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上的绿色学校

原标题:巴厘岛上的绿色学校

取于自然

回于自然

天人合一

这里是巴厘岛上的

绿色学校

因为大小明星,

都在那里赶趟结婚,

我想,

巴厘岛对许多中国人来说,

并不陌生。

林心如霍建华、杨幂刘恺威、刘诗诗吴奇隆

婚礼都在巴厘岛举行

全岛万花烂漫、明媚非凡,

四季绿水青山、林木参天。

说是人间天堂绝不为过,

称其神仙岛,则更加贴切。

就是在这个美丽的地方,

未被开发的中南部,

有一所全世界最“绿”的学校。

学校被茂密的原生态树林掩映,

僻静悠远,神秘不可欺。

校园内一条天然河流,

穿梭而过,

上架一座悠悠竹廊桥。

火山石铺制的大道,

与砾石成就的小径,

连绵交错。

稻田迎风起舞,

鸟啾啾鸣,

鸡蛋花香四溢。

但最令人惊叹的,

是校内建筑。

全部用竹子、象草、粘土建造,

甚至没有使用一颗螺丝钉。

建筑造型古朴优雅,

趣味十足。

锥形房顶有茅草覆盖,

遮挡过热的太阳光线;

草帽似的屋檐形状,

能够让雨水顺畅流下。

竹子并列组成的天花板,

螺旋上升,

在顶端自然而然留下一个洞,

阳光从中如瀑布倾泻。

教室不是制式化的方盒子,

四面通透,

360度迎接自然风。

水滴竹门、镂空竹墙,

竹桌竹椅、竹黑板……

从课桌到校舍,

所有家具,

都是用竹子建造。

环形设计的竹桌子,

有利于在炎热季节,

引导空气环流,

自动降温。

厕所不用抽水马桶,

掀开坐便器盖子,

下面只是一个黑塑料桶。

旁边有散着清香的草木。

用来掩盖异味。

这里的一切,

取于自然、归于自然,

纯粹如童话。

绿色学校创始人,

是一对加拿大夫妇,

John Hardy和Cynthia Hardy。

John Hardy小时候患有阅读障碍,

每天总是哭着去上学。

学生时代对他来说,

并没有什么美好的记忆。

年老和年轻时的John Hardy

长大后他义无反顾,

选择了离开。

25岁那年他在巴厘岛,

遇见了Cynthia,

两人结为夫妻,

定居巴厘岛。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

两人生了四个孩子,

并且还创立了,

一个令人惊羡的珠宝品牌。

直到退休之后的一天,

夫妻俩看了部环保纪录片《难以躲避的真相》。

被片中人类对环境所做的残忍事实所震惊,

他们决定用余生所能,

做点儿与众不同的事情。

他们卖了当时在美国市场,

已经名列第二的珠宝品牌,

在巴厘岛创办了一所,

绿色学校。

巴厘岛上的竹子,

生长极其快,

两个月能长得和椰子树一样高,

仅仅三年就可以用来造房子。

用竹子建造房屋,

在巴厘岛来说,

是绿色环保,

可持续发展的最佳选择。

John Hardy夫妻,

联合建筑师和当地居民,

先是花费了一年半的时间,

研究竹子的防腐和坚韧。

使其可以和柚木一样,

结实、密集,

支撑起任何屋顶。

因为当地工人看不懂设计图,

建筑师先做了建筑模型,

巨细无遗,

每一个部分都精心设计。

而后让工人们根据模型,

开始动工。

用古老的手工技术,

将一根根竹子,

牢固的衔接。

30多座原生态房子,

一栋栋搭建起。

远处看来,

像极了土著人的原始村落。

标志性建筑“剧场”,

号称世界上最大的竹子建筑。

四根竹子做成的柱子,

坚固地撑起拱顶,

每根柱子至少由,

3到4束竹子合并而成。

一束束竹子拼接在一起,

形成拱顶的基本结构。

拱顶跨度达30多米。

还用同样材料,

在流经学校的河流上,

建了座长20米、

能承重6吨的廊桥。

其华丽的尖角造型,

独特而富有韵味。

不仅是建筑,

John Hardy夫妻,

力求在各个方面,

倡导绿色环保。

学校的电力需求,

大部分来自太阳能电板。

流经校内的河流某处,

还有一个水力漩涡发电机,

可提供8000万瓦的电力。

两者结合足以满足,

绿色学校的日常用电。

学校空闲的地方,

只要能够耕种,

也都被开垦了出来,

种上各种合适的农作物。

稻米、花生、蔬菜……

从下苗到收获,

每个阶段都由学生亲手操作。

还建了猪圈、羊圈、鸟园、鱼塘……

同样是全部学生上阵,

养羊、养猪、喂牛、打鱼……

人类和动物的粪便,

作为有机肥上到土地里。

天然新鲜的农作物秸秆,

和人类吃剩的饭菜,

是动物的饲料

食材在成熟之后,

都被送到学校食堂,

做成有机餐。

学生们每天都品尝着,

自己亲手劳动得来的食物,

也更能明白粒粒皆辛苦。

课程的安排,

有数学、英语等基础学科,

还有戏剧、美术、音乐等,

陶冶情操的艺术类。

而因为每个年级都有专属的,

农作物要去养殖,

所以还开设有农业、园艺、

渔猎等方面的知识。

中国历史也是必须学习的课程。

因为John Hardy夫妻认为,绿色学校处于亚洲,

而中国是亚洲最重要的国家之一,

学习中国历史,有助于更全面的了解亚洲。

除此之外还有,

可能额外学习的课程。

比如有人在课桌上乱刻乱画,

得到的不是严厉批评,

而是多上两门课,

砂纸打磨和上蜡。

从2008年诞生至今,

绿色学校越来越受世界瞩目。

它获得过香港设计中心颁发的,

亚洲设计奖。

也被CNN、ABC、

国内的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

竞相报道。

全世界各地的志愿者,

过来做老师;

几百名来自世界40多个国家的孩子,

选择来这里接受“低碳教育”。

家长们跟着过来,

在学校周围,

用竹子建造房子,

开办绿色工业、绿色餐饮。

慢慢地已经把这里,

变成了一个绿色环保社区。

雨林的风,

杂着海水的咸湿,

穿梭在这片土地。

叶子哗哗作响,

河水叮咚流走,

孩子们的笑声、读书声,

声声入耳,

绵延不绝。

John Hardy坐在一块“很脏但很舒服”的石头台阶上,

坚定地说,

他要努力让更多的人过来居住,

让这个地方形成一个,

能够自我循环的人居环境。

他愿意在前面趟路,

给也有此意愿的同道人,

一份可以借鉴的参考。

更希望给后辈,

不管面前还是心田,

都多留一份绿色。

绿色学校是一颗种子,

一个实验。

如果有人想在别处效仿,

John Hardy给了一个思路:

从当地情况出发,

让环境带头,

再想想,

你的孙辈会怎样建造。

- END -

编辑:梅花鹿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戈雅文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