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书评】转变观念 敢说真话

原标题:【书评】转变观念 敢说真话

——评说武和平《公开,才有力量》

张友文

  《公开,才有力量》看过数遍,苦于不知从哪个切入点言说,以至于标题都换了好几个,毕竟此书值得言说的地方很多,如“秉笔直书、直指病灶”“舌尖上有政治”等。当我准备用“转变观念直面媒体”这个标题开笔时,突地想起武和平于2012年出版过一本《打开天窗说亮话》。此书中一句“雷人”之语——“让媒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不是已经“直面媒体”了么?

  尽管《打开天窗说亮话》系《公开,才有力量》姊妹读本,两者互文性很强。但通过比较阅读发现两者各有侧重,前者从宏观理念的角度研究为什么说话,强调“早说、真说、主动说”。说得细一点,就是一旦发生突发公共事件,各级党政领导中负有舆论引导之职的主要责任人要敢于担当,当好第一新闻发言人,不推诿,在第一时间抢占舆论制高点,不缺席、不失语、不妄语,对媒体、对公众说出真相。

  而后者更是一部与时俱进之作。201621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关于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公开,才有力量》的问世正好凸显作者对政务公开所具有的强烈自觉性。此作着力从技术角度和方法层面探讨如何“善于说话”,即如何从实践中总结出规律性的话语原则、表达方式和语言规范,堪称话语良方。换言之,后者追问的是如何“说”,包括与“说”相关的细节、方法、技巧和策略等,这正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王国庆在《序》言中所言:“字里行间透露着强烈的问题意识,直面鞭辟现实语境中的难点热点,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实用性。”

  如果笔者固执地用“直面媒体”为《公开,才有力量》这本旨在让干部提高媒介素养的实操读物定调,只会暴露本人慧根太浅、学养不深、思维固化。看来,转变观念迫在眉睫。实际上,此著重点围绕“观念或方法”做文章,王国庆在《序》言也如是说:“武和平又推出了这本新书,从方法论的角度注重精准化,释惑解疑,提供可操作性的方法和‘技能’”。

  窃以为,此书关键之处在于转变观念及如何转变观念。观念转变与否事关重大,毫不夸张地说,关乎国家及民族的前途和命运。且看十九世纪下半叶,随着西洋新知的输入,传统思想遭到颠覆,价值观念开始了重大的转变,即富有远见的知识分子从以伦理道德为中心的文明优劣观转变为以强弱为中心的文明优劣观。从此,国民慷慨地吸纳西洋器物,国家走上“自强”奋进之路。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观念在更新,中国社会正发生着结构性的巨变,执政环境和舆论生态压力“倒逼”新闻发言人制度走上前台,也就是说“说话”势不可挡。但因习惯思维的影响,传统观念的束缚,诸多官员仍着“一步裙”,迈不开腿、动不了嘴,不愿说、不敢说。针对与时代不合拍的现象(对此现象,书中以“不相适应”、“不相对称”、“不相匹配”、“不相符合”进行概括),作者直指病灶,开篇伊始直言不讳地指出:“中国官员的职务是上级任命的,不需直接对选民公众负责,也不需要借助媒体为自己拉选票,更无须为赢得支持率面对受众作施政演说。反倒是说话会招惹麻烦,说错了会‘捅篓子’‘惹祸端’‘毁形象’,断送个人前程。在如此‘内生动力’的驱使下,趋利避害的理念创造了一整套定制的官方话语体系……”上述话语,不亚于又一则“雷人”之语,足见勇者不惧。

  大学者胡适在《<王小航先生文存>序》中说:“然而平心说来,国中明白的人也并非完全没有,只因为他们都太聪明了,都把利害看的太明白了,所以他们都不肯出头来做傻子,说老实话。这个国家吃亏就在缺少一些敢说老实话的大傻子。”武和平发现问题精准,分析问题深刻,一语道破梦中人,自以为聪明的官员因把“利”看得太重,患得患失,才导致其不敢坚持真理,不敢担当,不敢正视问题,自然而然不敢说真话。在此借用武和平之语:“新闻发言人不是‘人’,而是一种制度。”诚然,新闻发言人不仅是本系统的代言人,更应是国家法制、公共利益的诠释者。在自身部门出现问题时,首先应从公共价值的高度表明态度,作出准确的价值判断,这样才能有正确的话语。

  如果新闻发言人受利益诱惑,就会丧失原则和立场,就不可能说真话。胡适写上述文字距今近一个世纪,他和作者却发现相同的“中国问题”,说明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再次说明中华民族集体无意识影响深远。

  武和平进一步大力批驳中华民族集体无意识背后的负面因子:“受传统文化束缚,走不出历史的阴影。恪守‘谨言慎行’‘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君子不论人非’的古训,深藏不露,韬晦藏拙,以利害权衡是非,为亲者为上者讳,明哲保身,在专制文化的压抑下,缺乏敢言犯上的批判精神,又为面子虚荣所累,不愿对失误作深刻的反思清算,往往报喜不报忧,以喜压忧,很难做到直言不讳。加之片面接受历次政治运动‘引蛇出洞、以言定罪’的历史教训……”文本中还有数处用现实案例对“家丑不可外扬”的心理定势进行了深入剖析,并反思传统文化。

  综上所述,深谙传统文化的武和平对其中的负面因子是深恶痛绝的,他之所以直面社会问题,并大胆地揭露,毫不留情地剔骨挑筋,是因为他深爱着自己的祖国!俗语说“褒贬是买主,喝彩是闲人”。作者在字里行间透出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希望国家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可谓“真人之心,如珠在渊;众人之心,如泡在水。”

  爱憎分明的武和平一方面批判传统文化中落后部分,另一方面却又痛惜优秀革命传统的丢失。如“笔者曾在瓮安调查,一位82岁的离休干部、共产党员陈文清介绍说:‘干部对人民群众的感情太淡薄了,革命传统丢得差不多了。’”再如,“曾几何时,‘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干粮去办公’,战时的共产党与民众血肉联系,较少隔膜。当在野党变成执政党,背包变成了堆积如山的文件,布鞋草鞋变成了高级轿车,促膝谈心朝夕相处变成了前呼后拥的高接远送,对民众的尊重和敬畏之情,自然变成了官员领导与子民的关系。”

  回望文本,《公开,才有力量》问题导向贯穿于文本始终。武和平以学者眼光对官员傲慢作风的批评在其《自序》中已初露端倪,如引用宋庆龄一番语则意味深长,类似于小说中的伏笔,与文末(上文)遥相呼应。在文本中间,批评的声音更是真真切切,“刮辣松脆”,毫不隐诲——在公共话语活力四溅、社会舆论如雨后春笋的今天,某些地方政府话语体系却还像女人的裹脚布那样又臭又长。从话语风格上看,则全无新意,纯属制造语言垃圾,“说无关痛痒的大话,永远正确的废话,四平八稳的空话,咬文嚼字的套话,新闻语言八股化,内容刻板又僵化,千篇一律的‘高度重视,一致拥护,情绪稳定,民心安定’。”

  为何一些官员喜欢说废话、空话和套话呢?武和平一针见血地指出,“其潜意识中为的是安全,怕口无遮拦出‘嘴灾’。”由此可见,秉笔直书、率性直言是武和平一贯的为人行文风格。窃以为,此风格与武和平丰富的生活阅历有关。武和平是曾在地方公安、政府任过职、破过大案的公安局长,因由其出演的第一部破案电视剧的热播,转身到新闻发言人这个充满挑战的岗位上;如今又华丽转身,潜心归学,因此,对新闻发言人工作感悟颇深。

  要言之,渗透在《公开,才有力量》中的是忧国忧民的历史责任感,蕴含着作者的一片赤子情怀。为了提高政府的公信力,使国家立于世界不败之林,武和平可谓呕心沥血。他殷殷寄语官员们旋即改变观念,利索摆脱文化传统中的负面因子(包括放下架子、降低身段、去除傲慢等),尽快提高媒介素养。唯有放下包袱,方能开动机器——敢说真话。(注:《公开,才有力量》于20164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附张友文简介:

  张友文,自号功不唐捐斋主。湖北警官学院教师,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现就读于苏州大学文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全国公安文联侦探小说学会理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文化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全国首部公安文学评论专著作者、全国地方公安院校首次开设“公安文学”选修课主讲者、全国首家“公安文学网”创办者、《语文教学与研究》《文学教育》等杂志及“中铧励志网”专栏作者。接受过多家媒体的专访,2015年第545556期《大家文摘报》连续辟3期专栏推介。二十多年来专注于公安文学评论,出版公安文学评论专著四部:《点击公安文学》、《聚焦公安文学》、《盘点公安文学》和《回望公安文学》;曾受邀到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地质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等重点高等院校及新疆公安厅、杭州市公安局等公安实战部门讲授“公安文学”20余场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