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好设计 | 他用汉字画出一部动画片

原标题:好设计 | 他用汉字画出一部动画片

前言:

汉字,不仅是全世界使用人数最多的文字之一,更是影响范围最广的表意文字。它既承袭了遥远的文明密码,又在当下的应用中不断增加富于时代感的表情。设计师陈楠筹备了近20年,通过网格化和数字化将篆文转化为一套图形元素,不仅能够用它制作动画片,甚至还可能汇编成一个字库。陈楠对汉字的应变能力很有信心,在他看来,汉字是科学与艺术最完美的结合,而每一次科技的飞越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人们书写和阅读的方式。既颜文字、符号表情之后,中国的象形文字在这个读图时代又将成为时尚产业的浪尖儿吗?

嘉宾简介:

陈楠,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副主任、平面设计系统开发研究所所长、中国古文字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设计学博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包装联合会设计委员会全国委员、北京工业设计促进会理事、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汉仪字库签约字体设计师。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设计者之一、奥运火炬手,主持设计制定国内“特许设计”最早的规范性文本《北京2008年奥运会、残奥会特许产品开发设计指南》。

甲骨文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字?

搜狐艺术:这个动画片是怎么做出来的?

陈楠:原理是数字化的网格。就是把甲骨文矢量化,并数字化成规整的字体,这其实是一套个性化图表,动画片只是这字库里提取一些元素做成的小小作品,你看到的画面里每一个元素和图形,其实都是文字。我们用这些文字拼成画,我们叫它字绘,加上分镜头,就变成了动画片。

搜狐艺术:所以其实你是做了一套甲骨文字库?

陈楠:是的,这套字库已经做好,甲骨文其实能够被认识的字并不多(能识别的也就二千多),汉字的数量在汉代许慎的《说文解字》里也只有九千多字。后来汉字越用越多,有点像裂变,几乎是一物一字,一个概念一字,大量由几个汉字组合的新造字不断出现,比如“楠”这个字就没有甲骨文,甲骨文中“木”和“南”都有,南只是音而已(当然王安石的右文法认为声旁也有意义)。

其实我认为甲骨文和金文的称谓误导了我们的一部分判断,因为这些名词都是后人起的。有人发现有一种中药叫龙骨,上面刻着符号,所以把龟甲和兽骨上的文字统称甲骨文。金文是兵器、鼎等青铜器上的文字,是吉金文字的略称。我们一直模糊地认为汉字是先有甲骨文再有金文,其实出土的殷商青铜器和甲骨上都存在着文字,也就是说在商朝人眼里没有一种字叫“甲骨文”也没有“金文”,它们只是书写的方式与载体不同罢了。青铜器上的文字我们可以理解为正规的印刷体,刻到骨头上的可以理解为手写体。我们对比甲骨文和金文就发现,它们的区别正好证明这种说法,拿刀刻不圆,只能刻个方,而铸造的青铜器上的文字圆润光滑,明显字形字体受制于工具。所以我认为金文才是汉字当时标准的样子。而且那个时代一定还存在着另外的书写介质,比如竹简,但是没有证据存留下来,也许包括竹简、泥板或者绢帛什么的都磨灭了。

搜狐艺术:所以课本上说“甲骨文是中国最古老的文字”,其实这话不太对。

陈楠:还有一种争论,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成熟的文字?之前呢?商朝的中国给人感觉突然之间就有了如此成熟的文字。这个文明从哪儿来的?这个是有很多争论与研究的,那个模模糊糊的夏朝感觉神秘而不可见。真正的文字学家不太愿意跨越这个体系界限来讨论,比如说汉字跟古代楔形文字或者埃及文字有没有联系?我们特别愿意讨论我们自己的进化,愿意认为我们没受他们影响。但在远古是不是受到了西部文化交流的影响,这个难说。其实,无论是古埃及的圣书体还是古楔形文字都比甲骨文更古老,古埃及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好几千年,而商朝到现在只有三千多年,商朝的记录其实也不全面,我们甚至不知道当时人的样子,因为没有足够的壁画雕塑记录真实的情景。

汉字是一个很神奇的体系

搜狐艺术:说回来,为什么要做这个动画片,包括为什么要做字库,并且一直持续到现在?

陈楠:简单说,最早是因为我们学校搞了中国第一届艺术与科学大展。李政道先生提出“艺术和科学应该要融合,至少要对话。”这样一个口号。当时我也要参加这个展,这是动因。我特别想做一个中国古代文化跟当代时尚,比如计算机,能够融合的东西。另外,我也希望艺术能够与科学或者技术和数学结合起来。第三,在平面设计中,字的设计是我最崇拜的一个类别。

动画片只是我大系列的一个部分,这个系列还给中国邮政做了一套明信片,包括太平有象、歌舞升平、鱼跃龙门、风调雨顺,都是用字绘画来设计的新年贺卡。一下子感觉好像这些古文字跟今天的中国人还能找到关联。因为中国人三千年的文化脉络不变,但是咱们这个民族是一个挺爱改变的民族,我这个观点跟别人不太一样。别人认为中国文化是四大文明古国里不怎么变的,但其实你看我们穿戴、说话都不是古代的,没有一方面是古代的。包括说话,我们现在的发音是胡人的发音,真正的发音是闽南客家话,他们是有古音的。唐朝人发音一定跟我们不一样。包括穿戴,从元朝、清朝再往前倒,每一个外族入侵或者融合,我们都特别轻松地改变样子。留辫子、换衣服、换旗袍,哪个才是中国自己的样子?不清楚。但是好像汉字是一个不变的东西。这个文化似乎骨子里很坚韧,样子上特别妥协,哪种新科技一来,汉字都变样子,都去适应它,而不是抵抗。也有相反的例子,比如韩文。韩国人用繁体字其实完全是康熙字典的字,他们不愿意让这个字跟着时代走。包括台湾和香港,他们的繁体字其实有某种心理在作用,是近六十、七十年的心理斗争的产物。如果没有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国民政府一样会做简化字,而且我现在能找到大量的证据,证明民国政府在推行简化字,甚至还有做拼音字的方向,这些都并不是指1956年那次。比如“台湾”两个字,现在的台湾还写着正体字“台灣”,不是繁体字,繁体字的“臺”有点像大写的壹,特别复杂。而简体字又叫俗体字,就是古代民间的简化字,草书就这么写。按逻辑讲,一个国家的文字怎么可能有两种标准,按照西方来说最多有一个大写小写,像日本有片假名,拼音字,像韩国有衍文。这些文字是相辅助的,不是相取代的。不能说这个字一会儿这么写,一会儿那么写。

最近三年我还在做不锈钢的文字模板,把甲骨文做成“日、月、水、天、地、人”,不同的尺寸,小孩子可以拿这个去拼画。比如水多画几个就是海了,人多画几个就是人群,这个系列一共有18种。甲骨文比较少,只有两千字。甲骨文、金文、周篆、六国文字所有这些,小篆之前的文字其实都可以叫大篆。所以这个字库会把金文的字都融进来,差不多几千字。这样的话,大家可以用它玩,“玩”成为后现代的关键,不是用。用也可以,用这个字库做LOGO、做画都行,所以也很难得汉仪字库会支持这样一个定位的产品。我现在在研究一个APP,把自己的名字输入进去,会先出现基本构成的象形文字,然后再进行联想裂变,比如“木”裂变成为“林”,再联想生成柳,河道、桑田等等。最后,你的名字可以裂变成40个甚至更多的甲骨文字,并且生成一幅画。

搜狐艺术:汉字本身有什么特殊性,让它有如此强的适应能力?

陈楠:汉字是一个很神奇的体系,我最新的研究是发现它其实是四个并行的形式体系。我们都知道日语是汉字、平假名、片假名、注音符号等多种文字叠加使用的,而中国的汉字也不像想象中的只有一种方块字,其实有四条并行的线索:一条是真草隶篆的“真书”,也就是“楷书”,即汉字官方文书最标准的样子,古代的秦小篆、隶书、楷书其实都是“真书”,今天的“真书”包括黑体、宋体、仿宋、楷体四种;第二条线索是草书,汉代的快速书写其实也是有标准的,不能随便连笔,不是想怎么写就能怎么写,草书是日常交流的写法。后来变成狂草向纯艺术形式发展,这也是我最近研究设计的重点部分。第三条线是装饰字。文字变成艺术设计使用的元素与符号,人们把“寿”字做成衣服的四方连续的图案,或者春联,百寿图、双喜字,这些汉字都成为生活的装饰语言,装饰字体在今天成为现代设计重要的方法。第四条线索是注音。汉字现在已经几乎变成了表音字体系,我们其实是按照读音打字的,我不知道这算可悲还是可喜,大家敲汉语拼音得到的字实际上已经慢慢不管它什么样子了。其实汉语本读音本身也是非常重要的纬度,形声字的数量占汉字绝大多数,比如我的“楠”字,但是现在连不是形声字也是靠拼音敲出来了。汉字一直是部首思维,最早用字八法包括五笔录入都是部首,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怎么办?比如驷马难追的驷怎么写?不知道怎么写怎么查部首?拼音敲SI,驷就出来了,这个解决了一部分问题。

所以总的来说,我做这个字库的理论依据首先是我对艺术与科学思索的产物,同时希望它能够与当下产生关联。面对历史的进程尤其是科技革命与发展,汉字都自然而然的度过难关找到了化解自身问题的方法,在今天的互联网和数字信息、计算机这些新科技发展的时代,不想做一个文化的考古者,更希望是一个文化创造、文脉传承的参与者。我的文字设计也努力做到这一点,更接近年轻人和孩子,体会汉字的美与智慧。

我们这个民族只要遇到巨大的变动都会产生很大的活力

搜狐艺术:从甲骨文到现在,汉字经历了几次重要的或者本质上的变革?

陈楠:2013年我写了一本书《汉字的诱惑》,这个书用设计师的眼睛重看汉字,因为过去都是用书法家和美术字还有字库这样的方式去理解汉字,我重新用设计思维去理解汉字,写了一本书,现在正在写另外一本《汉字设计的历史》。在这本书里,你会感到文字,跟我刚才说中国文化一样,一路在适应科技的发展,凡有科技新的发现,我们汉字就能适应,还能用得不错,所以它能活下来。古埃及、古巴比伦包括印度他们远古的文化没活下来,当然各种原因,我们适应力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的文字彩陶阶段是一些符号,是不是影响现在的汉字?现在有各种研究,我们先不说。但是青铜器金属的发明至少雕刻甲骨文的刀、书写文字的笔和铸造青铜器的范,这三个东西在商朝可能同时出现,都有,它就铸造了远古或者早期的大篆就是那个样子,占卜只是汉字的一种使用方式,甲骨文,平常可能还干别的,但肯定是垄断在少数人手里的。等发明了新的纸张,那就有一次比较大的飞跃。这个纸张算一条线。我的理解跟他们稍微有点区别,纸张是一条线。纸张产生了毛笔的音,墨的音,包括笔意、枯笔、干笔、干湿浓淡都会从纸张得到一些灵感。

另外一条就是印,中国古代就有印,其实西方也有,但是我们这个印发展特别极致,跟身份特别有关系,皇帝用玉印,国王用金印,再往下铜印,这个印就是缩小的印刷版,可以这么理解。它就是一个活字,如果把十个印绑成一块儿就是一个版。这种印的方式在中国很古老就有,所以中国人发明了纸,又发明了印刷术,一下子使传播文化和书写方式产生变化。因为真书的发展一直都在找载体,最早就是青铜器,我们铸造那是最顶级的,排列非常整齐。然后石碑,石碑必须用真书,就是楷书来写石碑。碑额写篆体。这个阶段都还好,一旦发明了印刷术就开始适应雕版印刷,雕字,那个字的大小开始进行规整,越来越规整,所谓后来说的宋体其实是明朝体,应该不能叫宋体,是明朝人向宋朝人致敬的一套体。比如说有人说宋体是秦桧发明的,跟说李斯发明了小篆一样,肯定不是李斯发明的,李斯只是主管这个事,李斯、赵高主管小篆的统一。官方用字是宋体字,标准的楷书,明朝人把这种楷书雕成宋体字,为了适应木块的纹理横平竖直竖粗横细,还有一个折角,日本人管我们叫明朝体,这次印刷术的革命使得汉字出现了新的样子,就是特别平行垂直,越来越把那些弧线给去掉了。

搜狐艺术:面对互联网和新媒体,汉字还能有怎样的发展?

陈楠:汉字体验与交互还有动态的汉字,这可能是现在我们能看到的一种方式。比如在APP里汉字的样子能不能做什么游戏,还有汉字能不能直接阅读,传统印刷字都一样大,电子书里,字是可以有表情的,如果有一天设计了一本小说突然令狐冲一剑滑过,突然字就很大,令狐冲就变成了一个蓝颜色,只要有令狐冲是蓝颜色,一剑飞过,那个“剑”字拉长,很可能汉字变成阅读和视觉文化和图象新媒体极度契合的一种东西,这种东西是英文无法达到的,我们是可以看到图案的字。这个太好玩了,作为儿童书哪怕成人书,比如说“我舒缓地走在清华的什么湖边”,这个字变得很弧线很波浪很悠扬,甚至还有背景音乐,“这时候一辆自行车转过来撞倒了我”,这个时候字就变成黑体,但是要英文做,其实他们也能做一些文案,但是绝不如我们,我们“一把伞撑开了挡住了雨”,那个“伞”就是象形字,那个“雨”字点点就可以做成图,我们天生就有图形优势。

搜狐艺术:而且这是将来的一个趋势?

陈楠:是一个趋势,我们文化自信从哪儿来?西方人当年也有文化自信,他们的礼仪、礼服、服装,西方人的足徽、骑士等等,我们的文化自信也是从文化基点来。西方很多人关注日本的设计,日本的禅宗设计,苹果公司和一个日本的铸剑大师设计日本的剑,用新的钢打造包括漆艺,我在里面看到了亮点,在今天其实西方最时尚的品牌都可能关注东方或者挖掘一些,因为西方被挖掘够多了,每个习惯,喝咖啡、穿礼服、结婚白纱圣诞树,变成世界通用,但是东方的很多东西还没有真正达到灿烂。

比如喝茶,西方人理解喝茶的美,西方人理解东方人那种古琴的韵味远远没达到。我小时候听昆曲头疼得一塌糊涂,完全听不懂,小时候爱看打仗的、科幻的,但是今天年龄大了,江南的那种浪漫咿咿呀呀跟诗歌的关系,跟绘画,你就理解了。西方人有点像我们童年,我们喜欢看那些识别力强的英雄、肌肉或者什么,但是慢慢等成熟了,会越来越关注这些精神方面的。我再举个不合适的例子,寺庙里的佛祖的雕像一般都是偏女性的,门口的四大天王都是一身肌肉的。为什么?因为不会雕佛祖吗?人在一定层次之后,他会寻求表面强大之上的那个精神强大的东西。释迦摩尼是很帅的王子,应该把释迦摩尼雕成一身肌肉,没有,像一个女人一样很舒缓。门口的四大天王那是看门的。这点可能也是汉字的未来,中法包括西方这么多人关注这个事,我们的文字里面蕴含着某种精神层面的东西。

搜狐艺术:总结一下您说的本质变化,一个是造纸术发明之前是大篆时代系列,然后是造纸印刷这个阶段差不多一两百年,然后是PC出现之后,最后是关于未来的设想。

陈楠:可以这么说。我再补充一点,我们这个民族只要遇到巨大的变动的时候都会产生很大的活力,其实这个可以理解为只要交流、沟通,就会开花。

网络造字是好事,不会影响传播

搜狐艺术:说完文字的变革,接着刚才对未来发展方向的展望来讲,您说表情可能会融入文字的表达,包括一些意象象形,现在互联网上已经出现了,比如囧,用的是对的吗?

陈楠:古代跟表情无关,古代是窗户什么东西,也不念JIONG。这是汉字,不是先造的,汉字据说有十万字,中国古代造字原理是什么原理?一物一字,比如黄河的河,河就是黄河,别的河不能叫河,那个叫渭水,这个叫涞水。江就是长江。这两个有自己的名字,其它的叫什么水,其实也有自己的名字。滦河,滦。宝坻县的坻,这个字再没有别的地方能用。没声的马叫儿马,还有没训练的马叫克马,跑的快的叫骥,还有骝,每种马都有一个汉字。这个习惯导致汉字特别多,大量今天没用,其实非常多。马未都先生有一个衍生品就是生僻字,他用生僻字做了一个文创品,他说你要能认识这些字这个产品归你,这个特好玩。这个也是汉字文化。我刚才说了汉字有一条线索是装饰或者文化或者艺术,我们权且把它当成一种文化。

搜狐艺术:为什么突然会涌现这些网络自造字?在这方面您有什么看法?

陈楠:宏观上说就是好事,我认为,它没有去拼英文,英文有一个ORZ。就是一个跪着的人,这是从台湾火起来的,我就举这个例子,在开始我们肯定是用英文玩,包括以前也有这种比如说886,886是拜拜啦,这是早期玩网络的。现在有人开使用汉字,就算是调侃,说明我们文化强大了,在用我们本族文化在做调侃,我觉得这是好事,这绝不会影响传播的。

搜狐艺术:为什么造字能成为一个体系?成为一个体系的关键是什么?怎么就新创造发明了一种文字?

陈楠:中英文在一起或者说汉字的英文表现在设计里面,日本、香港、大陆都有很多设计师做,但是他们也就是做一个LOGO或者美术字这么用过,像徐冰的《天书》就把这种文化给系统化,相当于变成一个字库,一本《圣经》都可以用这个来书写。这个首先是变成了一种行为,当代非常注重行为和张力。这种张力和一个LOGO的张力,我写了五万个单词和你做了一个LOGO三个单词,那绝对不一样,有一种心灵的震撼。徐冰是80年代就走向国际的艺术家,那时候大家傻乎乎的,他在那时候关注东方文化和国际,而且大部分人喜欢当代艺术,现代艺术那时候还是胡涂乱抹搞抽象,他弄了汉字这种主题,那绝无仅有,肯定没有这种人。现在是做汉字,包括我们在内都很多了,大家都在做文字,但是最早80年代还是很少的。

搜狐艺术:您觉得生活方式对汉字的使用和发展有影响吗?还是主要是科技影响?

陈楠:那非常有影响。比如最简单举个例子,摄影术的发明导致了规划写实主义的大面积退出,不用画得像,数字洗相就把柯达给废了,柯达胶片业废了。现在新的互联网把传统邮政挤得快没饭吃了,我是不写信,十年来接到的信就三封,而且写成明信片的方式,算是最浪漫的人了。我一个朋友属于特小资的,从欧洲写一个明信片我好感动,三年收到一封信。我设计邮票给人签个首日封,好像变成集邮这件事了。除了这个,这个行为没有,写字、用字这个行为没有了,过去人的一封信非常正式,毛笔八行间,就是红信纸,写父亲大人百拜,有一套这种规范,现在微信就来了,连邮件都不写。行为丧失了,这个对汉字确实是巨大的打击,但是呢从宏观来说,我们会意字肯定没前途,我说的按一千年或者三千年,表音字比较方便。会意字太复杂,不利于文化传播,现在至少还鲜活,还在被用着,我们没觉得难受,咱们写字就两千字,汉字常用字才两千字就够了,这说明一个重要的问题,它已经跟古代几万汉字的时代不同了,它已经向表音字迈进,其实我们今天都是表音字,靠汉语拼音敲字,有人靠部首,有人靠含义来敲字了吗?没有了,都是音。音何不干脆写成音。我刚才说不能改成音,因为我们谐音太多,必须有样子,韩国人那天说了,韩语“感谢”跟“监察”这个词一模一样,如果单独写“感谢”搞不清这是什么意思,必须有上下文。现在韩国也有人说恢复关键性的汉字。

从悲观主义讲,可能汉字会像阅读的书籍一样或者工艺美术一样,成为文化的载体,长期存留在我们这个民族里。然后从文化传播上它会丧失书写和阅读那么重要的位置,我觉得会丧失一些。但会大量增加文化性,因为太美了,你说这些字母有什么文化?严格地讲它背后没啥文化,最后我们说这个词是古希腊的词跟什么什么拼成的,可是如果一个水字一个泳字,文化太多了。

中国文化不是老的

搜狐艺术: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您一直也是浸染在传统文化里面研究这些东西,但是您个人爱好好像挺喜欢科幻和未来感的东西。

陈楠:对,因为我觉得中国文化不是老的,我总觉得它还能介入到今天的这个生活,它好像变成每个细胞一样,包括这些电影,包括这些今天的设计,它里面的格局,我这里面把好多中国文化的东西弄到当代设计里面来理解。比如今天书籍的排版、服装设计,你看《星球大战》,就这个黑勋爵,它就是日本铠甲的重新设计,包括里面的蓝牙公主,第一集那个头形就是一边一个发髻,就是东方服饰的时尚化。其实这些也是,德国人的钢盔你觉得它还挺酷,德军挺酷,德国人的钢盔军装跟古代的古罗马军装都有渊源,当我们了解了这种文化渊源,包括设计异形这个家伙,画草图买画册,他是新哥特,他对集体的理解,对性,对恐怖的理解也不是突然蹦出来的,他有他的文脉发展。所以其实如果要想将思维和形式结合起来,我觉得才真正有趣,不能就光做,因为我在清华教的课《设计思维与方法》,主要讲设计哲学和设计思想,包括方法论,这个在清华有一个MOOC网络学堂。其实我跟同学们说,这个课上我不管做的好看不好看,那是另一门课做的,这门课就是设计思想、设计方法的训练。怎么设计思想?你看我这几张图,就能理解。

我这个课一开始跟中国文化有关系,比如说我们为什么喜欢这些形式,花为什么是红的,为什么是对比的黄黑,为什么孔雀就好看?按说人是一种猴,我们是灵长类,它长成这样就是为了授粉,它要跟叶子拉开关系,雄孔雀是招雌孔雀谈恋爱的,它的秩序也就是说简单的分析,自然中的美应该是对比强的、有秩序的、均衡的、跳跃的,这就是美,可是中国人比如说宋朝以后出现,为什么要喜欢女性的脚小?这不是强迫的,因为男的喜欢,她才这样。为什么?西方人发明这个一样的,你看这个脚就这么点儿,其实是前脚掌是一样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审美?包括一个盆景我用铁丝把它绑成想要的样子,为什么这个就卖得比这个贵?为什么明式家具就贵?

《长物志》这本书里面武断地讲到,我认为武断不贬义,它告诉你什么是雅什么是俗,根本不跟你讨论。就是戴金刚菩提就是雅,您戴琥珀就是俗,特别武断。我总结了一下,一个是要有古意,一个要自然,不能反光,锃光瓦亮不行,材质要讲究,民间艺术,它就是这种全装饰是满的,没有空白,这个就符合刚才自然那个美,很像那个花吧,你看农村一片灰黑,门上贴俩这个,符合自然审美,知识分子审美喜欢这个,大白纸画两笔,不要颜色,非常单纯。女性现在的这种化妆,同样对人的判断,这才一千年差别这么多。唐朝人已经那么胖了,还要把眉毛刮掉画俩蛾子。男性为什么戴墨镜该酷?跟摇滚乐的骷髅之间有关联。我前面这个一系列的问题是所有课的开始,我为什么喜欢差别这么大的东西,我这人特别喜欢不叫挑衅,挑战,我特别不想相信,可能我们70后的毛病,不太想相信既定的概念,特别想找到我理解的那个概念。而且你看现在有很多愤青,狡辩的人,我很讨厌那种人,我还是喜欢查资料阅读,找到这个到底是为什么是这样,感觉特别过瘾,很幸福。汉字这个,我真的去查这个字,突然有一天我发现甲骨文明明是王懿荣,清朝人起的名字,商朝一定不叫甲骨文,我书里面写,汉字这个词元朝才有,在《金史》这本书才有汉字,汉人写的字,对,我们过去叫华夏族根本不叫汉族,我们中国人不叫汉族,是胡人管我们叫汉人,我特别喜欢听这些东西、找到这些知识,不然这两套字也做不了。

搜狐艺术:谢谢!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