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曹德旺跑了!这场“战争”中国必须面对!

原标题:曹德旺跑了!这场“战争”中国必须面对!

这两天,中国一位企业家的一番话,让国人哗然,议论纷纷。

一年前,李嘉诚卖掉内地房产,撒腿跑到英国去了,那时,一篇《别让李嘉诚跑了》的文章火爆网络。李嘉诚发迹于香港,作为一个在商言商的生意人,对内地或许没有太多感情,所以当时有官媒发文说,跑了就跑了吧,我们不留!

一年之后,被称为中国个人慈善第一人的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先生也要跑了。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他透露,他已经在美国俄亥俄州莫瑞恩投资6亿美元新建汽车玻璃厂,当地政府补贴了3000多万美元。成为该州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中国投资。

花10亿美金去美国建厂,这位中国玻璃大王说:我比较了国际上,税收最高的就是中国了!

(详情:花10亿美金去美国建厂,中国玻璃大王说:我比较了国际上,税收最高的就是中国了)

这场“战争”已在家门口 中国必须面对!

第一财经近期采访了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制造业回流美国到底靠不靠谱。

第一财经:我猜以后你在美国待的时间会越来越长?因为美国的机会就像你说的一样,遍地黄金,遍地是机会。

曹德旺:我不这样看。我对中国人走出去投资的时候,我认为有一点惊讶。因为我做国内做40年了,我在美国投资是1995年开始,原来那几百万美金、一千万美金去投资,对美国政治、文化、市场,观察了20年后我才下手。

因为美国卖的玻璃,我从美国买回来七八亿美金,我只是把工厂迁移,工厂迁移一个是美国人再三要求我在那边办个工厂,第二个是我们国家现在制造业踟蹰不前,为什么呢?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

第一财经:高35%?

曹德旺:它没有增值税,我们有增值税。它只有所得税40%,你赚到钱,他的所得税35%,加地方税、保险费其他的这些5个百分点就是40%,因此在美国做工厂的利润比中国高。

第一财经:美国的土地一定很便宜吧。

曹德旺:他土地基本不要钱。

第一财经:能源呢?

曹德旺:能源,电价是中国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

第一财经:劳动力呢?

曹德旺:蓝领是中国8倍,白领是中国的2倍多,它白领便宜,蓝领贵。

第一财经:综合劳动生产率是中国高还是美国高?

曹德旺:这样算吧。做一片夹层玻璃在中国要1块2,在美国要5块5,我们预算是6块5,差5块。差5块的时候我在美国做是5块5,顶掉了不要了。我们出口美国,出口是先征后退,在这基础上还要交4%,这样,一块玻璃出口需要交1块多钱,这就省去了1块多。那么在美国还有电价便宜,气价便宜,还有很多优惠条件,总的来说,算起来他那里比这里,总利润会差10%。

第一财经:就是在那边会?

曹德旺:多赚百分之十几。

第一财经:所以从劳动生产率来看还是?

曹德旺:中国高,劳动生产率还是中国高。因为我们中国能够招到年轻的工人,在美国提出来恢复制造业大国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劳动力,年轻人不干,都跑到华尔街或者硅谷去。

第一财经:那你工厂两千多工人都怎么招来的?

曹德旺:招的超大年纪的人。

第一财经制造玻璃或者制造其他的产品,劳动力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曹德旺:美国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全球各国现在都有问题,只是问题的性质不同。

第一财经:你对中国现在整个经济形势是怎么判断的?很多人都很悲观,尤其是制造业。

曹德旺:我认为你们媒体有问题,中国问题先从媒体身上解决。你看美国那么强大的一个国家,它经济这个事情它正常运营是波浪的。要求他这样平下来一直往上升,在变化波浪当中前进向上爬。应该允许他上允许他下。

我认为不能说是悲观,应该对中国经济的看法要坚持一个客观的态度来评价。因为我们这几年是从美国学回来去工业化,因为我们没有去工业化,美国那么大的国家,那么强大的国家,几乎要这一次他减完了。它现在开始,奥巴马当总统就开始号召恢复制造业大国,但是他发现现在不灵。现在强调政策回归到原来轨道上面,去工业化它经历了四十多年了,它又回去回到它的轨道上面去。搬回去最少要15年左右。

我们中国呢,现在你看看,最赚钱的就是IT,IT世纪上本身没有赚钱,他就是忽悠就是从资本化利用民间钱拿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就是私募基金、投资银行,银行这几年赚的盆满钵满。实体经济,因为劳工成本高,大家都去做房地产,盖房子要用劳力,变成我们有效的劳工被房地产拿去,再加上转金融业、IT业,这些服务业的高需要劳工也找不到人,这样的情况你说怎么做?

现在我们的制造业面临着,人工工资高,我们四年前跟今年比人工工资涨了多少呢?涨了三倍上来。

第三个运输成本高。我在美国的运输成本算下来,美元换成人民币,一公里还不到一块钱人民币,我们这里过路费比较高。

再加上,税收比美国高。我们比较了国际上,全球最高的在这里。

再加上,我们认为投资化的重复建设,不仅仅是房地产过剩,三产过剩,酒店过剩,制造业这边,钢铁、玻璃、水泥全部过剩。问题拖一年严重一年。

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建设中国、发展中国、保卫中国,是中国国土上每一位精英的责任。这些精英应该站出来说,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有困难我们必须正面对待,特别你们这些做传媒的。我也在宣传给人家信心,但有信心要把问题讲清楚才行。不管怎么样,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你不做那以后怎么办。

曹德旺透露,美国的厂房位于俄亥俄,预计5、6月开工,产品将直接在美国销售,辐射北美南美。

了解更多《利润:企业利润持续增长之道》的相关信息,就请识别二维码或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吧!

1年后,美国制造或比中国制造成本更低

据波士顿咨询公司2013年的研究报告,当时在美国制造商品的平均成本只比在中国高5%。2015年,在美国低成本地区生产已经变得和在中国生产一样经济划算。更令人震惊的是,到2018年,美国制造的成本将比中国便宜2%~3%。

这个预测很可能要成真,因为中美制造的成本差距正在缩小。

此前,一家浙江制造企业给出的中美制造成本对比的精准数据也颇令人瞩目。2014年,“江南化纤”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投资办厂,成为首家在美国建立再生聚酯短纤维制造工厂的中国企业。“江南化纤”反映,去美国投资办厂,主要原因是国内综合成本连年攀升,颇感吃力。

“江南化纤”测算比较了创办相同规模企业的中美成本,并提供了部分成本构成对比表。其中:

土地成本:中国是美国的9倍;

物流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

银行借款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4倍;

配件成本:中国是美国的3.2倍;

人工成本:中国成本优势趋弱;

电力/天然气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以上;

折旧成本:美国是中国的1.7倍;

……

只有厂房建设成本:美国是中国的4倍。

当然,即使美国制造的成本真的比中国制造更低,也不能与“卖得更便宜”画上等号。如何避免,或者说如何应对这样一天的到来,值得所有关心制造业的人深刻思考。

曹德旺跑了,宗庆后会跑吗?

节选自:思想内参

作者:原上草

曹德旺是一位土生土长的中国企业家,是全国政协委员,迄今共计慈善捐赠60亿元,在当地是被很多人奉为神一样膜拜的人,但是在企业投资和生意选择这块,他还是选择了美国。而且,这不是心血来潮和一时冲动,而是观察了20年的结果。

对于中国企业家这样的选择,我们当然不能有太多的苛责,而是需要太多的反思。我们的人口红利享受了30多年,即使现在,人力成本虽然仍然比人家低很多,但企业的综合负担竟然还比人家高,宏观税负还是如此之重。

有这样抱怨的企业家不止是曹德旺一个,前几天在一个经济学家论坛上,哇哈哈董事长宗庆后也透露:营改增说降低税收,我看一点都没有,说税下滑了5000亿,我看是收税收不下来,把没有收上来的税收当作降税的指标了。

土地成本太高也是企业的一项重要负担,曹德旺说,他在美国的投资,土地基本不需要花钱,但是在中国,宗庆后说:现在工业用地需要几十万、上百万一亩,这么大的投资成本谁去投?而且水电气都是国有的垄断企业,用水电气、建设工厂,都需要高额的费用,而且审批的不少环节还需要花不少钱,请第三方评估出报告,什么环评、能评、清洁生产等等一系列审批都要费用,而且很麻烦,如此高的投资成本,盈利又没把握,谁还敢贸然投资?

企业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根本,有些地方政府,经济不好了,出台一个政策就想向企业收税,如果企业被榨干了,还能向谁收呢?我们整天说民间投资太低迷,要振兴实体经济,但如此高的税负,利润率又这么低,连生存都困难,谁还愿意去干实体经济?

其实,对很多制造企业来说,人工成本并不高,工人工资稍微上涨了一点,很多人就在叫喊,人力成本太高,其实这只是企业很小的考量,人力工资高,对一国的消费是好事情,它会促进企业产品的销售,反倒是税费问题,土地成本,资源价格成本,物流成本和各种营商环境,才是企业头痛的问题。

大力振兴实体经济,真的不能再空喊口号了。

把所有企业都逼向国外,

把所有企业家都逼成炒房客,

把企业都逼向金融业和骗子公司,

中国经济就真的真的非常堪忧了!

了解更多《利润:企业利润持续增长之道》的相关信息,就请识别二维码或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吧!

中央党校教授:必须解决死亡税率问题,否则企业全跑了

12月17日,以“智造中国:新制造、新变革、新驱动”为主题的2016年中华工商时报年会在北京举行。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在论坛上表示,民间投资占新增就业的90%,存量就业的80%,GDP的60%,社会投资的三分之二,在国民经济当中非常重要,但近年民间投资急剧下行。下行的原因,他总结了4个原因,缺能力、少动力、缺资金、少空间。

他还讲到这和金融、实体经济的本末倒置有关。经济的过度金融化,特别是脱离了实体经济,造成扭曲的财富观:辛苦十年办个厂,不如京沪买套房。他表示,中国金融业在经济中占比过高,而且越来越高。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在GDP中的占比已经超过9%,而且还在继续上升;美国和英国是服务于全球的两个金融大国,金融业在GDP中的占比也就是7%左右。

目前我国实体性财富的总价值大约380万亿元左右,而金融资产的规模已经达到了近450万亿元(不含衍生品),差不多是GDP的7倍;近年来每年以新增30-40万亿元的速度在增长。造成的结果就是实体经济面临“钱多”与“钱紧、钱贵”并存的局面。

他认为,民营经济的转型升级需要营造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的投资环境,放宽民间投资市场准入,建立行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变民资被“挤出效应”为政府、国企和民企投资的“协同效应”,形成投资合力,逐步消除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等领域设置的各类显性或隐性门槛,做到“法无禁止即可入”。

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则重点讲了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制造业回归对中国制造业的影响及中国制造业应当怎么样应对的问题。

他认为,应对美国特朗普对制造业的争夺摧战,减税减费和降低成本是核心。他用数据展示,中国自身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宏观税负率太高,1995年宏观税负率只有16.5%,2000年也只有21%,2005年26%,2010年一下子干到36%了,2015宏观税负率36.9%将近37%了。

因此,中国制造业“内有死亡税率,死亡成本,房地产的夹击,形势堪忧”。什么是死亡税率?最近天津财经大学的李炜光教授研究了中国的税负,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的税率让企业老老实实交税,基本上处于死亡的边缘,这就是死亡税率。他认为,这是必须要解决的,否则企业全跑了。但他同时表示,减税的阻力太大。

他认为,真正实施财政减税减费政策,最关键和最有用的是:将增值税降低5个百分点;将社保费率降低到工资的30%左右;小规模企业纳税起征营业额月标准提高到10万元;人大颁布特别法令停止绝大多数政府和事业单位的税外行政性收费;将全国政府全部收入规模法定并牢牢控制在GDP的30%以内,不得突破;以及降低运输高成本、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降低能源高成本、降低房地高成本的配套性改革。否则应付不了特朗普发动的制造业战争。

综合自:政商内参(zsnc-ok)、第一财经、凤凰财经、思想内参(youthinking,作者原上草)、每经网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了解更多《利润:企业利润持续增长之道》的相关信息,就请识别二维码或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吧!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