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最新新疆人口数据(附深度解读)

原标题:最新新疆人口数据(附深度解读)

自治区在成立60周年北京艺术宫展览上公布了自治区最新的人口及民族结构。

至2014年,自治区总人口为2322.54万人。

其中:

维吾尔族人口为1127.19万,占新疆人口48.53%

汉族人口为859.51万,占新疆人口37.01%

哈萨克族人口为159.87万,占新疆人口6.88%

回族人口为105.85万,占新疆人口4.56%

柯尔克孜族人口为20.24万,占新疆人口0.87%

蒙古族18.53万,占0.8%

塔吉克族5.01万,占0.22%

锡伯族4.35万,占0.19%

俄罗斯族1.2万,占0.05%

乌兹别克族1.85万,占0.08%

塔塔尔族0.51万,占0.02%

满族2.81万,占0.12%

达斡尔族0.69万,占0.03%

其他民族14.94万,占0.64%

人口、资源、能源、粮食和环境是当今世界面临的五大问题,而人口是其核心问题之一。虽然中国已进入稳定低生育水平阶段,但受人口基数、人口年龄结构、人口迁移以及社会经济发展进程的影响,人文发展水平还很低,人口问题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越来越大。新疆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区,共有47个民族成份。其人口文化素质水平总体较低、就业结构不合理、城镇化水平落后,这些问题的存在不利于新疆的可持续发展。

恐怖主义已成为当今世界存在的严重社会问题,给人类社会安全带来了极大威胁。近几年新疆暴力恐怖事件频发,特别是2012年和2013年更为明显。民族分裂主义是民族主义极端性的产物,与暴力恐怖主义具有天然的联系。“三股势力”在新疆的出现绝非偶然,而是这一地区特定历史、地域和人文条件的产物。不论在哪一种社会形态下,作为社会生活主体的人口都是社会生产力的基本要素,也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承担者,其数量、质量、构成的变化总是与当时的政治、经济、资源、军事等方面的问题有密切关系。本文将从人口学角度出发,以民族人口的构成和分布为视角,利用多种方法分析新疆人口的时空变化特征及其空间结构对当前新疆反恐维稳形势的影响,并提出应对策略。

一、当前新疆人口构成分析

民族结构

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截止2010年11月1日零时,新疆全区人口中,汉族人口8746148人,占总人口的40.1%,各少数民族人口13067186人,占总人口的59.9%。与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汉族人口增加1256229人,增长了16.77%;各少数民族人口增加了2097594人,增长了19.12%。由此可见,10年来新疆少数民族人口增长速度要快于汉族。值得一提的是,汉族人口增加完全是因为移民,而少数民族人口增加却是靠生育。这说明,汉族即便移民也难以跟上少数民族人口增长。等到1950年代出生的人口开始死亡,新疆汉族人口将面临快速负增长。

据宁夏回族自治区统计局发布的宁夏回族自治区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2005年11月1日零时,全区常住人口已达595万人。全区人口中,汉族人口为381万人,占总人口的64.02%;回族人口为210万人,占总人口的35.31%;其他少数民族人口为4万人,占总人口的0.67%。

内蒙古自治区,2001年,汉族人口1843.7万人,蒙古族人口 404.08万人,满族人口48.1万人,回族人口20.8万人,达翰尔人口 7.5万人,鄂温克人口2.6万人,鄂伦春人口0.4万人,其他少数民族人口共40.66万人(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网站数据)。

再来看广西壮族自治区,2003年末,广西总人口4857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1852.14万人,占38.13%。壮族1589万人,占少数民族人口(下同)的85.79%,瑶族150.02万人,占8.10%,苗族47万人,占2.54 %,侗族32万多人,占1.73 %,仫佬族17万多人,占0.92%;毛南族 7 多万人,占0.38%,回族3.1万人,京族2.15万人,彝族0.72万人,水族1.35万人,仡佬族0.28万人。从上面的数据看出,汉族占广西总人口的60%强,所以从民族人口结构上看,广西对于国家统一和平与稳定来说也是安全可靠的。

宁夏,内蒙古,广西三个自治区同样是少数民族聚居区,但是由于汉族在长期的生活中在当地占据了主体地位,它们基本上没有民族分裂危机,这不能不说是主体民族人口占优势所带来的“红利”:统一、和平和稳定。

年龄结构

根据新疆2012年鉴的统计数据,2012年,新疆全区幼儿园在园幼儿69.43万人,增长6.6%,其中,少数民族在园幼儿46.89万人,占67.5%。2012年,全区共有小学3535所,在校生190.08万人,其中,少数民族在校生130.10万人,占68.4%。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在儿童年龄阶段,少数民族人口所占比例远远超出汉族人口,接近7成的比例。虽然汉族目前仍然占新疆总人口的40.1%,但是目前汉族每年新出生孩子不到新疆总出生孩子的18%。如果没有移民的话,那么不要几代人,汉族人口比例将下降到一个无足轻重的数字。

地域结构

北疆地区人口已发展到1002.41万人,占全区总人口的52.06%;南疆地区人口为923.17万人,占47.94 %。北疆地区人口比重超过南疆地区4.12个百分点,与1949年相比,南疆人口的比例下降了22.2个百分点,人口分布的南多北少的格局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首先,计算出2新疆各区少数民族人口数量所占总人口数量的百分比,再根据新疆的平均水平将13个区域的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划分为3类:低比例地区(小于45 % )、中比例地区(45%一80%之间)和高比例地区(高于80% )。新疆的民族构成情况空间特征明显,少数民族人口较少的区域(低比例地区)以天山北坡经济带为主轴,连同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呈现“T”字型结构,平均占33. 89%,低于新疆平均水平的44.15%。在低比例地区中,昌吉回族自治州的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最小,为25.61 %,巴州最高,为42. 55 %。中比例地区(吐鲁番、伊犁、阿克苏和阿勒泰地区)环绕在乌鲁木齐市的东、西、南、北4个角上,少数民族人口平均占总人口的67.19%。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喀什、和田共同构成了高比例地区,少数民族人口平均占总人口的比例高达93.94%,其中和田地区最高,达96.54%,克州最小,但也高达92.63 %。而和田、喀什及克州人口也是新疆人口增加最快的地域。[1]南疆三地州总人口为673.21万人,占全区总人口的30.5%,但出生人口却占全区总出生人口的44%。[2]

受区域内自然条件和地理环境影响,新疆97%以上的人口集中分布在仅占全疆土地面积8.22%的绿洲上,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高达131人,人口过快增长与资源环境的矛盾比较突出,特别是沙漠、干旱地区面积相当大,生态环境尤其脆弱,处于超载或临界超载状态。[3]这就意味着大量年轻维吾尔族人口将外移到乌鲁木齐等新疆城市和内地一些城市谋生。随着城市化的进程,更是加速了这种人口流动。

另外一个值得重点关注的则是新疆建设兵团的人口问题。从新疆建设兵团的人口数据来看,建设兵团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从1978年的13.42‰下降到2011年的0.63‰[4]。现在的建设兵团,随着第一二代兵团人的老去,第二第三代兵团人的离开,从兵团精神到兵团人口都出现空心化现象。随着人口的老化,出生率的降低,空心化现象的出现,新疆建设兵团屯垦戍边的功能呈现弱化趋势。

二、基于反恐维稳的人口调节策略

人口基数、人口增速、区域分布、人口迁移以及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对社会稳定有重要影响。从反恐长期战略角度看,有必要采取措施介入,对特定区域人口进行有效调节。

提倡优生优育,提高少数民族人口质量。少数民族聚集地区由于生产力水平不高,人民生活水平低,家庭收入只够维持基本的生活生产,很难有多余的收入提高生活质量及身体文化素质,更无力培养青少年的教育。不同素质的人口对经济发展具有不同的效果,高素质的人口不仅是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社会发展的需要。张春贤书记在新一期求是杂志撰文中指出要“实行各民族平等的计划生育政策,降低并稳定适度生育水平。”

加大人才引进工作力度,通过优惠政策,留住汉族人口和人才,提高汉族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目前东部地区大学生就业压力较大,待业人口逐年增加。新疆地区可以优惠的政策吸纳人才赴新疆工作,组织各种考试如公务员考试,选调生考试,企业聘任考试等,形式可灵活多样,即可吸引移民或长期驻扎,又可设定最短任职年限,并兑现相应的优先提拔任用和奖励政策等,栓心留人。

在改善民生上取得突破,让群众有事干、有钱挣、有盼头。因地制宜,发展民族手工业、纺织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不仅可以缓解少数民族就业压力,也可以带来一定的经济收入。在第一、二产业得到发展的同时,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和旅游业,不仅可以解决就业问题也可以提高人民生活收入。对于农牧区的剩余劳动力,在本地区不能满足就业需求时,政府提供职业技能培训和向其他地区和外省务工的便捷通道,切实解决少数民族人口就业问题。

认真落实支持南疆教育发展的特殊政策措施,着重解决适龄儿童辍学、师资力量不足、宗教极端思想向学校渗透等突出问题。对南疆维族中小学教育专项补助,仿效各地的藏族班,让一部分维族中小学生来内地上学。

进一步强化建设兵团的功能作用,派遣成建制部队进入南疆,加大政策倾斜力度和资金投入力度,结合地质勘测情况,建立更多的团场、基地,发展第一、第二产业,并以此为基础,带动南疆的城镇化建设。同时建立南疆一线岗位特殊津贴制度并实行灵活的编制制度,吸引部队官兵和内地大学生去当地工作,在待遇和补贴上,应远远高于内地,提高南疆的吸引力。此外,通过团场、基地的建设,提高南疆自身造血能力,扩大劳动力需求,这即解决了各民族青年失业贫困问题,又改良沙漠化,还能融合各民族文化。

《孟子·滕文公上》:“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意思是,有稳固产业的人才会有道德观念和行为标准;而没有稳固产业的人就会放纵自己,违法乱纪。现在各国政治家们也知道“恒产”对社会稳定的重要性,在努力培植中产阶级。其实从人口学角度看,将总抚养比稳定在50%-60%并保持出生性别比平衡是最有利于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相当于让大家都有“恒产”:一方面由于消费结构合理,大家都有工作这一“恒产”;另一方面由于儿童抚养比较高,性别比平衡,大家都有孩子和婚姻这两大“恒产”。让老百姓都有这三大“恒产”,是最高层次的维稳。

关注我们

起点财经

ID:qidiancj

长按并识别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起点财经:做中国领先的财经自媒体平台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