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独家|金币买苹果,爱情呢?简·奥斯汀的婚姻理论

原标题:独家|金币买苹果,爱情呢?简·奥斯汀的婚姻理论

本账号为搜狐读书官方账号,内容全部来自出版社合法授权,转载请联系原出版社。

双十一将至,早在买买买之前,它其实是光棍节。提起光棍和单身狗,自然脱离不开爱情与婚姻的话题,而金钱一旦接入,这个话题总让人们争吵不休。爱情的崇拜者们认为爱能战胜一切,含辛茹苦的父母长辈们则大部分坚定的认为金钱是一切的基础,而当爱情与金钱不能共有时,他们就会各执一词,基本无法分出胜负。

所以,今天的读书君想通过简·奥斯汀的婚姻理论,来跟大家探讨金钱、婚姻、爱情的关系。说起这位大名鼎鼎的英国女作家,大家一定会想起《傲慢与偏见》,而有趣的一点是,经常在作品中探讨这些伦理关系的她,终生未婚。更有趣的是,奥斯汀的终生未婚源自早年与初恋情人汤姆•勒弗罗伊被双方家族拆散(女方家嫌男方家太穷,男方家嫌女方家不够有钱……),而后奥斯汀终身不嫁投身写作,而穷小子汤姆娶了大富之女后跻身政坛成了爱尔兰胡格诺派的政治家、法官(狗血的是,汤姆的长女也叫简,其中的八卦嘛,有兴趣的少年们请自行考据,有部安妮•海瑟薇出演的传记类电影《成为简·奥斯汀》可以满足你们一定程度的YY,嗯嗯)。

电影《成为简·奥斯汀》剧照

电影海报

作为以身试法的简·奥斯汀是个爱情至上者与崇拜者吗(毕竟她为了爱终身未婚),经历了漫长的现实生活实践检验后,她的想法和感受是否有变呢?这一切都对我们思考爱情、婚姻与金钱的关系(伦理、哲学)十分具有参考意义。

内容选自《我想跟自己谈谈金钱哲学》(英)约翰·阿姆斯特朗,人民文学出版社/九久读书人,2016年8月版。

金钱=快乐?有理论认为其实呈递减趋势

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回归本质后的金钱只是一种交换手段。一个著名的理论认为,金钱在带来快乐回报方面呈递减趋势:

从此图你可以看到,在人们从没有钱到适度有钱的过程中,快乐程度上升得非常快,然后曲线开始平缓起来,达到一定水平后就停止增长(平均收入一般在金钱曲线的中间)。

金钱不是美满的唯一动因,它只是其中的一个要素、一种资源

事实上,我们并不会对此感到惊讶。当我们讨论幸福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可能是快乐和宁静的混合:你感到兴高采烈,同时也觉得安全。金钱与这些情绪确实有关,但会衰减。

金钱确实可以用来购买使你感到平静的东西:豪华的酒店房间、乡村小别墅等等。但是获得平静的源泉有很多种,比如一个好脾气,稳定的感情关系,体育运动,拥有宗教信仰,听音乐等,这些与金钱并没有必然的关系。

一般人都认为金钱能带来愉快的感受。它可以买到这些装备:香槟酒,重大活动的邀请函,用于探索新奇、体验美丽的飞机票。但是我们也清楚地知道,即使能够拥有这些东西,人们也可能会感到悲伤和沮丧。

如果还需要解释清楚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这样说:金钱可以购买具有象征性的物品,但是却买不到能带来平静和快乐的东西。直截了当地说就是:我们必须承认金钱买不到幸福。

更多的金钱并不一定会使我们更加快乐,不会给我们带来内心的愉快和平静,至少不会持续很久或者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平。但是如果我们想要美满的话,金钱确实扮演了一个不同的角色。金钱真正擅长的事情在于让我们采取行动、获得物质财富。金钱是权力和影响力的来源。

美满的程度可能会随着金钱的增加而持续增加——这条曲线并不像我们之前看到的金钱/快乐关系曲线一样最后变得平坦。美满是开放式的,金钱的增加总是增加了美满的程度。

但是金钱并不是美满的唯一动因,它只是其中的一个要素、一种资源。

只靠金钱才能完成的事情并不多,但是如果没有钱的话,很多事情就不容易实现。要素逻辑很简单,我们都很熟悉,但是当我们考虑金钱时总是会将它抛到脑后。

只有当金钱和美德结合时,它才能带来美好的结果,帮助我们过上有意义的生活。美德是指具有美好的思想和性格。

人生美满并不意味着自私、贪婪或者反社会,一个人在不惜一切追求自己内心平静或快乐的时候可能常常会表现出来这些特点。个人的真正美满对集体有益,因为良好地运用个人能力肯定会促进集体的幸福,然而个人的愉悦和平静并不能给其他人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稍后我将更详细地探讨这一问题,但是首先我想说说“要素论”如何帮助我们解决这个私人问题:金钱与爱和性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金钱在交友时十分有用,那它与爱和性有关系吗?

运用“要素论”我们可以发现,金钱在与他人形成良好的人际关系时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它也能够使爱情成功。

将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以及浪漫的憧憬混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容易感到一丝尴尬。我们似乎迫于某种压力而宣称物质需求和这些心灵的东西无关。想到它们之间可能有某种关系时,我们担心这种想法实在太粗俗。我们是浪漫传统的继承人,告诉自己不要过于忧虑物质方面的问题。这种思考方式让我们注意到一些经典案例:一个很有魅力的穷小子与一位自大肤浅的有钱人进行对照;一对贫穷快乐的夫妇与一对富有但痛苦的夫妇形成鲜明的对比。然而,英国著名的一位“浪漫”小说家,对于金钱与爱情应该具有的联系提出了一种更为实用的观点。

从长远来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爱情(也包括性爱,尽管过于优雅的奥斯汀没有直接谈论这一方面)是建立在良好的经济基础之上的。当然,这并不是自然法则,也有例外。

我们面临的最大诱惑就是反过来解读这句话。简·奥斯汀并不是说单靠金钱就可以得到爱情以及美妙的性生活。她支持金钱的“要素论”观点:与其他美好的事物结合起来的时候,金钱可能会非常重要;但是如果只靠金钱,你会一事无成。在她的所有作品中,最有钱的一个人是曼斯菲尔德庄园软弱的庄主——拉什沃思先生,他的婚姻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情感与理智》的婚姻:穷夫妇幸福美满在于他们的钱够用

简·奥斯汀画像

简·奥斯汀相信,牢固、稳定、令人满意的感情要求多种良好的基础,其中只有一个涉及经济。对于人们所需要的金钱数量,她写得非常具体。例如,在《理智与情感》中,她让埃莉诺·达什伍德和爱德华·费华士结婚。他们加起来的年收入大约有850英镑,这是所有的已婚女主角中收入最低的一位。但是按照当时一般的标准来看,这个收入还算颇高的。故事中很重要的内容在于描写在他们如何拥有足够的物质所需以及如何妥善定义“足够”一词。另外,我们还得知这两个人具有良好的品德和性格,那样的收入水平能够“满足他们所有的需求”。

简与汤姆

小说中的反派人物威洛比有足够的钱使自己过上舒适的生活,但是他太奢侈浪费。当他真的爱上玛丽安的时候,因为他已挥霍光了自己的财产,结婚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为了偿还自己的债务,威洛比不得不和金钱结婚。但是,从经济角度来看,玛丽安并不是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简·奥斯汀在小说中给威洛比安排了一个泼妇般的女继承人,对他进行了完美的惩罚。

在《傲慢与偏见》中,班纳特家的邻居夏洛特·卢卡斯嫁给了富有的科林斯先生,但是由于科林斯先生品德欠佳,他们之间不可能维系良好的关系。

简·奥斯汀:钱很重要≠越多越好

简·奥斯汀试图教我们一个道理:金钱是必要条件,但并非充分条件。同时她也告诫我们:到底需要多少钱这一问题非常关键。当你说金钱很重要的时候,这意味着你的意思就是“越多越好”,但这完全不是她的观点。

金钱的“要素观”让我们不得不关注比例问题。如果你态度正确,少量金钱也可以满足你的诸多需求;但是如果你的态度错误,即使再多的钱也帮不了你。

仅仅为了钱而结婚和认真考虑感情的经济基础完全是两码事。但是,这难道不是违背了“当涉及感情时我们应该追随心的方向”这一基本观点吗?在感情当中谈论钱,听起来似乎有唯利是图之嫌。

当然,听起来确实是有这么一点点。但是当你看待感情关系时,你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能够长久、稳固、坚守的感情关系是复杂的人类成就,在有些方面与友谊和商业合作关系具有共通之处。

因此,如果你的结婚对象说:“如果不是为了我的钱,你就不会愿意和我结婚。”这时双方都需要明白的一点是:婚姻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程,这一点非常重要。理性的回答是:“不考虑经济问题,我都希望可以和你结婚,但是我可能会觉得这一决定是不明智的。从长远角度来看,并不是我的所有想法都是好主意。”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明智的决定不一定都合乎我们情感上的需求。对我来说,和一个具备良好的理财能力并拥有固定资产的人结婚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决定,即使我们的感情关系在其他方面并非那么完美。

感情关系的目标是两个人能够一起成长,共同达成美满,由于金钱是人生美满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因此它也是婚姻的关键部分。

为什么金钱和性总有勾连,钱多就不会太在意偶然偷情和不忠?

一个非常富有但粗鄙的男人仅仅因为有钱就能娶到一位优雅贤淑的女性,这是一个反面教材,但是金钱与美妙的性爱还有更加和谐的关系。

(1)钱对一些人来说就是春药。这并不神秘。在人们的想象中,金钱代表着地位和未来的成功。人们把这些事情与“性趣”联系起来也是理所当然。

(2)金钱可以买到奢侈、隐私以及肉体上的刺激。在现代情侣关系里,由于缺少时间和机会,性行为变得不尽如人意。如果我们可以去优雅的酒店、把孩子留给保姆照管、穿着舒适的衣服、换一个让我们容光焕发的发型……可能会产生绝妙的效果。

(3)金钱可以降低感情关系的脆弱性。如果双方共同投资了良好的资产,虽然不是完全不可能把两人分开,但至少增加了难度。良好的情侣关系也会有很多痛苦的时刻,当有人想要离开的时候,金钱可以给他们一个留下的理由,让他们共同克服暂时的麻烦。

(4)据推测,拥有较多的金钱可能会使人们对于人性感到更加放松。因此偶然的不忠或偷情就不会特别令人特别震惊或成为极其严重的问题。(坦白地说,我也不知道实情到底是不是这样。)

这些思考有助于解释金钱在婚姻中的重要性。不和谐的性生活是导致感情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只要是有助于改善性生活就能有助于婚姻。婚姻的伙伴关系允许两人在创造财富方面扮演不平等的角色:理想情况下,非常善于创造财富的一方应该与非常善于促成美满状态的一方结合——他们的技能和品德能够让他们为自己和周围的人利用机会创造出最大的价值。

这是一个合理的安排,因为它不仅容许一定程度的专业分工,还可以利益共享。因此,两个人都可以享受创造财富和美满人生带来的好处。这提示我们:在寻求理想的另一半时,我们不应该害怕将金钱以及对金钱的态度等条件纳入到考虑范围内。

我自己的教训告诉我,金钱焦虑可能导致情侣间的严重冲突。我害怕由于赚不到更多的钱而损害了海伦的生活。还有风格上的冲突:我喜欢花钱大手大脚,她却相对比较低调。比如,我喜欢去昂贵的餐厅,她却更喜欢拐角处普通的家庭式餐馆,或者在家煲鸡汤(由于我俩的收入水平完全与个人品位相反,这就更难办了。从财务的角度来说,她更有资格出入那种比较高档的地方,而我却应该相反。我承认有的时候我非常讨厌这一点)。有的时候我们都想大叫:“为什么你不能像我一样呢?”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如果我们和一个与自己相似的人在一起,这可能是致命的。如果我与一个“女版”的自己在一起的话,那么我们将陷入可怕的信用卡债务危机中。拯救的代价是冲突,但是这种痛苦与另一种选择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感谢九久读书人授权并提供文字)

|关于书|

作者: 约翰·阿姆斯特朗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16-8-1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