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独家|诱惑美学式纳粹精英教育:仪式+洗脑+傲慢?

原标题:独家|诱惑美学式纳粹精英教育:仪式+洗脑+傲慢?

本账号为搜狐读书官方账号,内容全部来自出版社合法授权,转载请联系原出版社

曾经,读书君跟大家探讨过精神病态型人格的天赋与其可能带来的毁灭这件事,无疑希特勒就是一个典型。宅男希特勒性格孤僻,却又充满艺术之心,极具浪漫主义。他这具有精神变态倾向的疯狂、偏执和艺术性的浪漫主义思维,让他获得一定成功(可以这么界定吗),同时也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毁灭和灾难,夺去了千万人的生命,破坏了大量人类文明。

纳粹时期的德国生活究竟是怎样的?素以严谨、刻板、认真出名的德国是怎样一步步变成战争机器?

在纳粹帝国走进历史之后的许多年,那些对第三帝国的生活记忆犹新的老人都回忆道:他们当时被纳粹运动的公共景象和活力所感动,它们促使着民众共同参与其中。这个政权使民众失去了自我,并且使他们成为配角加入到没有间断的宏大场面中去,这些场面由一个有着戏剧天才的人物安排和指挥。人们必然想起:希特勒不仅是一个士兵政治家,而且是一个对美有着敏锐眼光的艺术家。

甚至在今天,当我们观看莱妮•里芬施塔尔拍摄的党的集会的辉煌纪录片《意志的胜利》时,我们依然能够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强烈的感情冲击,它将大众卷入热情的疯狂爆发之中,卷入集体的、几乎是宗教性的对一个人的崇拜当中。因为此人必然要拯救德国。希特勒了解德国人。进入他们心里最安全的道路,是唤起他们宗教的、浪漫的敏感性。在希特勒之前和之后,没有一个德国的政治家能够与民众建立如此亲密的感情关系。

纳粹德国的生活受到强烈的、出乎意料的感情和激情变化的控制。德国人很少感到过安定、放松或者自我平静。他们一直被推进公共的活动当中。有人将纳粹德国的生活比作一个受过动员的士兵,他通过行军、唱歌、游行,或者参加剥夺其私人角色的活动来履行他的职责。

青年是一个国家的未来,教育是塑造青年的手段。今天读书君想跟大家谈谈这个庞大战争机器制造的第一环节——青年和教育,并以此为戒警惕这种偏执的疯狂再次发生。想要看透这个邪恶帝国,从此开始,也许最基础也最深刻。内容选自《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美] 克劳斯·费舍尔(译林出版社 2016年8月)

STEP1: 18岁前须入青年团,从此再无自由玩耍,灌输侵略精神

对德国青年的发动,是国家社会主义最重要的目标。从德国经历了飞速的工业化之后,年轻人——尤其是中产阶级背景的——结成了青年团体,以反对老一代人庸俗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以及现代工业文明带来的物质主义需要。

1938年6月20日,德国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希特勒青年团成员摆成卍字庆祝夏至日。

当希特勒1933年掌握权力的时候,希特勒青年团一共才有十万七千九百五十六人,但是在巴尔杜尔•冯•席拉赫的领导下,它将发生戏剧性的变化。1939年初,希特勒青年团的人数达到了八百八十七万人。其组织结构被划分为男女两个分部,每个分部当中还有两个支部,一共四个支部:

1.德国少年团,吸收十到十四岁的男孩;

2.希特勒青年团,吸收十五到十八岁的男孩;

3.少女联盟,吸收十到十四岁的女孩;

4.德国女子联盟,吸收十五到十八岁的女孩。

所有的青年必须由他们的父母或者监护人登记;违者将受到罚款或者监禁的惩罚。加入仪式充满了宣誓和祈祷,充满了对元首、祖国忠诚和服从的庄严勉励。

希特勒青年团的座右铭是:“元首,下命令吧!我们服从。”

许多依然在独立思考的德国父母越来越清楚地发现,希特勒青年团是一个国家青年组织,它的任务是将元首的思想灌输给青年。年轻人受到了青春理想主义烟幕的欺骗。实际上,希特勒青年团同过去那些天真的、有点儿男童子军味道的团体完全不同。尽管“青年一定要由青年来领导”的格言受到纳粹领导人的尊崇,但是青年人的领导都是纳粹国家的代表,他们对灌输具有侵略性的党的精神远比对培养青年的成长更感兴趣。德国再也没有自由自在的外出旅行。每一件事情都呈现出军事色彩,用一个历史学家的话来说,这种色彩使一代德国青年变得让人难以忍受的粗野和好战。年轻人不断地被召集和点名;像服从命令的士兵一样报到。他们的外出是半军事的:行军,按照严格的规则搭建帐篷,进行半军事的比赛,歌唱带有意识形态气息的歌曲(如“升起我们的旗”、“神圣的祖国”、“士兵扛起了步枪”、“展开鲜血染红的旗帜”),使用口令和标语(“希特勒安康”、“希特勒是德国,德国是希特勒”、“血液”)。

教育目的是制造听话追随者:去侵略!

1936年2月24日,德国柏林,少女队成员站成一排学习音乐。

那么,这些青年受到的教育——尤其在学校——是什么呢?在纳粹统治时期,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制造出一种新人。根据纳粹的理解,他是强壮的、具有种族自我意识的,他为国家骄傲,对元首忠诚。因为德国的教育体制传统上就是极权主义的,因此除了给予它强烈的种族主义因素之外,不需要在革命的意义上对其加以改变。尽管如此,纳粹政权最初在所有的层面上都热衷于清洗教学人员。教师也被迫加入国家社会主义教师联盟,它作为纳粹政权的监督机构监视着整个德国的教师。国家社会主义教师联盟也负有责任用八至十四天的必修课向教师灌输纳粹思想,这些课程在全德国的专门营地里举办,集中于在国家社会主义政权下德国教师的责任。纳粹对德国教育的控制也采取了学校体制严格中央集权化的形式,并将中学重新组织为三大块,强调科学、现代语言、古典文学的专业化。在大学的层面上,德国学生联盟按照新的体制精神领导着大学生活和思想的协调一致。雅利安阶段——要求“雅利安”种族的背景是担任公共职务的先决条件——到1933年中期清除了大批优秀的犹太教师。1935年,元首原则正式对大学施加了影响。根据这一原则的精神,只要有机会,纳粹党便会安排一个新的纳粹校长,这位校长反过来又会任命一位政治上正确的教务长,教务长再任命合适的系主任。

1937年8月14日,德国,希特勒青年团成员在服兵役。

从哲学的角度来看,纳粹教育家需要德国的年轻人获得强烈的种族主义和侵略性的思考模式。

惊了个呆,纳粹视聪明为轻率的标志,知识只是工具

教育的主要目标是生产出健康的种族类型,对于它来说,知识只是工具而非目的。聪明被视为是轻率的标志,并不受到鼓励。个人的主动性和鼓励青年人独立思考的“西方”习惯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希特勒坚信:知识分子对大众的影响是阴险的,因为它一直在颠覆着集体的统一性。知识分子毁灭了信仰,因此他们不能激励社会产生伟大的行动或功绩。

STEP2 知识不重要,强健体魄赛高:体能不合格会被学校开除!

因为纳粹教育的目标是制造听话的追随者,并推动扩张和征服,因此灌输思想和体育运动是纳粹教育圣殿的两大支柱。教育的目标不是支持自我发现,而是教育年轻人像国家社会主义者那样思考。因为这个原因,教师不是教导者和知识的传输者,而是一个战士,他在文化—政治的前线服务于国家社会主义的目标。确实,在这一前线的战斗具有不同的性质,是用不同的武器在斗争,但是它依然是重要的,因为这一斗争是为了人的灵魂。

健美的雅利安少女

新的纳粹超人首先必须身体强壮。因为这个原因,德国的学校给体育教育分配的时间从1936年的一个星期两三个小时增加到1938年的一个星期五个小时。整个体育教育的课程也得到了修订,这反映了纳粹政权对纪律和身体健康的重视。越野赛跑、足球、拳击被增加到活动的清单上,因为它们提高了攻击的精神和身体的优越性。学生必须通过严格的身体能力标准,它们是入学和毕业要求的先决条件。假如在体育方面表现一直不好的话,就会成为开除的最有力的理由。作为核心要求的体育的重要性,也意味着体育教师在学校是受到尊重的,甚至是地位优越的,他们对毕业报告的评语经常比其他科目重要得多。

学校科目也被纳粹化。例如德国历史受到了无耻的歪曲,以符合国家社会主义的模式。课本中点缀着一些冷酷的以方阵行军的战斗队伍的画面,与兔子、知更鸟的画面放在一起显得极不协调。为了激发对纳粹事业的热情,只要有可能,总是采用元首的图画或故事。

但是,在德国教育系统中发生的最令人困扰的一些变化,当属引进了种族主义的故事。从1933年9月开始,种族主义教育在德国学校成为必修科目,但是因为没有官方课本,几乎没有什么德国教师明确地知道应该如何传授这一神秘的东西。许多教师从纳粹种族主义哲学家(如罗森贝格、古特纳)那里做一些读书笔记,将“头盖骨的测量”引介到课堂上。

STEP 3 雏鹰计划:三大精英学校,玩耍、婚姻、事业学业全被制定轨迹

正如在德国社会的其他领域一样,在教育领域,纳粹政权创造了训练的双轨体制,一个是针对普通的德国人,一个是针对未来的、眼睛里放射着自由而崇高的食肉动物之光”的“纳粹领导人”。这一新的体制反映了纳粹德国领导人个人风格的特点,他们随意地制订计划和进行调整。从理论上说,希特勒对他的雏鹰寄予厚望,在他们年幼的时候就从他们的父母那里夺来委以英雄的任务。他们参加了希特勒青年团,然后一步一步地通过纳粹规定好的一系列过程——纳粹精英学校、劳动服务、军事服务、婚姻,然后是在党的骑士团城堡进行进一步的政治教育,最后是在党的大学接受教育。所有这一切的目的是将每一个德国人同国家和纳粹意识形态紧密地结合起来,以至他们永远也不能再获得自由。希特勒在最令人惊骇的一次演说中——这次演说的录音被保留了下来——解释了“不自由”的德国青年的理想。他轻松而虚伪地说:“他们在余生不会再有自由。”任何爱好自由的人都将对此感到惊恐。

入学标准:身体健美、种族纯洁的完美青年……

三种主要的精英学校——是不同的纳粹领导人头脑的产物——实际上得到了发展,它们是国家政治教育学院、阿道夫·希特勒学校和骑士团城堡。第四种精英学校是由纳粹哲学家罗森贝格构想出来的,但是从来没有超出计划阶段。1933年4月20日是元首的生日,教育部长伯恩哈德•卢斯特以官方名义献给希特勒一件不同寻常的生日礼物,它是被称为国家政治教育学院的精英教育系统。到1938年,一共有二十一所国家政治教育学院,其中四所在奥地利,一所在苏台德。1943年,最高达到了三十九所。

国家政治教育学院事实上只是一个培养傲慢的、受教育不完全的技术人员的基地,这些人幻想自己是天生的领导人。从理论上讲,新的国家政治教育学院向所有的德国人开放,但事实上,青年人必须得到党的地区领导的推荐。除了智力方面的能力,还有身体的健美、政治上的可信赖性,被选择的干部还应该具有“种族上的纯洁”。

1941年2月24日,阿道夫·希特勒学校。

1937年4月20日,又是元首的生日,第二种精英学校——阿道夫•希特勒学校——在波美拉尼亚的克劳辛西诞生。阿道夫•希特勒学校的使命是为党和希特勒青年团推荐未来的领导人。尽管设想从十二岁最优秀的人当中选拔人才,但是阿道夫•希特勒学校的学生实际上来自千差万别的、教育不等的背景。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大多数学生来自小资产阶级家庭。学校的课程和国家政治教育学院相似,十分强调意识形态的科目和预备军事训练。

第三种精英学校是骑士团城堡。这个学校招收已经通过希特勒青年团训练,获得了阿道夫•希特勒学校的文凭,在劳动营和军队服过役的青年,让他们在骑士团城堡的政治教育环境中接受最高的经验。

三个庞大的骑士团城堡分别位于波美拉尼亚的克劳辛西、上巴伐利亚和艾菲尔,它们打算各招收一千名干部。入校的最低要求是:入选者必须是“完美的”,年龄在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必须是纳粹党员。新学员来自相对低微的社会背景,甚至是更为低微的教育水平。他们的训练至多适合于小职员、党的中层官员,而不是真正党、国家和军队的高层领导。事实上,局外人嘲笑骑士团城堡毕业生有限的能力,称他们为“金色野鸡”,因为他们身着褐色制服但心智有限。

纳粹教育的失败:被希特勒耗干和毁灭的一代人

总体来说,国家政治教育学院是唯一成功的纳粹学校,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植根于德国的军事教育传统。它模仿英国的公立学校,包括它管理上的集权制度。对上层阶级的父母极具吸引力,他们认为这些学校是旧式军官学校的继承者,因为它突出了精英主义和团队精神。其他的纳粹学校就过于即兴和缺乏协调,以至和德国的教育制度没有太大的区别。

事实上,作为整体的纳粹的教育工作缺乏整体筹划或实质内容。纳粹党至多是将意识形态薄薄的一层装饰板铺在德国的教育上。并不令人惊讶的是:十二年不足以破坏“欧洲两千年的文化遗产”。但是,纳粹党的思想灌输能够误导和误用整整一代年轻人,在第三帝国的统治下,这一代人总体上是感到快乐和充满活力的,但是后来也认识到他们“也是被阿道夫•希特勒耗干和毁灭的人”。

(感谢译林出版社授权并提供文字)

|关于书|

作者: [美]克劳斯·P.费舍尔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副标题: 一部新的历史

原作名: Nazi Germany: a New History

译者: 佘江涛

出版年: 2016-8-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