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正文

他缔造了中国高铁奇迹——耒阳人陈章连

原标题:他缔造了中国高铁奇迹——耒阳人陈章连

当今,世界在发出一种共同的声音:中国高铁创造了人类奇迹!其中以武广高铁的建设通车为里程碑。而举起巨龙龙头,缔造奇迹之一的武广客运专线筹备组组长、首任武广客运专线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章连,则是我市上架乡人陈章连。

陈章连与武广高铁的传奇经历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即便自己是一名新闻老兵,采访中国铁路泰斗级的人物陈章连,心里仍然犯难:自己笨拙的文字能记录下这位铁道斗士的风范吗?面前的陈章连,虽满头银发,可精神矍铄,气态敏锐。他严谨的思维和儒雅的学者风范,淡定中显露出的职业才华和人生沉淀,能使人在短时间内感染他非凡的睿智。

他娓娓道来自己和武广高铁建设的渊源。

铁道部一夜空降的武广客运专线筹备组组长。2004年5月7日,陈章连突然接到铁道部通知,立即赶到北京。身为南昌铁路局局长的陈章连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就被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叫到了办公室,交待部里集体人事决定:福州分局与南昌局合并,陈章连任武广客运专线筹备组组长,合并工作一个月之内完成。陈章连觉得突然,可是部长、分管人事的副部长的讲话掷地有声:在中国大地的版图上,建这样一条高铁史无前例,是从未有过的,是开创性的。党中央和国务院已批准立项,所有参与这一重大工作的,要义无反顾地承担历史责任。陈章连雷厉风行的风格,务实求真的工作态度,深得铁道部信任。几次提拔都受命于危难之时。在一个月之内陈章连协调配合铁道部出色完成了整合工作,走马上任武广客运专线筹备组组长。因为中国高铁建设也走过弯路,且有深刻教训,当时铁道部十分慎重,说不宜过早对外宣传名称叫武广高铁,暂称武广专线。历史给予了这位耒阳人前所未有的机会和挑战。

武广高铁创下的世界之最。据悉,武广高铁全长1100公里,投资1300个亿。武广高铁经历的南岭山脉,包括穿越大瑶山的隧道,总长27公里之长,经历湖北长江水系的大小湖泊和湖南洞庭湖区的大片软土地段,还有下穿浏阳河的浏阳河隧道,以及南方众多喀斯特(岩溶地形)地貌,这些复杂的困难在世界高铁建设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陈章连说,武广高铁建设的艰难超出人类的想像。筹备组成立之初,工作千头万绪,一切从零开始。筹备规划阶段,他带领一班人,把公章、文件、打印机都带在车上,铁道部同事戏说他们是“中国干大事的皮包公司”。那几个月工作组人员睡眠时间每天不到5个小时。规划动工阶段,办公地点设在武汉,陈章连带着几位专家一年多每天在武汉至广州来回跑。下隧道、进洞口,灰朦朦、汗渍渍的,分不清谁是总经理、董事长,谁是专家和工人。还有是地质勘探和隧道工程修造场面,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那些中外专家们日夜守在工地,二三天洗一个澡是常事。陈章连从武汉到广州一天一个来回,是家常便饭,常有的事。在现场发现问题及时解决。拆迁和建设工作更是困难重重,涉及到3个省几十座城市。几个月在三省来回转轴般工作,并且有时不能被领导理解。几次因工作思路有分歧,被原部长刘志军骂得体无完肤。他说当时觉得很委屈,也顶撞了几次,但事后觉得都是为了工作,服从大局最重要。于是在铁道部广为流传的是:陈章连敢跟部长叫板。还有是技术问题。为此,铁道部组织专家到国外学习,并聘请了最优秀的外国专家,包括德国、法国等同中国专家组成合作团队,严把监理、咨询和技术质量关。难怪,借此发挥质疑中国高铁技术的个别国家诽谤:中国高铁是依靠别国技术建起来的。作为亲历者陈章连斩钉截铁地说:外国专家只能说和中国专家共同参与了武广高铁施工的各项工作,但1100公里的高铁建设各项工艺技术、施工队伍的实施经验,他们没法掌握并完成。耗资1300亿的中国武广高铁,涵盖各种地貌地形建设技术,不仅为中国培训了高铁人才,也是为世界高铁发展培训了人才。我们完全可以宣告:高铁技术是中国创新的。因为武广高铁工程解决的技术难题,此前不仅中国没有遇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也未曾遇到。陈章连如数家珍告诉家乡人民:世界已开通的高铁运营里程2.2万公里,中国占了一半。在建的1.7万公里,中国占了三分之二多。

学士风范 悠悠乡愁

陈章连1951年出生,祖籍耒阳市上架乡石镜村,父亲是铁路职工,幼年的陈章连随父母辗转郴州、衡阳、广州成长。1970年至1974年就读长沙铁道学院机械系。之后攻读地质勘探等多种理学学科,并且取得瞩目的研究成果。他是位名符其实的学者型人才。谈及对家乡的印象,他在自己所写的一篇《乡情》文稿中这样深情的描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家乡的交通十分不便,从灶市火车站出来到耒河边,我们兄妹要在岸边等着小木船送我们过渡。通往上架的路很难走,每逢假日回乡,父母亲要牵着我们走上一整天,八十里路我们的小脚走得好痛……但路再难走也隔不断乡情,我们盼着回老家,乡情给我们快乐。”浓浓乡情言于溢表。为家乡发展,争取高铁支持愿“舍命卖身”。——陈章连风趣的给我们讲述了中国二十四孝故事“文帝尝药,董永卖身”情节。我想他要诠释的是:一个尊为皇上文帝,一个卑为长工董永,为了报答父母养育之恩,不惜舍命卖身,都是在尽孝尽责任。都值得倡导和尊重。据悉,在对武广高铁湖南境内的设站的节骨眼上,为了让家乡经济借高铁腾飞,陈章连作为武广高铁的缔造者之一,费尽了苦心。他发自内心表白:家乡的山水哺育了我的祖祖辈辈,自己职业生涯几十年,没有机会报答父老乡亲。国家给京广线插上翅膀,我有义务和责任回报湖南人民。武广高铁原设计方案25个站,在送审铁道部时,考虑时速问题被砍10个。沿线跨三省,省会、地级市城市必设站外,所剩无几。“耒阳既是红色老区又是湖南人口大市。古往今来是军事经济要道,在耒阳建高铁站符合建设要求和百姓需求。”陈章连如此陈述理由,使耒阳成为屈指可数的县市建有高铁站的城市。而岳阳的荣家湾等暗自神伤,成了铁道部被封杀的站点。回想起设站的规划审定,陈章连诙谐地说:“我当不了文帝,也做不了董永,但孝国孝家我做到了。”

“下石镜”村美丽传说与陈章连的高风亮节。陈章连历任怀化铁路总公司经理、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南昌铁路局局长,铁道部直属武广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高级工程师。可采访他时,他骑着自行车,衣着朴实无华,选择靠家的一个小宾馆接待了我们。已退休赋闲的他给我们讲述了村里美丽的传说——古时他村里出了个远翰林,经常按时看着“石镜”,就知道皇帝是否有旨。他还生有一对翅膀,清早做完早朝,办完皇帝交托的事务,事事让皇帝满意。晚上歇息了,远翰林就插上翅膀飞回家里。这么大的官,不用两地分居,官当得真惬意。不久他妻子有孕了,婆婆生了疑心,不见儿在家,怎见媳就怀孕了。媳连哭冤枉。老母亲见了儿子问明白,日子才相安无事。后来有一过路风水先生听了这事,嫉妒翰林京官做得如此潇洒,起了坏心,叫村妇在“石镜”上屙了一泡尿,“石镜”顿时裂开。翰林从此官也做不成了,成了仙人,石镜村路也难行了。美丽的传说让村里百姓永远铭记,心存杂念和嫉妒贪婪的风水先生被世人鄙视,正直而善良的翰林夫妇承载人间许多美好憧憬,他们真诚相爱、平淡从容,不贪图富贵享受,最后化作了仙人,成为佳话。我们不由联想:祖籍上架乡石镜村的陈章连,官虽做得不如古时远翰林之大,但他为家乡父老乡亲,为湖南经济作出的巨大贡献功过翰林。实践证明,武广高铁设站耒阳西站是英明的!自武广高铁2009年顺利通车运行来,耒阳西站客流量稳定在其他同等建设规模站之上,并带动了周边县市经济的发展和繁荣。经受了铁道大风暴洗礼的陈章连,用孔子的“夫孝,德之本也,孝之所由生也!”寄望了对家乡不尽的眷恋和忠孝。

是的,孝是道德的根本。孝家乡、孝国家是以德律己,依法治国的基础和源泉。

作者:李乙平 段艾珍|耒阳新闻网

{以上内容采自耒阳新闻网}

免责声明:本平台按耒阳社区及各网站网帖推送的任何图文言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责由原发帖人自负!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请联系本平台处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