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正文

配火十冷, 这对声优夫妇创立的公司获一千万融资

原标题:配火十冷, 这对声优夫妇创立的公司获一千万融资

北斗企鹅

创始人:皇贞季(王祯)

背景:配音演员 门派动画、游戏配音

融资规模:天使轮1000万人民币

投资方:磐谷创投、乐游资本

皇贞季接招

  1. 配音行业对声音天赋的要求是否特别高?

  2. 北斗企鹅对于培养新人的理解和方案是什么?

  3. 如何看待一些观众对于中文配音「拿腔拿调」的评论?

2016年5月20日,配音演员山新发布的一条「跟皇贞季同学十二年的小回忆」的长微博传遍了大半个动漫圈,两人相恋十年后确定结婚。

这条长微博获得了超过356万的阅读量,评论与转发数将近4万,粉丝们在评论里表达对于这对儿ACG配音圈著名恋人终成伉俪的祝福。在结为夫妇之前,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北斗企鹅工作室创始人。

四年前,皇贞季收到电影《十万个冷笑话》导演卢恒宇打来的电话,希望北斗企鹅工作室能够为这部动画配音。

卢是「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的创始人。「十冷」大电影获得了1.2亿元票房,见证了二次元风口的到来。「第一集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会有下文,但十冷成功之后,网络动画的市场就打开了,十冷为网络动画开创了先河。」而对于热爱ACG的中国年轻人们来说,为十冷配音的北斗企鹅工作室代表着对国产动画配音的某种希望。

皇贞季并不喜欢这种看法;「我感觉现在配音行业还没有一个良性的市场机制,大家一起把市场机制做好,才能良性竞争共同进步,至于立标杆这样的事情,还是要经得起市场的考验才行。」

传统的配音行业相对封闭,老师们多数用学徒制的方法教授学生。学生要经过长时间的跟棚旁听、平时苦练基本功、进棚录群杂、录小角色、录正式角色等等阶段,经过三年五年时间才能顺利「出师」。

皇贞季曾经也是学徒制度下的学生。配音的爱好源自皇贞季的兴趣,从小看日本动画、漫画、玩电子游戏,使他对动画游戏方面的表演创作产生了兴趣,大学时期开始尝试网络配音。「当时还没有ACG的概念,就是喜欢,因为觉得日本声优在动画中的表现很抢眼,我们就想能不能把这些好看的动画做成国语配音的,那该多有趣啊。」直到2009年,大学毕业第3年的皇贞季经朋友介绍来到北京学习配音,才算是真正走上配音演员的道路。

早期的网络配音以日语配音居多,日语风气较重的论坛甚至会排斥中文作品。「我们主要做中文配音的爱好者们就自己组了个团,把对国语配音感兴趣的人聚集到我们的论坛上来。」2005年2月,三个网络国语配音社团合并为声创联盟中文配音社团,皇贞季是创始人之一。

彼时,还是珊瑚虫QQ被大量使用的时代,声创的成员们通过各种论坛和语音来联络沟通。「那还是个不太习惯网友见面的时代,现在想想,我们其实全都是网友」在这个时期,皇贞季结识了山新,以及许多后来成为北斗企鹅主力配音演员的朋友。山新在长微博中回忆:从2006年5月确认关系到2009年3月两人一同开始北漂,三年间只见过三次。

2009年,皇贞季带着为动画、游戏配音的梦想来到北京做学徒,但现实并不如意。「一开始不是录动画、游戏,而是录韩剧和电视剧。在当时看来非常奇怪,电视剧竟然还要录音,不是演员自己演的吗?」学徒期的皇贞季很少为动画或者游戏作品配音。

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曾经让皇贞季郁闷过一段时间,但他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既然来了就学艺吧,反正学到的东西肯定是有用的。」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一年半的学徒经历帮助皇贞季打磨了配音技能,也让他更加了解了这个行业,同时让他意识到:自己曾经以为是对的东西不一定是正确的。

「以前作为爱好者时,我觉得模仿谁特别像才是厉害,但在做商业化的作品后发现并不是这样。配音演员始终是演员,演员是演戏的,要看重表演。有时模仿日语的语言情景放在中国的语言情景里根本就是格格不入的,这个过程需要和传统的中国式表演体系相结合,所以专业的学习过程非常重要。」皇贞季告诉接招。

学徒经历帮助皇贞季从一个配音爱好者转变为配音演员,同时他也发现,这条路很难被再次复制。「我们运气好,赶上了传统学徒制的尾巴,现在纯爱好者想走这条路已经很难了。」

北斗企鹅的成员多为和皇贞季同期入行或有资深工作经验并且热爱动画游戏配音的专业配音演员,这也是北斗企鹅配音风格相对统一的主要原因。在核心成员里,只有联合创始人藤新毕业于配音专业,其他成员多毕业于其他专业。

皇贞季认为,现在学校的教学和实际商业录音差距很大,跟行业并不接轨,从学校里毕业的学生最后能活跃在这个行业的人很少。

「从院校毕业出产率最高的一届,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唯一一届配音班,从这个班里毕业的边江、褚珺等人现在是圈子里年青一代的中流砥柱,不过仍然需要在圈子里摸爬滚打不断修炼才能到现在的状态。」

2011年,因为一些原因,皇贞季离开了待了一年半的班子。由于一下没了收入,皇贞季也萌生过回家的念头。「当时觉得学了一身本事,如果回到老家,可能会比台里一些录节目的人录得好吧。」

当时帮助皇贞季解围的是一同来北京的山新。她为皇贞季介绍了两、三位老师,虽然在新的地方同样要重新开始,但成长的过程很快。2012年,两人一同成立北斗企鹅工作室,目标就是做ACG领域的配音。2014年4月注册公司;2016年8月公司更名为北斗企鹅(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是在这一年,皇贞季和相恋了12年的山新领取结婚证,但两人甚至都没能在家歇息一星期,结婚的第二天就赶回北京录哆啦A梦。

随着互联网概念的加入,在帮助配音市场打开口子的同时,竞争也更加激烈。随着想从业的人越来越多,小班授课的学徒制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传统的学徒制慢慢变成配音培训班,学员之间的竞争也更加激烈。

根据易观智库2015-2016二次元产业专题研究报告:2016年,中国互联网活跃二次元内容消费者规模将达到568万人,此外边缘活跃二次元内容消费者规模将达到8028万人。ACG产业媒体三文娱对从2011年到2016年5月的原创动画漫画企业融资做了统计,其中2016年前5个月有27起ACG类公司融资案例,去年同期为15起。

市场在高速发展,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从2006年开始施行的广电总局对境外动画片的限制性禁令使得国内动画配音行业出现较长时间的断档,而资本的注入并不能快速为行业带来积累;另一方面,通过各种渠道见识过国外原版作品,接触到更多全新、先进表演体系的观众开始对传统的配音模式更加挑剔。

行业的痛点在于,观众希望国内配音行业可以高速前进,但行业缺少底蕴,演员的平均素质需要进一步提高,但留给演员的学习时间又很少。

一个天赋好的日本声优要经过4年专科学校学习和1到2年的声优塾培养,至少需要5年才能够走向市场。但相同情况下,留给中国配音演员的学习时间并没有那么多。

起初,北斗企鹅同样是用学徒制的模式在带新学员。「我们给他们的时间很少,用很少的时间肯定是出不来好的成绩,所以你必须完全进入到封闭式教学的环境中,每天只针对一个事情进行自我提升。」

皇贞季想要改良这个模式,他希望用这种全新的培养模式能更高效地培养出符合市场需求同时又不违背行业规则的配音演员,那就是中国的声优艺人。

新的模式首先在北斗企鹅内部进行测试。皇贞季和他的同事们筛选出14名学生,让他们投入到两个月完全没有收入的脱产封闭式教学中,学员的培训过程完全与商业无关。等到真正进入录音棚时,学员可以成为一个虽不优秀但合格的演员。

「虽然很痛苦,对我们也有压力。但我们的目的是给新人们创造一个单纯的学习环境,让他们良性竞争,有的放矢地解决问题,如果你能在培训班中通过考核,完成学业,我们就把你认为是合格的新人配音演员,考虑和你签约。」

今年6月,北斗企鹅获得由磐谷创投领投,乐游资本跟投的1000万天使轮投资。目前,工作室拥有核心成员20多名,拥有自己的录音棚,能够实现周更6-7部动画配音,2015年流水达到600多万元。热爱ACG的中国年轻人们对工作室旗下的山新、藤新、幽舞越山等成员如数家珍。

但皇贞季对此有自己的思考,他认为这个行业还并没有形成一个良性的机制。

「现在ACG行业可能很多人知道山新、藤新,但这也仅限于喜欢二次元的观众,不看动画的人是绝大多数的。当这个行业可能有10到20个顶尖声优,剩下100多个大家都喜欢,还有无数个你不知道的人时,这个行业才开始变成了真正的『行业』。」

Q北斗企鹅名字的来源是什么?

皇:这个名字来源于我另外一个ID北斗企鹅皇。我们不想用声创这个名字,因为他太纯粹了,它与商业无关,所以我们要避开这两个字。

Q如何看待对于中文配音「拿腔拿调」的评论?

皇:大家觉得中文配音不带感,但是带感一些又有人说拿腔拿调,这是不公平的。这就是舞台表演,声优在做的就是过分的舞台表演,因为你不是这个语言体系中的人,所以你不懂。我们发现在日本没有人会像动画那样说话,同样是超出生活非常多的地方。所以,我们在努力做到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的同时,也不能把表演本身扔掉。如何兼顾两者,找到一个让多数人满意的表演风格,是我们以后一直要努力攻克的难题之一。

Q随着产能的增加,在制度和流程上北斗会做出什么样的改变?

皇:我们现在还在扩充制片中,制片是我们比较欠缺的部分。所有承接的项目都会交给制片,由制片去和各个项目的时间进行对接。另外,我们会引进经纪人制度,经纪人可能更多知道演员和导演的时间。把制片从这项工作中解放出来,现在制片人还在做这个工作,制片已经太累了,他不能再去询问每个人的时间。

Q公司内部如何对配音进行定价?

皇:我们现在可能比较倾向于日本的模式,除了个别明星有高价之外,我们基本上的价格是统一的。日本的资质政策是,每一个声优在相应的级别都有相对应的价格。这是一个自然淘汰法则,比如当你涨到1万块一集时,可你录的还不如1千快的新人,那你就自动被淘汰了。当然我们现在不会涨得这么快,没有设那么多的档级,现在片子数量和市场也没有达到如此细分的地步。

Q配音行业对声音天赋的要求是否特别高?

皇:特别高倒不至于,但是当然一定要有。从事实上来说,生活中有千千万万种音色的人,但既然是艺术行业的工作,在艺术作品创作的过程中,必然会比生活高一些,因为大家希望感受到相对美丽的感觉。

但声音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很多人刚入行时会很在意自己的音色条件不好。音色有千千万万种,但大体上都可以归为几个种类,而且声音是会老化的。即使你今天觉得自己是小生,明年来一个比你年轻的,那么他就是小生,这是有替换性的。但重要的是人的内涵是不一样的,尽管会一直有比你声音好的新人进来,但你一年一年积累下的经验、演技会优于他们。在这个延续的创作工作中,演技一直是第一的。

Q北斗企鹅是否有拓展海外市场的意愿?

皇:这个是有可能的,但是还是要看交涉的情况和相应的需求。我们会去当地考察,判断相应地区的华语需求是否存在。例如,对于那些中国游客较多的旅游国家,他们的汉语的需求或是专业汉语的录制由更高的要求。这时候如果我们主动出击,就有可能探到一些方向。反之,如果我们贸然执行,可能会因为盲目而到处碰壁。

Q从配音演员到创业,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

皇:我是因为喜欢配音才做的。当我走上这条路,带着这么多人上了这条船,这时候我要做的事就是学会放弃。所以我后来选择把演员身份大量放弃,虽然并不是不说不录,但是没有自己特别喜欢的角色能推就推了,因为好片子好演员是会越来越多的,只要核心成员掌好舵,找对了前进的方向,北斗企鹅才会越来越强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