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你咋知道我是狱警?

原标题:你咋知道我是狱警?

题图来源:《主角与配角》

有「职业病」说明工作干得好(吧?)

是什么行为让你一不小心暴露了身份?

知友 | Julian Cheung

有一次感冒后三天还是咳嗽,去医院。

大夫:「有痰吗?」

我:「有。」

大夫:「什么颜色的?」

我(一指旁边的墙纸):「就是这个黄色,加点绿,再加一点蓝色。」

大夫:「呵呵,学画画的吧,先去拍片。」

......

知友 | Miya

在酒店实习的时候。

有一次跟朋友出去玩,碰到有位先生问路,刚好我知道。

于是我就说:您好,先生,前面直走然后左拐就到了。

问路的先生看着我的手势,愣了一下,然后,诚惶诚恐地跟我鞠躬道谢就走了。

我朋友就哈哈大笑说我职业病太重了,我懵逼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因为我是这样指路的,如图:

知友 | 乌梨

昨晚上加班,快凌晨的时候饿慌了,跟科长开车出去买点夜宵,下车前我俩都很自觉地把警服外套脱了丢车上,防止让人顺手给举报了。

在附近一家夜宵店里点了两碗粥,大胖子老板装盒期间,随口问了一句:xxx 分局的吧,还没下班啊?

我俩挺懵:你咋能知道?

老板嘴一咧:我们这儿吧,老有些大热天还非得在外边套件衣服,大冷天愣是只穿件单衣来吃东西的客人,刚开始以为是什么玩意儿,后来一问才知道这样式儿都是你们分局的民警。

知友 | 徐奔

有趟去冲绳参加空手道的活动,老婆跟着做日语翻译,那次住了北谷町的希尔顿酒店。

大堂经理帮我们办理入住手续,日本人比较细致,动作慢,我闲着无聊观察了一下眼前这位壮汉经理,然后跟老婆说:

「这个大堂经理肯定是个练武的,不是柔术就是柔道。」

「你怎么知道的?」

「你看他那耳朵,都变形了,这个叫饺子耳,经常摩擦挤压容易变成这样,练柔术和柔道的老是擦来擦去挤来挤去的,比较容易变成饺子耳,看他那样子功力很深啊。」

下图就是所谓的饺子耳:

老婆听了我的话后仔细看了一眼大堂经理,说了一句「真的欸!」

此时,大堂经理自然地就接话了:「对没错,我柔道四段。」

我和老婆两个人愣住了。

大堂经理顿了顿,继续说:「我会讲日文和英文,中文我也会,你们说的我都听得懂,而且我还会韩文呢。」

这下我们楞得更彻底了,厉害了我的哥,希尔顿果然牛逼啊,能招到这样的人才,大堂经理文武双全。

「你是练空手道的吧?」大堂经理又开口了。

「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最近有空手道活动,你的手上有茧,还有,你包里的道服露出来了。」

看评论大家好像很期待发生点什么呢。我第二天真的想去找他交流一下,可惜大堂经理是轮班的,没再碰上。有小伙伴去那边旅游时可以注意一下,也许就遇上他了~

另外,有朋友提出有饺子耳的还可能是橄榄球、摔跤的,没错的,但是那边玩这个的少,所以没说,要是在北美看到饺子耳可以考虑一下。

保护措施是有的,有的练习者是用箍在头上吸汗的发带把耳朵箍住的,也有的用其他耳罩。不过训练强度和频率大了依然不方便,就不戴了,然后就饺子耳了。

知友 | 北邙

之前参加一个线下聚会,一群人大晚上在马路上走着。

我低头玩着手机,忽然有个人拍我肩膀:

「哥们,狱警?」

我以为是之前自己说过,就笑笑说对啊。结果其他人听了,纷纷好奇地凑过来问:

「你是狱警啊?」

「你们牢里都是关的什么人啊?」

「犯人平时干什么?」

……

我发现不对劲了,合着我根本没介绍过自己职业。

我看向一开始那人,他叼根烟,歪着头看我笑。我心中一沉,心想难道是走夜路撞到鬼,以前手底下的犯人放出来,在这见到了?

咳了两声,我试探地问:「以前蹲过?」

「蹲过。」

我心里暗想这下操了,真撞见了……

又问:「你咋知道我是狱警?」

他哈哈大笑:

「我看从一开始你就走最后,谁在你身后站会你都不舒服,下意识地往后挪,非得所有人在你前边不可。这种职业病要不是传说中的杀手,要不就是带犯人放风带习惯了,你这怂样还能是杀手?」

……

……

……

妈的我要是杀手,当场就把你拖巷子里解决了。

让你立 flag。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