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为何制造业回流美国?在美投资10亿美元的曹德旺这样说

原标题:为何制造业回流美国?在美投资10亿美元的曹德旺这样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让制造业回流是美国政府多年来孜孜以求的梦想,奥巴马长达八年的执政期并未圆满达成这个目标,即将上台的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会实现他给美国工人许下的诺言吗?

此前,全国政协委员、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曾透露,计划投资10亿美金,在美国建厂做汽车玻璃。为何曹德旺如此看好美国?除了税收、劳动力成本之外,美国是否是“遍地黄金”“遍地机会”?

第一财经CEO周建工近期采访了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制造业回流美国到底靠不靠谱,听听曹德旺怎么说。

第一财经:我猜以后你在美国待的时间会越来越长?因为美国的机会就像你说的一样,遍地黄金,遍地是机会。

曹德旺:我不这样看。我对中国人走出去投资的时候,我认为有一点惊讶。因为我做国内做40年了,我在美国投资是1995年开始,原来那几百万美金、一千万美金去投资,对美国政治、文化、市场,观察了20年后我才下手。因为美国卖的玻璃,我从美国买回来七八亿美金,我只是把工厂迁移,工厂迁移一个是美国人再三要求我在那边办个工厂,第二个是我们国家现在制造业踟蹰不前,为什么呢?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

第一财经:高35%?

曹德旺:它没有增值税,我们有增值税。它只有所得税40%,你赚到钱,他的所得税35%,加地方税、保险费其他的这些5个百分点就是40%,因此在美国做工厂的利润比中国高。

第一财经:美国的土地一定很便宜吧。

曹德旺:他土地基本不要钱。

第一财经:能源呢?

曹德旺:能源,电价是中国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

第一财经:劳动力呢?

曹德旺:蓝领是中国8倍,白领是中国的2倍多,它白领便宜,蓝领贵。

第一财经:综合劳动生产率是中国高还是美国高?

曹德旺:这样算吧。做一片夹层玻璃在中国要1块2,在美国要5块5,我们预算是6块5,差5块。差5块的时候我在美国做是5块5,顶掉了不要了。我们出口美国,出口是先征后退,在这基础上还要交4%,这样,一块玻璃出口需要交1块多钱,这就省去了1块多。那么在美国还有电价便宜,气价便宜,还有很多优惠条件,总的来说,算起来他那里比这里,总利润会差10%。

第一财经:就是在那边会?

曹德旺:多赚百分之十几。

第一财经:所以从劳动生产率来看还是?

曹德旺:中国高,劳动生产率还是中国高。因为我们中国能够招到年轻的工人,在美国提出来恢复制造业大国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劳动力,年轻人不干,都跑到华尔街或者硅谷去。

第一财经:那你工厂两千多工人都怎么招来的?

曹德旺:招的超大年纪的人。

第一财经:制造玻璃或者制造其他的产品,劳动力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曹德旺:美国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全球各国现在都有问题,只是问题的性质不同。

第一财经:你刚才提到中国哀鸿遍野,你对中国现在整个经济形势是怎么判断的?很多人都很悲观,尤其是制造业。

曹德旺:我认为你们媒体有问题,中国问题先从媒体身上解决。你看美国那么强大的一个国家,它经济这个事情它正常运营是波浪的。要求他这样平下来一直往上升,在变化波浪当中前进向上爬。应该允许他上允许他下。

我认为不能说是悲观,应该对中国经济的看法要坚持一个客观的态度来评价。因为我们这几年是从美国学回来去工业化,因为我们没有去工业化,美国那么大的国家,那么强大的国家,几乎要这一次他减完了。它现在开始,奥巴马当总统就开始号召恢复制造业大国,但是他发现现在不灵。现在强调政策回归到原来轨道上面,去工业化它经历了四十多年了,它又回去回到它的轨道上面去。搬回去最少要15年左右。

我们中国呢,现在你看看,最赚钱的就是IT,IT世纪上本身没有赚钱,他就是忽悠就是从资本化利用民间钱拿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就是私募基金、投资银行,银行这几年赚的盆满钵满。实体经济,因为劳工成本高,大家都去做房地产,盖房子要用劳力,变成我们有效的劳工被房地产拿去,再加上转金融业、IT业,这些服务业的高需要劳工也找不到人,这样的情况你说怎么做?

现在我们的制造业面临着,人工工资高,我们四年前跟今年比人工工资涨了多少呢?涨了三倍上来。

第三个运输成本高。我在美国的运输成本算下来,美元换成人民币,一公里还不到一块钱人民币,我们这里过路费比较高。

再加上,税收比美国高。我们比较了国际上,全球最高的在这里。

再加上,我们认为投资化的重复建设,不仅仅是房地产过剩,三产过剩,酒店过剩,制造业这边,钢铁、玻璃、水泥全部过剩。我们宁可继续做哪些不靠谱的事情,从来没想过你救了今年,明年怎么办?救了明年,猴年怎么办?你知道拖一年严重一年。

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建设中国、发展中国、保卫中国,是中国国土上每一位精英的责任。这些精英应该站出来说,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有困难我们必须正面对待。为什么能够悲观?整天讲明年会好,明天会好。谁不想明天好。不切实际的去做那明天会好吗?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们应该改变这个方式。特别你们这些做传媒的。我也在宣传给人家信心。信心要把问题讲清楚才行。不管怎么样,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你不做那以后怎么办?

【延伸】中央党校教授:必须解决死亡税率问题 否则企业全跑了

来源:凤凰财经

12月17日,以“智造中国:新制造、新变革、新驱动”为主题的2016年中华工商时报年会在北京举行。

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在论坛上讲了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制造业回归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及中国制造业应当怎么样应对的问题。

他首先比较了中美的制造业成本。据波士顿咨询公司2013年的研究报告,当时在美国制造商品的平均成本只比在中国高5%;2015年,在美国低成本地区生产已经变得和在中国生产一样经济划算;到2018年,美国制造的成本将比中国便宜2%~3%。因此制造业回归美国已成中国必须面对的挑战。

他认为,应对美国特朗普对制造业的争夺摧战,减税减费和降低成本是核心。他用数据展示,中国自身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宏观税负率太高,1995年宏观税负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年26%,2010年一下子干到36%了,2015宏观税负率36.9%将近37%了。

因此,中国制造业“内有死亡税率,死亡成本,房地产的夹击,形势堪忧”。什么是死亡税率?最近天津财经大学的李炜光教授研究了中国的税负,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的税率让企业老老实实交税,基本上处于死亡的边缘,这就是死亡税率。他认为,这是必须要解决的,否则企业全跑了。

但他同时表示,减税的阻力太大,更直言不讳道,“财政部去年营改增减5000个亿,其实是假减,去企业问一圈,都没减。现在一些部门,欺骗总书记、欺骗总理,哄着他们高兴,实在是要命。企业都倒光了,他们还说减税5000亿。”赢得了在场的民营企业家的满堂掌声。

他认为,真正实施财政减税减费政策,最关键和最有用的是:将增值税降低5个百分点;将社保费率降低到工资的30%左右;小规模企业纳税起征营业额月标准提高到10万元;人大颁布特别法令停止绝大多数政府和事业单位的税外行政性收费;将全国政府全部收入规模法定并牢牢控制在GDP的30%以内,不得突破;以及降低运输高成本、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降低能源高成本、降低房地高成本的配套性改革。否则应付不了特朗普发动的制造业战争。

读者交流、投稿、建议等请添加微信muqing661966

小报告(ifengxbg)为凤凰财经旗下

宏观经济解读栏目,

提供最前瞻、最权威的经济大势分析点评!

觉得文章不错?长按扫描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