May曾在中国辽宁的农村工作和生活过,这段经历也带给她很多教育的观察和思考:贫困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孩子们不是根本没有入学的机会,而是进到了学校却学不到东西,我们的教育体系和方法没有关注到让孩子真正的收获。

她说自己当时没有备课的书,没有教案,虽然很受孩子们欢迎,但这让她考虑作为教育系统重要组成的教师必须要有所改变。教师不只是给孩子的作业打发,应该帮助孩子发现自己,让他们懂得如何建立自信,甚至可以数据等技术来研究他们的教学、改进教学,关注他们个体的成长,真正成为学生学习的引导者。

以下为桥梁国际学院联合创始人、首席战略执行官Shannon May的现场演讲:

10年前,我在辽宁的一个村庄生活,作为一个老师,我在那里做课程研究,关注的是教育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课题。

很多人都认为我是非常好的老师,其实我并不这样认为,我只是给大家介绍一下冲突,以及我们如何思考教育,以及如何去改善学校的体系!这个村子的现状就是这样的,实际在中国很多的地方都存在这样的情况,甚至在世界各地都有这样的现象,所以不是小问题,不是某一个学校的某一个老师遇到的个性化的问题,而是全球性的问题。

在这个小的农村学校当中,我唯一的教材是一本教科书,没有老师备课的书,当然不能上网。因为我会说英语而且是当时学校唯一会说英语的人。孩子们很喜欢我的课,后来我变成明星老师,甚至在当时的辽宁成为300名最佳优秀老师之一。

每天白天我和孩子们在一起,晚上和他们的家庭一起相处,和他们的父母交流。我去的前5年发现,很少的孩子能够进入到初中去上学,基本是在小学阶段有很多孩子选择退学了。这样的观察和经历,让我更多地知道,贫困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孩子们不是根本没有入学的机会,而是进到了学校却学不到东西,我们的教育体系和方法没有关注到让孩子真正的收获。

我们应该从教师的身上期待什么?或教师应该做出怎样的改变?如何让他们很好的给予学生知识?

大家都知道,课堂不只是教语文、数学等学科的地方,教师应该更多帮助孩子发现自己,让他们懂得如何建立自信,而不仅仅是收到他们作业后打一个分。做一个好的教师其实责任和压力是相大的,有时基本一天要花18个小时忙工作,没有吃饭的时间,没有时间跟家人在一起,甚至我有时候也会想我的老家。

有时候抱怨老师是很简单的事情,但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教师在教育生态系统中是必然存在的,本身也需要受到鼓励,需要正能量和积极的暗示,这样教师才能真正成为学生们的引导者和楷模。

后来我离开了这里,也在寻求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样的问题。

我和我的团队开始用一种系统化的思维去看待教育。我们成立桥梁国际学院,推出来了教师的培训系统,我们鼓励教师能够营建非常积极的氛围。比如一个基本的课堂,我们确保它是一种系统化的方式来进行创建。教师手中有一个类似ipad的掌中宝,在这个生态系统中我们的创新是采用了监控智能技术,通过采用我刚才说的掌中宝的设备,马上就知道教师是不是及时打开了书了,是早了还是晚了,或者根本没有打开自己的课本,这是非常重要的监测结果。目前我们已经在五个国家进行了这样的试验。

自2008年创办以来,桥梁国际学院已经成为非洲最大的连锁私立学校,并继续以惊人的速度扩张:每2.5天,就有一所新的学院开办。连锁学校很快开到了乌干达、尼日利亚和印度。2025年,桥梁国际学院计划为12个国家的1000万儿童提供优质而低价的学前和小学教育。

在肯尼亚,公立学校教师的缺勤率高达47%,每天的平均授课时间只有2小时19分钟。65%的教师都不合格——他们甚至连自己所教科目的考试都通不过。教师缺勤和教学质量的低下导致很多已经从小学毕业的孩子连二年级的读写水平也达不到。怎样快速而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

桥梁国际学院想到了一个简单易行的办法:既然当地老师缺乏学科知识、不会教课,那就把专为他们设计的教案发到他们手里,一步一步地指导他们教学。教案由负责教学设计的“专家教师”(Master Teacher)编写。这些像剧本一样详细的教案由总部“调制”,然后“配送”到为每一个老师配备的平板电脑上。每个学期,“专家教师”都会结合最先进的教学法设计出5000份教案和多种教材、练习册、学习工具、试题等,而负责实地教学的“学院教师”(Academy Teacher)根据这些内容授课,确保每一个孩子都积极参与课堂互动。有了这些和总部联网的平板电脑,“专家教师”可以和“学院教师”及时沟通,并实时跟踪课堂进展和学生的学习成效。

科技不仅可以用来降低教育成本,也可以用来提高教学质量。

但这并不意味着教师成了机器人,或说学校都通过掌上设备来进行管理。这个项目的目的是让教师更加专注教育本身,如何进行个人的指导,如何通过小组的讨论去引导学生们学习。

更重要的是我们用数据驱动的系统去推动教育创新。数据可以帮助我们在教育过程中做出决策,哪些地方可以改进等等。对教师而言,如何对教师的业绩进行评估,采取人口普查的方式来判断每一个老师带来的价值。这样也能让我们知道哪些教师需要更多的鼓励和培训。其实整个系统中教师是非常重要的元素和力量。

这次我可能有机会再次回到我的“老家”,那个曾经我工作过的东北村小。我这不找到现在当地的小学教育水平怎么样,我也很害怕可能没有很大的改变。我也想看看当初教过的学生是否已经结婚了,去城市工作了还是种地。不管怎样,如果我们不改变现在的教育、不创新,我们的未来和希望都会很渺茫,希望我们做出共同的努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