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就卖9辆车的哈飞,欠2亿的债还不上

原标题:一年就卖9辆车的哈飞,欠2亿的债还不上

曾经是中国汽车出口第一品牌的哈飞汽车,现状让人唏嘘不已。

▍砂糖兔

这一周汽车圈基本就在谈两件和撕逼有关的事,一个是经销商与奥迪的,还有一个就是骂了人的戴姆勒高管。接连报道了这两桩让人不开心的事件后,周末咱们聊点别的。

你还记得满大街拉货的哈飞小面吗

在兔某出生的那个年代,路上跑的汽车很少,所以对它们的印象也格外深刻。作为曾经的中国十大车企之一,作为曾经的中国汽车出口第一品牌,哈飞的路宝、路尊小霸王是80后记忆中都不会缺少的车型。

但是经过了中国车市爆发式增长后,没有合资朋友也没有更多新车型推出的哈飞逐渐被历史淘汰,在2008年的时候欠债就接近10亿元。

2009年政府牵头被它找到了“婆家”,由中国长安对哈飞和昌河进行兼并重组,但是并没有改变它衰落的命运。并入长安后哈飞逐步变成了代工厂,2015年共生产了1.5万辆汽车的哈飞,大部分都是为长安生产的,自家一年才卖了9辆车。

作为哈飞汽车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哈尔滨东安汽车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东安动力)也一直都是哈飞的“债主”,眼瞅着对方卖房卖地都还不上钱,东安动力也只能一纸诉状把哈飞汽车告上法庭。

哈飞汽车因欠货款2.63亿元被东安动力起诉,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哈飞汽车败诉,但是由于资不抵债,这纸判决能否执行都说不准。曾经红极一时的哈飞汽车如今落到这等地步,真是让人惋惜。

被作弊门断送俩研发总监的奥迪,终于从外面挖角了

从去年曝出尾气排放作弊的丑闻之后,奥迪的研发总监就成了史上最悲催的职位。先是在丑闻出来不久后,当时的总监Ulrich Hackenber就主动辞职了,而2013年加入奥迪动力系统研发部门的Stefan Knirsch则临危授命扛起了总监的大旗。

Stefan Knirsch

可是上任才9个月,Stefan Knirsch也被曝出与作弊一事有牵扯,不得不辞职。于是这个尴尬的职位就处于空缺中,反正奥迪不敢再从大众集团内部找人了,风险太大,而且总是换来换去也不利于研发业务的开展啊。

Peter Mertens

就在广州车展上沃尔沃国产长轴距S90大放异彩的时候,它身后的一位大将、沃尔沃全球研发高级副总裁Peter Mertens被奥迪挖走了。从资历来看这确实是奥迪研发总监比较理想的人选,不过对于沃尔沃来说损失一位大将,又要从哪里去挖角呢。

威马汽车的设计图终于曝光了

和那些高调的互联网造车企业先放PPT路线不同,沈晖创立的威马汽车一直比较神秘,除了公布了融资金额就没有太多消息放出。终于低调的威马也开始行动了。

11月23日,威马汽车智能产业园正式落户温州瓯江口,还举办了开工奠基仪式。这个号称工业4.0时代的智能化工厂,据说可以按照客户的产品订单要求,设定供应商和生产工序,最终生产出个性化产品。

和工厂同时曝光的还有神秘的威马电动车设计图,轿车、SUV和MPV都有,而且样子一点也不前卫,非常接近量产车。

之前沈晖透露过威马会打造至少八款车,2018年开始每年一款推向市场,从设计图的感觉来看,这个速度还真是有可能实现。

每日汽车观察——最前沿视角的汽车行业新闻。强烈建议你通过“搜狐新闻”关注每日汽车观察,或直接微信搜索“每日汽车观察”。(AutoLab旗下媒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