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坚:未来汽车不在线几乎没有价值

原标题:王坚:未来汽车不在线几乎没有价值

↑ 点击上方车联网周刊关注我们

2016年12月7日,第九届TC汽车互联网大会在上海正式开幕。作为一年一度的汽车互联网盛会,今年的主题是“汽车+移动互联网:跨界思辨汽车产业终局”。通过7、8、9日三天,集中行业话题,探讨汽车借助互联网实现转型与价值提升,在这场全球性汽车产业大变革中,打造中国车联网创新驱动力!以下为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博士主旨演讲。

非常感谢给这么一个机会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

其实从刚才公秘书长发言还有大会的主题,我觉得蛮有意思,大家纠结的东西跟其他行业是一样的。什么呢?就是好多名词大家不知道怎么办?比如说刚才讲的车联网还是叫网联车?还是叫汽车互联网?还是叫做互联网汽车?这些名词的纠结表明了大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一样。

我自己的理解是车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大家买车挑发动机,看配置,但是大家往往忽视掉一个最最基本的东西,也是后来我思考这个问题的原点。就是车的价值是因为有路来体现的,这个是一般消费者甚至车厂都会忽视掉的,为什么会买是因为有路。

我自己的理解,车的变化某种意义上是跟着路的变化而变化的。我现在很难想象没有高速路的今天的车,但是大家可以想一下,高速公路是对原来的路进行基础设施非常好的升级。

当别人都把网联车、车联网还是汽车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有一件事情是大家忽视掉的,即使在互联网的圈子里,把互联网当基础设施来考虑也是最近的事情。站我的角度,汽车所有的发展一定是内在的动力在发展,外人是没有办法的。

我自己后来想想,互联网是汽车的另外的基础设施,就像道路一样。互联网变成了汽车的另外基础设施,它的作用跟过去的道路是一样的,这是所有思考的原点,因为这样什么是车联网、网联车都不重要了,是基础设施的角度。

我自己觉得汽车工业有点问题,问题在哪里呢?汽车工业被一部手机弄得找不到方向。世界上最能移动的东西就是汽车了,结果是一部手机,定义了上一次的移动互联网。

如果大家在谈移动互联网以前的互联网,PC互联网,或者传统互联网也好。而大家今天讲的移动互联网,只是手机的互联网。

为什么在欧美汽车工业那么发达?硬生生地要让手机在汽车里面的作用变得越来越大。不去完善车,而要思考怎么把手机连到车里面去,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我最受刺激的就是我朋友开宝马车,结果掏出手机来做导航,这是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的这个行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如果你看到这个现象就会知道,未来汽车的机会在哪里。

我想让今天看到的所有东西在车里有价值,让手机在车里面有价值,是我们想这个问题的另外一个起点,所以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事情。

一个不在线的汽车工业是耍流氓的,互联网跟道路作为基础设施,让这辆车真正改变的是什么呢?改变的就是这辆车同时在线上,这辆车同时在互联网上,用我们的话来讲就是这辆车同时跑在互联网上。

汽车有两个基础设施,一个是路,车是跑在路上的;第二个是互联网,这个车是跑在互联网上。跑在互联网上的车是一个在线上的车,因为有这样两个看起来是没有关系的,而且在没有搞懂车以前观察到的现象使得我们有机会去重新审视这件事情,这个到底跟原来说的差别在什么地方,或者反思在什么地方。

在我提到一个在线的时代,互联网带来的在线时代,后边支撑它的是两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一个就是数据,一个就是计算。我自己觉得一个在线,加上计算的事情等同于什么?等同于欧洲今天讲的数字经济。

欧洲今天好多人在讲数字经济,以德国的工业界在推的工业4.0,我自己的理解是欧洲还生活在一个叫做“数字”的世界。相信上汽好多年前搞过数字化系统。数字化完成了从传统的汽车工业到在线的汽车工业的阶段性的事情。一个东西不数字化是没有可能到互联网上去的,这就是为什么传统IT产业,传统的PC产业完成的所有内容,所有系统的数字化,使得那个传统的互联网有个爆发的机会。是因为PC在那个领域数字化是最彻底的,使得它第一次可以跟互联网搞在一起。

同样,大家不可以想象模拟的通讯系统是可以变成移动互联网,通讯系统完成了彻底的数字化以后,使得它有机会变成我们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我想世界在那个时候完成了从数字到在线的转换。

汽车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是什么呢?我自己理解汽车这个行业的数字化今天是很彻底的,但是它是不够的,这也是欧洲讲数字经济这件事情是落后的开始。同样它讲“工业4.0”是说明它的起点是工业制造。所以大家都是从不同的起点或者原点开始往这边考虑的。

如果我们讲的在线加计算对未来的判断等同于数字经济加“工业4.0”的话,在美国就讲所谓的“分享经济”,讲产业互联网,所以这是不同的地区对最后产业的未来的看法。

大家想一想在美国为什么能讲分享经济,实际上讲的是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的分享经济。但是为什么欧洲没有条件讲这件事情?其实欧洲几乎所有的互联网服务都是由美国公司完成的,不是欧洲自己的公司完成的,这是它天生留下来的缺陷。

第二个对这件事情的理解上。对车的信心在哪里?我自己觉得世界上有轮子的东西是不会消失。我以前说过世界上有三个最了不起的发明,一个是轮子,一个是电,一个是互联网。其他所有的发明都不可以跟这三个东西比。

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没有橡胶的世界,轮子是不是橡胶做的不重要,但是大家不可以想象没有轮子的世界,同时轮子在没有装到车上之前是没有价值的。所以我自己觉得轮子是不会消失的。老天给了我们一次机会,世界给了我们一次机会,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又多了一个东西,多了电动车。如果还是传统的动力的车的话,其实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最大的优越性发挥不出来。电动车这件事情给了基础设施非常大的机会,这两件事情是相辅相成的。

好几年前我讲特斯拉就是骗了世界上所有的人,因为我理解特斯拉的车就是在线的车,但是它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它是辆电动车,这是一个很狡猾的想法,我不知道是真这么做还是假这么做。我觉得苹果骗了中国所有的手机厂家,因为苹果不是单纯的做手机,但它告诉世界上所有人它是一家做手机的公司,而中国就出来一家公司叫小米,以为做手机就活的下来。但两个不同的东西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会发现不同的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车的行业内在推动力,是因为这场动力的革命。

第三个理解,为什么阿里跟上汽做的事情叫互联网汽车,我是很纠结的,不是一般的纠结。如果能找到更好的名字是更好的,但是为什么要讲互联网车不讲汽车互联网呢?或者不讲所谓的车联网。

当时最受刺激的,我觉得非常不对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大家在讲的,把车的事情在网络的情况下变成一个车跟车,车跟人,车跟环境的问题,我觉得这事情是非常误导的。我自己以前学的专业里面,那时候还是钱学森先生在提倡一些大科学的时候,我们的专业叫“人机环境科学”,所以关于人、机器、环境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有的。

不过,人机环境科学这个专业的思考并没有给世界解决太多的问题,当时为什么会谈到人机环境这件事情是因为那个时候的美国比较强调一下人跟机器的关系,在中国大家觉得有个更大的东西是环境,把它加进去了。其实这样的思考并没有给学科带来非常大的改变,这个说法是对的。但是这个东西能不能推动巨大的创新?我打非常大的问号,不是说这样的理解本身有什么问题,但是这样的理解能不能推动产业的变革,一次巨大的创新是值得去反思的地方。

如果我们把它简单地拆成人跟车、车跟环境、车跟车的事情。那时候讲系统工程的这件事情,我自己觉得那个思考是非常有问题的。

我想今天能跳出来的事情是什么呢?就是不要把所谓的传统方法去考虑它们的关系,车联网的没有讲清楚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网”到底是什么网。要把它明确,这个“网”是互联网,这要明确,不然是要出问题的。

我经常会讲当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的时候,是画了一条“分水岭”,这条分水岭是什么?就是互联网公司成为基础设施以前的所有的公司都会变成传统公司。在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以后,所有的其他公司就会变成互联网公司。

所以车联网的网是互联网,不是其他的局域网,这件事情不是以前的互联网有什么了不起,我当时说车的出现会改造今天大家认为的互联网。原来的互联网绝对不能成为车联网的互联网,这是不需要讨论的。所以当时最热闹的就是互联网颠覆这个,颠覆那个,如果我们这个合作做好了以后,车把原来的互联网给颠覆掉了。

我自己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到了互联网上去,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如果车联网这些东西搞的不太对的话,最后大家会觉得自己可以去组一个另外的基础设施出来,这个对过去的物联网也是很大的伤害。如果今天要看世界上还有第三个东西可以变成互联网的主角的话,以我的知识范围能看到的只有一个东西,叫汽车。

当时我们跟上汽合作,大家真正在谈了半天的万物互联网是以这辆车的开始为标志的,不然都是瞎说。那个时候我们也不需要新的物联网,也不需要新的车联网,只要能够把汽车变成一个比手机,比个人电脑更重要的互联网的东西,我不希望把它叫做终端。我们就是要把汽车变成那个东西,我觉得这个世界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个东西对社会的价值是非常大的,其实后面蛮有意义的地方是什么?就是如果你从基础设施考虑这个地方的话,为了操作系统这件事情我们跟上汽也“吵”了很久,我一直觉得今天的汽车是没有操作系统的,上汽说有很多操作系统,我说没有操作系统,甚至不能称为操作系统,只能说是代码。

我说你今天去买一个硬盘,这个硬盘上也有你说的操作系统,今天你是买不到硬盘没有软件的,其实你是买不到的。今天你找不到一个硬件,没有几行代码可以工作,你找不到了。这个东西不能简单地称之为操作系统,远远没有到“大脑”的程度。

所以车跟互联网做基础设施的匹配,就像车的动力无论是油、电,有了以后跟互联网所匹配的东西是什么,所以我们才会把操作系统塞到车里,是车的第二个引擎,我自己觉得这是原来车联网没有办法来覆盖的概念,这个引擎是彻底地改变了这个东西的。

大家认真想一下,当功能手机到智能手机的过程,大家忽视了一个因素,2007年的时候,发布第一部苹果的时候,你看一下台上的演示,绝对没有我们今天在很当场合讲的问题。第一部苹果发布的时候,他当时没讲什么,最后做了演示是告诉你这一世界上第一部可以上互联网的手机,跟连互联网是不一样的事情。

如果诺基亚手机是要比手机连上互联网,那比苹果早做了10年,今天所有的车讲车联网就是要把车连到互联网上,这不是一件真正的事情。

所以,连到互联网跟在互联网上非常大的差别是什么?回到了到底互联网的价值是什么东西,大家觉得互联网的价值是什么?我自己的理解是互联网也好、网联车也好,对互联网的错误认识是觉得互联网就是一个简单放大的网络,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局域网放大,互联网最大的价值就是第一次告诉大家数据是有价值的。

在互联网以前大家都把数据当成信息来用,都把数据当成改善他以前的工作方式来做,互联网是第一次告诉大家数据的价值在哪里。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过去全世界的网民都不觉得互联网是最最基本的东西,不认为比如说鼠标点击是有什么价值的。当微软把别的公司干掉,世界上每一个鼠标点击都是经过微软家里的,都被它扔掉了。而谷歌,你说它是广告公司也好,搜索公司也好,它实际上做的就是让点击产生价格。

其实互联网公司是最早看到,有互联网数据才产生价值的群体,如果把它延伸出来讲,互联网也是第一次让用户使用它产品的过程来产生新的价值。点击是用户使用产品的过程,在互联网以前,所有的制造业,包括软件是没有人知道用户是怎么使用它的产品的。当微软卖出去几十亿份window系统盘的时候,微软最后发现不知道用户怎么用这些产品的。

今天也是一样,世界上卖了那么多汽车,其实你是不知道用户怎么用这个汽车,你最多做一些用户的回访,但是是没有办法真正知道用户怎么用你的产品,同时你失去了机会。用户在使用你产品的过程当中为你产生价值,这是失去的一次巨大的机会。

当有这个引擎的时候,汽车变成了非常重要的,像互联网一样的数据平台。汽车、用户的使用过程对你车的改进,对你用户是产生价值的。

所以,你可以想象谷歌切入汽车制造业,跟现在汽车业的关系,至少就是谷歌之前跟微软的关系。

你设想一下,你的车不在线几乎是没有价值的。

回到汽车本身,所有的交通堵塞都是车带来的,现实是汽车交通问题不是靠修路可以解决的,交通问题最后依然是靠汽车来解决,这是我自己对这个事情的理解。

所有东西到了互联网上你才可以做巨大的效率提升,如果车不在互联网上是没有可能的。比如杭州,有200万辆车,除非你的路修的极大,真正管理极致。杭州每天早上有200万辆车出来,只有开车的人才知道我要从哪里到哪里去,大家想想看一个城市不知道这200万辆车从哪里到哪里去,同时开车的人是没有办法完整地知道道路的资源的,而且今天我们导航的系统的普及率就10%左右,大家知道这基本上是“瞎子跟瞎子在做事情”,所以只有在线的车才有机会让城市的管理者知道这个车会从哪地到哪里去,最后交通的问题是要车来解决的,道路是一个固定的资源。

大家可以设想一下看,如果今天不是导航的进度,就讲定位,导航已经到了车上的应用。如果是定位是可以是现在的10倍、100倍的时候,我觉得汽车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这个变化的革命性会超过从油到电的变化。其实大家的社会责任环保是更大一点。今天是汽车最好的时期。原因是什么?

第一,汽车本身有一次巨大的革命,这个大家都知道。

第二,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跟世界的互联网公司一起折腾折腾,可以把互联网折腾的像基础设施。

当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出来的时候,其实对人类来讲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车在线。这个东西作为基础设施多了一个引擎,这个引擎最大的价值就是使用过程是产生价值的。这个使用过程产生的价值就是最直接的可以改进你车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同时能把用户得到的更多东西来完成。更重要的是它还可以做很多以前你可能做不到的东西,所以这一点我自己是蛮有信心的。

最后,我想表达一下,在我们做的过程当中蛮有意思的事儿是什么?可能中国是最好的机会来完成这次变革的,可能这边还有多朋友,其实这个不是我们要为中国人争口气,而是在全世界你看一下,还有什么组合能够把这三个组合放在一起来完成这次变革,中国是最有条件的。

车联网周刊(iovweek)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