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普京亲信腐败出了“新高度”,连宠物犬出行都用私人飞机…

原标题:普京亲信腐败出了“新高度”,连宠物犬出行都用私人飞机…

撰文:彭博社

在密报者的帮助下,一名异见人士揭露了高层生活的种种腐败

这种疯狂的相互揭黑表明,“这个圈子里的每个人都在彼此争斗”

过去几个月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核心圈子成员间发生争执,引发了一系列曝光事件,给这个精英群体的私生活照上了一缕刺目的光亮。

随着普京开始准备2018年3月那场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的连任竞选,反腐败活动家和反对派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逐渐成为竞争派别相互揭发丑闻的首选渠道。竞争的一边是石油大亨伊戈尔·塞钦(Igor Sechin),另一边则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和第一副总理伊戈尔·舒瓦洛夫(Igor Shuvalov)组成的一个松散联盟。

普京和其核心圈子成员一起开会

身为总统的普京基本未被揭黑涉及。然而,在纳瓦尔尼的网站上,他手下30名工作人员的匿名消息和研究却披露了一连串关于普京最亲密盟友的奢靡行为,例如他的总理的一套新豪宅,授予他的私人厨师的军方合同,以及一位高官为参加演出的狗安排私人飞机出行等。

批评纳瓦尔尼的人士称,纳瓦尔尼是一个更大游戏中的棋子。但律师们说,消息来自何处并不重要,只要它们暴露出官员们的不当行为就好,而且他并未在后续不可避免的冲突中站队。

“他们正开始彼此撕咬,”纳瓦尔尼在他的反腐败基金会莫斯科办公室中说,该基金会由公共捐款资助。即使这些内容并非由他爆出,但纳瓦尔尼确实充当了放大器,通过推特将它们传播给了170万的关注者。

原油生产商Bashneft

2016年7月,普京圈子成员间的不和在2016年最大一笔资产出售交易期间凸显出来。这笔资产是年营业额超过100亿美元的原油生产商Bashneft的控股权。掌控国有石油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并且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与普京共事的塞钦在10月敲定了该笔收购,但他却是在挫败了梅德韦杰夫和舒瓦洛夫的企图后搞定的。后两者曾试图将俄罗斯石油排除在外,让更多对手参与争夺。

在2015年夏天争执加剧之际,纳瓦尔尼在他的网站上发布了一些消息,指称舒瓦洛夫在一栋令人垂涎的莫斯科摩天大楼买下了10套毗连的公寓,并花费数百万美元,让自己的狗乘坐一架私人飞机在欧洲旅行。舒瓦洛夫的妻子已经确认了狗狗们的旅行,纳瓦尔尼的网站上引用她的话说,这些威尔斯矮脚狗(伊丽莎白二世最喜欢的品种)是在参加国外的演出,“旨在捍卫俄罗斯的荣誉”。

证据显示第一副总理伊戈尔·舒瓦洛夫让自己的狗乘坐一架私人飞机在欧洲旅行

这些消息披露后,另一方在报纸上进行了强烈的反击,披露了塞钦在莫斯科附近耗资约6000万美元建造一座别墅的详情,以及他年轻的妻子奥尔加(Olga)嬉笑着登上他名下280英尺长游艇“圣公主奥尔加号”(St. Princess Olga)的画面——当时这艘游艇正在地中海航行。针对关于别墅的报道,塞钦赢得了一场侵犯隐私诉讼,报纸发行商被要求销毁相关报纸,并从其网站撤下那篇文章。

这时,纳瓦尔尼已经播放出一个视频报道,显示塞钦的对手梅德韦杰夫正在建造自己的一套豪宅,资金来自他一个亿万富翁朋友名下的慈善机构。这则报道在YouTube上的浏览量达到了380万。

梅德韦杰夫的发言人娜塔莉亚·齐玛科娃(Natalya Timakova)说,该处物业由国家所有。“纳瓦尔尼在做的就像收垃圾一样,”俄罗斯石油和塞钦的发言人米哈伊尔·列昂季耶夫(Mikhail Leontyev)说。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说,克里姆林宫对纳瓦尔尼“没有看法”。 舒瓦洛夫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前普京顾问、现经营一个独立政治研究集团的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Gleb Pavlovsky)说,这种疯狂的相互揭黑表明,政府反腐败的声音只不过是要让人们的注意力偏离主要事件—在派别的相互争夺中生存下来并做大,而作为该国最著名的政治异议人士之一,有很多人相信纳瓦尔尼在这场争夺中能派得上用场。“这个圈子里的每个人都在彼此争斗,”帕夫洛夫斯基说。

反对派政治家阿列克谢·纳瓦尔尼

2011年的时候,纳瓦尔尼曾试图在政界发展,摆脱他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和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Transneft)等国营巨头执股期间动不动就打官司的形象。自那以来,他多次被拘留,被软禁在家中一年,两次被判欺诈罪。

他表示,这些捏造的指控旨在阻止他竞选公职—他曾在2013年参选,当时他在莫斯科市长竞选中几乎杀入最后一轮,对手是由普京支持的在任者。纳瓦尔尼说,缓刑使他免于入狱,但他(同被判欺诈罪)的兄弟却“像人质一样”服刑了两年。

纳瓦尔尼被支持者们称许为俄罗斯的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后者是维基解密(WikiLeaks)的创始人,给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竞选带来了不小的困扰。但纳瓦尔尼说,他与那个泄密组织没有关系,他的工作是不同的,因为他依赖于公开的来源和公民研究人员,而不是黑客入侵获得的数据。

他也否认其代表美国利益的指控,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首席执行官尼古拉·托卡列夫(Nikolay Tokarev)曾在2011年春天做出这样的指责,当时纳瓦尔尼在耶鲁大学刚刚完成一项有奖学金的研究。六个月后,他帮助促成了成千上万人在莫斯科的街道上举行反普京的抗议活动。

纳瓦尔尼表示,他很高兴成为普京一派的眼中刺。10月18日,他发表了一篇报告,直接触及了俄罗斯媒体的禁忌话题—总统的家人。报告显示,数百万美元从国有企业流入了普京的小女儿卡捷琳娜·提考诺娃(Katerina Tikhonova)掌控的一个基金会。

在莫斯科独立研究集团Indem研究腐败问题的弗拉基米尔·列姆斯基(Vladimir Rimsky)表示,报告可能并未披露总统家人的不当行为,但对于习惯在幕后行事的特权阶级而言,仍然显得十分尴尬。他补充说:“每个人都希望纳瓦尔尼闭嘴。”

编辑:马珊珊、刘馨蔚

翻译:融汐

回复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送书福利丨特朗普的世界观丨实体书店丨沃尔玛犯罪

粉丝造星丨许小年丨Hello World丨红色电话亭丨离奇谋杀案

......

Uber中国正式告别

查理•罗斯专访Uber CEO |视频

尽在《商业周刊/中文版》App

长按识别二维码,速速下载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