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为推进教育公平,哈佛归来的高材生在湘黔桂的偏远县城对教育做了什么

原标题:为推进教育公平,哈佛归来的高材生在湘黔桂的偏远县城对教育做了什么

让每一名中国欠发达地区的青年人有机会选择优质的人文素质教育——刘泓

DE年度大趴邀请来这样一位嘉宾:2010年从哈佛本硕连读毕业的——刘泓。毕业回国后他曾任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任院长助理、文化中国人才计划项目主任、第一届、第二届嵩山论坛副秘书长等职。但他最看重的还是2007年在哈佛念本科时就与志同道合的友人共同创立PEER毅恒挚友2014年起他全职回归PEER毅恒挚友任机构首任秘书长,探索“让每一名中国欠发达地区的青年人有机会选择优质的人文素质教育”的实践方法。

DE年度大趴嘉宾 | 刘泓:教育公平、社区与PEER

2007年创立的PEER毅恒挚友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变成了一个规模不大的公益机构,志在将优质素质教育的选择权提供给我们中国欠发达地区的每一位青年人。目前,我们扎根在湘、黔、桂三省,用各种形式服务了十几所中学,近3000名学生。而在我们的公益行动 中,目标锁定在这三个关键词——

公 平

边远山区的学生们正在面临隐形化的教育不平等,教育公益要有所作为。

2014年教育部正式要求各学段学校开展和落实核心素养,也就是中国版的“21世纪技能”,包括信息素养、研究实践能力、家国情怀等等。同年,曾被认为是最难攻克的节点——高考也在国务院的主导下开始全面改革。上海、浙江将先行,明年实践,语文数学必考,英语变为等级考试,其他科目根据学生报考大学的专业的需求按选择考试,并增加每个大学自主招生的幅度。换句话说,中国的大学录取体制正在逐渐走向申请制。在沿海发达地区,走班制、分层教学、翻转课堂、探究式及项目学习等理念及实践正在逐渐落实。

那么偏远地区呢以湖南、广西、贵州三省为例,2021年将全面使用新高考,也就是说,2018年开始的入学的高一新生开始,教育必须改变。

偏远山区的学生们,从上学开始目标就是:走出大山。很多县城是在倾全县之力来办学。而学子们是否体验到了有质量的学习经历?是否被真正关注过?他们所学的知识和技能是否能和现在的大学、社会、乃至于国家经济发展的需求相结合?这些从县城走出来的学生是否和大城市的学生们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

我们需要警惕的是:表面的公平正在将不平等隐形化。

解决此问题的最好切入点只能是公益、政府与商业的合作。如果单单只依赖商业和政府,我们只能看到优秀资源的继续集中化——这点在公立学校集团化的趋势下已经非常明显——或者政府的政策只落实到硬件上,而无法带来真正的改变。

中国很大,有两千八百多个县;每个地区都需要教育,所以它必须是“去中心化的”。PEER作为教育公益机构在做的,就是引进外部资源,和地方的学校、老师、同学们共同创新,因地制宜,直面教育改革前提下越发隐形的不平等问题。

社 区

走进社区,让孩子们爱上本土文化

在城步大山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就被告知:你要做的一切,是为了能走出去。他成长的过程中亲历了教育的城镇化。从残破的村小,到附近大村的完小,到乡镇的初中,最终到了县城里的高中,远离家人,和老师疏远,无人关注。在高中三年中,他日复一日地奔走于宿舍、食堂和教室之间——从起床到睡觉。每星期只有周日下午可以出学校放风。他为别人告诉他的高考目标而奔走前进;他没有关注过身边的人、县城里的新鲜事,甚至是国家所经历的巨大变化。

然而,学校的标语却写道:“走出大山,报效国家”。 更现实的状况是,当我们的学生第一次走进县城时他发现,和书本告诉他们的世界相比,这里似乎是落后的、不时尚的、前现代的。县城的灰灰的小高楼、网吧、4G手机、麻将馆和广场舞,没有任何特色,千篇一律。它不知道这里是乡土和城镇交融的地方,有集市,有县学,有孔庙,也有吊脚楼,有大户的徽派建筑,有佛寺,有本地信仰的庙宇,有着他的根。他在认同县城这个乡土与城市的汇集点之前,就先否定了它。他会离开这里,走进大学和社会。他将如何描述自己来自哪里,有什么样的文化?他需走进,和身边的社区产生联系。

这就是为什么PEER这些年一直致力于推动社区教育,开发了我们的社区探索课程。通过体验、研究、行动、分享四个环节,我们带学生走出学校,和社区建立联系,用科学的态度研究社区的问题,通过具体的行动对其进行改善,再把成果分享给社区里的每一人。

学生们跟着我们去研究家乡的历史、古建筑、地方饮食——城步油茶——做出服务,再把成果在县城的广场进行展示。 这里大家可能要问了,中学生的行动,究竟能给社区带来什么改善?

这些行动带来了体验式的学习,带来了直观的社区参与。我们机构做的,就是这种项目式、探究式课程的研发、培训和推广。从很多年前的一个简单想法,到迭代了八个版本后数百页的完整教案和培训;从自己闭门造车,到把课程通过合作的模式服务于数个公益机构、基金会和学校;从单薄的社区探索,到现在的核心能力课、多媒体故事讲述(digital storytelling)、专题研讨课等多元的课程体系,我们注重研发,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将更好的内容通过教育公益带给更多人

同 伴

在公益路上前行的近十年,奕伦和我从学生时代走向了创业时代。我们的学生也从当年的中学生走进大学,然后走进社会。我们一直相信,同伴间的朋辈教育可以给学生们带来他们所需要的理解、陪伴和支持。

PEER空间,是我们在县城学校里自己的“据点”,有六个功能:

社区教育、阅读、自主、核心素养建设或者“赋能”,还有虽然软性但是至关重要的连接与陪伴。

我们一年多前建设了最初的三个PEER空间;每个空间由我们的挚行者和学校老师共同运营,以最适合每个学校的方式进行教育创新。比如,有些学校我们每天有一节选修课可以用,有的学校有几次更集中的时间;有学校我们服务自愿参加的同学,有学校我们深度介入,为教改实验班进行服务。

有了PEER空间以后,我们发现,身边的同伴们变多了。首先是地方老师和学校;当我们发现他们改变的动力和我们一样强,并愿意用实践证明时,我们意识到,去中心化和地方的创新不再是说辞;然后有地方的基金会和教育界的专家,梳理地方关系,和我们联手将项目落地并赋予支持;当然,还有青年才俊、各界领袖和企业家,贡献时间和资源,和我们一起深度参与。在座的各位中也有陪伴PEER共同成长的同伴们:有我们的理事、监事,有我们的挚愿者,还有一直关注并支持我们的长辈们。 所以,我们有了一个新的起点。今年夏天,我们将在地方基金会和学校的支持下建设三个新的PEER空间。深度介入6所学校的教育改革,为学生安排阅读、服务、社区学习、自主发展的各项活动。我们在社会资源的支持下,也在将艺术、教育科技等元素融入到PEER空间之中。

公益前行,是社会各界支持的结果。公平Equity、社区Community和同伴PEER,这三个点,使奕伦和我们能走到现在。有人问我们,说我们怎么坚持了十年?亚里士多德说过,德性是一种习惯。公益也是如此。 社会各界的力量,也都可以是我们的同伴,是我们的PEERs。

元旦,刘泓老师将在“重新想象教育”2016DE年度大趴以“教育公平、社区与PEER”为主题演讲,与大家分享他在教育公益这条路上那些让人动容、给他动力的故事。

教育无痕 | 生命无限

▼传播科学教育理念和方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中国教育研究(微信ID:hantopedu)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